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韦凤估算错误,殷家并非是zhǔn bèi 第二天就启动饕餮大阵,而是很等了几天,他们在这里守了不少时日,也没见殷家人有什么动静,殷嫣歌这一方的人似是在等什么指令。

    但按照韦凤的意思,殷嫣歌本人因为上次被澹台凰和澹台戟打伤,虽然一条小命是救回来了,但是暂且也还没有亲自出来兴风作浪的本事,于是这阵法是殷家的长老们在操控,她没有出来,但杀伤力应该还是不减的!

    澹台凰等人在这里等了不少时日,当一只翅膀上长着数根金色羽毛的海东青,高昂着头从这片,草原上飞过,这方圆数里的地界,便就此染上了灰蒙的气息,像是青天白云之下,忽然铺开一片浓浓的烟云,乌黑之中带着闪电的轰鸣之音。是带来了指令,也似乎是带来了什么不祥的诅咒。

    灰蒙的气息晕染之后,单单看这架势,倒真的很有什么传说中的古老物种,要被召唤出来的感觉。

    澹台凰等人,和他们阵法的启动地点,始终隔着不近也不远的距离,离得太近,容易打草惊蛇。离得太远便看不分明,就在这里,正好!来漠北给君惊澜送信件澹台戟,商定战事的夜鹰,知道他们都在这里,此番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一同对抗饕餮大阵!

    这几日,这几个人在澹台凰为皇不尊,又在饕餮大阵没有启动的情况下,也在她十分和蔼可亲的拉着他们天南地北到处侃,闲扯犊子的形下,几个人的guān xì 都处得来非常好,他们苍昊,夜鹰,东篱三个本来jiù shì 好xiōng dì ,如今勉强算是加了澹台凰一个,处得也还很不错。虽然似乎把太子妃当成xiōng dì ,显得似乎有点不尊重太子妃,又似乎有点太不把她当女人,但是的确她也不太像个女人,更像是个爷们。

    而他们在这儿闲扯的时日,并不知道,有一个以为澹台凰十有八九会送命的人,此刻正星夜飞驰而来。

    天空的色调变了,澹台凰等人也都的站了起来,悄悄的观望那边,那一方早在他们来之前,就用十几个青铜鼎,摆成了六芒星的形状,做成了一个阵法。澹台凰是懂阵法的,但是对上古的阵法却懂的很有限,有的略知一二却不知破解之道,有的是根本完全不知道简称一窍不通,所以对于这饕餮大阵,她是一无所知,也完全bsp;bsp;不到对方这阵法dǎ suàn 如何启动。

    但是,如今韦凤既然混了进去,就等于是给zhè gè 阵法弄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所以他们一定能凭借这一点,来彻底挑了zhè gè 阵法!

    正在他们远远的观测之间,轩辕夏暖过来禀报了两个消息,第一,窦成武虽然不日之前被王兄射伤,而且伤得颇有些是重,但今日为了声东击西,把漠北军营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没法子知道、也没时间想到这里在zhǔn bèi 阵法,所以身负重伤却依旧带着军队佯攻。但王兄虽然从来优雅,可在战争这方面,血性却极浓,并不dǎ suàn 他们佯攻,自己也伪防,倒是dǎ suàn 给他们一个血淋淋的jiāo xùn !

    事件之二,是慕容馥遣人送来的这些孕妇,君惊澜那边已经掌握了确切的消息,她们都并不知道自己来是为何,她们的家人也亦然。全部都被慕容馥的诏书所骗,说是寻找怀孕一月zuǒ yòu 的女子,由千军万马保护着,送到漠北欣赏塞外风光,以至于这些女子都前仆后继,为自己怀孕的时机得宜而很是开心。纷纷前来报名,意图奔赴死路,当然,将要奔赴死路的事情,他们事先都是不知的。

    轩辕夏暖说完这些话,澹台凰便冷笑了一声,这慕容馥倒也真是个人才!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能给她干得如此出色,显得体贴爱护bǎi xìng ,又万分关心他们民族的妇女和祖国的下一代,真正是用心良苦,令人不甚感怀!

