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清嘴角一抽,在暗处待了很一会儿,也犹豫了很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出来。因为进来之前,他已经答应了澹台凰,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能出现。

    但是澹台凰的行为,已经令他产生了严重的困惑,这到底是进去审案的,还是进去挟怨报复的?一巴掌拍在墙上,看……咳,看抠得下来不?要是真的抠不下来,怎么办哪?

    抠不抠得下来,澹台凰暂且还没有尝试,但是那贴在墙上的五夫人,却已经开始自救,伸出两只手,十分艰难的贴在墙壁上,然后用力的在墙上推,试图将自己从墙上拔离出来。

    她其实很想哭,但是鼻子和嘴巴都仿佛被镶嵌在墙上了,除了眼睛还在啪嗒啪嗒的掉泪之外,根本发不出任何嗷嚎的声音。

    而这会儿,即便凌燕,嘴角也都狠狠抽搐了几下,她实在还没从澹台凰前一秒钟还万分温柔的抚摸对方的手,后一秒钟忽然把人一巴掌拍在墙上的巨大行为落差之中,回过神来!

    那五夫人推了半天之后,还是没下来,倒是有血沿着墙壁滑下来了,看样子十之八九是被撞出来的鼻血,澹台凰这一巴掌实在是拍得太重,令人根本无力承担,鼻子就更无力承担了。

    正在她在墙上镶嵌之间,澹台凰冷冷哼笑了一声,随后偏头对着一旁的凌燕开口:“凌燕,你去试试看,看看能不能把她抠下来!”

    “是!”凌燕很快的点头,笑得不怀好意的上前,伸出手就着她的背影,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努力的抠啊抠。

    每抠一下,就听见yī zhèn 呜咽,没能将人抠下来,但是这巨大的拉动力,和墙壁的粘合力之下,让那五夫人来回拉动,以至于疼痛不已,呜咽不已。

    盖因澹台凰用的力道实在是太大,凤御九天她用了六重,足够的冲力和足够的把控!而要是这力道稍微过一点,这女人莫说是粘在墙壁上了,恐怕都已经直接穿墙而过,只在墙壁上留下一个空空的人形模型了!

    凌燕听从了澹台凰的指示,在那儿很认真的抠了几遍之后,笑得十分幸灾乐祸的扭过头,道:“陛下,您的lì qì 实在是太大了,真的抠不下来!不过臣有点dān xīn ,jì xù 贴合一会儿,她会不会就憋死在墙上!”

    “嗯,既然这样的话,让我来吧!”澹台凰很快的应了一声,然后不疾不徐的上前,伸出手,用内力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拔!

    “啊——”

    那五夫人十分配合的惨叫一声,随后在澹台凰的大力bāng zhù 之下,成功的离开了墙壁,但一张脸已经全部青了!是刚刚被狠狠一下,在墙上撞出来的。

    鼻子撞得一片血肉模糊,已然成功的撞塌了,根本已经看不出原貌。

    她颤抖着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摸完一看,手上都是红色的血液,她头一晕,白眼一翻,险些没直接晕过去!

    正当她zhǔn bèi 十分林妹妹的好好晕一晕,澹台凰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我建议你最好是别晕,如果你晕倒了,为了把你叫醒,我恐怕还要把你往墙壁上拍几次,你知道的,拍起来其实挺累的!”

    这话一出,那五夫人浑身一抖,竟是晕也不敢晕了,因为zhǔn bèi 晕倒而翻了一半的白眼,在澹台凰这句话之下,又十分艰难的翻了回来!用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珠,忧愁的看着澹台凰。

    看样子,是真的没zhǔn bèi 再晕倒了,澹台凰也满意了。

    “嗯!不晕是正确的,因为我觉得人生在世,就应该坚强,禁得住风浪,挨得了毒打,扛得住发晕。而生平呢,也最看不得人经历一点小风小浪,就支持不住,要死要活,你现下的biǎo xiàn 很好,我对你很满意!”澹台凰一点都不吝惜于表扬,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发表,这笑容恰似童话里的狼外婆。

    对她很满意?那五夫人通身一抖,已经成功的在她的言语之下,感觉到欲哭无泪,她怀着一种悲伤的心情看着澹台凰,几乎是打着哭腔道:“你想怎么样?你想把我怎么样?你说啊!”

