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无语叫得凄惨,澹台凰却是打得半点都不容情。

    冷笑道:“反正即墨离这一辈子是不会为你疏通了,你一定觉得甚寂寞,我现下帮帮你,也是好事一件不是?你应该感激我!”

    “谁要你帮!棍子拿远一点!”笑无语捂着屁股,飞快的窜逃,跑了几步之后又扭头补充道,“谁说离不愿意帮我?离可愿意了!我草,我的意思是离可愿意被我……了!”

    中间的省略部分他没说,但他忽然变得自作多情又充满幻想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心中一切不切shí jì 的美妙想法。

    故事的最后,虽然笑无语跑得很快!但是澹台凰还是把他揍了一顿,把他打得很惨,当初在漠北就被她打过一次,如今又一次,以后绝对不能再这样让着她了。这也让笑无语总结出了一个道理,男人跟女人动手是禽兽不如的,但是像澹台凰这样完全不女人的女人,也就根本没必要把她当女人看,更不必跟她讲客气,因为那样太侮辱女人了!

    当然,以上都是笑无语被揍了之后,因为恼羞成怒,心中怨恨难平,产生的人身攻击类别想法,并不构成客观事实。

    但是揍完笑无语的澹台凰,心情已经轻松了很多,也许快乐这东西,很多时候是真的一定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她这次建立的非常愉悦!

    心境稍稍轻松了一点之后,澹台凰斜眼看他:“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可不相信这货能有这么好心,专程来ān wèi 她,还特意送上门来被她揍一顿。

    果然他也的确是没那么好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开口道:“澹台凰,我和即墨离到了漠北之后,经历了大大小小共二十次刺杀,所有的邻居也不知道为何,对我们万分不友善,甚至很多时候对我们都是避如蛇蝎!澹台凰,你说这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们得罪的人太多,所以逃到漠北来还是有人追杀!因为个性不好,为人吝啬,人品欠佳,所以邻居也不喜欢你们!更因为偶尔展现出凶残的一面,有时还行为鬼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邻居们不仅不喜欢你,还避如蛇蝎。还需要解说的更具体吗?”澹台凰飞快的说完,扭头看了他一眼。

    笑无语嘴角一抽,那张谪仙般飘逸出尘的面孔上,终于展露出龟裂的痕迹!她可真能说啊,被她这样描述起来,自己和即墨离都成什么人了?他们还能算个还两个不错的人吗?

    “我觉得你的话里面,包含了很多对我和离的偏见!”笑无语认真道。

    澹台凰笑着摇头:“你错了,首先,这不是偏见,这是结合世人对你们的fǎn yīng ,所biǎo xiàn 出来的客观事实!其次,我的话只是针对你,即墨离挺好的一孩子,如今也遭受这样凄惨的事情,十有八九jiù shì 被你连累了。而且我要告诉你,即墨离zhè gè 人很不错,绝对不是你能比的,更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澹台凰这巴拉巴拉的说下来,还让笑无语的心中生了yī zhèn 不服之气,双手环胸,挑眉看他,颇为不悦的问:“那你说说,老子是哪里不能比、又配不上他了?”

    有这么挤兑人的吗?而且他笑无语不论风华气度,处事手段,和在东晋的地位,那都是牛逼哄哄的,怎么到了她嘴里,就这么不值一提了?

    尤其说他配不上即墨离,这一点简直不能忍!

    澹台凰斜瞄他一眼:“即墨离zhè gè 人怎么样,我的确也不太清楚。但是他曾经对我表白过,这说明跟你比起来,至少他的眼光还是很好的,这一点你永远无法比拟!”

    笑无语:“……”得,敢情对她表白了的人,都能算比一般人高了一个档次,他今天是受教了!

    但是他今日来,绝对不是为了陪她扯犊子,更不是为了看她自恋的,可显然现下她句句带刺,无非都是因为自己对陈轩画见死不救,所以看样子,zhè gè 矛盾不化解,他是没有bàn fǎ 寻求到她的bāng zhù 的。

    于是,他表情和蔼了很多,开口道:“澹台凰,你zhè gè 人见多识广,聪慧过人,胸襟博大,甚重义气,最难得的是你有这么多优点,还十分谦虚,从不过多的夸赞自己……”

    笑无语越说表情越是麻木,这种昧着良心说话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澹台凰听的嘴角含笑,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管人家是真心还是假意,好听的话是永远能令人心情愉悦的。

    笑无语面无表情,忍着浑身的不适应,将一些违心的话,噼里啪啦的说完,然后十分委婉地道:“像你这样的yōu xiù 女性,你这样出色的美人,定然也知道不少为人处世的哲学,比如关于陈轩画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用一句名人的话来概括它——有人帮你,是你的幸运,无人帮你,是命运的公正!所以澹台凰,你实在不应该这样怨恨我,这一切都是命运决定,让生活中少一点怨恨,生命里就多一分亮色,你知道吗?”

