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容色猥琐,表情兴奋,脚尖瞪起,瞪大一双凤眸,心潮澎拜的看着那边的事态发展!

    即墨离受了刺激,又被笑无语烦了这么久,这到底是什么节奏?是发现笑无语一直以来,对自己一片真心,接受一下也没什么不好?还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和心理创伤,于是乎自暴自弃了?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澹台凰现下看得都非常jī dòng !

    随后,她脖子一伸,往里头一看,就看见一特别jī dòng 人心的场景——即墨离吻了笑无语!

    即墨离吻了笑无语,吻了笑无语!哦,卖糕的!

    她jī dòng 得整个人都有点发抖起来,完全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见如此jī dòng 人心的场景!这简直值得拿一本画册画下来,回味一生,并流芳百世,以供众人瞻仰,啊呸,景仰!

    正在她十分暴动万分jī dòng ,想着是不是huí qù 拿个小本子,来进行猥琐的绘画之间,记录这极为动人的场景之间,那个帐篷的门帘,忽然……关上了!

    就在澹台凰险些jī dòng 到眼泪横飘的当口,那该死的门,无情又残忍的关上了!她在门口看了很一会儿,产生了一种冲动,关于自己去把帘帐掀开,偷瞄!

    但是那两人武功高强,走太近都会被发现,更别提偷瞄了!而且,最令人忧伤的是,她要是这样冲上去偷看,让即墨离失了兴致,坏了笑无语想了半辈子的好事儿,这可如何是好?笑无语估计会想砍死她!

    然后,澹台凰就抓耳挠腮的堵在门口犹豫徘徊了很久,最终忍着满心的焦躁,和成全一对有情人的善良思想,成功的憋住了没有动!

    只非常窝囊又纠结,还痛苦的在远处又不远处,竖起耳朵偷听,听到衣帛撕裂和笑无语的闷哼声。以及,他那一句似疼痛难忍的:“轻点!”

    于是,门外的澹台凰,听到这句话,再次jī dòng 到两眼冒泪花,恨不能什么都不管了,就冲进去一睹为快!但是一种和笑无语的朋友情谊,以及不能坏人好事的良心呼啸,一直提点着她,不能上去,不能上去,坚决不能上去!

    狠狠咬牙,攥紧拳头!

    就在她非常努力的压制自己之前,听见即墨离魔魅中含着神秘性感,和无尽冷意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不是想要么?我成全你!”

    这声音让澹台凰忽然抖了一下,觉得yī zhèn 寒风呼啸而过,和刚刚第一次听见这话的感觉截然不同,令人觉得身上有点冷!她现下发现,zhè gè 剧本也许不是笑无语终于感动了即墨离,守的云开见月明,而是……

    即墨离被笑无语激怒了!他今日此举,其实是报复和惩罚?!

    不是吧!

    这样一想,她忽然开口有点担忧起来,倘若真的是这样,那笑无语就该伤心死了,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她怀着一种又jī dòng ,又担忧,又忐忑的心情,听了半夜的墙角,其中听到最多的是笑无语痛苦的闷哼声。

    不难猜出即墨离极为残暴。

    她怀着一种担忧的心情huí qù 了,心里在盘算也许自己是想多了,或者他们两个是第一次那啥,干柴烈火的,所以才……应当不是自己想的那么阴暗!

    这样一想,担忧的感觉是没有了,但是忽然又觉得恼火,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她居然就听到了一点声音,什么都没看到!这样一想,她忽然有种抬头怒骂苍天的冲动,心情的郁闷,导致她的表情变得很臭,严重类似欲求不满。

    恼火的回了自己的营帐睡觉,顺便盘算着到了中原之后,是不是去看看韦凤,又能不能让那妖孽知道尉迟风还活着!真是郁闷的问题!

    胡思乱想着,她就这么睡了过去。但最大的郁闷还是没能亲眼看见一些jī dòng 人心的场景,这会成为她一生最大遗憾的,一定会!

