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燕眨眨眼,觉得他们抠不下来是正常的,因为澹台凰那第一巴掌拍的不很重,她也没能抠下来,最后一巴掌拍那么重,这群人怎么可能抠得下来?

    澹台凰听完这话,也眨眨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对自己这一巴掌也拍的很满意,她虽然偶尔表面有点圣母,但内心绝对是个恶魔,对于找自己麻烦的敌人,是永远不会有任何好态度的!

    于是她看了凌燕一眼,挤眉弄眼充满暗示的问道:“凌燕,你觉得,我们应该把她抠下来吗?”

    凌燕是个很了解澹台凰的人,也是个跟着澹台凰一起玩了很久之后,以至于被严重影响,玩到很逗逼的人,于是她很实在的道:“女皇,为了她好,还是别把她抠下来了吧?她一生没做任何好事,脑子也比一般人残缺不全,抠下来之后对世界也没什么贡献,不若就让她贴在上面吧,好歹还能充当一下壁画,虽然不好看但也勉强能看看!”

    下人嘴角一抽,在心中开始琢磨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的意思。

    澹台凰抿嘴一笑,深表赞同,拍着凌燕的肩膀道:“你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虽然该壁画看起来不是那么美观,摸起来不是那么有质感,敲打重了还有放屁熏人的可能,但好歹也是天地间一奇葩壁画,仅此一个,历史上都绝无仅有!如此有纪念价值的古董奇珍,我们岂能破坏掉它呢?”

    凌燕认真点头:“此言非常有理!”

    “嗯,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去歇了吧!”澹台凰笑着看向前方。

    凌燕道:“发生了这么不吉利的事情,早些歇息也好,不过对于那副壁画,臣深深的认为可以找一名画师来将它画下来,用以流传千古,让天下人都明白,跟女皇陛下作对,下场是很惨的!”

    这话一出,澹台凰正要表示赞同,一起举步lí qù ,留下那一众来寻求她帮忙的下人嘴角抽搐。

    凌燕说着,没走几步,后花园的大道上就出现了一头银色的狼,此狼蹲坐在地上,九条尾巴在空中挥舞,看那mó yàng 很是鄙夷,一张狼脸微微侧着,眯着莹绿色的瞳孔看着澹台凰,那正是几天没见的小星星。

    挡在大路中央!澹台凰嘴角一抽,正想问问它是哪里不好了,挡着路就算了,还用这种嫌弃的表情看着她们,是不是最近日子过得太好,于是开始作死了?

    正在她沉吟,想着是不是要询问之间,它忽然跳起来,伸出一只爪,对着凌燕和澹台凰yī zhèn 狂挥,作挥斥方遒状:“嗷呜!嗷呜嗷呜呜……”星爷几天没出来帅给你们看,你们就开始乱吹牛逼,这是谁批准的?星爷批准了吗?

    澹台凰嘴角一抽,偏头看了凌燕一眼:“你能听懂它在说什么吗?”

    凌燕看着小星星看向自己的眼神,极为鄙视,极不友善,显然是对自己方才那段话充满了唾弃,于是她道:“臣觉得它是在说,孟昭儿一个人贴在墙上太孤单了,它觉得壁画这东西挺好看的,它也想被贴上去体会一下!”

    小星星童鞋一听完这话,整张脸都拉长了!扭头看向澹台凰:“嗷呜!”虽然你总是那么蠢笨,但你总不至于这样误会伟大的星爷吧?

    它郁闷的眼神中带着对澹台凰的严重鄙视,令澹台凰深感不豫,于是澹台凰道:“不知道它是喜欢正着贴还是倒着贴!”

    情况不妙,小星星童鞋掉头就跑!一路唱歌而去:“嗷呜嗷呜嗷嗷嗷嗷呜……”我是一直修炼千年的狼,千年修行千年潇洒……这么潇洒岂能贴墙壁?!

    “砰!”没跑多远,澹台凰一脚飞出,一只狼贴合在墙壁上,狼嘴镶嵌了进去!

    “嗷呜呜呜……”最毒妇人心,最妇人澹台凰,还有凌燕zhè gè 无耻的爪牙!