    澹台凰点头,作赞同状,并十分符合笑无语心意的回了一句:“我也这样认为,所以我的确不应该因为陈轩画的事情,对你怀恨在心!好了,我已经不恨你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不恨了就好!

    果然拍拍这女人的马屁是很有好处的,笑无语在心中自我肯定的点头。随后又十分深沉的开口道:“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和离到了漠北之后,所面临的这些,并不是因为我们仇敌过多,人品不好,为人吝啬,更不会是因为行为鬼祟。而这一切都是君惊澜搞的鬼!”

    “啥?”澹台凰愣了一下,她原本以为这不过是巧合,因为这两货以前当政得罪的人太多,加上一直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所以不那么会处理与bǎi xìng 之间的人际guān xì ,但……是君惊澜搞的鬼?

    这又关那妖孽什么事儿?

    她纳闷之间,笑无语又接着道:“你忘了,离曾经对你表白过!我们现下是在面临那个没有风度男人的打击报复,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

    澹台凰嘴角一抽。

    好吧,如果按照这样说,倒还是说得过去,那家伙挟怨报复的心态很强。

    她听完了笑无语的一系列关于陈轩画事件的“开导”,再加上他最后对这件事情请求自己的帮忙的起承转合之后,点了点头,亲热的拍了一下笑无语的肩膀,道:“如你所说,这世道,从来有人帮你,便是你的幸运,无人帮你则是命运的公正!我一直觉得命运对你挺公正的,所以这件事情,你还是自力更生吧!”

    说完之后,收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是,大刺刺的走人。

    饶是笑无语聪明绝顶,也没想到自己开导她的一番话,成了给自己下的一个套,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正在他郁闷的自我反思之间,前方的澹台凰忽然抱着自己的脚,跳了起来,高声叫道:“卧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好痛!”

    一句话叫完,大步走了。

    留下被诽谤良久,被jù jué 帮忙,最后还被嘲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笑无语,站在原地!很久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一股神秘的气息,一路踱到他身侧,低沉冷锐道:“你不够了解她,倘若你不说陈轩画的事情你我事先知晓,她便一定会bāng zhù 我们。如今你说了,她便不仅对你有所成见,对我也……”

    说到这儿,即墨离忽然顿住了,偏头看向笑无语,暗夜的色彩在他雾中花一般的面容上,染上了魔魅的基调。还有一丝——看透一切的锐利!

    笑无语懒洋洋的笑,如同一个痞子,双手环胸,凑到他耳边道:“离,你的确很聪明!我找她帮忙是假,不过是为了取信她,我先前的关于自己和你明知陈轩画有难,却见死不救的话是真的罢了。因为我明白,她越是向君惊澜求情,那个没风度的男人,就越会暗地里下阴手!我如此,不过jiù shì 为了让她对你也……”心怀不满!

    他jiù shì 不能让澹台凰喜欢上离,他jiù shì 要挑拨他们到朋友都做不成,那么离……jiù shì 他一个人的!

    即墨离听到这里,已然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笑无语,一个双面人,能睥睨出尘冷让人心生膜拜,也能如同一个雅痞子,无耻到令人招架不住!

    即墨离避过了他眼神中的灼灼热度,低声询问:“你就一点都不在乎澹台凰?她从来将你当朋友!”

    “作为补偿,接下来漠北的战局,我会小小的帮帮她,这事先前就能算到天机是不假,我只知道澹台凰身边有人会出事,如何出事,出事的是谁,我都并不知晓。具体的,也都是陈轩画死了之后才算出来的。”笑无语笑得肆意,他的确不认为澹台凰有值得自己逆天而行的价值,但他也并不至于那般冷血无情,明知陈轩画有事,还真的见死不救。

    所以,他刚才对澹台凰说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其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她打心眼里疏远离罢了:“离,你和澹台凰,再也没有bàn fǎ 愉快的玩耍了,知道么?”