    第二天一大早,她起床之后,出了营帐,便看见营帐门口有一个人!是云起,那孩子的面容依旧青涩,虽然是连云十八骑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但似跟澹台凰是同龄。

    澹台凰一出来,他便看着她,一双眼眨了几下,最后弯腰行礼道:“女皇,末将有话想对您说!”

    澹台凰挑眉,对云起这孩子,她yìn xiàng 是很好的,当初她冒充王兄,他是最先发现她身份的,却没有戳破她,最终她被众将军围攻怀疑的时候,他也帮她说过话,所以连云十八骑里面,跟她除了君臣情分之外,还有点朋友之谊的人,也就只有云起一人而已!

    虽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澹台凰还是点了头,指了一下自己的营帐,开口:“进来吧!”

    如今已经是冬天,外头冷得很,yī zhèn yī zhèn 寒风呼啸,自然是不如帐篷里头暖和。

    云起也不推脱,点了点头,就跟着澹台凰进了帐篷。

    帐篷的中间点着的火炉,yī zhèn yī zhèn 的暖意,令他们口中吐出的热气,看起来也浅淡了不少,澹台凰没开口,等着这孩子自己说。

    云起进来坐下之后,也似有点犹豫,看了前面的火炉很久,方才抬眼看向澹台凰,笑道:“陛下,今日正午,臣就要领命去和窦成武最后一战了!”

    澹台凰点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怀着孩子,倒让她多了一丝稳重,不似以往一般不耐烦的道:要打仗你就去打呗,对我说这么多fèi huà 干啥?

    憋了憋,忍住了说这家伙屁话多的欲望,随后将双手拢在袖袍中,似是而非的沉吟了半晌之后,随后笑道:“王兄的确十分赞赏你,这样的战斗也交给你,让你为主帅!我觉得,他此番,应当是有意将漠北兵马大元帅的wèi zhì ,也都一并交给你!”

    这一点,澹台凰是没有料错的,这样的战争澹台戟都交给了云起,足以看出他对云起的重视,这是要着重培养接班人的节奏。

    云起听完这话轻轻点头,微微一笑,那笑容有点羞涩,显然是对澹台凰这样夸奖他而觉得甚不好意思,但很快又面色熏红的淡定下来,到底是漠北的汉子,也不需要羞涩太久。

    他又犹豫着bsp;mò 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陛下,其实云起此来,是真的有话说!”

    “嗯,你说!”这不是fèi huà 吗?没话说找来干什么?心里是在吐槽,但吐槽的话却没说,就那般十分温柔的看着他。再不说她估计就要暴走了……

    在她暴走之前,云起也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口:“陛下,其实您当初在漠北,冒充摄政王殿下,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臣曾经崇拜过您,或者说喜欢过您……”

    “噗——”澹台凰一口茶水喷了出去,这一喷,差点把眼前的炉火给喷熄了,看着云起一脸尴尬的样子,她心里其实更加尴尬,点头咳嗽道,“你接着说,你接着说!”

    艾玛,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人格魅力,那时候冒充王兄,那凶狠得狠吧?居然还真的有人如云起这般,是喜欢女汉子的!

    云起一看她喷得到处都是,赶紧起身,在桌案上拿了一方丝帕,递给她。

    澹台凰也很快的接过,开始擦拭自己喷出的水,也不知道云起这死孩子说这些是想干嘛,她都是有夫之妇了,但是她也觉得虚荣心很满足,那妖孽总说她没有做红颜祸水的资本,这不,又一个暗恋她的!

    真是人太出色有压力啊!

    就在她于心中长吁短叹之间,身上和手上的水渍,特已经擦拭干净,随后她笑意融融的看着云起,示意他接着说。

    云起也从尴尬中缓过劲儿来,于是也不再犹豫矫情,当即便开口:“但是云起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女皇陛下的,所以早就断了心思,没有再奢想!”