    这女人太恐怖了,进来之后就这样对她,她以为对方如此亲热的握着自己的手,是想套供,表示亲近,却没想到被拍了一巴掌!于是她也不能想象,这女人还会不会发狂,jì xù 这样殴打自己!

    她这一问,澹台凰也没有马上回答。

    她几个大步往门口一走,往牢门口一坐,十分吊儿郎当的翘起一条腿,悠哉悠哉,痞子似的笑道:“也不想把你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哪里不好了,竟敢来陷害我!具体身上哪里不舒服,你可以指教我一下,我为人温柔又慈悲,一定会用对方法,好好的开导你,引导你走向人生的正途!”

    温柔又慈悲?

    进来就把人一巴掌拍到墙上贴着,这还算是温柔又慈悲?太子妃,不懂词语的用法,您就别用好吗?您知道这两词儿它们是什么意思吗?您觉得这两词儿它跟您沾边吗?

    司马清在一旁无语的扶额凝噎。

    至于引导她走向人生的正途……咳,为什么他们都不由自主的觉得,被太子妃引导的人,最终都一定会走上歪路?

    那五夫人的嘴角更是狠狠的抽了几抽,听完和说词之后,看向澹台凰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资深的神经病,bsp;mò 了片刻之后,才终于道:“我是不会说的!你想套我的口供,门都没有!”

    澹台凰听了,倒也不生气,她伸出手,不雅的掏了一下耳朵,点点头,道:“我知道,因为你心里还抱着不切shí jì 的幻想,认为有官兵会来bāng zhù 你,而我绝对不敢杀你,但是你似乎忘了——”

    说到这里,澹台凰的眼神猛然冷厉起来,抬头看向她,十分森冷道:“你似乎忘了,倘若你始终不肯招供,那么即便他们不能将我怎么样,谋害君惊澜的罪名我也是背定了!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给你机会去洗脱你自己,让你诬赖我?我为什么还要留下你一命膈应我自己?我现下就动手,杀人灭口,这不是很好么?你说是吗?”

    这语气一开始很冷,但后来很温柔,十分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逐渐令人觉得遍体生寒。杀人灭口,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凶残!

    杀人灭口?那五夫人后退一步,眼中流露出惊恐,她不怕死,或者说从做这一切的时候,她就清楚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丢掉性命的几率太大,甚至不论能不能陷害到澹台凰,自己或者都逃不过一死,因为她的身份是漠北女皇,若真的出了事,澹台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但,她愿意一赌,是因为觉得可以跟澹台凰同归于尽!可却绝对不是眼前这般,自己面临被杀人灭口的危险,而澹台凰却好端端的!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一死,但仇人却活得好好的!

    她的神态变化和心理挣扎,自然一直都在澹台凰的眼神zhù shì 之下,澹台凰淡看着她,沉寂了片刻之后,忽然又笑了笑:“想好了吗?你应该明白,我现下既然能够毫无顾忌的进来,那自然就可以毫无忌讳的杀了你,只是我很好奇,你好端端的为何要与我为敌,所以才有了这耐性来问你一问,你可以kǎo lǜ 回答或者不回答,不回答,我就让你早点转世投胎,你知道我从来善良又慈悲,很乐意成全人轮回的心愿!而至于回答么……如果dá àn 能令我满意,我会kǎo lǜ 留你一命!”

    这话说得拿腔拿调,很有韵味,尤其用来吓人效果一定相当可观,澹台凰已经通过这段话,很成功的站在绝对的压倒性wèi zhì 上,几乎是以一种上位者在对着蝼蚁讲话的态度。

    那五夫人也不蠢,她站在原地,还是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摸了一下鼻子,手上很快的又沾满了触目惊心的血,这女人进来之后,直接就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如此肆无忌惮的动手,加上这一副轻慢的神态,透出一个讯息,即——这话不会是开玩笑,她是真的很可能杀了她!

    这样想着,她又往牢门外头一看……

    这一看,眼神一扫,澹台凰又很体贴的dǎ duàn 她:“不要指望有人来救你了,难道你没听说过官官相护?更何况你面前的人,也jiù shì 我,后台如此强硬,能护我的官也很大,而且我自己也是一个不小的官儿,所以想弄死一个囚犯,根本jiù shì 小菜一碟,不会有人大着胆子进来妨碍我!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凌燕虽然在搜索布偶的途中,犯了马虎大意的错误,但到底也是乖觉,一点都不蠢。一见这情况,马上便做出一副十分得意,藐视众生的mó yàng 配合澹台凰道:“也别指望官兵们会进来,你的性命,早就被交到我们手上了,要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不然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呢?嗯?”

