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情形之后,又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开始在心中飞快的思索,这三个人要是打起来,自己要不要冲上去护驾。他们作为楚国的臣民,要是皇上打不过,他们应该马上就冲上去表真心才对。这样就能在皇上面上大大的露脸,甚至于得到青云直上、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

    但是如果不小心被另外两人误杀……这……这真是富贵险中求,人生多悲苦!

    就在众人心中万分犹豫,想着要是打起来自己待会儿要怎么办之间,这三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澹台凰bsp;mò 了一会儿,终于顶着满头的黑线,抬起头看着他们三个,咳嗽一声,戳着桌面十分凶狠的道:“吃饭,吃饭!我还没吃饱,你们要打,也等我吃完再说!”

    估摸着吃完之后再大的气都已经消了,然后就不想打了,是的。现下让他们三个人出去打,估计要出人命!

    南宫锦也点头,对着他们大声道:“吃饭,先吃饭!想打架还不容易吗?很快我就给你们安排一个空旷的草地,那里风景秀丽,景色怡人,然后你们快乐的打架,我在门口收门票!”

    说着,她扭过头,对着底下的人一通咋呼,开口道:“待会儿不怕死,又想看戏的,千万记得去买门票啊,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众人表情僵直,全部低下头飞快的扒饭。

    这会儿作为婚礼主办方的人都发了话,他们要是接着打,也的确太不给面子!于是都决定憋一憋,互相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又坐了下来。

    为了避免又出现同样的事情,澹台凰晃了晃自己的手,瞅着他们这三个绝世美男子开口:“那个啥,我是一个有手的人,想吃什么菜我会自己夹!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所以你们就别夹了哈!”

    她还想好好的把这顿饭吃了,表示心里也很不明白这群人都是搞什么飞机,以前君惊澜在漠北和楚玉璃单独对上的时候,虽然剑拔弩张,也不至于这样啊!还有上次他们一起去参加皇甫灵萱和楚长歌的婚礼,这几人jiàn miàn 也好好的,今天这是搞什么飞机!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她哪里知道,这三人之间属于长久对彼此怀恨在心,这股恨意尤其体现在感情上!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彼此之间的恨意越发浓烈,以至于到现下稍稍一刺激,就出了如此状况!这都是岁月的洪流堆积起来的怨恨,非一朝一夕可以累积,并目测一生一世都没bàn fǎ 化解!

    但,澹台凰这话么,其实很单纯jiù shì 想安安静静的吃饭,不想再让他们搞成这样了,可是却引起了太子爷的严重不满,他狭长魅眸眯起,有点危险的看向她,话没多说,眉间朱砂却渐渐红了起来。

    女人变得妒妇的时候,面目大多是狰狞的。男人也如是,但是这货显然是个例外,他越是妒意满怀,那张潋滟面上的颜色就越是好看。

    澹台凰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赶紧改口道:“但是你给我夹菜还是可以的!”

    这会儿她也赶快fǎn yīng 了过来!君惊澜不gāo xìng的原因很简单,他是澹台凰的正牌男人,而在他心中,这几个都是觊觎别人女人的猥琐之人。作为一个有自觉的女人,她应当jù jué 这两人的夹菜,而不应该拒接自己的,她把话这样一说,就显得他们三个在她心目中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了!所以他自然生气……

    这话说完之后,澹台凰严肃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睁着眼前方的菜,努力作出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心情跌落到谷底,早知道搞成这样,她真的不来了,要是把百里如烟的婚事砸了,她只有自刎谢罪!

    她这话说完,太子爷这才偏过头,表示非常满意,如玉长指伸出,极为优雅尊贵的给她布菜。唇边勾着薄薄笑意,但仔细一看,那笑容挑衅意味十足!

    这下饶是笑无语,也有点受不了了,扭头在楚长歌耳边小声问了一句:“这三个人,还真是……不好形容!”是因为他也搞不清楚应该如何形容,明明都是泛大陆有名的王者,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怎的在女人的问题上较真起来,一个比一个没有风度?!

    楚长歌在一旁悠闲吃菜,神态很是怡然,仿佛眼前的情景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但是笑无语这一问之后,他顿了顿,笑得眉眼弯弯的在他耳边回了一句:“zhè gè 你就不懂了,陷入热恋中的男人,疯狂起来都是理智全无。不管他们这热恋是两情相悦,还是一个人的单相思,都是如此!”

