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箭来得太凶猛,澹台凰腾不出手抵挡,苍昊和东篱又都在外围!

    谁都来不及阻拦。

    “凰儿!”澹台戟瞠目欲裂,一个起身,自马背上飞身而起,径自往她身上扑去!

    “殿下!”陈轩画一愣,未做多想,整个人也飞射了出去!……拓跋邬瞪大双眸,也欲飞身而去,可到底晚了一步!

    “噗——!”

    利箭没入人体,血光一溅!四周似乎静了一静,随后便是拓跋邬的一声怒号:“画儿!”

    “画儿——!”

    他飞身下马,一代名将,此刻竟然跌跌撞撞,踩在草地上,走路也已经不得平稳,一路踉跄着到了陈轩画身边。

    陈轩画趴在澹台戟的背上,身上剧痛,已然不能动弹,回过头,便被父亲抱在怀中。拓跋邬颤抖着伸手,为她擦拭唇边的血,却怎么也擦不干净,越擦流得越多:“画儿,画儿……”

    殷嫣歌看大势已去,也没能杀了澹台凰,最终只得带人飞身后退:“撤!”

    独孤渺在一旁看着,怒从中起,飞身去追……

    澹台戟没感觉到背后的痛,赶紧起身,澹台凰被他压在身下,她一回头,便见着了一身是血的陈轩画。那支箭从她背后穿过,穿透了胸口,已再无半分生还可能!澹台凰眼眶一红,王兄是为了护自己,陈轩画是为了王兄!

    澹台戟看着陈轩画,亦怔住,他没想到她竟然会那么傻,扑过来为他挡箭!

    拓跋邬颤抖着唤她:“画儿,画儿……”

    陈轩画咳着血,偏头看着他,红的血,那么艳丽,从嘴角蜿蜒而下。说话也变得艰难,她勾唇一笑,看向拓跋邬:“爹,女儿……女儿,女儿对不起爹!爹从来……从来不同意女儿跟着殿下,可女儿jiù shì 不听话,爹,爹……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说罢,又是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拓跋邬看着她如此mó yàng ,眼泪不住的往下掉,扶着她的脸颊,道:“画儿,爹原谅你!爹从来没有怪过你,爹只是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对你好的男子,爱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爹……”

    他说到此处,已然泣不成声。

    因为澹台戟不能对她这样好,所以拓跋邬从来都不同意她跟在他身后。

    陈轩画听了,笑了一声,迷蒙的看着天空:“爹不怪我,爹不怪我就好了!爹,我好像看见娘了,看见娘来接我了,爹,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画儿!你不会死的!相信爹,你不会死的!”拓跋邬抱着她,双唇颤抖,偏头大声高呼,“还愣着干什么?请大夫!还不快去请大夫!”

    士兵哆嗦着去请大夫了,尽管这里谁都知道,大夫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陈轩画咳嗽了一声,探出手,微弱地道:“殿……殿下呢?”

    一旁的澹台戟伸出手,几乎是飞快的将她接了过去,揽入怀中,优雅华丽的声线,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抱着她,抓着她的手,那双桃花眼定定的看着她,轻声开口:“我在,我在这里!”

    她躺在他怀中,抬头看着他,艳红的血,不断沿着唇际滑落,却绽出了她一生里最美的笑容,伸手去擦他脸上的泪:“殿下,你哭了?殿下,别哭……能死在你怀里,我觉得很幸福。这是我一生里最幸福的日子,殿下,我不后悔今生倔强,没有嫁给你,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嫁给你。殿下,来世你娶我,好不好?”

    “好!”他应的很干脆。

    来世你娶我,好不好?

    好!

    他这一个字落下,她似终于放心满意,面上的笑容更灿然夺目了几分,随后她的手,从他脸上滑落,无力的垂倒在地。

    她走了,唇际却含着幸福的笑意,就像是成婚当日的新娘子。

    zhè gè 女子,在她一生最美的年华里绽尽了生命的色彩。只余下没能完成的心愿……殿下,来世你娶我,好不好?

    澹台戟抱着她,用内力上了马。路上遗落了一地的血迹,全部都是从她身上滴落下来的。他那张美艳无双的面上,有泪……看着怀中女子,轻声开口:“来世我娶你,今生我也娶你,永生永世,你是我唯一的妻!”

    他从未爱过她,她知道,却甘心为他而死。

    他欠她的,岂是一生就能还完的?