    贴上去了之后,轻易难以下来,于是它开始仰天长啸,等着主人来救它。

    于是主人真的来了,在它身后轻轻一叹,将它从墙壁上拔了下来。小星星的眼里当即含了一炮泪,扭头就看着澹台凰,又对着君惊澜yī zhèn 比爪画蹄:“嗷呜嗷呜呜……”主人,她欺负你心爱的星爷,她欺负你一手养大的神兽,她……

    还没表达完,太子爷看了一眼它被撞得有点塌了的鼻子,生平第一次不嫌弃脏的摸了摸,开口道:“爷一直觉得你脸很长,今日这样摔一摔,正好!这张脸已经匀称了不少……”

    告状告得正开心的小星星童鞋,猛然听到这样一段话,眼中的一炮泪成功的变成了两炮!不敢置信的看了君惊澜半晌,往地上一倒,面条泪蜿蜒而下:“嗷呜呜……”

    星爷脸长,呜呜呜……

    倒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抽搐,一只前爪支着自己的狼头,另一只前爪在不断的抹眼泪,看起来好不凄惨。这样哭了几声之后,又翻了个身,换一只爪支着狼头,接着哭……

    哭得那叫一个姿势丰富,感情饱满,声线凄惨,足以令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嗷呜~嗷呜嗷呜呜……”啊~西湖美景,八月天欸……

    它在那里伤心啜泣,前方出现一名黑衣男子的身影,他丰神俊朗,一双长眸含情,站在远处,对着君惊澜施了一礼,随后对着凌燕伸出手……

    凌燕有点羞射的跟澹台凰告了辞,随后飞快奔到了独孤城的面前。

    澹台凰的表情有点似笑非笑,但望这两人真能锦绣花开,有个好结果。

    ……

    随着君惊澜回了寝宫,他问:“出气了么?”

    “自然!”她都亲自去了,怎么可能不出气?但,“北冥的朝臣,好像都不太不喜欢我!”

    他笑:“会喜欢的!”

    说罢,澹台凰奇怪的扭头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却看他已然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意思。一句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成功的让她一头雾水。

    回了寝殿,梳洗完毕之后,zhǔn bèi 安寝。

    久久没有犯贱的太子爷,抱着澹台凰,英挺的鼻梁,在她发梢蹭了蹭,低哑道:“太子妃,长夜漫漫,我们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

    澹台凰嘴角一抽:“别逗了!肚子里有孩子呢!”

    这话一出,他魅眸微眯,定定的看向她:“也许孩子并不介意!”

    “……我觉得还是应该很介意的!”zhè gè 臭不要脸的,孩子的心思他都学会揣摩了?

    他如玉长指伸出,已经开始扯她的衣带,轻笑道:“爷是他爹,爷比较了解他!他从来jiù shì 个好孩子,不希望自己影响父母的婚姻和谐。”

    澹台凰躲闪了几下,想扯开他的手,没成功。

    最终他伏在她颈间,轻轻啃在她脖子上,笑得魅惑:“bǎo bèi 儿,爷会轻点的!”

    并不猴急,但相当迫切,只有天知道心爱的人在自己怀中,每天却能抱不能吃,是什么感觉。

    澹台凰相当无语:“三月之期,也就剩下大半个月了,又那么……唔……”

    “嘘!别说话……”他撩人的气息喷洒,垂首之间,两人墨发交缠,十指相扣。

    他低沉魅惑的声线,带着浓浓的磁性,低声道:“你该知道的,爷没有一天不想你!”

    澹台凰秀眉一皱,嫌弃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唔……”

    “呵……”

    没有情调的小东西。

    ……

    半夜纠缠,因顾忌她的身孕,没有如同以往一般折腾。但他如玉的背上,一道一道红痕,极为鲜明刺眼。

    他调笑:“猫儿一只!”

    “贱人一个!”澹台凰翻白眼!

    这话一出,他又是闷笑,抓起被子将她盖好,轻声道:“好了,猫儿睡觉,再张牙舞爪,爷不保证自己还会不会jì xù 犯贱!”

    澹台凰飞快闭上眼,就跟防狼似的。

    逗得他又是yī zhèn 低笑,最终揽了她的腰,睡觉。这会儿才算是老实了,过了很一会儿之后,澹台凰睁开眼,看了看他冷艳绝寰的容颜,潋滟如画,伸出指尖想触碰,最终怕将他吵醒,引发某些兽行,于是顿住,收回手,闭上眼睡觉。

    而她闭上眼之后,他狭长魅眸徒然睁开,眸中有笑,待她呼吸均匀,已然睡着,在她额间印下一吻,随后掀开了被子,起床。

    ……

    澹台凰一大早醒来,瞄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红痕,一下子脸色有点微微发烫。

    床单也相当líng luàn ,虽然顾忌着孩子,没有激烈奋战,但某人就算不激烈,也足以令床单líng luàn ,令怀中女人疯狂。

    偏头一看,嗯?他人呢?

    睡得太熟,竟连他起身了都不知道。澹台凰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随后翻了一个身,决定再睡一会儿。

    一直睡到日晒三竿,身上舒坦了,又泡了一个澡,才开始用膳。

    起床之后就一直没看到君惊澜,估摸着又去处理军机要务了,澹台凰没太在意。

    然而这饭吃了一半之后,门口的下人们jiǎo bù 开始匆忙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门口有下人匆匆忙忙的进来,看见澹台凰便道:“陛下,不好了,尉迟风带人来攻城了!”