    楚皇子殿下评价起这些人来,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说的十分客观。只是这话说完,看见即墨离的眼风似乎往这边扫了扫,于是他说完这话之后,薄唇有意无意的擦过了笑无语的耳畔。

    笑无语通身一僵,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开始有点不好了,但到底没有说什么,状若无事的吃菜。尤其想起自己进门之前,答应楚长歌的那句话,心下也有点忧愁起来。

    皇甫灵萱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表情冷艳高贵,一言不发,看似什么感觉都没有。而即墨离表情更加淡然,只是眸中越发冷锐的光,泄露了他的情绪。

    如此基情四射的场景,按照澹台凰以往的脾性,自然是瞪大了双眼去看,并在心中飞快的自行补脑!但如今实在自身难保,所以根本没有bàn fǎ 顾忌他们几个。只艰难的看着自己眼前这几人!

    她这话说得君惊澜的心情是好了,但是皇甫轩和楚玉璃身边的气温都冷了下去,皇甫轩的表情冰凉得厉害,楚玉璃面上看不出什么,眸中却是淡淡失落。弄得澹台凰恨不得找个乌龟壳子把自己缩进去!

    一顿饭从热闹到差点打架,又吃到平静得如同死水。让人都快忘记了自己来这里其实是参加婚礼的,只能说明这几个人喧宾夺主的本事实在太强大!

    南宫锦本来是在这场婚宴上zhǔn bèi 了很多敲诈宾客的收钱项目的,但看着这几人,此刻也完全不敢节外生枝,赶紧吃完赶紧送走这几尊大佛得了!

    本来场面已经安静了,大家都以为没什么事了,忽然楚玉璃开口:“几位远道而来,不如多留几日,也可以让朕尽一下地主之谊!”

    他这话说完,正主还没回话,宾客们就一起哆嗦了一下身子。这地主之谊,不会是指把情敌都杀人灭口在这里吧?

    澹台凰抢先开口jù jué :“还是不要了,大家都是大忙人,就不要这样浪费时间了!我们还是赶紧参加完婚礼,各回各家吧!”开什么玩笑,这三个人jiàn miàn 还一个时辰不到,就吵起来两次,险些打起来一次,多住几天?几天之后这几个人还都是活的吗?澹台凰表示甚担忧!

    她这样一说,太子爷满意点头,夹了菜亲自喂她吃,懒洋洋地道:“太子妃果然深知爷的心意,张口!”赶紧huí qù ,就不必再见到情敌了,他自然心情甚好!

    四下的人,这会儿全部都扭头看着这场景,其实吧,漠北女皇怀的孩子是北冥太子的,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但是显然的,他们两个人还没成婚,而今天的场景也看得大家颇为云里雾里,这几个人明显的都是情敌,但是漠北女皇怀着孩子啊!

    忽然这群楚国人表情一悲,等等,不是吧?难道他们皇上这么久也未曾娶妃纳后,是惦记着漠北女皇?可是人家现下都身怀六甲了,皇上还惦记,这会不会太没有出息了?

    就在他们在心中无比不能接受之时,又约莫是同时看了一眼皇甫轩,然后心里ān wèi 了很多,嗯,还有一个人陪着他们皇上一起没出息,还好还好。

    其实吧,身为情侣,两个人亲密一点的吃饭,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这么多人齐刷刷的看着,扭头一看好几百宾客全部看着他们,饶是澹台凰有再厚的脸皮,这会儿也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犹豫了一下。

    可是这一犹豫,周围的气温瞬间降到冰点,她猛然一个激灵,是了,她现下不好意思所以不吃,但是这妖孽举着筷子尴尬住了,这不是显得自己严重不给他脸,甚至还有点别的有关于不太忠贞的心思吗?

    一下明白过来之后,她飞快张口,仿佛已经几百年没有好好吃饭了一般,快速将菜叼入口中。然后冒着满身的冷汗,做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幸福是咀嚼,接着身边的气温就慢慢回暖了。

    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可这一下子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吃饭本来应该是一件让人心情不错的事情,但是她坐在这里,一再看这些人的脸色是怎么回事儿啊!有这么憋屈吃饭的么?

