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行动,她没有通知澹台戟,也没有告知多的人,因为这种事情做起来越隐蔽越好,那么也越少人知道越好。

    澹台凰伸了一个懒腰,随后雄赳赳气昂昂,带着魔教的这些生平唯一爱好,jiù shì 做坏事的教众,大步往敌军的军营处而去。

    走到半路上,看见了一群羔羊,还有几头牦牛。

    澹台凰顿了一顿,这时候烽火硝烟的,还有谁会冒着这么战火出来放羊?是喜欢体会这种“冒着敌人的炮火,放羊,放羊,放羊羊!”的刺激感,还是别有用心?

    正在她纳闷之间,便看到了羊群后面的两个人。

    一黑一白,两人都俊美英挺,袖子挽起,露出半截手臂,手中拿着一个小羊鞭,很是悠闲自在。即墨离远远的抬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那眼神带着浓浓的笑意,墨黑的眉,也随着那笑意色彩更重了几分,使得那张雾中花一般的容颜,更加神秘动人。

    澹台凰已经猜到笑无语昨天的言论纯属扯蛋,所以这会儿也不吝于给即墨离好脸色,当即也回了他一笑。

    然后笑无语开始鼻孔喷气……

    他个人的心情,其实还真的没有几个人在乎,反正即墨离是不在乎的。那人没理会笑无语,优雅的将小羊鞭放下,缓步往澹台凰跟前走来,笑容魔魅,如同盛开的午夜魔兰。

    站到澹台凰跟前之后,他微微低了头,极有绅士风度地道:“愿为您服务,女皇陛下!”

    澹台凰的嘴角抽了一下之后,忽然觉得自己到了中世纪的英国还是德国,这丫成为了传说中保护女皇和公主的骑士!咳咳,毕竟这调调的确很像。

    但是不得不说,澹台凰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于是她笑眯眯的点点头,点完头之后十分现实的询问:“不知道你dǎ suàn 怎样为我服务?”

    这会儿笑无语凄然的表情已经令人不敢直视。

    “今日的事情,你们恐怕做不了!”即墨离十分笃定的开口,他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此刻指向漠北的军营,如同一只操控着的棋盘的手,淡淡道,“不出半个时辰,澹台戟会出兵攻打窦成武,这一点,毋庸置疑!”

    此话一出,澹台凰愣了一下。

    是了,她忽视了!她只想着自己赶紧单独去救独孤渺回来,但是忽视了王兄既然说了要为陈轩画报仇,那就一定不会等,肯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出击!今日一大早就出兵,是最有可能的!

    那么,他们的计划,就来不及执行了,因为执行了也未必有用。

    这般一想,她扭头就zhǔn bèi 回营帐去,即墨离叫住她,冷锐的声线带着朦胧,轻声问:“你此刻huí qù ,是想做什么?拦住澹台戟,或者跟他一起去?”

    这一问,把澹台凰问住了。

    想拦住王兄,她没有立场,陈轩画的死她有不少的责任,所以现下她没有任何资格让王兄晚一步再出发。和王兄一起出,她如今有孕在身,王兄也是一定不会同意!

    那她现下能huí qù 干什么?

    最终即墨离道:“他们对战之处,会一座高崖。我们不妨在那里观战,等到战局有了结果,我们再出击不迟!尤其澹台凰,你如今不能出去,他们都知道,独孤渺是你的朋友,所以便独孤渺也只能用来威胁你一个人而已!他们也更应该明白澹台戟的性子,于公于私,澹台戟都一定要将他们赶出漠北,除非他们抓了你,否则jiù shì 十个独孤渺,也无法阻拦他的jiǎo bù !”

    笑无语这会儿,也不情不愿的上前,顺着即墨离的话,发表了一句:“所以你现下不出去,对漠北的局势是最好的,对独孤渺的安危也是最好的!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只要你不在战场上,独孤渺威胁不了澹台戟,甚至就算独孤渺死在战场上,澹台戟也不会派人通知你,你要知道你的王兄,从来很以大局为重!你知道,他们也该都知道。”

    “嗯!”澹台凰沉声应了一句,也jiù shì 说,她现下只需要观战就好了,她自己本人不到战场上,敌军的人也不会把独孤渺拖出来威胁谁,因为除了她之外,根本谁都威胁不了。

    想透了之后,自然也不急着huí qù 了,倒是看了即墨离和笑无语一眼:“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上崖顶先看看,多谢你们的指点!”

    即墨离笑了声,轻声道:“你不过是身在局中罢了,否则以你的聪明,何须我们指点!”

    澹台凰一听这话,龙心大悦,上前一步,十分亲热的拍上他的肩头,开口笑道:“即墨离,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

    笑无语在一旁看着,觉得他们两个人的亲密甚堵心。

    即墨离听了她的问题,冷锐的声线含笑:“愿闻其详!”

