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无语在这儿借酒浇愁,王兄的意思是让她来道歉的,现下条件也已经谈了,所以看样子是不需要道歉了!所以她也没必要再在这儿堵着了,澹台凰刚zhǔn bèi 走人,笑无语却忽然开口:“澹台凰,你等等,陪我坐一会儿!”

    嗯?

    她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毛毛的,难不成这丫酒喝多了,寂寞了,男的不成,要将就一下女的?咳咳……反正她的武功很厉害,倒也不怕他jiù shì 。于是便坐下了,静默着等着他开口。

    但显然,她真的想太多了!只怕笑无语有一天要将就女的,也绝对不会将就她……

    笑无语也知道她如今有孕在身,不宜喝酒,也没给酒她喝,只自顾的灌了一口酒,轻声问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你问!”原来是有事情问她,她想多了呃。

    “如今各国都是战火硝烟之中,君惊澜和皇甫轩,一定会分出一个胜负来!我想问你,最终若是君惊澜败了,你当如何?胜了,你又将对皇甫轩如何?”笑无语偏头看她。

    澹台凰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yìn xiàng 之中,笑无语并不是一个很八卦的人,如今的行为就显得非常八卦,她这一看过去,笑无语也知道自己的biǎo xiàn 是反常了。

    他往下一倒,躺在草地自之上,看着星空,开口:“澹台凰,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想好,战争,有胜就会有败!他们两个,对你来说恐怕都是意义非凡,一个是你想相守的人,一个对你有恩!你迟早是要想清楚的,免得到时候冲动之下,作出令你后悔的抉择!”

    澹台凰听了,bsp;mò 了很半晌,最终点头:“你说的对!”

    他说的对,她的确应该早点想清楚这些事情!倘若君惊澜败了,她定然是生死相随,荣辱与共。但倘若皇甫轩败了呢?她是该给他一个tòng kuài ,还是为他求情?那男人高傲如斯,恐怕也不需要她求情。

    但总归,她自己的态度是要早已明朗的,逃避了这么久不去想zhè gè 问题,笑无语却点醒了她,的确是早点想清楚比较好:“谢谢你的提醒,这几日我会kǎo lǜ 清楚的,因为恐怕……到时候我的态度,会令他们两个都格外在意!”

    说起这话,她禁不住yī zhèn 苦笑!皇甫轩对她的真心,是骗不了人的。而君惊澜从来在感情方面小肚鸡肠,到时候她一个选择不合他老人家的胃口,恐怕也少不了yī zhèn 闹腾。

    笑无语再次仰天灌了一口酒水,充分的让澹台凰明白他糟糕的心情,随后头也不偏的道:“既然反正都是想了,你不妨也想想君惊澜和楚玉璃,将来若是对上,你又当如何!”

    这话一出,澹台凰脸色一僵,看向笑无语的眼神终于开始不友善起来,怎么她觉得这货好像很有点幸灾乐祸啊?

    笑无语也的确是在幸灾乐祸,一方面是提醒澹台凰,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独痛苦不如与人痛苦,所以抓着澹台凰一起痛苦,顺便给她添添堵。但看她面色不善,为了避免她又陷害自己,惹出更不好收拾的局面,笑无语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道:“其实吧,你也不必太过纠结,这些事情都是相对的,他们在你的人生中,为你做出了不小的贡献,那么相对的,你面临在他们之间的两难抉择,和不忍下手,zuǒ yòu 为难,这是很公平的!”

    他说完之后,颇认真的看着澹台凰,表情十分诚恳、真挚。因为他太明白,想和离和解,还恐怕真的必须透过澹台凰,拜托君惊澜。所以澹台凰现下属于不可得罪的类型!

    澹台凰听了他这话,虽然也知道他看似诚恳的容色之下,其实遮掩着挺不诚恳的意图,但他的话却的确jiù shì 那么回事,赏了他一个大白眼之后,起身:“知道了,我自己会想好!你自己开心,我huí qù 给你写信君惊澜!”

    “嗯!”笑无语认真点头,随后道,“你一定要对他说清楚我的诚意!”

