澹台凰这话,是没bàn fǎ 驳斥的,尤其她的身份,其实只要她开口反对,便可以根本不用接受搜查,但是既然她无条件接受了zhè gè 有些侮辱性的要求,那若是要搜,自然应该配合她。

    整个院子都搜查。

    青阳城主把眼神放到了君惊澜的身上,迟疑道:“殿下您看——”

    “就依太子妃的意思!”君惊澜斜睨了他一眼,随后垂眸,满不在乎的收回了眸光。

    紧接着,青阳城主道:“那就请殿下先随臣到内堂歇息,一起等待结果!”

    “嗯!”他这话一出,君惊澜应了声,便牵着澹台凰入了内堂,其他的大人们也全部跟上,因为搜查房间,自然也包括他们的,而这么大的事,他们也想跟着看看。

    入了内堂之后,所有人个个面色冷肃,气氛也冷凝的厉害,足见厌胜之术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影响和恐怖性。

    那女人原本还在嘤嘤啜泣,这会儿在如此冷凝的气氛之下,她也不敢哭了。而城主的其他妾室们看着这排场,也从叽叽喳喳的状态,转化到噤若寒蝉,不敢轻易发出一点儿声音来。

    君惊澜坐在上首,澹台凰在他旁边,其他人依次坐在下面,包括有官职的凌燕,也排了个wèi zhì 。她眼中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看向城主怀中那可怜兮兮的女人……不知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怎么样!

    正当所有人眸色阴郁的等着,等到哈欠都快来了的时候,搜查的士兵们终于匆匆忙忙的回来了,手上果真拿着一个娃娃,那上头扎满了针,看得司马清一个失态,竟忍不住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

    不仅仅他,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而那长着八字胡的道士,这会儿也正摸着自己那两撇小胡子其中的一撇,十分深沉的走上前去。

    二话不说,就从那士兵手中,将那娃娃拿过来,抓到自己手上,凝眸一看。他在看,其他人也都在看,上面写的竟然不是人的名字,更没有谁的生辰八字,但上面写了“北冥”两个字,还有北冥的建国时间。

    道士双眸瞪大,似乎是受了莫大的惊吓,随后马上便弯下腰,看向君惊澜的方向,跪下道:“启禀太子殿下,这的确是巫蛊,诅咒的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我北冥!一旦此番诅咒成功,我北冥将士们在战场上,将会节节失利,最终溃不成军,后果极为严重!”

    澹台凰嘴角一抽,有没有这么夸张!jiù shì 骗人陷害也请稍微专业一点好伐?啥时候厌胜之术和一个小人几根针,已经足够诅咒一个国家了?坑爹呢?

    反正她长这么大,看过小说电视剧无数,是从来没听说过厌胜之术是可以诅咒国家的!看着那女人幸灾乐祸的眼神已经瞟了过来,澹台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于是觉得自己不帮她说几句话,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她一脸“惊恐”的道:“这么严重?这不jiù shì 一个小人吗?后果怎么会这般夸张?这是开玩笑的吧?”

    这话一出,除了君惊澜和凌燕,所有人充满指责的齐齐看着她,尤其司马清没忍住,冷着一张脸站出来道:“太子妃,我国条律上写得清清楚楚,以厌胜之术害人,要处以极刑。因为这已然等于是谋害他人性命,不可轻纵!更匡仑还是在兵临城下的时候,诅咒我北冥,岂是‘玩笑’二字,就可以轻轻带过的?”

    司马清这话一出,其他大人们也纷纷站起身表示赞同,一片附和之声,全部表示应该将行此狠毒之术的人,凌迟处死!以告慰这些日子,不少死在战场上将士们的在天之灵。

    就这么一会儿,他们就把将士们的死亡,都归结到那个小人的身上了。思想跳跃的弧度快到令人咂舌!

    澹台凰成功的通过几句话,使得群情激奋,让他们全部站起来,声势浩大的表示要杀了弄出巫蛊事件的人,再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澹台凰的目的达到,随后笑了笑,道:“你们知道的,在我漠北并没有什么厌胜之术,所以朕对zhè gè 也不太了解。既然大人们都认为此事情节严重,甚至其罪当诛,朕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各位秉公执法就好了!”

    澹台凰这般说词,显然是能让人民群众感到满意的,于是激愤的群情,就这样淡定了下来,众人一同用眼神看着那士兵,道:“这是从哪里搜查出来的?”

    士兵有点犹豫的抬头,竟怯怯的看了那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城主妾室一眼,开口道:“是,是……”

    这番情态一出,那刚刚才得意起来的城主妾室,心中咯噔一下,脸色也微微苍白了起来,她飞快的扭头看了澹台凰一眼,见澹台凰此刻也笑望着她,那是一种似乎早已将一切看透的神情,而且看着自己的眸光之中,竟隐隐带着不怀好意的同情。

    不好!

    她这不妙的念头一出,还没来得及有所fǎn yīng ,城主那半个愣头青,见士兵看向自己,便当即皱着眉头呵斥道:“看本城主做什么?问你话就快点说!”

    那女人就跟在他身边,这样一眼看去,的确像是在看他。

    那士兵哆嗦了一下,开口道:“这东西,是……是在五夫人的房间里搜到的!”

    五夫人?

    这下,城主的妾室们,全部把眼神放到了他怀中那满面泪水的女人身上,一人冷哼道:“呦呵,我就说妹妹怎么好端端的撞了鬼,原来果然是你在做亏心事!弄个什么厌胜之术,还想诅咒我北冥,我看是老爷把你宠得无法无天,让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竟然这种事都敢做,东窗事发之后,你自己死了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们全府的人啊!”