    “我最欣赏你zhè gè 人有眼光!不仅能明白我zhè gè 人的yōu xiù ,还十分能懂得我隐藏在深处从不外漏的聪明,你这样有眼光的人,zhè gè 世界上已经越来越少了,实在很难得,所以我非常欣赏你!”澹台凰十分真诚的表达对即墨离的赞美之情。

    所有人的嘴角都抽了抽,这人到底是自信呢?还是无耻呢?

    偏生的即墨离还能面不改色地道:“在下也这般以为,能读懂女皇隐藏在深处的聪慧,在下觉得不胜荣幸!”

    呃……好吧。

    这下澹台凰都噎了一下,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样不要脸能换了一顿吐槽来着!没想到这即墨离如此给面子又有绅士风度,再无耻的话都能顺着她说,永远不令女士尴尬,比起君惊澜那个毒舌的,真是不在一个频道啊!

    好吧,好端端的又想起那个妖孽了,也不知北冥如今战局如何。

    犊子扯完了,澹台凰遣轩辕夏暖去给澹台戟打了招呼,随后就带着一众人往崖顶而去。

    即墨离和笑无语也不知道是不是闲的,竟然赶着羊和牦牛,陪着他们一起爬山坡。到了山崖的半山腰,便见着漠北军营的大军,在澹台戟的带领下,发兵了!

    如今的澹台戟,腿虽然没好,但内力高深,骑马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太阳耀目的光,照射在他的盔甲上,如同腾飞的龙,咆哮而去。

    即墨离和笑无语回过头,看向澹台戟,眼神也不由得眯了眯,最终是笑无语道:“即便是折了翅膀的雄鹰,也依旧是雄鹰!在战场上,澹台戟jiù shì 王,天下间无人能左其右!”

    从前他们都认为楚长风或者能跟澹台戟齐名,但是今日他们知道自己错了。楚长风纵然厉害,纵然用兵如神,但毕竟十几年都在宫斗中沉浮,岂能和从小就在马背上随着澹台明月打天下的澹台戟相比?

    澹台凰远远看着,王兄的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力量,但在马背上坐得很稳,没有人会莫名其妙的dān xīn 他会摔下来,就像没有人会认为神会从天上跌落下来!

    他们飞驰着,到了会战之地,拓跋旭也在,因着想为自己的妹妹报仇。

    这时候,澹台凰这一行人,也已经成功的爬上了崖顶,能够纵览全局。她和即墨离在看,笑无语很鸡婆的在旁边照顾牛羊,还时而不时的发出些不和谐的声音,大约是不太喜欢即墨离和澹台凰站得这么近。

    但是对于他的不太喜欢,他们两个都选择了无视。

    这是一场会战,来自于漠北和西武大军,如同澹台凰没有出现在战场上一样,这下头也没有看见一个殷家人!这让澹台凰有点纳闷,但一旁的即墨离很快的为她解惑:“殷家现下已经被江湖八大暗杀组织盯上了,短时间之内,恐怕脱不开身!”

    这话一出,魔教众人当即昂起了高傲的头颅!瞧瞧,略施小计而已啊,不过略施小计,就能把殷家收拾成这样,都盯着脱不开身了,他们真是越来越崇拜自己了!

    你知道这世上最厉害的门派是啥吗?当然魔教!

    你知道这世上门人最聪明的门派是啥吗?还是魔教!

    你知道这世上最可爱纯洁善良又单纯的门派是啥吗?必须魔教!

    魔教众人在心里自我肯定的点头,表情深沉,四大护法皆伸出一只手,呈现挥斥方遒状,指向天空……一动不动,仿佛四个被雷劈过的逗逼!

    澹台凰在他们前方,自然没看见他们仿若神经病的举动,只顺着即墨离的话冷笑了一声:“但愿他们不仅脱不开身,最好还被弄死一群!”

    她这话,是半点都不掩饰对殷家人的痛恨,引得即墨离也低低笑了声。敢爱敢恨,永远不掩饰厌恶,不遮掩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样明媚单纯的女子,却也并不是一个无用的花瓶,反而比他们都不逞多让,如何令人不欣赏?

    骄阳似火,他们对话之间,下方的一场恶战也已经展开!

    几十万人之间的一场大战,那么多人,却无法夺去澹台戟的风采!战场上的他,不复温润若竹,优雅如桂,他仿佛是活了一般,在战场上找到了属于男人的血性杀伐!

    长刀破九霄,罡血溅百尺!

    他是澹台戟,是所向披靡的——戟!是草原上的雄鹰,是战场上的天生的王者!

    烈日照耀在他身上,美艳的脸没有半分表情,却是极致的夺人心魄。他明明在杀人,令人远远看着,却不像是地狱里来勾魂的修罗,更像是决定人生死的神祗!妖媚的桃花眼眯出冷冽的寒光,杀气凛凛!