    于是澹台凰明白了,这熊孩子八成是有什么事情想求她,甚怕她不答应,所以先说几句好话,来模糊她的试听,提起她的好感,随后再说出自己的要求。

    其实云起的确是有求而来的,但是他说的这话却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并非澹台凰bsp;bsp;的那样猥琐。

    他说到这里,看澹台凰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一样看着他,他当即脸一红,支吾了半天之后才道:“这一战之后,陛下就要带着轩辕姑娘回北冥了,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澹台凰大抵已经明白了这货想说什么,心思一起,倒还刻意有点坏心眼儿的道:“谁说的,我回了北冥之后,没几天就能生孩子了,生完之后大家经常能jiàn miàn ,说不定又能带着你们一起打仗,所以你完全不用dān xīn 以后不能见到!”

    这话一出,云起的脸色明显的僵了僵,似很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但这一抬头,便看见了澹台凰眼中的薄薄笑意,有点恶作剧的光芒,于是明白自己被耍了,也知道女皇陛下是刻意在捉弄他。

    于是也不再羞涩,鼓起勇气道:“末将是想求陛下让轩辕姑娘留下来!”

    一口气说完,脸全红了。

    澹台凰大抵也明白,云起对自己,是一种崇拜之后生出的爱慕,和轩辕夏暖,则大抵是日久生情,她叹息了一下,看着云起一副害羞的样子,倒也没有为难,只问道:“你的心思,夏暖知道吗?”

    “啊……她不知道!不瞒女皇说,末将……末将还一句话都没敢跟她说过!”云起这般说完,一下子脸更红了。

    这会儿澹台凰算是明白了,这小子倒是一片真心,真心挺喜欢夏暖,所以连话都不好意思上去说。明白过来之后,她点点头:“你què dìng 你是真的喜欢?非她不可?”

    “非她不可!”云起脸色虽然越发的红,但话说得还是很坚决。

    最终澹台凰笑道:“好!你且去,等最后一场仗打完,我为你们做媒,并亲自为朕的爱将主婚!但前提条件是她愿意答应你!”

    云起笑着起了身,鞠了一躬,道:“多谢陛下!”

    “嗯,你去吧!”聊了一会儿,澹台凰也有点困了,便示意他退下。

    云起应了一声“是!”,往门口走了几步,接着像是有什么事情不放心一样,回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道:“陛下,这件事情您不要急着跟她说,等末将,等末将回来之后亲自跟她去说!”

    澹台凰看他那不好意思的小mó yàng ,登时也觉得丫很搞笑,于是倒也问了一句:“既然这样,你为何现下不说,偏要等回来再说?”

    “末将……末将怕她jù jué ,那样末将心情低落,倒怕影响了战事!”这般说着,云起的脸更红了。

    这一说,澹台凰更加想笑,颇有种看着年轻人谈恋爱,瞅着别人各种羞涩忐忑的赶脚,她也发现自己已经成功的变成了过来人!咳嗽了一声之后笑了笑,开口道:“那好,我这几日给你策划一个极其特别的表白方式,待你回来之后表白,一定马到功成!”

    澹台凰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云起是知道的,他闻言登时一喜,鞠躬在澹台凰跟前说了一句:“多谢陛下,末将告退!”

    随后,就大步出去了。

    澹台凰还在厚厚的地毯上坐了很一会儿,思索着这件事,一转眼轩辕夏暖跟着她已经快半年了,但这丫头和她,却远远不及成雅那些人之间的情谊,这不仅仅是因为没有一起出生入死,而是因为……太多人离开,令她已经不敢轻易将人往心里放了。

    不过这一次她倒是做对了,不日云起和那丫头的事情估计能成,如今跟她情分淡淡也好,倒也免得她又送走身边一个人而伤感。

    她这样想着,正zhǔn bèi 起身睡一会儿,帐篷的帘子就被人掀开了。

    一袭白衣出尘,谪仙一般的姿容,是笑无语。看见她的时候,澹台凰愣了一下,在澹台凰心中的剧本,是笑无语一天到晚想扑了即墨离,最后苦逼的被人反扑了,但是按照原理来说,不管是扑了还是被反扑,zhè gè 人应该都是挺gāo xìng的,这一副憔悴的样子是为毛?