    她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钥匙。

    两人都这么说,而语气神态也不似作假,再加上凌燕zhè gè 摇晃钥匙的动作。没有官兵跟着进来,甚至还把自己天牢门的钥匙都交给了她,这便足以证明,自己是性命是真的没有人在意的,而她要是不好好配合澹台凰,真的有可能被杀人灭口!

    可澹台凰都没死,她怎么能死呢?

    就在她bsp;mò 之间,澹台凰又笑道催促道:“怎么了,想好了没有?是说,还是死?你最好快点,我耐心不太好!”

    说,还是死?

    呵……其实这事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现下这里也没有官兵,说出来之后也做不了呈堂证供,说出来也无妨,说不准还能保住自己一命。

    她冷笑了一声,擦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迹,问她:“澹台凰,漠北至高无上的女皇陛下,你不认识我了吗?你如今对我,已经一点yìn xiàng 都没有吗?”

    这般一问,澹台凰秀眉微蹙,其实和凌燕一样,从这女人的眉眼里面,她真的能找到一点熟悉感,但这熟悉感太薄弱,薄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一直想不起来!

    她端详了很久之后,最终还是摇摇头:“有yìn xiàng ,但具体是谁,我不记得!”

    “那女皇陛下可还记得,两个月前,西武的军火爆炸,那时候有三个险些被凌辱的可怜女子?”那五夫人问起这话,眼角因为恨意折射出强烈的炽茫,其中火焰竟恨不能活生生的将澹台凰吞噬!

    军火爆炸,那三个女子?

    这会儿,澹台凰一怔,终于是想起来了,凌燕也想起来了,当时她们炸掉了军火库之后,jīng guò 一个营帐,三个被充作军妓的女人,在尖叫jiù mìng ,最终被她们救了!而面前zhè gè 女人,看着眉眼,似乎jiù shì 那三个当中的一个!

    因为那日天太黑,所以那三姐妹长什么样子,澹台凰也记不太清楚了,yìn xiàng 也是很迷糊的。但是看着面前这人……她嘴角忽然抽了一抽,很有了种一巴掌煽死这女人的冲动!

    “我记起你了,但是我不是你们的jiù mìng 恩人吗?不是没有我,你们这一辈子就毁了吗?我不是非常伟大而乐于助人吗?你为何不但不感激,还要害我,你脑子被门夹了吗?”澹台凰噼里啪啦问出来一大堆,也一点都不吝啬于为自己歌功颂德,语气里带着很浓重的火气。

    她真的觉得自己面前zhè gè 女人脑子有毛病!怎么她帮人还帮错了不成?带不带这样的?

    澹台凰这般一问,司马清和凌燕的嘴角就抽搐了几下,她怎么一点都……咳咳,一点都不谦虚?字字句句都把自己的伟大挂在嘴边。

    他们的嘴角是抽搐的,但是那五夫人的眼中是充满恨意的!她伸出一只手,恶狠狠的指着澹台凰:“都是你!你当初明明有本事带着我们一起逃走,却为什么要我们自己逃?害得我们逃命之时,两个姐姐最后被抓住,我躲在灌木丛里,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凌辱,自尽在我面前,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是你害了我们……”

    澹台凰听着,眉头一挑,没来由的就想冷笑,于是她也真的冷笑了。站起身,踱步到她面前,开口询问:“你的意思的,因为我救了你们,但是好人没有做到底,害得你们最终又被抓huí qù ,最终你的两个姐姐出事,这责任都在我对吗?”

    所以她应该一个都不救,让这三姐妹都被人凌辱之后自尽?真是……可笑啊!而且那日炸了军火之后,自己就被莫邪抓了,君惊澜和自己都险些出事,她能带着三个女人怎么逃?而且……她欠了她们的,非救她们不可么?

    “难道不是吗?你有能力带我们逃命,为什么不带?”那五夫人,不,准确说来,是孟家三姐妹当中的一个,猩红着一双眼,对着澹台凰怒喝。

    这会儿澹台凰除了想冷笑,便只是想讽笑,她真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当真是什么奇葩都有!她上前一步,一把将那女人按到墙上,问:“叫什么名字?”

    “孟昭儿!”孟昭儿被按在墙上,整个人一动不能动,那双染血的眸子,却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澹台凰,似乎只要弄死澹台凰,就能让她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一般。

    很好,孟昭儿!

