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孩子?这可是个大问题啊!皇家正统一脉,是从来不容许双胞胎生出两个儿子的,jiù shì 有这样的,也从来需要除掉一个,因为双胞胎儿子,长成一样的几率太大,将来一个要继承皇位,一个不继承,会引发无数麻烦!

    所以皇家从来认为帝王家出了双胞胎儿子,这是不祥的预兆,尤其太子殿下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才更不能容。虽然谁都不会觉得太子殿下会因为zhè gè 原因,就要除掉自己的一个孩子,但是皇室宗亲的那些人,真的闹起来,又是一场麻烦!

    这问题,韫慧和澹台凰还尚且不知,倒是稳婆心里忐忑得很。这种事情是有先例的,二十三年前,如今北冥的皇帝君皓然,还是一个心中有着雄才大略的王爷,而他的侧妃董氏怀孕,诞下一对双胞胎儿子,长得一模一样,且不说那时候是君临渊在位,即便他能谋反成功,也会因为这两个双胞胎儿子,而与皇位无缘,否则将来传位jiù shì 一大麻烦,皇族宗亲的人肯定不会答应!

    那时候还是太子殿下的父皇在位,有传闻,君皓然是为了摆脱这一桎梏,才亲手捂死了其中一个儿子!随后他的侧妃因此悲痛欲绝,自尽而亡,而董氏是君皓然生平唯一心爱之一,在董氏死后,他一度险些为此跟着同去,而剩下的那个儿子,在五岁的时候病逝早夭,最后君皓然就成了一个淡薄性子,开始修身养性,对皇位再无兴趣。

    所以稳婆心里很清楚,这太子妃要是生出一对双胞胎儿子,麻烦无穷,尤其殿下是要继承皇位的人!只希望这是一位小郡主,可别又是一位皇孙!

    澹台凰哪里晓得古代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生双胞胎儿子,还有这种逗比的风险,她只知道自己疼到没有救了,而且也不复方才的lì qì ,整个人倾向于头晕目眩,当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的神智,没有晕过去!

    于是,又是一番“热水,剪刀……”

    等等各方面折腾……

    “太子妃,用力!用力!第二胎会容易些……”稳婆十分实事求是的劝慰,女人生产,第二胎的确会容易些,但她也只敢说这一句了,完全不敢说太多,因为深深的dān xīn 自己说多了,太子妃又会如同方才一样骂人!

    说不定jiù shì ……第二胎容易些?那你来生啊!

    第二胎的确是容易很多,但仍旧是要命一样的疼,澹台凰的眼里噙着泪花,深深的不明白老天为何对她如此残忍,明明生一个儿子,交给君惊澜好好教养,以后继承皇位就结了,为毛还要受一遍这种罪!

    她手腕被系在床沿上,死死的咬了唇畔,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没事儿,先生了再说,大不了生完之后,心中有气难消,就把君惊澜给揍一顿!澹台凰如是在心中表述,耐心又认真的劝慰自己……

    “啊——”澹台凰发现长啸的时候,用力起来特别方便,所以扯着嗓子,狠狠的吼叫了几声!

    生完一个孩子还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实在令人极易心生膜拜之情!众人都在心中崇拜的点头,澹台凰的确不愧是北冥的太子妃,不愧是漠北女皇,不愧是当代杰出的母老虎!鼓掌……

    稳婆怀着一种逗比又担忧的心情,给澹台凰进行第二轮接生,yī zhèn yī zhèn 的惨叫,各种撕心裂肺叫人不敢听。约莫两个多时辰的奋斗之后,终于又在稳婆无比jī dòng 的情形下,又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之声……

    这孩子生出来之后,直接就吐泡泡,然后被稳婆一巴掌揍哭了……

    但,稳婆做的第一件事,是赶紧看了一眼是男是女,看完之后又飞快的看了一眼这两个孩子像不像,一看便松了一口气,皇长孙似乎是随太子爷多一点,虽然还小,看不出什么,但那双眼眸狭长,眉间还有一点朱砂,已经极好辨认!

    而这二皇孙,容貌虽然没张开,但从眼睛不难看出是像太子妃多一些。松了一口气之后,她才高声道:“又是一个皇孙,恭喜太子妃,贺喜太子妃!”

    澹台凰生完第二胎,大感解脱,一下子觉得生孩子也没那么恐怖,她身体底子好,生完之后居然还有不少lì qì !嗯,她对她自己的实力非常满意,看着不远处的两个襁褓,正zhǔn bèi 让他们抱过来看看,结果,她面容忽然扭曲了一下……

    稳婆一看她的表情,心中顿生了不妙的预感,其实澹台凰心里不妙预感更甚!为什么这抽痛的感觉,如此……熟悉?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腹部又传来yī zhèn yī zhèn 的阵痛,以至于她面部表情整个都完全扭曲了起来,心中已经开始大骂君惊澜,混账!有这么播种吗?到底播了几个?