    他说罢,又笑吟吟的补充了一句:“还有,离,我在乎的只有一个人,那人是谁你心里清楚!她的事情,倘若不是你想管,我也不会插手!”

    这般意味深长,情意绵绵的表白,让即墨离微微偏过头去。

    顿了一会儿,即墨离拂袖而去:“笑无语,如果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bàn fǎ 再愉快的玩耍了!”

    笑无语:“……”学他的话倒是挺快,这可不好!

    ……

    澹台凰一路回军营,在心里细细的思索笑无语的话,总觉得这丫不是来找她帮忙的,而是来找抽的!要是真的来找她帮忙,就绝对不该说自己事先就知道,陈轩画会出事。

    能说出这种蠢话,目测只有两种解释,第一种笑无语今天脑残了,第二种是他是gù yì 的!

    第一种的可能性太小,而至于第二种……很快的,她脑中有了dá àn ,轻轻哼笑了一声。跟着君惊澜混了这么久,而且她本来也不蠢,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被人算计到的?

    嗯,她一向是个心怀慈悲的好人,如今笑无语既然专程来求她,她自然也给笑无语一个“面子”,到君惊澜那里求求情,“bāng zhù ”他们一下。

    回了营帐之中,大笔一挥,写下信件内容如下——

    惊闻夫君近日在遣人找笑无语和即墨离的麻烦,为妻觉得这般很是残忍。这两人从来对我很好,尤其我对笑无语也和很有好感……

    唧唧歪歪写完之后,澹台凰又瞄了几眼,目测就那句“对笑无语也很有好感”,以那妖孽的小肚鸡肠,就很够笑无语喝一壶!

    随后将信件寄了出去。

    将阴郁的心情,也一起是散了出去。逝者已矣,伤悲改变不了什么,活着的人还要活,还要为死去的人报仇。不该将自己埋在忧伤的泥泞里为难自己!

    她仰头看着传信的海东青飞走,也看向天空,似乎能在漫天星辉之下,看见陈轩画的笑脸。

    她挥挥手,陈轩画似乎笑了笑。

    王嫂,走好!

    我会帮你照顾好王兄的,请你放心!这话在河岸边,在王兄身边,她不敢说,怕令王兄伤怀,只能现下说。她相信,如果世上真的有灵魂这种东西,陈轩画会听到她的话的!

    敛了思绪,苍昊从门外进来了。脸色不太好看,或者说很有点沉重,进门之后,便单刀直入的开口:“独孤渺被抓了!”

    “他轻功卓绝,怎么可能会被抓?”澹台凰愣了一愣,觉得不敢置信,自己跟独孤渺第一次jiàn miàn ,都没抓到她,尤其她的轻功已经那么厉害,天下间并无几人是对手,怎么会……?

    “听说原本是抓不到,但是他在那儿烦了他们几天,时而不时的突袭刺杀,最终把殷家人激怒了!抬出了极古老的阵法,把他给困在里面了,现下独孤渺已经被生擒!敌军领军的人是窦成武,他似乎知道独孤渺和我们的guān xì ,dǎ suàn lì yòng他来威胁我们!”苍昊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告知澹台凰。

    那还真是好计策!

    澹台凰冷笑,往墙上一靠:“你先退下,我好好想想!”

    “是!”苍昊点头,从帐篷里退了出去。

    澹台凰心下有点烦闷,王兄是不可能为了独孤渺,真的被敌军威胁到,尤其还有陈轩画的大仇在前。所以这件事情指望王兄在战场上退让,那是不可能的,只能他们率先解决。

    魔教的人收到自己的号令,应该已经出发,可速度到底没那么快,所以到现下还没来。

    最终澹台凰灵机一动,想起一个人。对着门口吩咐:“传轩辕夏暖进来!”

    轩辕夏暖,是这一次的随行者之一。

    她收到澹台凰的命令之后不久,便从门外进来。进来之后,低头等着吩咐:“太子妃有何事?”

    澹台凰沉吟道:“我记得,你是毒仙子的女儿,天下间用毒,已经无人能即及你,是也不是?”

    “不敢担此谬赞,不过雕虫小技罢了!”轩辕夏暖话说得很谦顺,但眼神里面也透出些倨傲,显然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因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呸,是北冥皇朝的传统美德jiù shì 谦虚,所以她憋了一憋。

    这倨傲,自然逃不过澹台凰的眼,她笑道:“如今凌燕不在身边,韦凤的伤也没好,我身边可用的人不多。君惊澜既然将你派到我这里,那定然有他的用意,而你也定有不凡的用处,如今我想要你帮我,不知你可愿出手?”