    澹台凰嘴角一抽,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走了,笑无语沉寂的看着她的背影。也不知道对这陷害他的该死的女人,是该感谢还是怨恨,狠狠的吐出了口中的一口浊气,这才偏过头去,jì xù 喝酒……

    澹台凰往自己的营帐走了几步,便见韦凤放了个鸽子出去。这会儿韦凤也看见了澹台凰,当即便笑着过来:“刚刚给姐姐写了一封信,从前不知道我们是亲姐妹,有说不完的话,如今知道了,反而话少了,总觉得多说几句都似乎令人有点羞涩!”

    这般一说,她脸上还真的多了几分羞涩的表情。

    澹台凰笑笑,看着韦凤知道自己的身世,又知道自己有个亲姐姐后,和前几天几乎全然不同,整个人又好似活了过来,于是问:“知道自己还有亲人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的确很好!一瞬间就有了很温暖的感觉,好似尉迟风,也不是一个太重要的人了!”韦凤目光悠远,只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朦胧。

    澹台凰笑了笑,没有戳破她。其实并不是尉迟风不太重要了,而是人在发现自己有了亲人之后,总归是有了依托,不觉得自己那么孤立无助了,所以才会从内心深处感觉安心,然后变得坚强。

    拍了拍韦凤的肩膀:“好男儿那么多,也的确不需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尉迟风……说实话,虽然也是立场不同,他身份责任所在让他做出了这么多事情,但倘若他有一天放弃jì xù bāng zhù 慕容馥,我也不赞成你们在一起。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你心中已经被割出了太深的裂痕,如果在一起,你们以后也不过每日都活在曾经的阴影中罢了!”

    那样的婚姻,是不可能有快乐可言的!韦凤眸色黯淡,点头:“我知道!而且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那个畜生!”

    永不宽恕,永不原谅。

    澹台凰没再多话,收了手,笑道:“好了,不说他了,进来帮我磨墨!给君惊澜写封信!”

    “好!”韦凤很欢快的应了一声,但是想起太子妃上次写给爷的情书,她忽然嘴角一抽,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不会又要写那种东西吧?

    不过她这次是真的想多了。

    两人进了帐篷之后,澹台凰虎着一张脸,看着信纸,想了很半天应该如何开zhè gè 头,以及思索着要不要顺便为自己道歉,祈求他的原谅。最终想着还是笑无语和即墨离的事情比较刻不容缓,于是她决定先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一边,把笑无语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信件的内容么,自然是原封不动的转达了笑无语的话,但,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忽然开始犹豫,zhè gè 抱大腿高呼吾皇万岁,zhè gè 是自己将来要借用,来跪求君惊澜原谅的啊,现下在笑无语的信件里面写了,自己以后再用的时候,那不就不新鲜了吗?这可不好!

    于是她笔锋一转,写下“高呼吾皇千岁”,写完之后认真的点点头,嗯,让笑无语先高呼千岁,万岁留给自己来呼,不仅仅比笑无语高了一个档次,还能保证自己谄媚之下,马屁的新颖性!如此甚好!

    她自我肯定的点点头,然后把信件折叠好,交给韦凤,让她送出去。

    韦凤很不明白她时而不时的思考,点头,又偷笑,再点头,到底是为了搞毛。但自己的任务毕竟只是发个信件出去而已,所以也没问,怀着一肚子的yí huò 出去了。

    她出去之后,苍昊回来了,在门口求见。

    澹台凰吩咐让他进来,苍昊进来之后,禀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太子妃,属下按照您的命令,一直跟踪到他们军营,窦成武把那些‘解药’,交给军医验查了一番,军医查出来是解药没错,但那解药有问题,并不能拯救那五万士兵的性命!如今士兵们也都听到风声,结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慕容馥的意思,是保住殷家!看样子可能要哗变!如今窦成武中了漠北摄政王一箭,身子也不太好,没bàn fǎ 稳住大局,敌军军营的气氛非常紧张!”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最好是那五万大军,因为慕容馥的决定,而奋起哗变,让敌军军营大乱。而其他的士兵,看到这些之后,也难免会心寒,兔死狐悲。届时他们就大失民心了!

    那既然这样,不如给他们加一把柴火,澹台凰阴险一笑,开口道:“你待会儿出去之后,就想bàn fǎ 派人去渲染一番,说殷家有一笔庞大的财产,女皇陛下觊觎那些财产已久,所以为了那笔财产,放弃了五万大军的性命,保住了殷家!”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眼里一定还含了两炮泪的士兵,一定会为自己的性命不值钱而深深愤怒!火上浇油什么的,造成的效果一定能让人心旷神怡!