    皇甫轩这会儿冷笑了一声,声线冰冷如旧,冷声道:“北冥太子果真威胁有术!”

    这话么,jiù shì 讽刺方才澹台凰那一会儿的犹豫,他身上气温一降,就吓得她赶紧吃了。

    楚玉璃也浅浅笑了一声,温声道:“朕看女皇似十分害怕,看来……”接下来的话没有多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显然jiù shì 在说,君惊澜,原来你们能在一起,都是你没日没夜逼迫恐吓造成的!

    太子爷听了这话,倒也不生气,只懒懒扯了唇畔,闲闲道:“如何都好,与两位无关!”

    这话么,jiù shì 在讽刺这两人多管闲事了!

    澹台凰扭头看了南宫锦一眼,表情甚痛苦,她可以现在就走吗?

    南宫锦回了她一个眼神,表示——不可以!

    倒是一直淡淡坐在一边的百里瑾宸,这会儿开了口,声线如云中歌一般淡薄动听:“时辰不早了,众位先吃饭。”

    他的确很不欲管,从这三人开始剑拔弩张,他就恨不能放下筷子走人。可偏生是如烟大婚的日子,平日里不怎么给她面子就罢了,她一辈子最重要的日子,他却断然不能如此,于是只得耐着性子坐着。

    以他的脾气,能坐到现下,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他这一提醒,这几人也似终于明白再这样剑拔弩张下去,就该误了百里如烟出嫁的吉时了,于是全部开始吃饭,一时间气氛又慢慢缓和下来,下头的众人也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打起来。

    澹台凰的神经绷得很紧,低着头飞快的扒饭,只希望这些人不要再注意她了。

    结果君惊澜忽然伸出,如玉长指捏住了她的手腕,慵懒声线中隐有不豫,凉凉道:“慢些吃,会呛到!”

    澹台凰正要点头,却听见楚玉璃温雅的声线传了过来,声线含笑,内容却是夹枪带棒:“即便呛到,本宫以为也是北冥太子吓的!”

    澹台凰:“……”这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君惊澜眉梢微挑,不冷不热道:“本太子以为是因为这桌上有了多余的人,影响了凰儿吃饭的心情,她才会这般急躁。相较之本太子,有些人才应该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多余才对!”

    南宫锦这会儿其实很想冲上去握着自己干儿子的手腕,提醒他风度!但是看了一眼这针锋相对的几个男人,也终于明白此时风度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奢侈的词!

    皇甫轩冷哼一声,俊美如阿波罗太阳神的面上绽出一抹冷笑,嗤道:“朕看是北冥太子力有不殆,才能让朕还能影响她的心情!”

    其实么,皇甫轩和楚玉璃心里都明白,澹台凰早已选了君惊澜,他们即便险些吵破了头,也改变不了zhè gè 事实。但是他们已经难受这么久了,凭什么让君惊澜一个人春风得意?也jiù shì 给他添点堵才对。

    太子爷薄唇一扯,眼见又要接着斗嘴,澹台凰实在累觉不爱,飞快站起身,颇为烦躁的挥手:“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如烟zhǔn bèi 好没有!”

    “我也去!”南宫锦其实也早就受不了他们了。

    澹台凰要走,皇甫轩和楚玉璃自然是留不住,也没有立场留,太子爷能让她少见情敌一会儿,自然心中万分乐意,故而也没有留,就这样让澹台凰成功的走人了。

    澹台凰jiǎo bù 飞快,生怕自己再听到那三人剑拔弩张的声音,以至于她行走的速度已经完全和她的孕妇身份不搭,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

    南宫锦跟在她后头,表情不复上午的神经病,看起来隐约有些不舍。

    到了百里如烟的房间门口,大红的喜字帖得到处都是,门关着,门口站着两个丫头,但也都是有眼界的,一见澹台凰就大抵能猜到她的身份,一起弯腰行礼:“拜见漠北女皇,小姐已经梳妆打扮完了,女皇陛下可是要进去看看?”

    澹台凰点了点头,没说多的话,其实比起说是来看百里如烟,应该说她是不想再面对那三个男人,所以过来“避难”要贴切一些!

    门推开,百里如烟抬起头,就看见了澹台凰,当即便是一笑:“嫂嫂!”