    这番尖酸刻薄的话一出,谁是“五夫人”就摆在眼前了!于是,众人的眼神也都放到了那五夫人的身上,眼神一个赛一个的阴森恐怖。

    那五夫人听完这些话,心中的猜想被落实,那脸色全白了,看向澹台凰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怨毒,也更像是活见鬼了一般!早就知道能做成女皇的人,不会那么好duì fù ,如今果然应征了这一猜想!

    但是……

    城主一听这话,当即吓得脸色白了白,怜香惜玉是一回儿事儿,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为了美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赶紧一把将自己身边的女人推开,推到大殿中央,随后他也飞快的跪到大殿中央,开口道:“启禀殿下,臣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一切都是zhè gè 贱人干的,跟臣没有半点guān xì ,臣请殿下明察!”

    青阳城主很忠心,惜命是一回事,更多也是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诅咒北冥的国祚,这根本就该被千刀万剐,如此行径,即便是自己新纳的爱妾也不能容忍!

    君惊澜听了这话,不置可否,如玉长指轻轻敲打在桌面上,看着那五夫人的眼神带了一丝玩味,他是真的很好奇,这女人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找凰儿的麻烦。

    君惊澜不发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话,那女人倒也不怕,就那般顺势跪在在大殿中央,看向澹台凰的眼神中带着点森冷的笑意。

    这眼神让澹台凰心里咯噔一下,顿生了不好的预感,看这女人的表情,难不成还有后招?这般一想,她很快的将眼神看向凌燕,示意她过去。

    凌燕上前,将耳朵凑到她跟前,这时候有话没有直接说,而叫她过来,显然jiù shì 有悄悄话要说了。公众宴会上,说点私密的话,其实也挺正常,是以大家也没太在意。

    “房间搜干净了吗?是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还是东西搜到之后,直接就拿走了送到她房中了?”看这女人的样子,明显是做了二手zhǔn bèi 。

    凌燕面色一僵,听澹台凰这一问才知道自己大意了,于是表情也变得僵直了起来。

    她这表情一出,不必再回答,澹台凰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摇了摇头示意她下去。

    凌燕表情中满是郁闷与纠结,颇恼火的下去了,都怪她大意了,不知道这女人暗中还使了什么手脚!zhè gè 贱人!不管这手脚最终会不会害到女皇,她待会儿都要弄死她!

    她恼怒之间,自是恨不能上去将那女人砍死,心下也暗恨自己居然大意,如今弄成这样,现下可怎么办?

    方才她们两人这一番对话,声音虽然极小,但君惊澜自然也是听到了。他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眼神中带着淡淡询问,似在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闹到这一步,若是那女人真的还藏了什么,那必然要君惊澜帮忙说话,才能安然渡过,不至于被他手下的大臣们批驳,于是她点点头,表示的确是出了状况。

    这头刚刚点下来,便又有一名士兵进来,手中同样拿着一个小人进来,他进来之后,几个大步走到君惊澜的跟前,跪在大殿的中央,青阳城主的身边,随后对着君惊澜开口道:“殿下,我们还搜到了zhè gè ,zhè gè 是在太子妃的寝宫发现的!”

    这般说着,他将手中拿着的小人举了起来,举过头顶。这一次,大家看得清楚,上面写着的是君惊澜的名字,还有他的生辰八字!

    这下子,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巫蛊事件,竟然牵扯出来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太子妃?但是他们不明白,这样做对太子妃能有何好处?

    这人属于一个不卑不亢的,发现了什么,进来之后就直说。也不需要去看谁的脸色,那道士发现情况有点不对,脑门上已经顶了汗水,这会儿看见似乎有转机,于是赶紧上前去,将那小人接了过去。

    拿在手上端详了一会儿之后,道:“这巫蛊,显然是冲着太子殿下来的,上面已经布满了四十八根针,显然这人做法也已经有四十八天,而到了第七七四十九天,将最后一根针插在心口处,太子殿下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这话说完之后,他眯着眼睛,偷偷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君惊澜的脸色,通常情况下,人在知道有人想谋害自己。而且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的时候,便会犹为愤怒,但是太子殿下并不是一般人,欺骗他是有风险的,所以他才忍不住偷瞄。

    “是吗?”太子爷轻飘飘的问了一声,这语气很平静,听不出半分情绪,愉悦或是不悦,全然听不出。

    这让那道士心里开始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但是话都说出来了,现下他也没有bàn fǎ 再收回,只得硬着头皮点头道:“是,小的不敢有半句虚言!”

    这下子,大臣们看澹台凰的眼神就开始不友善起来,除了独孤城稍稍沉着,低下头在思索之外,其他人都堪称群情激奋,尤其炎昭那个火爆脾气,表情难看到了极致,司马清的眼神极不友善。

    他上前一步,站在中央道:“爷,臣认为,青阳城主的五夫人,zhè gè 贱妇竟敢诅咒北冥,应当将她千刀万剐,以告慰将士们的在天之灵!而至于漠北女皇……她身份高贵,自然不是我们能处置的,但若真是如此,我们便该怀疑漠北与我北冥hé zuò 的诚意!而且臣下认为,若是如此,殿下绝对不能再取此女为妃!”

    这话一出,除了独孤城之外,其他人都站出来,齐齐开口道:“殿下,臣等以为,绝不能再娶此女为妃!”

    就这么一会儿,那五夫人就被定下一个凌迟处死,而澹台凰就被纳为了北冥的jù jué 往来户!

    ------题外话------

    嗯,更少了是不好意思求票的,但是哥只要不求,就有妹子在评论区说今天没求就不给了。o(╯□╰)o,所以哥还是蹦跶着出来求求看吧,不要打我,千万不要打我……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也谢谢大家今天早上的钻石和月票,感谢乃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