    澹台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抵在墙上,那张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好看,或者说是非常难看,恶狠狠地道:“孟昭儿是吗?你是觉得我欠你的吗?我凭什么一定要救你们?你们是我漠北人吗?是我漠北的子民吗?我有责任有义务保护你们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孟昭儿没有回答,或者说她根本不能回答,因为脖子被澹台凰掐得太紧!

    可她眼中,却慢慢的凝结出一丝困惑,隐约开始怀疑,自己的怨恨到底对不对。

    也就在这会儿,澹台凰又接着开口:“bāng zhù 你,是因为我一时不忍,你倒还把它理解成我的责任,我不仅非帮你不可,而且帮了若没帮到十分,也是一种罪过是吧?”

    “唔……”孟昭儿脖子被掐着,想说话,却半天卡不出来,但看澹台凰的眼神,恨意到底是淡了一些,或许终于决定要自我反省一下了。

    澹台凰越说越是生气,她脾气很不好,但也算不得差到极致,可被气成这样,那绝对是史无前例!

    娜琪雅找麻烦她勉强理解,慕容馥不依不饶她大抵明白,殷嫣歌跟她为敌情有可原,炎玉秦子苒也都很正常!但她一片好心救过的人,也来害她,这还有天理吗?

    怒极之下,她又接着冷笑道:“所以,我就不该救你们,让你也和你的姐姐们,一起被当做军妓,凌辱之后让你也跟着快乐的自尽!你说是不是?那些害你们变成军妓的人,你不恨!那些凌辱了你姐姐的人,你不恨!你恨我?你脑子有毛病吗?我强暴了你姐姐吗?我草!”

    澹台凰忍无可忍之下,爆了粗口!这一声“我草”,把司马清zhè gè 男人都狠狠的雷了一下!

    眼见那孟昭儿快被她掐断气了,她狠狠瞪了半晌之后,终于松了手,将她放开。

    孟昭儿被她猛然放开之后,砸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或者是因为被澹台凰掐得太狠了,也或者是因为澹台凰这一番话,令她无言以对!

    是的,澹台凰也没欠她们的,也并不是非救自己不可。而最后被抓huí qù ,姐姐们虽然……但澹台凰做了一半的善举,到底是保存了自己。可……姐姐出事的时候,她没来由的就特别恨澹台凰这一行人……

    逃出来之后,便给青阳城主做妾,原本dǎ suàn 怀着这恨意过一生,却没想到还能遇见她!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漠北女皇,那个享誉天下的传奇女子。于是就有了……她这样一番举动。

    凌燕今天也算是跟着长了姿势,这世道,当真是什么人都有!

    “所以,就为了zhè gè ,你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记到我的头上!把我当成你不共戴天的仇人,跑来弄什么巫蛊,来陷害我是吗?”澹台凰语气阴冷的问话。

    孟昭儿在自我审视之中,所以听了这话,只是看着她,不答。

    澹台凰哪里有闲工夫管她在想什么,心下特别愤怒,恼火之下,冲上去一脚把她踹到墙壁上,这次是屁股镶嵌了进去!墙面上还掉下来不少灰尘还砖屑,冷喝一声,道:“老子问你是不是!”

    “是……是!”孟昭儿赶紧回答,但是整个人的气势都已经弱了下来。

    “行了!廷尉大人你听见了吧?”澹台凰头也不回的对着自己身后的某处询问。

    孟昭儿一愣,随后司马清出来了。

    这案子,就这么审清楚了,司马清成功的见识到了澹台凰的聪明和审案的本事,也成功的见识到了她的……凶残!这下手打人真是毫不含糊,一会儿把正面拍到墙上,一会儿把屁股踹进墙里!

    他弯腰道:“臣听清楚了!”这会儿他心中产生了严重的愧意和敬意,愧意是因为自己误会了她,还向太子殿下请命,要处置她。而敬意,则是因为她堂堂女皇,被这样污蔑,却也还能心平气和的来审案,而不是雷霆大怒,拂袖而去。

    身份高贵,却永远不自持身份。这样的人,是值得敬重的!

    澹台凰得到他的答复,实在是憋了一肚子气,不想再看见zhè gè 孟昭儿,于是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之后,孟昭儿被人从墙壁里拔了出来,屁股估计也没什么知觉了!