    倒是轩辕夏暖有点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于是也询问了澹台凰:“太子妃,您说慕容馥这样做,她就不dān xīn 这些孕妇回不去,西武的bǎi xìng 们知道她的话其实是欺骗bǎi xìng 的谎言吗?”

    毋庸置疑,如同拿这些孕妇来启动阵法,那么她们一定都是回不去。这慕容馥就一点都不dān xīn 谎言被戳破?

    澹台凰开口解释:“这还不简单吗?等到这些人全部都死在这里,慕容馥就可以传消息huí qù 说,他们原本是在游览观光,但是不小心遇见了我们这群漠北的禽兽!于是下手杀了这些可怜的孕妇。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撒下一个弥天大谎,让我们百口莫辩,最终所有的罪全部都由漠北来承担,而西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摆脱了这次罪责,还能成功的挑起民族仇恨,令西武的bǎi xìng 对我们漠北越发的仇视!一箭双雕之计,她何乐而不为?”

    澹台凰的脑子里面其实是知道不少坏主意的,虽然她从来没用过,但是到底也知道自己不用,人家会用。如慕容馥这般,做事情是没有什么江湖道义的,所以即便这样干,她也并不觉得奇怪!

    这话轩辕夏暖听得目瞪口呆,她虽然也知道这些上位者都喜欢玩些阴谋阳谋,包括她自己也曾经在秦家潜伏了那么多年,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就算出这种主意,慕容馥也是比一般人要强大很多!真不愧是做女皇的人,她已经发自内心的,对慕容馥产生了深深的崇拜,只是这种崇拜只是敬佩她能卑鄙到如此境地,而并不是什么正面的赞赏。

    “那我们怎么办,就由着他们这样诬陷我们吗?”轩辕夏暖表示深深的,严重的,十分的不fú qì 和严重的不爽!

    澹台凰听了,不甚在意的笑了声,开口道:“生气什么?她有张良计,我们有过墙梯,无论如何也不该这样便宜了他们去,这边的事情你也帮不上忙,你现下就去中原,把事实的真相都散播出去,到时候慕容馥就会被天下bǎi xìng 唾骂,而殷家这些人,在西武会成功的进化为过街老鼠!”

    这话一出,轩辕夏暖顿时感觉心中豁然开朗,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好”!不待澹台凰再吩咐,就急匆匆的走了,这种戳破敌人阴谋诡计,并狠狠的给对方jiāo xùn ,让对方深切的明白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她是非常愿意做的,因为想象一下也都觉得自己心情极好!

    轩辕夏暖兴高采烈的走了,苍昊颇为赞赏的看了澹台凰一眼,对她的这番zhǔn bèi 表示十分敬佩,果断最毒妇人心,一个比一个毒。

    而轩辕夏暖彻底的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阵法中的那些人异动了起来。澹台凰认识那阵法中的总指挥者,似乎是殷家一个位高权重的长老,但并不是亲手射杀了陈轩画的殷程,这令澹台凰觉得有点可惜!

    随着那大长老的一挥手,不少人端着托盘,将一些鲜血淋漓的东西,倒进了六芒星大阵最中间的那个大鼎之中。那东西看得澹台凰又是yī zhèn 反胃,要是她没有料错,那jiù shì 漠北那四十九名枉死孕妇的宫房!

    这般看着,令她袖袍下的手不自觉的攥紧,手背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到如此地步,这慕容馥的狠心,倒也能算得上是世间一绝了!

    “啪嗒!”

    “啪嗒!”

    这声音来得突兀而刺耳,令澹台凰有点奇怪的微微扭头,却看见数百名女子,神情呆滞,手腕都无一例外的被划破了大动脉,看起来竟然是在自尽一般,就那般双眼无神,茫然而空洞的走上前来。

    澹台凰蹙眉,认真的辨认,终于在那些女子空洞的眼神之中,发现了一个眼神不那么空洞,还对着他们眨眨眼的!那是韦凤!

    澹台凰终于放下心,看来韦凤这丫头倒是聪明得很,竟然没让那些人成功的算计到她,连这种时候还是保持清醒的!jiù shì 不知道那样放血疼是不疼。

    这可怜的孩子!