    “他来攻城了我们就打啊,有什么不好的!”澹台凰吃了一筷子菜,很有点不以为意。

    下人面上俱是惊恐之色,急急忙忙地道:“我们没有兵马了!”

    “什么?”澹台凰惊愕的扭过头。

    下人接着道:“西北战事吃紧,爷亲自带了十万兵马驰援!青阳城内只剩下两万兵马了!”

    澹台凰皱眉,站起身,颇为困惑。没理由啊,以那妖孽的聪明,绝对不可能就留下两万兵马防守青阳,那不等于是将城池拱手送人吗?

    她略为审视的看向面前之人:“那你来找我,是zhǔn bèi 怎么办?”

    她话问完,下人没说话,独孤城和炎昭,司马清都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不少大臣,这些大臣们已经明白上次的巫蛊事件是一场栽赃陷害,但对澹台凰,到底也还谈不上多敬重,只是顾忌身份,还是行了一个礼!

    独孤城进来之后,弯腰对着澹台凰道:“太子妃,我们商量之后,决定退守禹州!禹州有十万兵马,赶在爷回来之前,抵挡住尉迟风的兵马,是绝对足够的!”

    澹台凰挑眉:“君惊澜怎么说?”

    “信件已经传出去,爷还没有回复!”一来一回,时间也没有这么快。

    澹台凰在他们身上逐一扫过,有点嘲讽的问道:“所以你们还没开始打,就zhǔn bèi 弃城而逃?”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难听,甚至很有点伤人自尊。使得众人的表情都有点难看。

    炎昭是将军,对行军打仗最为了解,上前一步道:“太子妃,两万兵马,不可能守住……”

    话没说完,被澹台凰dǎ duàn :“离此地最近的兵马有多远?”

    “离此地最近的兵马,星夜奔驰而来,也需要十天!”但是他们这两万兵马,在尉迟风的打压之下,恐怕不足三天就会破城!

    因为尉迟风太明白,此刻是攻城的最好时机,时间不能拖,若是拖到援兵到了,或者君惊澜回来了。再想攻城就难了!所以尉迟风这几日一定会猛攻!

    澹台凰敛了眸,冷冷道:“兵符给我!”

    “嗯?”炎昭愣了一下。

    澹台凰表情冰凉,重复道:“我说兵符给我!青阳必须守,你们不敢守,我来守,怕死的全部给我滚!”

    这……

    一群男人被一个女人骂怕死,这的确极为丢人!但这会儿也的确是不适合守,众人面面相觑,终于一个上了年纪的朝臣,站出来开口:“漠北女皇……不,太子妃,现下不是逞强的时候!两万兵马不可能抵挡到援军到来,更不可能……”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而且我不是在逞强!他不在,那么他的国土我来帮他守。我不希望他回来之后,城池丢了,问我在哪儿,而我的dá àn 是——我带着他的臣子,一起弃城跑了!”两万兵马守住十天,她没什么把握,但她没bàn fǎ 说服自己直接弃城而逃。

    最终她看着独孤城和炎昭道:“青阳不能丢,青阳是北冥最为坚固的一道防线,有多重要你们心里也清楚!zhè gè 城,我是一定要守,你们如何选择,是你们的自由。但,把兵符给我,然后调动援军来驰援,十天!我会帮他顶住!”

    她伸出手,双眸猩红,狠狠盯着炎昭。她不què dìng 炎昭会不会给,但是她不能不要!

    炎昭看着她,bsp;mò 了半晌之后,慢腾腾的从袖子里面掏出了兵符,交给她!这也是一个赌博,赌澹台凰对北冥没有异心,否则这两万兵马的虎符,就足够让澹台凰下令将他们这些朝臣一锅端了!

    但是看着她的眼神,他没来由的就想相信。也许是因为澹台凰,从未让他信错过,不仅是上次在战场上,还是昨夜的巫蛊事件。

    至于他妹妹炎玉……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他纵使护短,也并不能让自己因此而对澹台凰生出怨怼之心来。

    虎符交出去了,大臣们都有点微微的bsp;mò 。

    大军压境,澹台凰也没兴致再接着吃饭,拿着虎符就大步出了门。

    剩下众位大臣们面面相觑,澹台凰的用兵手段,他们都是有所耳闻也亲眼见过的,所以并不dān xīn 将士们枉死,但两万人马对战十万——

    等到城破之时,再想走就来不及了!此刻离开,才是最明智的做法。可……

    大军原本都zhǔn bèi 开拔离开,但没有一个人心里fú qì ,都没开始打就这么灰溜溜的弃城跑路,真是比死都让他们难受,远远的看着他们开拔的bǎi xìng ,心里更是几百个厌弃痛恨,这些兵,说不守就不守了,那他们青阳的bǎi xìng ,都成什么了?就这样被北冥抛弃了?