    笑无语此刻看起来的确憔悴,甚至走路都并不稳健,足见即墨离昨夜的残暴。他看了一眼澹台凰,随后就坐在她对面,不言不语,面色苍白没有血色,表情中也没有澹台凰想的那种兴奋。

    这令澹台凰觉得很奇怪,开口询问:“你怎么了?昨天发生了那件事情,不是你想了很久的吗?怎么看你的样子并不gāo xìng?难道是因为你太纠结谁上谁下?”

    这的确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需要认真纠结的问题,但是凭借笑无语对即墨离的感情,他这样子显然不应该啊!

    她这样一问,笑无语眼眶有点猩红,看得澹台凰心里yī zhèn 害怕,这丫的不会是昨夜受了欺负,今天想哭给她看吧?她虽然很女汉子,但这并不代表她也能接受娘炮对着她流眼泪呀!

    就在她心里万分害怕之间,笑无语忽然笑了笑,闭了眼,极疲惫的道:“你以为他昨天是为什么?因为南齐的事情,他心中不舒服,也有纠结恼怒,而正好我激怒了他,所以……他昨夜不是被我打动,不过拿我发泄怒气!”

    这话说完,澹台凰抽息,她昨夜听见即墨离的那句话,也觉得冰寒的得厉害,那时候还浑身颤抖了一下,觉得有点发冷,dān xīn 他们两个之间真的是这种状况,最终ān wèi 自己应该是想多了,才全然淡定下来,没想到竟然给她猜中了,这下子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句什么ān wèi 笑无语了。

    看笑无语容色很疲惫,她沉吟着问道:“那今天早上,他酒醒之后,说什么了吗?”如果说了几句好话,他们也不是不能挽回。

    笑无语点头,苦笑道:“说了,他说‘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了,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澹台凰眉头一皱,这时候也觉得即墨离这人的确有点无情了,笑无语这家伙虽然满口天机忽悠,做的很多事儿也逗逼了一点,但他为了即墨离付出了那么多,背弃了师父的教导,背弃了整个东晋bǎi xìng 的信仰,而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即墨离,最后换来这种结果,她都觉得不敢置信。

    看澹台凰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不再说话,笑无语笑了笑,开口道:“你一定觉得我挺可怜!”

    “没有!”澹台凰极快的摇头,表示自己没存这样的心思,只是觉得他有点可悲。拎起茶壶,给笑无语倒了一杯茶,随后她道,“先喝杯热茶,以后你zhǔn bèi 怎么办?”

    笑无语没有jù jué 的澹台凰的好意,端起来,喝了进去,在热茶的熏染之下,他面色微微红润了些,看起来已经没有方才那样令人惊惧的苍白,却开口道:“澹台凰,我有点累了!”

    澹台凰没回话,心中却想着,是个人都会累的吧。

    没见过生人的笑无语,从山上下来之后遇见的第一人jiù shì 即墨离,可是却因为误会以为对方是女人,一头扎进去之后,开始一场无望的追逐。上半生所有努力、盘算,都是为了成全那个人的心愿,那个人在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捧在手中,放在心尖。最后呢?

    却成了对方发泄悲愤的工具,还说什么……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而笑无语这半生的努力,在即墨离看来,就只是为了他这一个所谓“成全”?

    他会觉得累,是很正常的,至少在澹台凰觉得这很正常。她点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算是一种无声的ān wèi 。接着笑无语问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带我去见识一下!”

    “如果即墨离不去呢?”澹台凰问完这话,一看他的脸色,就开始后悔了,这话不该问的。

    但笑无语的失落只是一瞬,他沉寂了一会儿之后,轻声道:“我没指望他能去!”