    稳婆赶紧上前一看,随后惊恐的高呼:“居然……还有一个?!”

    “好像真的是的……”澹台凰的眼里已经含了一炮泪。

    韫慧的脑后是大滴汗水,她是应该敬佩女皇能生呢?还是崇拜太子会……咳咳,会播种呢?

    稳婆听完澹台凰这句,jiǎo bù 飞快的踉跄了一下,觉得应该换一个人来接手,因为觉得自己的能力已经完全不够了,太子妃还没累死,她就觉得自己快累死了!但,想想自己都接生了两个了,一定大大的有赏,现下要是换了个人接生,最后殿下只记得打赏换上去的那个人,却忘记了打赏自己,那可怎么办呢?

    于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她重重的给自己打气,加油,你行的!

    然后龙腾虎步的到了澹台凰的床边,抬起头严肃的看着她道:“太子妃,加油!只要安然的生下zhè gè 孩子,您马上就要成为北冥皇室的第一人了!”皇家第一个一胎生了这么多的人!

    然后,我也要成为北冥皇室第一产婆了,居然一口气接生了三个龙子龙孙!说出去浑身上下都没有肥肉了,只剩下面子!大大的有面子!

    澹台凰嘴角一抽,深深的觉得zhè gè 所谓北冥皇室第一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而且她一点都不想当!嘴角抽搐了半晌,心情已经平静,这会儿生孩子她就当下蛋了,平静的生,是的,她要保持作为一国女皇的气度,平静用力有耐心的生!

    只有这样在心中自我ān wèi ,她才能说服自己不当场晕倒——

    稳婆此刻比自己生孩子都要严肃,十分努力地给澹台凰打气:“太子妃,深呼吸!不要害怕,您马上就能把第三个皇孙也生出来了,太子殿下回来之后,会非常感激您的,您jiù shì 我们北冥的大功臣!”

    这句话成功的刺激到了澹台凰敏感的神经,她一下子抬起头来,一张脸绷得通红,怒目圆瞪,对着稳婆yī zhèn 怒吼:“他感激我?是我谢谢他,我谢谢他全家!”

    韫慧一巴掌拍上自己的额头,颇为不忍直视的转过头!女皇陛下是已经快被气疯了,这稳婆还搞不清状况……

    稳婆愣了一下,心里很狐疑!为什么她觉得太子妃这句话,很像是在骂人?

    这真是别出心裁,别有一番风味的感谢!

    澹台凰这一句话骂出来,正好南宫锦和东篱回来,在门口听了一个全!百里瑾宸也是听说了君惊澜的孩子今日要出生,故而也来看看。

    这几人这一到门口,就听见了zhè gè 谢谢太子爷不够,还要把全家都一起谢了!嘴角同时抽了抽……

    南宫锦几天没理会百里惊鸿了,这会儿倒也问了站在门口的百里惊鸿一句:“发生什么事儿了?”她原本觉得这么久了应该生了啊,怎么澹台凰的声音还是那样痛苦?难不成也难产了?

    很多天没被她理会的百里惊鸿,此刻深感受宠若惊,于是虽语气依旧淡薄,却很快地道:“已经生了两个了。”

    “嗯!”南宫锦点头,暂且还没觉得有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惊悚的扭过头,看向百里惊鸿:“嗯?已经生了两个了?难道还有一个?”

    百里惊鸿淡薄的容色不变,轻轻点头:“是。”

    “哎呀!”南宫锦一瞬间gāo xìng了,猥琐的一拍大腿,高声道,“我们家惊澜播种的本事和质量好强大,瞧这基因优良的,一生jiù shì 三儿!”

    说完之后,她猥琐的上前拍了一下百里瑾宸的肩膀,笑眯眯地道:“儿子,啥时候也给你娘生三个孙子呗,也让见识一下我们百里家优良的基因,我一直觉得啊……”

    “很吵。”百里瑾宸很不给面子的吐出了两个字,也不知道是在说南宫锦很吵,还是说孩子很吵。

    说完之后,往后退了数步,到离南宫锦二十多米的地方站着去了。

    南宫锦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大骂了一声:“不孝子!”

    也不知道就他这德行,自己这辈子还有机会看到亲孙不!