    澹台凰看她一袭火红色的喜袍,金丝银线,凤冠霞帔,忽然有了一瞬间的恍惚。这身衣服她穿过两次,却没有百里如烟的好运气,能安然的嫁给心爱之人,这竟让她心中生出了一点淡淡的羡慕,倘若她和君惊澜,都不过是普通人,身上没有那么多的责任,想得到幸福和圆满,是不是就容易得多?

    她这一瞬间的恍惚,让百里如烟有些不解,起身看着她,笑道:“嫂嫂,你怎么了?”

    “没!”回过神,澹台凰便笑容明艳的往她跟前而去,在她对面坐下,调笑道,“一转眼你都要成婚了,我都还记得当初你劝我接受君惊澜的时候,喜欢的还是冷子寒来着,世上的事情的确是巧妙,谁都没想到你醉酒之后付终身,竟也能得到幸福,这的确很需要运气!”

    比起轩辕夏暖来说,自己似乎要多上很多运气,但相较之百里如烟这丫头,她的运气倒是很差了一些。

    百里如烟笑着点头,倒也没太在意她刚刚说的冷子寒的问题,只是道:“嫂嫂和惊澜哥哥才让人羡慕呢,多少波折,轰轰烈烈,几经生死,却还是在一起,当真是人和神都不能将你们分开,我其实也挺羡慕你们的!”

    她这样一说,澹台凰便是一笑。人jiù shì 如此奇怪的动物,总是喜欢羡慕别人的人生,她羡慕百里如烟能简简单单,只因为有爱情,最终就能得到幸福。百里如烟却羡慕他们的轰轰烈烈,生死之爱。也都是有好处的吧,最少自己年纪大了,想起和君惊澜的曾经,会发现年轻的时候,有多得数不完的故事,所以,这样看起来,也似没什么好羡慕百里如烟的。

    敛了心绪,握着她的手笑道:“等你真的轰轰烈烈了,你又会发现平平淡淡,过着才舒坦!我跟你惊澜哥哥,还当真就没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不必羡慕我们,其实我都有点羡慕你!”

    她这样一说,两人倒是相视笑了。

    而这会儿,澹台凰也想起来,似乎从进了府邸,就一直没有看见冷子寒,不知道他去哪里了。那个比百里如烟大上二十多岁男人,其实也曾对这丫头动心过,只是如今……不知他看着那个在自己屁股后头,追了十几年的丫头另嫁他人,是否会后悔!

    门口的南宫锦看着她们姑嫂情深,倒在门外很站了一会儿,待到她们说完之后,她方才进来。百里如烟一看见她,就吐了吐舌头,其实这半天一直在为自己在墙头顶撞了娘亲自责,娘亲虽然爱财,但也很爱自己的,她无论如何也不该那样对娘亲说话。

    南宫锦进门之后,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终于叹了一口气,道:“从小到大,你jiù shì 个不听话的性子,让你离你冷子寒叔叔远一点,你不听。让你不要跟着你哥哥在江湖上乱跑,你还是不听。但我也好,你爹也罢,对你从来纵容,从未真的替你做过什么决定。这十几年做任何事情,都是你自己决定,楚长风也是你自己挑的!我们对你可以纵容,但自己做下了决定,就要自己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明白吗?”

    澹台凰听着,也只会心一笑,南宫锦表面是个神经病,心下却通透得很,倘若百里如烟不喜欢楚长风,她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

    人总是要对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人生负责,这话是绝对没有错的。只是百里如烟听完这话,微微挑了眉,有些不相信的咋呼:“不是因为楚长风给了你很多钱,你才决定答应婚事吗?”

    南宫锦一听这话,脸色一变,上前就敲了一下她的脑门,痛得百里如烟惊呼出声。

    随后她皱眉不悦道:“魅家不比楚长风有钱?你不喜欢他儿子,老娘胡乱答应了吗,啊?”魅文夜,她年轻时候的至交好友,乃是西武当年四大公子之首,腰缠万贯,和上官子风家并列天下第一富多年,因为那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家族,世代经营,个个都是商界奇才,单单论钱,的确是比楚长风有钱。

    百里如烟摸着nǎo dài 瘪瘪嘴,这会儿也终于明白自己是误会娘亲了,澹台凰在一旁听着也只是笑,因为她想起来自己和百里如烟一起卖掉半城魁的时候,这丫头似说过自己卖过很多次她的追求者,怕这魅家的公子,jiù shì 其中一位!