    就在她十分为韦凤感怀之间,那百名孕妇,包括韦凤在内,已经在六芒星的阵法上,寻了各自的wèi zhì 站好,随后表情呆滞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阵法中间的大鼎,也缓缓的升起一yī zhèn yī zhèn 的浓烟,这烟雾慢慢的在半空汇聚,变成大片大片的乌云!澹台凰在远处皱眉看着这一幕,犹豫着是不是要出去。

    苍昊却在她耳边开口提醒:“现下我们决计不能出去,这阵法即将启动,必须在饕餮被唤醒之后,方才能出去!”

    饕餮!这十几个大鼎上面,也大多是雕刻着饕餮,张着贪婪的大嘴,似乎想将这世上一切能吃的东西,全部吞噬掉!

    澹台凰平定了一下情绪,对着苍昊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冲动,也不会贸然出去。却眯了眼,看向前方半空中诡谲的乌云,这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倒是比当初莫邪和楚玉璃的血蝙蝠,看起来都要森冷恐怖百倍,她道:“感觉有点危险,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安然渡过!”

    话是这样担忧的说着,但是从她的表情来看,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其他的人的表情都不见得多严肃,因为都知道zhè gè 阵法是绝对能够破的,于是东篱作祈祷状,许愿道:“太子妃,如果能够安然渡过,您就忘记属下先前因为年少无知、词不达意,在爷的面前说下的错话,怎么样?”

    嗯,反正按照澹台凰的意思,他们是不知道能不能安然渡过的,如今借此是谈个大抵能算是遗愿的条件,也是挺好的!相信太子妃大慈大悲,是一定会成全他的!

    澹台凰冷哼了一声,不冷不热地道:“你倒也知道你说的那些都是错话,放那些屁之前就没想过你的下场吗?”

    这话的意思,jiù shì 没dǎ suàn 原谅了!东篱沮丧的摸了摸鼻子,zhǔn bèi 迎接澹台凰以后的各种对他身体和心灵上的重击……

    倒是夜鹰说了一句靠谱的:“办完之后,我们一起去喝酒庆祝!太子妃既然已经有孕,可以少喝一些!”

    “嗯,一言为定!”苍昊笑着接下了这话。

    澹台凰亦点头,两边看了看他们几个,笑道:“黑暗系的阵法,自然要用光明系的东西来压制!待会儿我使出凤御九天,来duì fù 他们,你们几个呢,就替我牵制住殷家的那些长老,不要让他们干涉我就可以了!”

    他们三个齐齐点头,几人的心情也很是不错,因为这一次一起完成任务的,有东篱,苍昊,夜鹰,韦凤!他们四个从前便是君惊澜个人力量中最得意的手下,而他们四个,也很久没有机会同时出使任务了,这次的确是机会难得!

    最后澹台凰道:“这阵法破了,我们几个人,也一个都不能少!”

    三个点头:“一个都不能少!”

    话说完,风云色变,天空中拉开阴暗的雾霾,那些半空中的乌云越滚越大,越滚越大,肉眼都能看到他们在半空中翻腾!而殷家的那些人,都闭着双眼,盘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应当是念着启动阵法的咒语!

    半空中的乌云之间,忽然劈过闪电,闪电横空,直直的劈打到地下!

    “嗤!”的一声,如同一个电光网,就这样笼罩下来,将中间那个鼎笼罩住!

    也就在这会儿,半空中的云层之中,透出一个巨大的犄角!足足有一个人的腿那么长,也很快的,另一边透出第二个巨大的犄角!饕餮这玩意儿,到底有没有犄角,澹台凰是不知道的,但眼前这猛兽,显然是有!

    而且它能在半空中出现,这绝对是她生平以来,看见的最玄幻之事!随着电闪雷鸣,透在中央的火光,像是一条一条血线,往半空中汇聚而去!

    随后那虚空中的猛兽,露出了半个极为凶猛的头!只是,乍一看那头似乎是实质,仔细一看却并不是!倒像是虚化出来的东西,就如同君惊澜御龙归虚化出的白龙,澹台凰虚幻出的凤凰!