    各家操心各家的事,屋内的澹台凰,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弱,最后jīng guò 不懈的努力,成功的生出了第三个孩子……

    这孩子也神奇的很,出生之后,瞄了稳婆一眼,然后小nǎo dài 一扭,睡觉去了!稳婆看了一下,又是个皇孙,只是这孩子,虽也是皱巴巴的,但却不难看出将来绝对是一副风流相,单单那眼眸,jiù shì 极为出挑的桃花眼,一看将来jiù shì 个祸害各家小姐的!

    但是他出生之后不哭,把稳婆吓到了,dān xīn 是个哑巴,于是还是拍了一巴掌……

    小家伙还是哭了,并且恶狠狠的瞪了稳婆一眼。

    稳婆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太子殿下的孩子,这一个一个,全部都是神童啊,特别是这三皇孙,这是记仇了吗?但到了这会儿,她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三个皇孙,都是男孩,应该没有了吧?

    嗯,她实在是太厉害了,北冥皇室有史以来,唯一一次三个皇孙,三胞胎,而且长得完全不一样,这真是普天同乐的喜事!而且全部都被她接生出来了,她一定会因此历史上最有名的稳婆!

    可也就在这会儿,那躺在床上,女汉子一样牛叉坚强了半天的澹台凰,茫然的看着屋顶,看着床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终于忍不住对着稳婆瘪了嘴,险些没哭出来:“好像……好像还有一个!”

    “啥?!”稳婆jiǎo bù 一个踉跄,险些没厥过去!

    接着寝殿爆出一声大骂:“君惊澜,我操你大爷!”

    战场之上,浑身血迹的太子殿下,拿着长刀的手忽然抖了抖……

    屋里屋外所有人,浑身上下都忽然抖了抖!包括南宫锦的jiǎo bù ,都颤了颤……

    当时她生瑾宸和如烟的时候,也是把百里惊鸿的全家都骂了一遍,澹台凰能忍到这会儿,是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骂的内容……嗯,她有时间去查查君家的族谱,看看惊澜那小子无辜挨骂的大爷是谁!

    百里瑾宸好看的眉梢也微微皱了皱,看那样子似乎颇有点嫌弃,对澹台凰这样的女人,表示完全不能容忍,操……操你大爷?这是一个女人能骂出来的话吗?

    然后纵观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女人,他此刻的确觉得,女人是非常可怕的生物,尤其那日在南海上,遇见的那个。把手往他袖子里伸的女人最甚!

    其他人听着澹台凰这一声大骂,整个人都感觉颇为惊恐,太子妃这话要是给爷听见,呃……给爷听见了,爷八成也是笑笑就过去了,根本不会真的跟太子妃计较。

    爷都习惯了,没有生气意向了,他们也不该跟着操zhè gè 心了……不过爷的确厉害,太子妃也厉害,都给爷生了三个儿子了,居然还有一个!

    最后在澹台凰不断的咒骂之下,整个宫殿的人,心情万分惊悚之间,终于……

    最后,又是一生婴儿啼哭响起,最后一个孩子呱呱坠地,是个女儿!

    稳婆飞快的看了一眼澹台凰已经完全平坦的小腹,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会儿是完了吧?终于没有了吧?太好了!稳婆擦了一把眼角的泪花,jiǎo bù 颠了几下,被身后的人扶住了!

    其实生孩子,不仅仅产妇很累,稳婆也累啊!

    而作为产妇的澹台凰,没来得及瞅任何一个娃一眼,就给直挺挺的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她也没忘记把君惊澜的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

    生一个可以隐忍,生两个勉强容忍,生三个用力的忍!结果尼玛生了四个,根本忍无可忍!

    澹台凰晕了,君惊澜和皇甫轩这场仗,足足打了三天!打出了一个酣畅淋漓,打出了两个男人间的互相赞叹,最后还是打成了一个平手!

    这是一场硬仗,完全没有半分阴谋诡计的硬仗,最终就成就了这一场平手,也被记为历史上最有名的十大战役之一!

    皇甫轩是看见了君惊澜自残的,但他离得太远,没有听见南宫锦和东篱的话,所以并不知其缘由!但他也是个君子,见君惊澜自残,身上有伤,便也没有上去和他单打独斗,而事实上这么多士兵隔在中间,他们也没bàn fǎ 聚到一起单打独斗!

    三日之战,血洒长空!

    而那之后,也没有一个人再来禀告君惊澜,有关于澹台凰的一切消息,他心中也明白,没有消息,应当jiù shì 好消息!倘若她出了事,东篱他们纵然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不来禀报!

    三日,对君惊澜和皇甫轩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些士兵,却都是血肉之躯,简而言之,jiù shì 君惊澜和皇甫轩可以不吃饭,但是这些士兵不能,于是打到了今日的仗,不论又没有分出胜负,都必须要就此打住!