    “好嘛,我知道错了!”百里如烟赶紧低头,一下子忽然有点舍不得嫁了,虽然哥哥很无情,虽然爹爹很lěng mò ,虽然娘亲很贪财,但到底还是她过了十几年的家,都是她的亲人,这一嫁出去,她好像就变成外人了!

    南宫锦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过身,开始在百里如烟的嫁妆里面yī zhèn 翻找,然后找了一个盒子出来,是她早先就放进去的。百里如烟皱了一下眉头,起身去看:“那是什么?”

    澹台凰只扫了一眼,顿了一会儿,便又笑了起来,她如果没猜错的话,应当是……

    果然,她没猜错。南宫锦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是楚长风王府的财产,地契,还有那些俸禄税收都交来的字据,以及古董等价的银票。百里如烟有点发懵,这东西怎么会在她的嫁妆里头?嫁妆么,自古以来jiù shì 姑娘的母家给的,带走了去了夫家,这东西也都是自己的,娘亲那么爱钱,是如何舍得的?竟悄悄的装在她的嫁妆里头。

    南宫锦这会儿脸色也不太好看,显然是想起了百里如烟爬到墙上拒婚的行为,咬牙道:“老娘帮你把这些东西都要来,说白了不jiù shì 为了将楚长风所有的财政大权,都控制在你的手上?若是这般,日后在王府,也没人敢欺负你,楚长风更没bàn fǎ 出去花天酒地,你倒好,一下爬到墙头去,还暗示楚长风不该把钱交给我!”

    说起zhè gè ,南宫锦又来了气,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

    百里如烟眼泪汪汪的捂着自己的nǎo dài ,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疼痛,反正一下子鼻子就红了,看样子似乎想哭。

    但,南宫锦很快的抱着盒子,zhǔn bèi 走人了,头也不回的道:“既然你都已经找楚玉璃和楚长歌要到东西了,这些你也不需要了!我还是留着吧,本来把它放在你的嫁妆里,我的心就痛了很久了,现下正好,这都是我的了!”

    这样说着,南宫锦的情态,绝对可以被称作为心情颇好,人生完美!

    百里如烟的眼眶当即就含了一炮泪,飞奔而去想抓住她:“不要啊,娘亲,我不嫌钱多!娘亲……”

    但是南宫锦走得太快,她根本抓不到。

    只飘来南宫锦的一句冷哼:“老娘给你盘算好了你不要,现下楚长风的财产都是他自己的,你自己看着办去吧,到时候他出去花天酒地,你可别回来抱着老娘哭!”

    于是澹台凰也大抵明白了,为啥那会儿楚玉璃和楚长歌承诺了那么多钱,南宫锦的脸色反而那般难看,她还以为是因为她没有成功的压榨走楚长风所有的剩余价值所以不开心!

    南宫锦抱着搁现代绝对是过亿的银钱,兴高采烈的走了,jiǎo bù 活泼,足见她心情愉悦。

    百里如烟一下子就哭出来了,如丧考妣,早知道盒子在里面,她就应该早点收起来,呜呜呜……这下是哭了,澹台凰也清楚的很,不仅仅是因为钱不钱,也是因为这丫头到底被南宫锦为她这一番盘算感动。

    天下为人父母者不少,南宫锦是绝对合格了!合格到让她嫉妒,前世父母不负责任,这一世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都不知道云游到哪里去了,唉……真是嫉妒!

    上前劝住了这哭得伤心的丫头,亲自给她上妆,说起来她穿越成了澹台凰之后,自己都没动过手给自己上妆了。百里如烟抽抽嗒嗒哭着,嘟囔道:“我就说为什么家里那么多钱,娘亲一直都控制得好好的,一个铜板也不给爹爹,原来是这么回事!”