    ……

    漠北王庭,四处张灯结彩,大红色的红绸,王宫的高墙,树木,全部都被艳色装点。那是喜庆,热闹的颜色,可这样的颜色,却无法阐述任何人的心情,甚至是与所有人的心情背道而驰。

    十里锦铺,百里红妆。

    一场花嫁……

    戈塞花,夜间才开,在他们漠北代表——最美的祝福,还有……永不凋零的爱!

    这一日,是整个漠北草原最低迷的一日,因为摄政王今日大婚。可新娘子,已然香消玉殒。

    澹台凰站在旁边,说不清心里是自责还是后悔,她心中的王嫂。却因为她要救韦凤,因为她万里而来,就此停留在她最美的年华里。如果她不来,是不是会不一样?

    韦凤在一旁看了许久,咬唇怒喝:“尉迟风,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她没发出太大的声音,红了眼眶却没哭。因为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谁都不能哭,老人们说在成婚的日子,若是有人哭了,就会不吉利。没有人比澹台凰更后悔,也没有人会比韦凤更自责!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们就不会来漠北。如果不是因为她,澹台凰就不会为了救她而险些中箭。最终,陈轩画就不会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尉迟风,因为那个混蛋的男人!

    终有一日,她要亲手血刃那个男人!终有一日,她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那一片长长的红地毯,这一场澹台戟心甘情愿的婚礼,生前,陈轩画没能等到,于是留在了如今。澹台戟坐在轮椅上,一手抱着她,一手推着轮椅,往喜堂而去。

    这是他要陪她走完的路,所以自己推着轮椅,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陈轩画静静的躺在他胸口,面上画着艳丽的妆容,嘴角微微上扬,躺在心爱之人的怀中。她的生命停留在这里,她的爱情,也定格在这里。

    为什么要哭呢,他已经答应了她下一世。

    所以在离开的那一刻,她在笑,比任何时候都要美的笑。

    她是一个笑起来很美的女子,从来都是。如今这般美好,叫人看一眼,就永生不会忘记。

    这一天没有人哭,却也没有人笑得出来。

    拓跋旭没跟着去驰援,如今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出事,整个人也似疯了一般,见着澹台戟抱着陈轩画回来的那一刹,就提了长剑,要去找殷嫣歌报仇!最终被人拖住了,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而冲去找殷嫣歌算账的独孤渺,到现下都还没有回来。

    这一场婚礼,很热闹,极致热闹,没有省略任何一道工序。而从此,赟隐部落,在漠北,也彻底的取代了矫暨部落的wèi zhì ,与王族联姻,成为最显赫的部落。

    这是拓跋邬一生所求,却并不知这需要用女儿的性命来换。人生从来如此,有得必有失。

    拓跋旭冷静下来之后,捂着自己的门面,在山丘上坐了很久。最后他编了一个戈塞花的花环,一路过来,红着眼眶递给澹台凰,开口道:“画儿很喜欢你,她说……整个草原,你是唯一希望她嫁给殿下的姑娘,她愿意一生和你做朋友,你也是她心中唯一的朋友。这花环,就由你帮她戴上吧!”

    她愿意一生和她做朋友,那时候她知不知道,自己会害死她呢?

    澹台凰拿着那花环,只感觉千斤重,不能动弹。最终拓跋旭红着眼眶,低哑着声音道:“杀死她的不是你,是殷嫣歌!”

    杀死她的不是自己,是殷嫣歌,甚至是慕容馥。可是她真的可以这么想吗?

    她抬起头,但见拓跋邬一脸疲惫,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几十岁,竟也对着她点点头。他们悲伤,却并不会失去理智,去寻找那些造成巧合的根源,那是爱钻牛角尖的人,才会做的蠢事。

    他只知道,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被殷程射杀!其他的,没有那么多。

    因为其他的,都是画儿心甘情愿。

    澹台凰在拓跋邬的眼神之下,上前去,jiǎo bù 沉重像是灌了铅,她一步一步走到陈轩画面前,将花环戴在她头顶,随后看着她笑了笑,有些失神地道:“王兄,王嫂真美!”