    这三天之后,两边都鸣金收兵!

    君惊澜身上的血流了三日,没有止血,没有止疼,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服食过养血蛊的yuán gù ,竟也没死。他跨坐在马背上,狭长魅眸挑起,看向皇甫轩,那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温度。

    而皇甫轩的表情,自然也不可能好看,他们两人都不认为,面对情敌,需要多好的表情!但皇甫轩的确敬佩他,即便伤成zhè gè 样子,竟然也能打完这场仗,倘若没有伤,那又会怎样?

    他不遮掩对情敌的厌恶,但也不会掩藏对对手的赞赏,这是一个男人的风度。

    两相对峙,皇甫轩冰冷的薄唇微勾,冷声道:“君惊澜,这一仗,tòng kuài !”

    君惊澜没说话,只凉凉看着他,足足半晌,才哑声回了一句:“皇甫轩,你的确够狠!”挑的时间,如此契合,以他们这几个男人,对情敌之间重重会做的恶意揣度,自然会认为对方是gù yì !

    他此番出来,便是陷入了责任和她的抉择之中,最终是她强迫他更改了决定,选了责任,但此番歉疚,他要如何去还?

    皇甫轩给了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而不论他如何选择,最终得益的都是面前之人!他一生算计,却终究人算不如天算,偏偏让孩子早了十日出生,这一场早产,足以造就他一生遗憾!

    皇甫轩此刻却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可隐约觉得,这应当和君惊澜疯了一样,在战场上自残有guān xì 。灿金色的寒眸微眯,冷声询问:“君惊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日,她临盆!”五个字,说出来之后,他魅眸凝滞了半瞬,似闪过一道水光,速度极快,让人抓握不住。

    皇甫轩闻言一怔,手一滑,长戟便滑了出去,掉落在地。

    而直到这一刻,君惊澜方才明白,皇甫轩也当不是gù yì 。只是不管是不是gù yì ,最终结果都已经造成,已经开始的战争,两方的士兵都不可能接受一个女人临盆,就此休战的决议!这会动摇一个统治者的地位!

    东篱来禀报消息之后,他当时调转马头要走,便早已做了最坏的dǎ suàn ,二十万大军和一生英名,全部抛下!可她却让干娘来传话,不让他huí qù ,如今呢?战事已了,他该如何huí qù 面对她?

    皇甫轩愣了片刻之后,寒眸中徒然生出怒气,几乎是指责地道:“君惊澜,那你为什么不huí qù ?”

    为什么不huí qù ?

    这问题让情敌问出来,犹为刺心!而很快的,皇甫轩也想起来,那时候似乎前后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东篱,一个是南宫锦,他也的确调转过马头zhǔn bèi 走,自己当时还愣了一下,却并没听到那些人的话。

    只需要前后串连一番,他就能明白过来,终而声线也艰涩了不少,冷声道:“是她不让你huí qù 对不对?”

    她竟然如此在意他么?就如同当初她在楚七七生产的时候,说过永远不会叫他为难,不会让他陷入两难抉择。所以那个一贯刚硬、坚强的女人,在这时候强势的为他作下了决定!

    不让他huí qù !

    君惊澜没答话,皇甫轩却又想到了什么,看着他战袍上的血,终于也彻底fǎn yīng 了过来!她不让他huí qù ,他不能陪着她生产,最终就陪着她一起痛了是么,血染绯衣。

    这两人之间,似真的已经没有人能插进去了。终于皇甫轩笑了,几乎有点疯狂的笑,但此刻君惊澜没再理会他,调转了马头,转身走了。

    而皇甫轩几乎疯了一般,在战场上笑了良久,终于赤红了一双灿金色的眼眸,将脸深深埋人掌中。

    楚七七生产那日,他也在门口。

    他知道那会有多难,于是便也查到了她临盆,当是自己开战那日的十天之后。所以他才会在那一天,拉着君惊澜出来痛tòng kuài 快的打一场,却不知道天意如此,偏偏让她早产十日!

    君惊澜能在自己胸口划伤七十二刀,陪着她痛。而他呢?生产之日,她可有难产?她可有难以独自支撑?可有……恨过他偏偏挑了这时候……来打这场仗?