    澹台凰听了,也很赞同的点头:“女人的确是拿着家里财政大权会比较好,最好不要让男人有私房钱,不然的确是甚不安全!”这样想着,她忽然想起了有钱的君惊澜,眉头蹙了蹙。

    于是,那大厅之中,还在一边吃饭,一边针锋相对,互相冷嘲热讽的三人中。太子爷忽然抖了一下,不知为何。

    ……

    百里如烟认真了点了头,握着拳头不知道在盘算什么,澹台凰也没问,但也能猜到估计是在想怎么再把楚长风的财政大权控制在自己手上。

    又等了一会儿,吉时就到了,门口吹吹打打的来迎亲。楚长风满怀忐忑的到了门口,发现没有出什么yì ;之后,险些喜极而泣!心中想着皇兄到底给了些面子,没有在他婚礼上捣乱……

    但是事物的发展和辩证guān xì 告诉我们,永远不要gāo xìng得太早,约莫jiù shì zhè gè 道理。

    鞭炮齐鸣,吹吹打打的前来,澹台凰和楚七七两个孕妇,身为嫂子,特别有默契的堵在门口,不让楚长风进去。其实楚七七的脑后有很大的汗水,风哥哥一向很疼她,她现下堵在门口碍事,似乎很不地道!

    澹台凰伸手:“红包!”红包么,不过jiù shì 图个喜庆。

    但是一国女皇要红包,这要给多少才hé shì ?楚长风的表情忽然纠结起来,给少了吧,不是那么回事儿,给多了吧,如烟那小财迷怕是不会放过自己,说不准一个生气,又不嫁了!

    从来驰骋疆场,无往不利的战神,这会儿硬是险些硬生生的憋出两炮泪来,这婚成的实在太不容易了!

    见他不动,澹台凰笑了笑:“没zhǔn bèi 也没guān xì ,如今我嫁妹妹,易王也绝对不该亏待!不若这红包,就换成王府所有银钱,从此以后都由如烟来管如何?”

    这话一出,楚长歌和笑无语同情的看了楚长风一眼,这是从亿万富翁,忽然变成一文不值,好不易容重新变成亿万富翁,眼见又要一文不值了!这年代的女人着实恐怖……楚长风短短一个月之内,就承受如此多的天上地下的波折,他还受得住吗?

    倒是屋内,原本在心中认真盘算要如何拿到财政大权的百里如烟,听了这话,感动到眼眶红了红,倒也不负自己当初专程为嫂嫂和惊澜哥哥牵红线了。随后,就竖起耳朵等着楚长风的dá àn ……

    楚长风此刻居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笑道:“本王的jiù shì 她的,自然应该交给她!至于她的么……当然还是她的!”

    澹台凰满意点头,并充满暗示的看了君惊澜一眼。这一眼扫过去,太子爷一顿,随后闲闲挑眉,已然明白了什么,饶有兴味的勾了勾唇。

    “那好,我这一关你过了!”澹台凰说完,看向楚七七,示意到她了。

    楚七七看了一下自家老哥那不怒自威的架势,一下子就软了腿,却还是哆嗦着道:“哥哥以后要……要,要对如烟表妹很好,不,不,不答应我就不让你过去!”

    说完险些把自己吓哭了,呜呜呜……凰姐姐为什么要带她来做这么吓人的事!

    楚长风倒也不生气,笑着点头:“好!”

    他一个字落下,楚七七就飞奔到上官子风身后发抖去了,太吓人了……

    这下,挡路的都没有了,门打开,沐月琪把百里如烟牵了出来。可刚刚走到门口,不知是不是天意,yī zhèn 风撩起,她的红盖头飞了起来,吹风到一边,而也就在同时,她看到了不远处的冷子寒。

    澹台凰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也bsp;mò 了。楚长风亦偏头看了一眼,同样bsp;mò 了,但眸中却有杀气!楚长歌一句话没说错,自古以来情敌jiàn miàn ,都是分外眼红的!

    门口的气氛凝了一凝,冷子寒狂傲的面上,并无太多表情。

    对视半晌之后,终于百里如烟收回了目光,伸手想去捡那一方红盖头。沐月琪已经捡起,送了过来,重新给她盖上……

    遮挡住了彼此凝望的目光,也彻底为那一段十几年的追逐画上了句点。或者他此刻能这样看着她,是因为已经后悔,但……是习惯难舍也好,是无意相望也罢,错过了jiù shì 错过了!