    容貌之美,笑容之美。

    如飞蛾扑火一般的爱情,更美。那爱情之火永远不会熄灭,它会持续燃烧,燃烧很久很久。

    澹台戟笑笑,点头:“的确很美。”

    婚礼的工序,没有少一道。能做到十分完满的,便都已经生生被做到二十分。

    那天晚上,澹台戟抱着陈轩画看星星,抱着她策马,抱着她做了很多……拓跋旭说她小时候,最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做的事。

    他没能在她活着的时候给的幸福,便唯有,在如今给她圆满。

    ……

    第二日,漠北王族的人,还有各大部落的,都在河边。

    河岸之畔,木筏上铺满了鲜花,陈轩画着了一身艳红的喜袍,头顶插着象征着摄政王妃身份的七尾金凤钗,浅浅的笑着,安静的躺在上面。

    拓跋旭说:“画儿从小时候,就说过,如果她有一天死了,希望能够逐水漂流。”

    拓跋旭还说:“小时候画儿问爹爹,母亲什么时候会回来。爹爹说来世母亲还是会和他在一起,再生下我们的,画儿那时候说,来世是用来骗人的,小孩子都不相信!”

    这话一出,坐在岸边的澹台戟,微微颤了一下。修长的手,紧紧握住轮椅的扶手,直至按出了指痕。

    澹台凰亦红了眼眶,那个姑娘知道来世是用来骗人的,却还是要王兄许她来世。即便知道来世虚无缥缈,却还是……

    木筏飘远,澹台戟优雅华丽的声线带着暗哑,看着那木筏,低低道:“王妃,本王会为你报仇!”

    王妃!

    “殷嫣歌我亲自杀!”澹台凰咬唇开口。若非是韦凤犯错,若非他们来,若非为了救她,陈轩画就不会死。她必须为陈轩画的死负责任,没bàn fǎ 赔一条命给她,至少也要亲自为她报仇!

    澹台戟点头:“好!”

    他一袭艳红色的喜袍,没有太多复杂的纹饰,衬着那一张美艳无双的脸,却是动人心魄的美艳。妖媚的桃花眸看着那一汪碧水,扫向湖水之畔,看着那个深爱他的姑娘,一点一点离开他的视线。

    她走了,不再有人如她一样爱他。

    她走了,去到一个没有他的世界,那世界里他不会再jù jué 她,她会快乐吧?

    夜幕临近,夕阳褪去,所有人退下,唯独留下澹台凰和澹台戟站在岸边。就像是一场噩梦,来得那么快,走得那么快,似乎什么都没带走,可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

    极目望去,在哪里都能看见她的音容笑貌,却再也无法触摸她的温度。

    澹台戟一直没动,静静的坐在河边,那双眼看得很远,静谧的月光,洒到他的身上,他伸出手,接住那月光,轻轻笑道:“我和她都是追梦人,都各自看着前方的梦幻,在生命的长河里沉浮。那梦想有多虚幻,我们的追逐,就会有多坚决。梦……是永远不会放弃的,就算死,也是不会后悔的!”

    就如同,倘若陈轩画没有为自己挡下那箭,最终为凰儿死的是他,他不会后悔。

    所以他知道,那个深爱他的姑娘,也不会后悔。

    “澹台戟,戟,是一种武器,倘若使用得好,便会所向披靡!这是父王给予我的厚望,但如今,我心中的棱角已经被磨平!凰儿你懂吗?我累了,一生里从未觉得如此疲累!”他偏头,看向她,也看着他的一场梦。

    他的梦,一生一世不可能再触碰到边角。梦见他的人,却已经永远停留在此处,除了一笔生生世世都无法还清的债,什么都没留给他。

    澹台凰走到他脚边,蹲下,手扶在轮椅上,轻轻唤了一声:“王兄!”

    他笑,极为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仰头看向天边明月,他说:“凰儿,这一场战争jié shù ,就让漠北归顺北冥吧。待给画儿报仇之后,这些红尘俗世,王兄便不再管了,再锋利的武器,在疲累至极的时候,也会想将自己shōu rù 剑鞘,藏起来,永久的藏起来。那样,就不必jì xù 挣扎沉浮,那样……就永远无伤!”

    澹台凰想说话,却被他止住,没能说出来。

    他低头,看着她温柔的笑:“凰儿,我不爱她,却不知道为什么,看她死在我怀里,心这么痛。我也许是怯懦了,也许只单单是累了。漠北女皇嫁给北冥太子,以整个漠北为嫁妆,也很好,至少从此以后,北冥不会有谁看轻你!”

    澹台凰没说话,不是mò rèn ,而是无声的排斥。

    澹台戟亦只是笑,也没再试图说服她,到时候他要走,谁都留不住便是了。

    最终,他抚着她的发,轻声道:“凰儿,我欠她很多!这一世我不dǎ suàn 再娶妻,如此已然很好。王兄希望你不要干涉,作为交换,韦凤的性命,你想留便留!”