    这话的意思,已经明了了。他是累了,所以也不想再跟在那个人屁股后头了,心情却不好,希望澹台凰带着他找点有意思的地方,舒缓一下心情。

    澹台凰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后有点小心翼翼又八卦的问了一句:“那你以后真的不见他了?”

    “相见不相识!”笑无语抬眸,这话说得很绝决。可以jiàn miàn ,但就当成陌生人好了。

    从他的眼神来看,澹台凰知道他是说真的,因为真的累了,没有人的心是石头做的不会痛,笑无语他再坚强,也终究有受不住的那天。

    终于澹台凰点了头,开口道:“不日之后,楚国有一场婚礼,是楚长风和百里如烟的,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好玩,但到底很热闹,兴许你去了之后,心情能好一点!”

    笑无语点头,表示自己会去。bsp;mò 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疲惫的道:“澹台凰,君惊澜这人,真的挺狠!到今日我才想明白,他那日说的法子,其实不是什么唯一的bàn fǎ ,该是最糟的bàn fǎ !”

    “呃……”澹台凰面色一僵,一下子也有点kuì jiù 。

    笑无语没理会她的kuì jiù ,只接着道:“可惜我当时身在局中,什么都没看出来,现下能看透,或者也说明我是真的不在乎,决定放下了!”

    澹台凰听到这儿,很实诚地道:“笑无语,如果知道你们最后会走到这一步,那时候君惊澜算计你的时候,我就该告诉你的!”

    她当时生气笑无语听墙角,于是看君惊澜整他,她也没有插手,最终搞成这样,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而笑无语,此刻也不知道是看开了还是别的什么,摇头道:“早点告诉我,告不告诉我,其实没什么差别,他不爱jiù shì 不爱。而我也注定追逐无望,因为这场追逐,从一开始jiù shì 错的,只是我不肯承认罢了!如今将自己搞到一身狼狈,也不过是我咎由自取,往事不必再提,我与他就这样吧,这些日子我就在你这儿住下了,那什么婚礼记得带上我,还有告诉君惊澜,老子对你没兴趣,让他不要找老子的麻烦!”

    说到后头,笑无语有点上了火气,显然是对君惊澜其人,几百个不满。他如今只是想出去散散心而已,可别又被那个小肚鸡肠的男人算计了!

    “呃,好的!”澹台凰这会儿答应倒很是干脆,脑后还有一滴巨大的汗水,依旧很为君惊澜那句话,最后把笑无语搞得这么惨有点kuì jiù 。虽然笑无语并不在意,唉!

    笑无语说完之后,就起了身,预备出去。

    jiǎo bù 有点艰难,没走几步,澹台凰忽然在他身后道:“对了,我忘了问你,你需要擦点药吗?”可别发生什么类似于大便失禁的怂事儿啊!

    她猥琐的一问,笑无语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相当难看,黑着脸看了澹台凰一眼,恼怒道:“不用!”

    说完蹒跚着步子,似憋着一肚子的怒气,愤怒的走了!

    澹台凰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这货的fǎn yīng 表示非常不能理解,她明明是一片好心的表达关心,怎么就好像把他给激怒了呢?

    她郁闷了一会儿之后,即墨离也来了,他进来之后看见澹台凰的同时,眼神还扫了一扫,似是在找什么人。

    澹台凰心里有数,却故作不知,笑问:“在找什么人?”