    但这玩意儿,因为阴邪的yuán gù ,足足比他们召唤出来的东西,都大了几倍!并且开始在空中,随着鼎中血线的上扬,而越来越大。

    澹台凰有点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说实话,看着这么恐怖一玩意儿,要是这玩意儿不是冲着自己,冲着漠北来的,她真的会在一瞬间里生出掉头逃跑的冲动!这想法一出,她又忍不住在心里藐视了一下自己,呸,澹台凰,你啥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胆小了!

    殷家人虽然似乎对这阵法的使用方式,知道得很好,但是并不十分熟练,也都是第一次用!所以额头上都滑下大滴汗珠,显然召唤这饕餮,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

    足有半晌之后,站在六芒星那个阵眼上的女子,手腕上的血也飞快的留下,沿着脚下的土壤,一点一滴的蔓延,往鼎中央而去!

    像是一条一条小溪汇聚,最终汇聚到一个点!

    而半空中的饕餮,也就随着这些血液的流动,慢慢的出现在云层之上,一双灯笼大的眼睛,猛然睁开!散出贪婪到具有毁灭性的光芒,四处扫射,而这一扫射,就似扫到了澹台凰等人所在的zhè gè 方向!

    随后,它目露凶光!

    澹台凰等人心下咯噔一下,不好!还不知道这玩意儿的杀伤力,韦凤的效果还没造成,他们就被盯上了!自己的凤御九天纵然厉害,这时候也是绝对不敌的!

    可,也就在同时,那原本咧开一张大嘴,看起来心情颇好的饕餮,却忽然一下变了颜色,看那表情,似乎很有些痛苦!

    澹台凰一见此等场景,当即大喝一声:“jiù shì 现在,冲!”

    话音一落,她飞快的跳了起来,另外三人紧随其后,而特战队的人,也飞快的潜伏着,忍着心下的剧烈害怕,却还能神情镇定的飞快往殷家那些人的手下,所在的方向爬去!

    他们这猛然跳出来,殷家的人也吓了一大跳!如今咒语已经念完,他们也不再顾忌别的,飞快出手,对着澹台凰等人攻击而来!

    然而还未靠近,就被苍昊等人引开!

    韦凤在阵法的中央,已经感觉到自己失血过多,于是那表情也早已经苍白起来!但是她一直坚持着没有动,因为她知道,她在原地多站一会儿,多灌一点血到阵法之中,对那半空中饕餮的影响,就越发的大!

    所有人,都为着同一个目标,坚持着!

    殷家人大惊,一边打一边询问:“你们怎么知道……”

    从来没什么存在感的夜鹰,冷笑着道:“你以为我们像你们一样无知?”说着一剑刺了过去,那长老堪堪避开!

    东篱也很快道:“要知道我们都是年轻人,看问题眼光永远比你们长远!”一脚踢去,那长老又飞快一退——

    这一退,苍昊的一柄长剑,闲闲的往前伸着,等着他退着自己撞了上去!然后他很悠闲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拔出来,开口道:“如果年纪大了,就应该在家里待着,一把老骨头了还出来打什么架?”

    三个人不论出招还是说话,都配合得非常好!

    澹台凰看得yī zhèn 好笑,四面都是人的对战,她一个站在中间,反而看起来有点清闲,因为她在等着半空中的猛兽出手!果然最后,那猛兽也出手了,它在面部表情扭曲良久,似乎极为疼痛难忍之后,猛然出脚,在云层上重重一踩!

    一道闪电从半空劈下,将中间那青铜鼎,狠狠炸开!

    “砰”的一声巨响!那鼎炸了,那些宫房也被炸了!但那些孕妇手腕的血,依旧在流,在汇聚,像是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泉,对着半空中的饕餮汇聚而去!

    澹台凰面色一冷,决定与其等着它出击,不如自己先发制人!于是便干脆扬手一挥,气沉丹田,无数焰火一般的光芒从她身后燃起,仿佛是凤凰将要涅槃的天火,就这般逆流而上,熊熊高燃,看得人不能逼视,仿佛多看一眼,就能灼伤了自己的眼。

    “凤御九天第七重,天火之困!”她一声高喝,身后的飞起火红色的凤凰,尾巴上都拖着长长的火焰,像是点燃一个火圈!