    苍昊听了,先是yī zhèn 钦佩,觉得澹台凰颇有太子殿下的腹黑风范,但也有点迟疑:“只是我们这样传消息出去,口说无凭,那些士兵会相信吗?”

    澹台凰仿佛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认为,这些士兵都死到临头了,还有人有心思想这些传言有没有根源,有没有证据吗?人在频死的时候,而且是因为被放弃而要死亡的时候,心中所想的一切都是阴暗的,他们需要知道一个理由,不管这理由是真是假,他们都会相信,因为他们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真正的理由,他们只需要劝服自己背叛君王和国家,选择哗变的导火索!”

    原本心中已经极度阴暗,他们都要死了,还怕冤枉了谁不成?只要那个能点燃他们心中怒火的火种抛出,他们就能爆发出来给世人看!

    这般一说,苍昊这才算是明白过来!点点头,道:“属下明白了!这件事情属下会办好!还有一件事情……”

    说这句话的时候,苍昊的表情十分迟疑,也许是估摸着自己把这话说了,澹台凰会有点上火,但他还是说了:“殷嫣歌被带huí qù ,原本是活不成了,但是殷家的那些长老,竟然有三个一起耗费了一甲子的功力,硬生生的把她的性命给保住了!看那样子,没多久她就能好转了!”

    澹台凰听了这话,只堪冷笑:“殷家的狗,倒是个个都很护主!”

    一掌打出去,有人出来接就罢了,竟然还有三个人愿意用毕生的功力,去换殷嫣歌一命,她怎么完全不知道殷嫣歌的命,能这么值钱?

    苍昊嘴角勾起,开口道:“原因很简单!其一,殷家人从来都是以团结闻名,更有家规,倘若家主非正常原因死于非命,所有保护不力的长老们,应该全部处死,让下一辈来接任!虽然如今殷家已经被剿灭,就剩下这些人了,但是这些人从小便接受的教育,融入了骨子里的东西,是没bàn fǎ 轻易更改的!其二,如今殷家投靠慕容馥,但慕容馥真正相信的只有殷嫣歌而已,要是殷嫣歌死了,慕容馥疑心很重,到那时候吗,殷家的人会不会先被慕容馥的人斩草除根都难说,他们自然是拼了命也要保住殷嫣歌的!”

    这般一说,澹台凰也算是明白过来了!冷哼了一声,笑道:“保得住她一时,还能保得住她一世?”

    这话,苍昊自然没有接,只赞同点头,随后道:“属下先下去办您先前吩咐的事!”

    澹台凰点头:“嗯!也把殷嫣歌生命力顽强,如同打不死的小强的事情,告诉王兄!王兄比我更希望她死,也更想知道结果!”

    苍昊领命,正要退下。

    澹台凰又道:“对了,东篱受伤并不重,你不必太dān xīn 。不过早早的赶去慰问一番,那一定是极好的,或者他会因为你的体贴,而选择对你亲近几分!”

    苍昊俊眉一皱,直觉澹台凰这话不简单,因为从前他和东篱jiù shì 暧昧不明,但澹台凰从未多问,也没打趣过他们,但是今日突然提起,未免显得有些突兀!

    可,他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不动声色的低头,道了一声:“多谢太子妃挂心!”说完之后,退了出去。

    他离开,澹台凰却看着他的背影,苦笑了一声。这苍昊聪明的很,自己这一问,他马上就起了疑心,没探出他的深浅不说,反而让自己险些露出了马脚,这感觉真不太好!

    也不知道那妖孽知不知道苍昊其实是个危险份子……

    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便躺到床上,开始翻来覆去的想笑无语抛给她的问题!君惊澜、楚玉璃、皇甫轩,这三人都是极为高傲的,恐怕宁可死也不会认输,更不可能屈服投降,那么届时她该如何处理局面?

    真是……头疼!

    ……

    头疼了一整夜,想出来的结果让她自己都有点自暴自弃!干脆到时候再说?但,似乎也已经看到了一点边角……

    起床,用膳。

    吃完之后,便出了门,看苍昊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而苍昊,也果真没让她失望,她这一出去,便听见韦凤禀报:“昨天晚上敌军是阵营,谣言四起,士兵哗变!死了不少人,摄政王殿下也派人去偷袭,令窦成武元气大伤,看这样子,漠北这边的这场仗要到尾声了!”