    “没!”即墨离的回答很干脆,跟昨夜的颓然比起来,今天的他倒多了几分沉稳的wèi dào ,似huī fù 了以前那个摄政王一样冷静的面貌,但看起来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他既然说不是找人,澹台凰当然也不会迫他承认,只看着他问:“那你这是……”

    “告别!”说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告别了,但不知为何,这一次的心情跟上一次,完全不同。

    澹台凰瞄了他一眼,本来想问问笑无语和他的事情,他到底是怎么看的,但想了想笑无语的话,以及他对笑无语说过的话,她还是没多问,问了要是令彼此不快,反而不美。

    于是也就点点头的,道:“去吧,还是那句话,有事情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虽然他似乎也不可能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

    即墨离点了头,随后离开了。

    他退出帐篷后不久,风撩起澹台凰的帐篷的帘子,她看见即墨离似两边望了望,那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人,却也只望了几眼了,便举步走了。

    那背影看起来很孤单,澹台凰远远看着,一时间也说不清心里是何种感受。

    一个爱到累了,一个如今……是开始有点在意了吗?只是这点在意,也只能令他四处看了几眼,就连问一句那人的下落也不曾。不必出去看,澹台凰知道笑无语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好在那神棍虽然也不小心玩断了袖子,但到底还是个爷们,不至于放不开到要死要活。

    最终即墨离走了,笑无语留下。

    云起为主帅,出去打的一场仗,已经四天还没有落幕,但是翠花已经被接回来了!东篱手下的人,拎着翠花进来的时候,翠花毛茸茸的一坨,看见澹台凰的时候,jī dòng 到直接就往她怀里一扑:“嗷!”花爷回来了!

    澹台凰失笑,他们这一主一宠,在分别之前都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倒是这次一分别,令彼此亲近了不少!

    澹台凰揉了它一把,随后笑道:“这么快就又把皮草穿着了?”说着去扯它的毛,扯了好几下之后,也没扯到啥,她忽然嘴角抽了抽,低头看了翠花一眼。

    翠花的嘴角也抽了抽,表情有点忧伤:“嗷!”花爷这次没穿皮草,花爷这次是真的长胖了!呜呜……伤心的狐生……

    就在澹台凰无语之间,听到一声小小的“嗷呜”,她抬头一看,登时眼前一亮!一把将已经胖成猪的翠花扔到一边,将那小家伙接了过来。

    比兔子还要小几圈,狼头狐狸身,九条尾巴,通身雪白,只有耳朵上面和每一条尾巴的末端,都围了一圈银色的毛,蹄子处也是银色。看起来比小星星更有神兽的感觉!一眼看去,比看小星星还要惊艳!

    澹台凰将它翻来覆去,颇为爱不释手的看了一会儿,那小家伙年纪不大,但臭屁的本事倒是学了不少,看澹台凰这样爱不释手的看它,它当即雄赳赳气昂昂的站起身,牛逼擦擦的看着前方:“嗷呜!”你就看吧,帅狐狸jiù shì 因为用来观摩、景仰的!

    它这样子一出,澹台凰也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赛一个的臭屁,她表示自己完全hold不住!

    花爷被澹台凰冷落了,也没觉得忧伤,看着自己的小崽子,表情很是骄傲!

    澹台凰看着东篱,问:“见到那个红衣的美女……不,美男了吗?”

    “去带翠花回来的人,说那个人也有事,所以派了手下的人来送的。”东篱开口禀报。

    澹台凰点头,指了指那小家伙,又问:“它出生多久了?”

    东篱开口回答:“已经两个月了,那位救了翠花的公子,已经给它取了名字,大名叫潘安,小名叫小翠翠!”

    澹台凰嘴角一抽,瞄了……“小翠翠”一眼,纳闷的询问:“它明明是白色和银色交替,这是哪里翠了?一点翠色都没看见啊?”这名字怎么取的?

    东篱也嘴角一抽,开口道:“据那两位自称老太太和沓沓的姑娘所言,是她们家公子性子甚懒惰,不知如何取名,因为喜欢美男子,故而为它取大名潘安,又因为花爷的大名是翠花,它是花爷生的,所以取名小翠翠!”

    澹台凰的脑后划过一丛黑线,这样取名,也真有她的了!

    于是她无语低下头,看了那小家伙一眼,哭笑不得地问:“那你说我是叫你潘安,还是小翠翠?”