    火凤长鸣,围绕着那饕餮旋转,最终一个火圈变成火球,将那凶兽困在火球之内!

    如此厉害的凶兽,第七重的凤御九天,自然难以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能将它暂且困住!随后,澹台凰再次凝聚内力于掌心,对着那火球攻击而去!

    饕餮自然也不是什么老实本分的兽类,即便只是由这些怨灵幻化出来的虚体,也同样贪婪而凶残!见好端端的,自己被一个火球困住,它猛然张大嘴,一吞!

    像是吸尘器一样,将这些天火,吸入那大口之中!

    然,澹台凰也不是吃素的,又是一掌飞出,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她掌心飞射而去!饕餮一个大意,没受住这一招!那天火似点燃了饕餮头顶上的鬃毛,如此疼痛,叫它在半空中惨叫了起来!

    于是也似想把火扑灭,在云层上打滚!

    澹台凰勾唇冷笑,这天火自然也是内力幻化,虚幻之火,用来打人,会令人感觉自己身上烈焰焚烧,但却并不会真的点燃,只是有一种被火点燃的错觉罢了!但是duì fù 这饕餮就大不一样了,这是硬生生的点燃,因为都是虚化之物,所以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天火岂是那么好的扑灭的,那饕餮在半空中打滚半天,自己头顶的鬃毛依旧在熊熊燃烧!

    而澹台凰没有再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径自使出凤御九天第九重!

    “第九重,毁天灭地!”

    凤凰于飞,皎皎而起!像是变成了一只只腾飞的火箭,对着那饕餮的身体穿去!而饕餮是龙之子,也不是俗物,纵然天火焚身,也很飞快反击!

    它伸爪一拍,无数雷电对着澹台凰的方向而去!

    澹台凰自然只能收手防御!

    最终,此番战局,变成澹台凰手中激射出火红色的赤焰,而那饕餮的爪下,是天蓝色的雷电,在半空中交汇!僵持!

    这恐怖而震撼的场景,好比一部3d大片,让其他人在交战之中,也忍不住时而不时的抬起头,看得目瞪口呆!这是……

    天色被晕染,一半黑夜,一半白昼!

    在zhè gè 狭小的地段,阵法之上,晕染出昼夜双彩!看到人眼光缭乱,竟感觉自己处在魔幻的世界之中!那饕餮,也似没想到有人类如斯厉害,能和自己这般对战!

    于是那嘴巴张开,nǎo dài 也微微歪着,似极为奇怪的看着澹台凰,而奇怪之下,嘴里却有口水一样的东西滴了下来,似乎是想吃人!

    火红与蓝色对峙!两方也都感觉到吃力,饕餮面上痛苦的表情越来越严重,而澹台凰也慢慢感到自己体力不济,终究怀孕了,对体质不是完全没有影响!

    但这般对峙之下,饕餮的痛苦之色,比澹台凰更甚!因为它的存在,根本jiù shì 不妥帖的,这阵法启动的阵眼之一,就这般被人改了!

    终究慢慢的,饕餮爪下的淡蓝之光,开始露出颓势,慢慢败下阵来!而澹台凰手中的赤焰,却一点一点,对着它烧了过去!

    殷家人终于开始觉得不对,就算澹台凰武功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抵挡住饕餮这么久,这根本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定是……大长老偏头一看,但看那百名站立的孕妇,个个面色空白,神情呆滞,唯独一个人,表情看起来痛苦而隐忍!

    那就说明,她并未被蛊毒影响,而失去神智。那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反抗,还在阵中?

    他猛然fǎn yīng 过来,指着韦凤道:“她!快,快把她换下来!”他原本就离韦凤很近,说着一掌对着韦凤打去,韦凤原本失血过多,这一下自然不能抵抗,就这样被打飞,整个人腾空而起,被拍出老远!

    而马上就有人,又抓了一个孕妇,预备顶上韦凤方才的wèi zhì !