    这一句,澹台凰没bàn fǎ 反驳,这是王兄决定的人生,是王兄要给陈轩画的补偿,她有什么资格干涉?每个人都有权力决定怎么活,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自由。

    她涩然应了一声:“好!”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让王兄松口放过韦凤,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终而她下令,整顿三军,又传令魔教前来助阵,必将给陈轩画报仇!殷家也好,慕容馥也罢,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澹台戟说想一个人静一静,便让她先离开。

    澹台凰沿着河畔走了几步,看见韦凤蹲在河边哭,她是个坚强的女子,马车之上自己让她哭,她也未曾流泪。但如今陈轩画的死,已经彻底让她崩溃!

    在韦凤心中,她的爱情,不仅害死了漠北那么多人,害得她自己的一腔真心沦为笑柄,害得陈轩画身死。

    害死了很多人,澹台凰知道,韦凤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女孩子,但如今,她已经彻底让自己钻进去了!这番情态,谁也没bàn fǎ 再拔除出来。

    澹台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看了她一会儿,最终没有过去,走了另一个方向。

    韦凤自责,她又何尝不是?

    王兄说心痛,她又如何不痛?那姑娘说很喜欢自己,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真心希望她嫁给王兄的人。自己从没真正的将她当成朋友过,只将她当成一个适合王兄的人,可最终兜兜转转,在那个姑娘心中,自己竟是唯一的朋友。

    她站在河边,看着在彼岸绽放的戈塞花,心中阵阵发酸。也在这会儿,听到yī zhèn jiǎo bù 声,从自己身后而来。

    不一会儿,一截飘飞的白色衣摆,在她的视线里沉浮。

    久违的老朋友,在漠北放羊的神棍国师,笑无语。他站在她身边,谪仙般飘逸出尘的声线缓缓响起:“记不记得,你离开南齐的时候,我作的那首诗?”

    澹台凰一怔,猛然想起来,那首平仄都没有的诗,她当时还吐槽了他一句来着。

    “千古帝王业,残骸落如雪。登高以望远,无忧不成憾!”笑无语在她耳边淡淡的重复,随后道,“帝王业,从来都是由白骨铺就,这一路不会没有忧伤,亦不会没有遗憾。尤其,是东陵和西武开战在先,你们根本没得选择。而命格之中,陈轩画必然会死,也就因为她的死,你看……”

    他说着,指向天边的一颗远星。

    那星光不大,却很闪,正在以很微末的动作,向一处靠拢。而它靠向的那一处,有一颗很大很闪的星……

    笑无语又开口道:“其实昨天,我和即墨离都是可以去帮你的。但是我们谁都没去,因为这是天命,逆改它,就会遭遇天谴!我很乐意为离遭遇天谴,但是你,还是算了吧!”

    澹台凰嘴角一抽,忧伤的心情忽然被搅合得不上不下,对这货不知道是弄死他好,还是抽死他好!

    “那么作为补偿,老子就教你看天象!你看,那颗最大、最亮的帝王星,代表的是北冥。我若没料错,如今陈轩画的死,已经让澹台戟生出了退出红尘的心思,所以他希望战争jié shù 之后,让漠北归顺北冥,他自己离开!所以这颗代表漠北的星,正在向北冥靠近,是也不是?”笑无语轻声询问。

    澹台凰愣了一愣,看向笑无语的眸光,有一丝惊愕,她原本以为所谓天命之说,不过全然扯蛋,只是笑无语将自己的bsp;bsp;,加上了鬼神色彩,所以……看这情况,是真的有天命这一说?

    笑无语见她的眼神看过来,又笑了笑,缓声道:“这是天意,人总是以为自己在控制一切,其实很多时候,老天像是一只更大的手,在操控一切,在愚弄众人,在……”

    “你以为你说这么多,就能改变你见死不救的事实吗?”澹台凰扭头看他,按照他的意思,jiù shì 他根本就知道陈轩画今天会出事,但是因为狗屁的天意,他没有伸出援手。

    笑无语嘴角一抽,后退了几步:“哎!zhè gè ,那个,老子好歹是来ān wèi 你的,你不用这样吧?我……我去——!”

    “澹台凰!棍子拿远一点,放开老子的——!”

    ------题外话------

    陈轩画多好的一姑娘啊,大家快投上几张月票为她送行。山哥已经为她心疼瞎了~(>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