    “嗷呜!”能换个名字吗?叫帅狐哥!

    澹台凰自然是听不懂它的话的,倒是翠花在一旁阴险的笑了起来,很明显小星星是狼,自己是狐狸,所以它从小教育孩子,告诉宝宝它也是一只狐狸,跟狼什么都不沾边,这样血统才和花爷一样高贵!虽然小星星知道了之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澹台凰正逗弄得开心,门口来了人,是连召,表情不太好看。

    澹台凰有点奇怪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是……你不是和云起一起去打仗了吗?”

    “已经回来了!”连召脸色更沉。

    他这脸色,看得澹台凰也整个人都不好了,皱眉道:“输了?”这脸色臭的跟什么似的!

    “赢了!”连召开口。

    澹台凰鄙视的一眼看过去:“赢了你摆一张死人脸干什么,吓我一……”

    “云起阵亡了!”他低声开口。

    “什么?”澹台凰手一滑,小翠翠就从她手中跳了出去,她亦浑然不觉,盯着连召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一问,连召眼眶也一红,开口道:“云起和窦成武决战,取了窦成武的首级,但敌方的人忽然放了冷箭,云起他……阵亡了!”

    澹台凰站起来,jiǎo bù 却有点软,险些摔了,东篱赶紧扶了一把:“太子妃!”

    她站了一会儿,忽然连出门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颤抖着唇畔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出去了,最后一程,总是要去送他的。

    出了营帐,她忽然觉得天更冷了,裹紧了身上的狐裘,远远的看见连云十八骑的人都围在那里。

    一众男儿们,个个眼眶泛红,拳头砸入雪地里,艳红一片。

    然后澹台凰看见,轩辕夏暖在哭。

    澹台凰愣了一愣,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于是也红了眼眶。走到轩辕夏暖身边,蹲下身,看了一眼云起,他身上的箭早已被拔出来,年轻的面庞依旧俊逸,只是再无生气。

    澹台凰的眼眶也红了,轩辕夏暖早已哭花了脸,看见澹台凰过来,倒在她身上哭了起来,这是认识这半年来,澹台凰第一次见她哭。

    她断断续续的哭着,澹台凰也大抵明白了。她竟和云起一样,倾慕对方,却都不敢上前去说一句话。

    他骑着马去战场的时候,她曾远远望着,在心中给自己打气,等他回来的时候,她一定要去表白。

    可谁都没想过,那jiù shì 永诀。

    错过了,jiù shì 一生错过了。澹台凰拍着她的背,听着她哭诉,却没告诉她云起走之前,也说过回来之后,便要跟她表白的话。此刻告诉她,最终不过造成她一生遗憾,痛不欲生。不如不说,这样她还有找到幸福的可能!

    轩辕夏暖哭了很久,澹台凰拍着她的背,违心道:“忘了他吧,他心中另有其人!”

    说完这话,澹台凰也禁不住哭了出来。她不该骗夏暖,但不骗又能怎么样,告诉她,其实云起也喜欢你,你们就这样徘徊着,最终都来不及把爱意告诉彼此?

    这样最后的结果,不过是轩辕夏暖困死自己!

    她说完,和云起guān xì 最好的云翊,低头看了澹台凰一眼,又看了一眼轩辕夏暖,最终红着眼眶,对着澹台凰点点头。

    这样也好!

    云起若活着,不会希望自己累及这姑娘一生。

    这一战,他们漠北彻底赢了,却失了这样一个将才,失了这样一个xiōng dì ,朋友,还有很多在战火中泯灭的人!

    云起的丧礼办得很隆重,澹台凰也曾哭着问过澹台戟,为什么会这样,她从未想过云起会死。澹台戟没有落泪,但表情却沉痛,他抚着澹台凰的发,温柔而平静的答话:“因为,这jiù shì 战争!”