    但澹台凰还是很恼火,于是刚刚走出牢房的门,又恼火的走huí qù ,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眸光下,又是一巴掌对着孟昭儿拍了过去!令她一声惨叫之后,再次贴在墙壁上,这次比第一次下手狠太多!

    干完这一切,又在众人目瞪口呆的zhù shì 下,凶神恶煞的lí qù 。凌燕也对着孟昭儿镶入墙中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下。

    走出天牢,澹台凰的心情才算是好了点,凌燕道:“这世上真是什么奇葩都有,都不知道她脑子里面装了什么?一堆屎吗?”

    澹台凰出了天牢,心中的阴郁之气散了,才终于冷静下来,开始淡定的分析zhè gè 事儿:“这世上很多人jiù shì 这样,她希望你帮她十分,你却只帮了七八分,于是她不但不感激你,反而还对你生出了怨恨。认为别人天生就欠了自己,应该bāng zhù 自己,很显然,孟昭儿jiù shì 这样的人!”

    严格来说,自己虽然没帮到位,但到底她们三姐妹,逃掉了她这一个,那么无论如何,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然她们三姐妹一个都逃不掉,如今竟然不但不感激,反而还这样搞她,真是岂有此理!

    “以后我们再也不帮人了!”凌燕恼火的开口。

    澹台凰顿了顿,终于还是道:“我做的好事不多,只有两件!第一件是在大街上下雨,让给人一把伞,第二件jiù shì 孟家三姐妹。第一次得了福报,当初过南海的时候,时令不对,没有船夫愿意过海,但我送伞的那个妇人的丈夫,为我们当了一回船夫。而这一次,反被狗咬!这说明,帮人本身并不是错,只是结果有好有坏。所以也不能武断的说,从此以后就不帮了!”

    凌燕点头,但还是恼火:“就没见过这样的人,帮她还帮错了,我们都把她救出来了,结果丫自己没本事逃命,反而怪到我们身上,那天我们遇见莫邪,都差点自身难保好吗?”

    澹台凰顿住,仰头看向天上的明月,思绪也飘了很远,开口道:“这样的人,其实都算不得什么!有一个世界,有些人更加离谱,他们甚至会走到半路上,往地上一倒,你因为同情,去将他搀扶起来,他却说是你将他推倒,他身上这里不好了,那里也不好了,要讹诈你的钱财!于是,人类心中原本最珍贵最善良的情感,都被这些人伤害、褫夺,连带整个世界都变得lěng mò ,到真正有人摔倒的时候,反而没人敢去扶了!那样的人,又该怎么说?”

    凌燕一愣,竟不知还有这样一个世界。她顿了片刻之后,看向澹台凰:“那,在那样一个世界,您还会bāng zhù 别人吗?”

    “帮!”澹台凰点头,笑道,“他们可以把自己变成畜生,但我不能泯灭自己的良心!只是,要学会辨认,学会自保,辨认对方是不是骗子,自保,便是帮人之前,在一旁找几个证人,再或者,用手机摄像,表示不是你……对了,你应该不知道什么是手机。但再不济,也能报警!因为人可以lěng mò ,但世界不能lěng mò 。”

    澹台凰说完这一段时候,开始热泪盈眶,因为她成功的把自己感动了,原来她骨子里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

    正在她在为自己的大爱,善良感动之时,牢狱中的人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站在她身后,十分为难的开口:“陛下,是廷尉大人让小的来找您的!”

    澹台凰挑眉:“找我干嘛?”

    “呃,那个囚犯,被您出牢门之前,一巴掌拍在墙壁上之后,现下怎么都抠不下来了!我们拉了半天也没成功,大人说要把她拉下来画押,但是……所以大人让小的来问您有没有bàn fǎ 把她抠下来……”

    呃……

    ------题外话------

    今天又更晚了,为了表达歉意所以多了一千字。很谢谢大家昨天没有因为我的晚更在评论区骂我,而且还不断的鼓励我,为我加油。能对一个人好简单,但能包容一个人太难太难,谢谢大家的体谅和宽容。有你们这样一群可爱的人在身边,很好,真的很好!爱不尽,伤何惧。爱不尽,永无伤!送上我火辣辣的热吻——muma!

    也谢谢大家昨天还有今天早上的钻石、鲜花、打赏,月票!还有票的妹纸不要客气,用来把哥甩到墙上吧,求用月票把哥拍到墙上抠不下来~嗷呜!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