    正在士兵心情沮丧,bǎi xìng 恼火至极之间,澹台凰带人出现了。

    话没多说,只说了一个字:“守!”

    很单一薄弱的一个字,却让bǎi xìng 们全部都欢呼雀跃起来,士兵们灰败的面孔也瞬间鲜活,对于军人来说,最痛苦的从来不是死,而是投降!他们弃城而走,就等于投降,生不如死,澹台凰这话,等于是给了他们活的希望!

    兵临城下,大军压境,澹台凰穿了一身盔甲立在墙头,眸色冰冷,扫视着下方。

    不少bǎi xìng 们,从被直接放弃,又到澹台凰带着区区两万兵马保护他们,这样的情绪转变之下,自发的参与到了战斗之中!兵民hé zuò ,众志成城!

    炎昭是军人,也是最不愿意撤退的。但会议之下,他不得不承认,撤退才是最好的bàn fǎ 。但此刻,看着从未有过的这一幕,看着bǎi xìng 们自发自动的拿着家中的锄头,铁锹,来参战,看着不少人送来粮食,誓死要帮着守住青阳,他一腔热血也燃了起来!

    不止是他,其他所有大臣,都站在远处看着,看着城楼上的女子。

    她的肩膀并不十分宽厚,或者说在一身盔甲之下,还显得有些单薄,但是她就站在那儿!如同一座不朽的石雕站在那儿。

    一个女子,也想要以自己瘦弱单薄的肩膀,来守住他们北冥最坚固的一道防线!可他们这些食君之禄的臣子呢?

    不知道是羞愧,还是钦佩。总之,这些大臣也一个人都没走。

    而不论是大臣,还是bǎi xìng 们,自今日起,心中最敬重的除了太子殿下之外,又放进去了另一个人!那女子,以单薄之躯,不顾性命也要为他们北冥守住这一道城墙,为心中之人守住这一片领土,为青阳bǎi xìng 守住自己的家园。

    这样的人,如何不值得敬重?

    这样的人,如何不配做他们的太子妃?

    众志成城,热血沸腾,jiù shì 六七十岁的文臣,也在激愤的群情之下,拿着佩剑冲上了墙头!形式对他们并不乐观,但所有人都坚信,这道城墙是一定会守住的!

    ……

    十里之外,军队在整修。太子爷坐在华锻之上,狭长魅眸看着面前灼灼跳跃,烤着吃食的火。

    东篱有些纳闷的问:“爷,我们带着十万兵马,招呼都不打的走了,剩下两万兵马,太子妃他们守得住吗?”

    “大臣们会建议撤离,但是她不会走。”他缓声而笑,标准的答非所问,低头悠闲的拨着指甲,又接着道,“她拼了命,也会为爷守住那一道城墙,而也就因为这一次她站了出去,从此以后,北冥不会再有人看轻她,也不会再有人怀疑她!”

    所以,他刻意带了兵马出来,jiù shì 为了策划这一场!

    东篱纳罕:“但是离青阳最近的援军在禹州,十天才能赶到,十天,太子妃他们守得住吗?”

    这一问,太子爷懒洋洋的笑了笑,道:“你忘了,爷让子风派人制造了什么?”

    “唔……”东篱双眸瞪大,不敢置信的看他,难道已经成功了?可是数量那么庞大……果然,钱财能使鬼推磨啊艾玛!

    见他会意,君惊澜又悠悠一笑,淡淡道:“子风如今正好也在禹州!”

    所以,禹州的援军很快就会到,并不需要十天!青阳也不会守不住,但是太子妃在北冥人心中的形象就这样高大了!

    东篱咂舌,咽了一下口水:“太子妃知道您这样用心良苦,一定会非常感动!”

    太子爷听了,轻笑了声,拿着棍子,在火堆里轻轻捅了几下,道:“所以不必让她知道,她喜欢凡事都自己得到,不喜欢爷多事!”

    东篱认真点头:“是!属下不会多嘴!”

    ------题外话------

    大街之上,山哥带领男主、女主,书中各大男配、女配、酱油跪了一地——

    众山粉惊恐:这……这么大的排场是想干嘛?

    山哥哭着扯弟兄们的裤管:因为太子妃实体今天在当当上架了,出版书名《一生一世笑繁华》,山哥出版笔名:君子江山。所以我们是来求支援、求带走的!

    购买实体,你们将可日夜抚摸书中各大美男子,还附赠大山猫也jiù shì 我一只!可以直接在当当网搜索书名下单,也可以入团购群让管理帮忙下单,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离,我也很快会发上市公告。我亲爱的弟兄们,来吧,带我们走吧——抱住你们的大腿不放开!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