    “爷让属下跟来,便是听从太子妃调遣,太子妃只管吩咐便是!”提起君惊澜,轩辕夏暖的面上尽是敬重,深深的低了一下头。

    很好,和当初韦凤到她身边的时候一样,尽管倨傲,但无条件的服从君惊澜的所有命令。

    澹台凰笑眯眯的对着她挥了挥手,轩辕夏暖很快的凑过去,听澹台凰那yī zhèn 耳语,澹台凰说完之后,又抿嘴笑了笑。但轩辕夏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迟疑:“太子妃,这样子做,会不会太卑鄙了?”

    话是这样在问,但轩辕夏暖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是不是太卑鄙了,但竟然卑鄙得令她如此欢喜!

    “这不过是给他们的一个小小的回礼罢了!”卑鄙么,的确卑鄙。但是对方又高尚到哪里去了呢?自己入了漠北腹地就遭遇截杀,若非殷嫣歌使诈,自己也不会险些中箭,如今还抓了独孤渺想威胁他们。战争这种事情,从来也都是不管过程只管结果,卑鄙不卑鄙,会有几人在意?

    小小的回礼?轩辕夏暖嘴角一抽……

    一个处理不好,他们这是要全军覆没啊!还小小的回礼,她也真说得出来。

    轩辕夏暖点头,笑嘻嘻的出门:“属下知道了,属下这就去zhǔn bèi !”

    说完之后,便往外退。

    没走几步,澹台凰忽然道:“我上次对你说了那些话,你还是选择留下来,看来你也是真的喜欢你现下做的事。还有,我觉得百里瑾宸身边的那个无挺不错的,跟你很hé shì !你可以kǎo lǜ 将就他一下,我能帮你们做媒!”

    嗯,人家给她帮忙了,她就说几句好听的,上次就正好看着无和轩辕夏暖不知道在说什么来着。

    轩辕夏暖嘴角一抽,无语地道:“太子妃,无的本名是轩辕无,是我的亲哥哥!只是父亲从小就和哥哥抢夺娘亲的注意力,以至于不喜欢儿子,所以总说自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天下人也都以为当年的毒仙子和魔教长老只有一个独女,也jiù shì 我。您这话要是给哥哥听见了,他一定会想bàn fǎ 怂恿公子宸给您下毒的!”

    “呃……zhè gè ,我知道了,那你出去吧!”澹台凰表情开始有点尴尬。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在搞清楚情况之前,永远不要拿一对男女乱开玩笑。否则轻则令自己和对方尴尬,重则反目成仇!这不,要是给轩辕无听到,是会被怂恿下毒的……

    ……

    翌日。

    一大早,魔教的众人便已经赶到了。他们这一路上做了很多事,当然没有一件是好事。

    比如打劫了西武有名的商贾,剥到只剩下一条亵裤;揍了一个白面书生,打到险些残废,而那书生正好是西武某世家出来游历的公子;再比如随口调戏了几个心理脆弱的姑娘,让她们个个闹自杀,表示自己活不下去,也已经有极个别险些羞愤自尽成功,而这些姑娘们大多都是东陵贵女。

    澹台凰对他们的行为很满意,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之所以能让澹台凰满意,是因为他们干完这些事,全部都成功的嫁祸给了殷家,让殷家不知不觉的结了一大箩筐仇家,还家家都是家世显赫的!

    于是,丧尽天良,成功的转化成了——干得漂亮!

    现下不少江湖暗杀组织已经被各大家族买通,去找殷家人报仇了!

    澹台凰看了jīng guò 一夜的努力,已经zhǔn bèi 好一切物事的轩辕夏暖一眼,又看向敌军阵营,冷笑道:“走吧!占我地,杀我人,辱我国!我们也该找他们报仇了!”

    ------题外话------

    众山粉:山哥,在你心里,我们是怎么样的?

    山哥学着笑无语道:你们见多识广,聪慧过人,胸襟博大,甚重义气,最难得的是你们有这么多优点,还十分谦虚,从不过多的夸赞自己……像你们这样的yōu xiù 妹纸,你们这样出色的弟兄,定然也都知道不少为人处世的哲学,比如只要一有月票就马上投给伟大的山哥(⊙o⊙)…

    众山粉:——!

    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打赏,月票,以及今天早上的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