    这下,澹台凰这边所有人都是一惊!没想到他们居然还偷偷zhǔn bèi 了替补的孕妇,zhè gè 消息韦凤在他们身边,竟然都没事先查到!遭了!

    殷家那长老,对着澹台凰冷笑一声:“我们上了你这么多次当,这次怎么能不防范着!”

    所有人的心情沉到谷底,那孕妇离得太远,澹台凰和饕餮对峙,腾不出手去将她击飞,而其他人的武功也到不了这样的境界!而一旦那孕妇站到了韦凤方才的wèi zhì 是,这饕餮大阵,澹台凰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抵挡不了!

    瞪大双眼,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站了上去!然后她手腕上的血,流下来,慢慢汇聚……

    澹台凰的抵挡,便也开始越发吃力!还有一点点,只剩下一点点,那血就汇聚到了中心,他们就输了!

    也就在这时,原本和殷家长老对剑的苍昊,猛然回头,飞身而起!如yī zhèn 疾风,从澹台凰身边掠过,在她耳边留下一句:“我曾说想保护他,你且看好,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说罢,长剑向前,对着那饕餮的口中飞去!

    澹台凰瞠目欲裂,看着对着饕餮的口飞去,瞬间明白了他想干什么!眼见他在自己眼前慢慢的变成一个小黑点,她瞳孔也越瞪越大,咬牙高声怒喝:“苍昊,你站住!他是他,我是我,你不必管我!”

    苍昊回过头,扬起笑,道:“倘若他在,即便他粉身碎骨,也不愿意你受一点伤!”所以,保护你,就等于保护他!

    说罢,不再回头,往自己的归处而去!

    “嗤!”极为细微的声音,是那最后替补上去的孕妇,血流和其他人的汇聚在一处!

    也就在同时,饕餮将张大嘴,贪婪的将苍昊吞入体内!

    随后……

    “轰!”的一声巨响!

    “轰——”的一声,炸到所有人的nǎo dài 混乱!恍惚中看见苍昊的剑,插穿了饕餮的内腑,最终那剑从它尾部射出来……

    然后,然后。

    空中什么也没有了!

    半空中只剩下炸成粉末的东西,掉落下来!苍昊,不……宗政昊,一点不剩,就连尸体也没留下!

    澹台凰呆愣在原地,整个人已经傻了!

    东篱和夜鹰也瞪大眼看着半空,接着慢慢单膝跪下来,血丝充斥着眼眶!东篱募然想起那个晚上,他似乎对自己说过,如果有一日,他死了。请求自己将他葬入宗政家的陵墓,可……他成了这样,让自己怎么葬呢?

    澹台凰也没忘记,半个时辰之前,她说了一个都不能少,可现下……

    她抬眼望着前方,却看见一个人,拿着箭,对准那最后一名孕妇的后背!那是皇甫轩,他风尘仆仆而来,显然也是想帮她的。

    她觉得喉头艰涩,眼眶也红了,看着他道:“你是来帮我的么?”

    皇甫轩冷俊的面容,因着她泛红的眼眶,而晕染出几分心疼来。他颓然松手,手上的箭羽掉落,灿金色的眸锁着她,冰冷的唇角扯起,问:“朕来晚了,是吗?”

    所以她也恨他,恨他不该发动这场战争,甚至恨不得他去死,是吗?

    ------题外话------

    唉,苍昊多好的孩子啊,快点为他投票祭奠在天之灵!嗷呜……哥昨天说如果睡一个小时之后能起来就二更,最后睡了两个多小时,醒了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定是因为你们许愿的时候不够虔诚的yuán gù ,是的!咳咳,不过也不必生气,郁闷,恼火,或产生任何负面情绪。到底是叫你们失望了,zhè gè 二更就当哥欠你们的了,zhè gè 月还有三天,哥在这三天中挑一天补二更给你们,不生气哈,么么哒!

    然后能为了可怜的苍昊投月票吗?还有我们可怜的轩轩,你们肯定不希望他被女主记恨,最终伤心欲绝对不对?快点为他投票许愿,他和哥都会很感激你们的,嗷……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