    吹吹打打的声音再度响起,楚长风原本想去牵她,但从来淡薄的百里瑾宸,此刻却踏步过去,微微弯腰,站在百里如烟身前:“上来。”

    百里如烟一愣,登时一喜,便趴上了他的背。她这哥哥,还当真只有今日才像是个哥哥!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又想起了王兄,不知道南宫锦到底在搞什么鬼,解药还没弄好,上次成婚,王兄没能亲自背着她出门,她就发现王兄低落了很久,可别到下次的时候,还是这般!

    她正想着,君惊澜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低声问:“是不是有点羡慕这丫头了?”

    澹台凰看着那从来冷傲过人,谁都看不进眼中百里瑾宸,也背着百里如烟出门,又想了想南宫锦,点了点头:“是有点羡慕了!”

    他揽住她的腰,低声犯贱道:“不必羡慕,你缺的幸福,爷都会加倍补给你!爷一个人,是可以抵他们全部的,太子妃也不用太感动,爷会害羞的!”

    “害你妹!”澹台凰白了他一眼,大步出去了,倒是心里有点淡淡的甜,方才那一丝伤感也没了。

    太子爷失笑,跟在她身后。

    百里瑾宸背着百里如烟到了门口,喜娘正要将红绸的另一端递给楚长风,百里瑾宸却忽然拔了剑,所有人俱是一惊,还没看到他如何出剑,剑就已经shōu rù 鞘中。

    轰——的一声,门口一颗百年古树倒塌!

    随后月色般的眼眸看向楚长歌,语气淡薄却有冷意:“若敢欺负我妹妹,但如此树。”

    得,大家明白了,大舅子是在警告妹夫了!

    楚长风当即弯腰施礼,承诺:“本王会以性命爱护她!”

    “嗯。”轻轻应了声,便没多的话了。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这下真的开始同情楚长风了,先是反复被敲诈银钱,现下还被威胁性命,这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

    如楚玉璃先前所邀,百里家的人留下,其他人则跟着去楚长风的王府,看他们拜堂。

    一切都是很顺利的,至少在半路上没出什么事,楚长风骑在马上,提心吊胆的扫着君惊澜、楚玉璃、皇甫轩这三人,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

    众人一起进了易王府,澹台凰偏过头,却看见了门外的冷子寒,他一身狂傲霸气,也是跟着过来了,只是站在门口,并未dǎ suàn 进去。

    她静默了一会儿,示意君惊澜先进去,君惊澜看了一眼之后,点头先进去了。澹台凰往冷子寒跟前走了几步,也不转弯抹角,看着他开口问:“后悔吗?”

    冷子寒闻言,点漆般的眼眸一凝,锐利的寒光扫向澹台凰,却见她根本不怕,终而笑了笑,邪肆的声线缓缓响起,看着澹台凰一字一顿道:“说实话,后悔!”

    这dá àn 是澹台凰意料之中了,看了他一眼,笑道:“当初您劝我,说这世上的人,并不是真的谁缺了谁,就没bàn fǎ 活下去。您劝我的时候,心里明白,怎么到自己身上就不明白了呢?”

    百里如烟,也并不是非冷子寒不可的!也许jiù shì 因为那个丫头太多的追逐,令冷子寒觉得她就在自己身畔,所以没有那么在意,可再坚定的追逐也终有一天会累,于是发现了更好的风景,不再执着。如同百里如烟,如同笑无语。被留下的那个人呢?恐怕就只能一人独拾寂寞。

    冷子寒没再说自己,却坚持道:“那小子比我适合她!”

    也许,只能这样自我劝慰了。

    澹台凰笑笑,没再说话,转身往王府之内走,却见即墨离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冷子寒的方向。她jiǎo bù 一顿,随后从他身边侧过,低声道:“早日弄明白自己吧,我不希望冷子寒的今日,jiù shì 你的míng rì !”

    她说完,即墨离一颤,而她不再停留,径自走了过去。她太明白,若是即墨离再不zhǔ dòng ,他的下场,恐怕就会和如今的冷子寒一样!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不完满,其实并不完全是坏,因为它们可以指引那些还在徘徊的人,去寻找自己的完满。

    她这一进去,就已经听到了一声“送入洞房”,勾唇笑笑,这婚事算是成了。

    可这想事情太认真,却不小心绊了门槛,君惊澜赶紧上前扶住她,脸色却因为担忧,而有点不好看:“小心些!”