    但凡他过处,就像是一道疾风刮过,卷走无数人的性命!

    这一刻,澹台凰忽然明白,陈轩画爱上了王兄什么。

    他是英雄!

    自古美人爱英雄,总归是没错的。而王兄,jiù shì 那样一个,令人愿意将一生交付,倾尽了所有的年华,只为在他胸膛停留一瞬的英雄!

    只是,这样一个英雄,却对自己说,他累了,累到想将自己藏起来。

    想在战争jié shù 之后,退出红尘。

    这一瞬,远远看着王兄的表情,她忽然开始犹疑,倘若有朝一日,他真的要走,自己应不应该挽留。是让他像一只雄鹰,被自己高高放飞,躲在世俗不知的角落。还是迫他留下,永远在红尘沉浮?

    渡红尘很苦,但红尘喧嚣,长久停留,便不必独自一人体会漫漫孤寂。

    她舍不得王兄jì xù 在红尘受苦,也舍不得他一人退出,寂寞lí qù ,从此一个人去品尝百年孤独。

    即墨离见她很长时间没说话,偏头看了她一眼,似能明白她的心思,低声笑道:“凡事不必太纠结,顺其自然就好!”

    不必太纠结。

    澹台凰扭头看了即墨离一眼,忽然觉得很鼓舞,是的。不必太纠结,如即墨离这般,一心为国,最终被他的国家和君王抛弃,悲愤吐血之后,也能走得潇潇洒洒。该在意的时候倾尽一切,该洒脱的时候绝不含糊,这般气度,她也应该学学才是!

    不必太纠结,顺其自然就好。

    这一战,澹台戟仿佛是疯了一般,带兵杀出几百里!一场不眠不休的战役,他不休息,也不给敌军休息的机会。

    倒是山崖上的几个人很轻松,观看下面的战斗,还宰杀了笑无语和即墨离的两只羊填肚子。于是澹台凰终于明白了他们两个跟着上来就算了,还把牛羊都赶上来是什么意思。

    澹台戟怒极在之下,带兵所向披靡,一边二十万大军对阵,竟杀得窦成武溃不成军!

    眼见西武战败在即,结果慕容馥恐怕在盘算截杀澹台凰的时候,就一定会有今天,于是早早的就增派了十万援军,前来助阵,此刻正好赶到!

    十万援兵一到,澹台戟也只得暂且休战退兵,重新整军。

    西武的人被打得太惨,这原本是个乘胜追击的好机会,这会儿也只能放弃了,他们必须留下来,在营帐好好的修养一下已经被打击惨了的士气和元气!

    漠北们这一战大胜,以一万多人的代价,歼灭了敌军近五万人!尤其敌军还不少人都在战役中身受重伤,今次的战争结果让他们很是满意,都乐颠颠的huí qù 了!

    高崖上的澹台凰,咂巴咂巴嘴,开口道:“我们发挥的机会来了,呃,不过这溪流里面都染血了,这可怎么办?”

    这溪流是从雪山上蜿蜒下去的,几乎是西武这群人,就近取水的水源所在,她原本是想带人来假装偷袭敌营,然后让轩辕夏暖偷偷在溪流里下毒的,现下这溪流里面都是血,敌军的人恐怕不会在这里取水喝!

    如果放在大的河流里面,则容易连累到漠北无辜的bǎi xìng 。

    她在思考,其他人也在思考。忽然,她思考着,思考着,将眼神放到了那群羊的身上!

    这眼神一扫过去,笑无语当即就像是护着小鸡的母鸡一样,挡在了羊群的面前,十分防备道:“澹台凰,你想干什么?这两日我们吃的伙食,都是我们的羊,我和离已经为你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了,你还想对我的羊怎么样?”

    笑无语zhè gè 人甚小气,于是澹台凰就把眼神放到了即墨离的身上。

    让她去找几千只羊并不难,但也需要时间,但是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用来耗。所以笑无语和即墨离的羊,此刻意义至关重大!

    即墨离也有了一会儿的犹豫,毕竟这羊他们已经养了快一个月了,感情还是很深厚的。但是瞅着澹台凰那充满期待的眼神,水盈盈的,像是一颗石子投入了他的心湖,激起一圈一圈涟漪,在心头微荡,到了嘴边jù jué 的话,却一下子说不出来了。

    他想,他也许是真的喜欢她,而且比自己想象的深很多。

    没有bàn fǎ jù jué ,自然就只能洒脱笑着答应,点了点头。

    他这头一点,笑无语仿佛遭受了灭顶的打击!后退了数步之后,十分逗逼把暗处的夜星辰抓出来询问:“星辰,我的头发是不是白了很多?”

    夜星辰嘴角一抽,看着他,无语的摇摇头。

    笑无语又接着问道:“就算发丝没有白,两鬓也斑白了吧?”