    战争,再美的誓言,也会被战争的铁蹄踩碎。再多的遗憾,也从此只能刻在人生的墓碑上,再没有bàn fǎ 挽回。

    战争中死亡的人太多,不仅仅只有一个云起,也不会只有一个轩辕夏暖。

    她恍然明白,君惊澜曾经说过的话,止戈为武,当zhè gè 大陆上再没有战争,才能少一些这样的悲剧!

    最终澹台戟道:“开心些,出了沙漠,你就能见到他了。那些已经离开的人,早已留下了遗憾。所以还活着的人,不要将自己的人生也变成遗憾!”

    轩辕夏暖伤心了很多天,倒也终于缓了过来,容色依旧憔悴,却并未干出任何寻死觅活的事,大抵是澹台凰的那句话影响了她,说云起心中另有其人。

    但她振作之后,却澹台凰说,她要从此从戎,随着太子妃的铁骑,踏出一片没有征战的盛世,那时候就不会再有如此遗憾的轩辕夏暖!她不怕表白被jù jué ,却痛她根本都来不及说。

    那时候,澹台凰在她身上看到的凌燕的影子,当初的凌燕跟随她的时候,也是这样子。

    原本有些疏离的主仆,也变得亲密了起来。

    ……

    云起的事情过去了半个多月后,他们就踏出了沙漠。

    尉迟风“死后”,西武战神陨落,北冥大军势如破竹,这段时日,已经攻占了前南岳所占之地,前西武也沦陷过半。但这一战,也死了很多人,连云十八骑,折了四个,其他人跟澹台凰不熟,所以她只知道云起,其他的澹台戟都没让人告诉她。而北冥也折了几名大将,其中自然包括苍昊!

    而西武那边的主将,也死了不少,尉迟风,窦成武,马钊,还有好几名虽不及尉迟风,却也颇为有名的大将!

    澹台凰和澹台戟带着人,到中原和北冥的大军会合,君惊澜早已在沙漠的边缘接她。

    远远的,相见那一刻,两人都在笑。阔别了近半年,阅尽无数人生死,他们才再见,笑颜相对,不知怎地,澹台凰就红了眼眶。飞奔而去,扑入他怀中。

    zhè gè 冬天太冷,这场战争也太过残忍,这一场分别,也似乎太久了一些。

    澹台戟远远的看着他们在雪地中相拥,一言未发。

    半晌之后,澹台凰抽搭着鼻子从他怀里出来,却又被他有力的臂膀搂了huí qù ,笑道:“这么久不见,也不多抱一会儿?”

    澹台凰嘴角一抽,觉得这丫又开始有点犯贱的迹象!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微红的眼眶,心中心疼,嘴巴却贱:“嗯,看来太子妃非常想爷。定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颇感痛不欲生,才会一见到爷眼眶就红了!”

    澹台凰开始有点想磨牙!但是他的“痛不欲生”倒是真的提醒了她,她皱眉道:“我大抵是患了产前忧郁症,娜琪雅生孩子的时候,痛得厉害,惨叫声也惊人,我的确被她痛得不欲生孩子了!”

    太子爷听了,狭长魅眸眨了眨,十分“诚恳”地道:“太子妃,你与娜琪雅不同,你身体强壮,好比几头野牛,你是不会有任何事的,不必忧郁!”

    “你个贱人!你才是野牛,你全家都是野牛!”

    ------题外话------

    说件事情,实体的下部也jiù shì 大结局《一生一世笑繁华·完美终结》会有楚玉璃等男配独家番外,将在九月中旬上市开始发货,团购群的妹纸不管还要不要下部,请都跟管理员汐汐或翠花联系一下,要更换收货地址的也请务必联系一个管理员,谢谢大家。

    听说在客户端签到了一个月的妹纸们,今天都抽奖了,不少抽到了月票,还有不少九月第一天就去订阅给哥找月票了,最终才把哥送到了zhè gè wèi zhì ,万分感谢大家,希望能多待几天,hā hā!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