    皇甫轩原本也是要来扶,却晚了一步,冷哼一声,冰凉的声线随之响起:“北冥太子诱拐小姑娘的时候,怎么就未曾想过小心些?”这话么,jiù shì 说澹台凰如今年纪还小,君惊澜只所以能跟她在一起,那全部都是因为诱拐!

    楚玉璃也淡淡接话:“朕也觉得北冥太子之举,有欠妥当!”

    澹台凰的脑后又滑下黑线。

    但太子爷已经表示完全不能忍,斜睨了他们一眼,凉凉道:“二位就没想过诱拐?何苦五十步笑百步?”即,就算我是诱拐,你们两个好到哪里去了?

    “如今婚事已经成了,长风亦不必再忧虑,不若我们实施一番在百里家宴席上的tí yì ,切磋切磋?”楚玉璃温声tí yì 。

    楚长风表情痛苦,婚事是成了,但是他王府这边宴席还没吃,以这三人的武功打起来,王府都得夷为平地!那宴席怎么办?他上前一步:“皇兄……”

    楚玉璃没说话,皇甫轩就冷冷扫他一眼,道:“只比拳脚,不比内力!”也算是给他和夜幕山庄一个面子!

    楚长风松了一口气。

    “走吧,后院!”太子爷双手环胸,率先走人。

    澹台凰正想上前劝解,或是跟着一起去看看,免得生出什么事儿,谁知她才走了几步,那三个男人竟然同时回头:“别跟来!我们的事情,你不要管!”

    澹台凰:“……!”

    不跟就不跟!真是……

    楚长歌和笑无语对视一眼,悄悄的跟着看热闹去了。接着那几个人去后院打架,一直没有回来,所有人忐忑的吃完宴席,各自飞快走人。

    一直到了半夜,他们还没回来,澹台凰开始有点担忧了,几经犹豫之后,无视了他们之前让她不要跟上的话,悄悄去了后院。

    可还没走近,她一眼远远看去,灯火映照之下,竟然看见了三张鼻青脸肿的脸。这果然是没比内力,只比了拳脚……

    她嘴角抽搐,站在原地没动,也没被他们发现。

    然后听见楚玉璃道:“怎么办,如今如何出现在她面前?”语气甚忧虑。

    皇甫轩不说话,君惊澜也不说话,但是眸中神色一样沉郁。显然他们早就打完了,但是这脸实在不能出现在澹台凰面前,太损形象,于是笃着都没走。

    然后澹台凰瞄到不远处,笑无语和楚长歌那两个人,一边偷看,一边拍着大腿笑得左摇右晃!

    然后皇甫轩蹙眉,额头青了一大块,冷声道:“朕早就说了不打脸!”

    太子爷的唇角挂着血迹,嘴角便也是一块青紫,凉凉道:“打起来了,谁还顾忌那些?”

    然后,都不说话了。

    最后,楚玉璃青紫着颧骨,皱眉开口:“即墨离之前似也喜欢她,若如今还喜欢,我们如此mó yàng ,即墨离的机会便来了!还有皇弟、笑无语这几个美男子最近在她面前晃,似乎也不那么安全!”

    他这样一说,皇甫轩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们这是鹬蚌相争,最终要渔翁得利了吗?

    随后,太子爷端着下巴,狭长魅眸眯出狐狸一样的光芒,十分认真的tí yì 道:“不若……我们将他们几个也抓起来,揍成我们这样?”

    全部鼻青脸肿,就都没戏了!

    这下那笑得左摇右晃的楚长歌和笑无语就笑不出来了,瞪着那几人,想着是不是赶快逃命。

    他这tí yì 一出,楚玉璃和皇甫轩略一思索,竟同时点头道:“如此甚好,这主意的确不错!”

    然后笑无语和楚长歌,双腿迈起风火轮,从后墙跑了,澹台凰隔着假山看了一会儿,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得了吧!打死活该!

    不再管他们三个,转身就走!真是够了……

    ------题外话------

    太子爷狭长魅眸微眯,楚玉璃温润眼眸含笑,皇甫轩寒眸幽闪,三人皆鼻青脸肿的看着众人,开口道:“脸甚痛,众位给点月票买药膏可好?”

    山哥:眼见月票榜名次将不保,心甚痛,众位赏点月票给哥预防心脏病可好?

    谢谢大家近日的月票,钻石,鲜花,打赏,一直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