    显然,这一次是慕容馥的选择,寒了士兵们的心,才导致战局的变化如此之快。

    只是,澹台凰的表情忽然阴沉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敌营,一双凤眸微微眯起,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也就在同时,听得yī zhèn jiǎo bù 声响起,随后半截墨黑的衣角,在自己眼光可及的地方飘飞。

    不必看也知道,来的人是即墨离。他声线很低沉,开口询问:“你在想,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尤其……慕容馥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宁可放弃五万大军,也一定要保住殷家?”

    “没错!”澹台凰十分坦诚,“慕容馥并不是蠢货,她既然敢这些选择,那也就一定有了承担后果的zhǔn bèi ,甚至都能料到士兵会哗变!但她还是这样选了,所以我怀疑,这里面恐怕有什么阴谋!”

    阴谋,想起阴谋这回事儿,她就会很不自觉的想,要是那妖孽在就好了!那只万年老腹黑,即墨离和笑无语这么聪明的人,都能被他挑拨成这样,由此可得,什么阴谋阳谋,到了他跟前,那都是不值一提的。

    可惜他不在!

    即墨离也坦言:“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为今之计,只有以不变应万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嗯!”澹台凰点头,也只能这样了!点头完毕之后,偏头看向即墨离雾中花一般朦胧神秘,却极为吸引人的面孔,开口道,“你和笑无语……”

    话才说了一半,即墨离眸中眯出冷锐的光芒,看向澹台凰的眸光也森冷的很,开口道:“我不想听关于他的任何事,倘若他一天不能摆正心态,我与他便没有bàn fǎ 坦然的做朋友!”

    早已没有bàn fǎ 愉快的玩耍了!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澹台凰也终于明白,自己是劝不动的,于是索性也不再劝,一心一意等着那妖孽指点好了。

    这一天敌军受了重创,但他们这边占了便宜之后,也很是风平浪静,因为狗急了都会跳墙,所以他们没再去对敌军的人下手!

    就这样无所事事,看着笑无语在远处哀怨的瞅了即墨离一天,天就黑了。

    神奇的是,短短一天,澹台凰就收到了君惊澜的回信,按照海东青飞的速度来说,怎么样来回也要五天!一天就收到了,这让澹台凰十分惊奇!

    韦凤心里也是奇怪的,只想着莫不是爷早早的就命人把信件传出来了?

    她把信递给澹台凰,澹台凰个人也很好奇那聪明的家伙,能有什么法子,真的让笑无语和即墨离重归于好,让自己也和笑无语的友情得以jì xù 保持,于是她飞快的把信件拆开!

    一目十行,结果看完之后,脸全黑了!

    韦凤看她表情不对,也踮着脚瞅了一眼,随后嘴角也抽了抽,一滴冷汗滑了下来。上面写着:“太子妃的意图,爷已经明白。但爷并不稀罕笑无语抱爷的大腿。反而是太子妃,原本长得难看,还是早早回北冥来,免得惊吓到了敌军,令他们抱头鼠窜,届时即便赢了,也显得我们胜之不武!太子妃归来之日,jiù shì 爷给笑无语谋划之时!”

    她长得难看?惊吓到敌军?赢了还胜之不武?!zhè gè 王八蛋!

    澹台凰开始磨牙,扭头对着韦凤,咬牙切齿的拍桌道:“你说说,你说说zhè gè 贱人!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以为他已经够贱了,他的手下一脚把我飞出来,他还嫌弃踹轻了!没想到如今他居然变本加厉,你说,人生若只如初贱,多好!”

    这般说着,恼火之下,她又拍了一下桌子!

    话一落下,帐篷之外,忽然传来一道懒散的,带着笑意的,不怀好意的,充满威胁的,还令人相当毛骨悚然的声线:“所以……近来胆子越来越肥,越发不知轻重,屡屡激怒爷的太子妃,觉得爷……更贱了是吗?”

    ------题外话------

    hold不住了,哥再到医院买点药治理肠胃去,现下920+的票了是吧?待会儿回来到1000+的票有二更,嗯,二更多少呢?六千吧?破1100+票,二更一万封顶,酱紫。想赶紧看到太子爷如何收拾太子妃的妹纸,跟哥一起努力吧……爱你们,亲亲╭(╯3╰)╮!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