    夜星辰:“主子,您真的想太多了。您其实是一个挺坚强的人,不管经受何种打击,都能鼓励自己顽强的活下去,您实在不必把自己想象得太弱不禁风!”

    笑无语嘴角一抽,成功的接受了双重打击。

    这会儿也已经没人管他,即墨离对着澹台凰问道:“你dǎ suàn 怎么做?”

    “夏暖,有没有什么毒给这些羊喂着吃了之后,再让敌军吃了这些羊,随后也跟着中毒?”澹台凰说着,看向轩辕夏暖。

    轩辕夏暖笑了笑:“我昨夜zhǔn bèi 的毒药,也是有这种功效的!不仅仅能让羊中毒,而且中毒三天之后都看不出什么异样,敌军的人也不可能检测出毒性,但是……这种药不难,难的是如何让敌军吃掉这些羊!”

    毕竟如今情况紧张,敌军应该不会那么蠢笨,去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这话一出,澹台凰还没说话,韦凤就先笑了笑,当初尉迟风那样厉害的人物,也被澹台凰混了进去,还欺骗了他的初恋!这窦成武,跟尉迟风比,算得了什么?

    澹台凰一定会有极好的计策!

    果然,澹台凰笑道:“zhè gè 你不必dān xīn ,过去给那些羊喂药便是!韦凤,你来给我们易容,嗯,把我易容成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孕妇!”

    孕妇么,是最能降低人的防心的。

    倒是即墨离的眼神闪了一下,递给澹台凰一个瓷瓶,道:“吃了这里面的药,会让大夫一段时间之内,只能què dìng 你有身孕,但不能què dìng 怀孕几个月!”

    这般,是为了防范敌军不相信,让军医来试探。

    澹台凰投去感激的眼神,有人帮帮忙,寻找自己忽视的问题,真是一件极好的事!

    澹台凰易容完毕,又吃了即墨离给的药,神棍笑无语说要跟着去凑热闹,也要韦凤给他易容,其实澹台凰心里明白,什么凑热闹,也不过是怕她出事罢了,笑无语这家伙,看起来神神叨叨很靠不住,但其实还能算个可靠的朋友。

    于是即墨离也决定去,理由更离谱,是要送自己的羊们最后一程。但也没人戳破他的心思。

    韦凤自然也是要去的,轩辕夏暖放出自己的毒蝎,在每只羊的身上都扎了一下,放毒成功。为避免人太多,引起敌军人怀疑,她没跟着去。

    最终便是易容之后的孕妇澹台凰,和易容之后的即墨离,笑无语,韦凤,一起赶着羊往敌军的军营而去。即墨离和笑无语也着实好奇,她会有什么法子,能让敌军相信他们,吃掉这些羊。

    然后在路上,即墨离道:“我们既然易容去了,彼此的身份也应该有个幌子,澹台凰你现下假扮五个月的身孕,我觉得我很适合扮演你的夫君!笑无语和韦凤假扮一对夫妻,如此很好!”

    笑无语很不爽!咬牙道:“为什么不是我和澹台凰扮演一对夫妻?”怎么能让离和她搅合在一起?

    即墨离瞥了他一眼,认真道:“因为澹台凰此刻扮演孕妇,而我看起来成熟稳重,比你看起来更像是即将当爹的人!”

    笑无语:“……”

    于是,就这样敲定了。

    到了他们军营门口附近,澹台凰也没急着靠近。

    就远远的,扯着嗓子,在另外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zhù shì 下,以敌军绝对能听到的大嗓门,开始纵情唱歌,拼命狼嚎:“起来!不愿失败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的心里长城!西武民族,到鸟,最困难滴时候,每个人被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qián jìn ,qián jìn ——oh!qián jìn 进!”

    即墨离脚下微微踉跄:“……?”

    笑无语整个人险些栽倒:“——?!”

    韦凤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额头……

    ------题外话------

    参与实体团购的妹纸,大部分书应该已经到了。有人在问周边的问题,我的回答是:但凡这次上部你们没看到的周边福利,就都留在下部发,总归是你们的,不必着急。

    然后,等大家的书基本上都收到之后,会举行有奖活动。亲们在新浪微博晒实体的图,参与抽奖,至于奖品:限量版cos照?带山哥logo的t恤?抑或我亲笔题词的实体书?再或者给抽奖成功的亲一个特殊福利——zhè gè 暂且保密!

    具体活动请关注山哥新浪微博“惑乱江山and君子江山”,或山哥唯一授权百度贴吧“惑乱江山and君子江山吧”!

    最后,你想变得有内涵吗?那就购买本文实体《一生一世笑繁华》吧!

    你想越来越聪明可爱单纯善良美丽吗?那就把月票投给《卿本凶悍之逃嫁太子妃》吧(⊙o⊙)…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