    东陵的士兵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看见他们从来如天神一般傲立,如上古神剑一般宁折不弯的帝王,颓然静默,远远看去像是离群的青鹤,似在品尝世上最痛最疼的悔。

    ……

    北冥大军回程,而君惊澜终于因为失血过多,在进城之后,刚刚下马,就晕了过去。

    好端端的就晕倒在了城门口,澹台凰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在她心中他一直是极为强大,没想到上个战场竟然能躺着回来?这让她打心眼里对他多了几分鄙视。

    后来南宫锦告诉了她战场上的所有的情况,包括原本东篱去禀报了消息,他尽管极为难舍责任,却还是调转了马头zhǔn bèi 回来。可澹台凰拼了命的让自己去堵着君惊澜,没让他回来,并说出那样一番话刺激他不得不留下。于是最终,他不能陪在她身边,便陪着她一起痛了。

    疯了一样在身上划了那么多刀,又在战场上和皇甫轩打了整整三天,能撑到现下才晕倒,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消息直直的把澹台凰气得哭笑不得,却是靠在床榻上破口大骂:“zhè gè 傻子!”她让南宫锦去拦着他,是不希望他的人生因为她而有任何遗憾,却忘记了他没回来陪着她,对于他来说,同样是一种遗憾!

    而这遗憾,他恐怕一生都不会原谅他自己,而在战场上的行为,那不过是想bàn fǎ 让他自己心里好受些罢了。谁比谁爱谁多一些,其实是真得分不出高下。

    这几日百里瑾宸被南宫锦抓去给君惊澜医治,澹台凰在坐月子,原本是想去看他,最后却被南宫锦非常强势的留下了!按着她没让她去,坐月子就好好坐月子,这一个月是不能随便走动的,一个月不养好,以后身体会出现各种毛病。

    于是澹台凰就这样被留住,不能去看他。而百里瑾宸的性子素来淡漠又lěng mò ,治病的时候不喜欢多余的人去打扰,于是君惊澜和澹台凰的房间离得很远。好在南宫锦说他先前吞了养血蛊,虽然事后取出来了,但在他体内游移过一段时间,阴差阳错使得他在这方面体质极强,即便失血过多,还是没有翘掉。

    这才让澹台凰放下心来,这几日,澹台凰就一直在吃了睡,睡了吃,顺便看顾自己的几个孩子。这时候也充分的体会到了当妈的不容易,这四个孩子,当真是一个人一个脾性。

    虽然都还没长开,但隐约也已经可以看到些雏形。

    比如大儿子眉间朱砂一点,小眼睛也极为狭长,就像是拖尾的胭脂,给拉了那么长,长得最像君惊澜,于是也沉稳得可以,基本上不动他的时候,那是不哭不闹,一张小脸非常严肃,澹台凰逗他的时候,他倒是会笑一笑,小嘴巴一扯,颇有君惊澜那温和笑意的风骨。

    而二儿子,长得倒是随了她,但这孩子有意思的很,平常都没什么fǎn yīng ,jiù shì 有一日,南宫锦闲的蛋疼,在门口吟了一首诗,这孩子听得摇头晃脑,一个拳头大小的小nǎo dài ,竟然还有滋有味的晃荡起来。后来澹台凰试了他几次,发现这孩子,在听见诗词歌赋,各种乐器之声的时候,都似颇感兴趣,很能产生共鸣。

    南宫锦当时很嫌弃的说了一句,这孩子要是发展得好,倒是能“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成为一代诗词歌赋俱佳的贤者,还能在腰间挂着一玉笛,学着当年的忘尘公子皇甫逸的在江湖飘荡。发展不好,就成了那穷酸书生……

    但若说这孩子,能跟忘尘沾边,那这三儿子是彻底把尘世都忘到九霄云外了!为什么,因为他一天到晚都在睡觉,什么时候把他弄醒了,他虎着脸看了一会儿,然后小nǎo dài 一歪,又睡着了!那还没有人小拇指长的脚丫,还经常非常有艺术美感的翻过去,给人一种视觉冲击——大爷睡觉去了!

    一看jiù shì 个不务正业、不事生产的!而且这孩子男生女相,一双桃花眼,容貌上倒是颇有……王兄的风骨,王兄么,跟澹台明月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以说是继承了他外公的基因,但是这不事生产的样子,倒更加像是楚长歌那调皮捣蛋,不务正业的纨绔调调!

    不过这让澹台凰很满意,生了一票儿子,最让人头疼的问题,是如果他们都想当皇帝怎么办?说不定就闹得不是你死,jiù shì 我活。但如果她此番和南宫锦的tuī duàn 没有问题的话,这三个儿子,一个沉稳,一个爱诗词歌赋,一个不务正业,倒是很难打起来。

    也许在普通人家,这三儿子还要好好dān xīn 一下教养问题,但是在皇家天生jiù shì 这种性子,那必然是活得极为洒脱畅快的。

    至于那小女儿,大抵jiù shì 用来卖萌的,一张小脸长得谁都不像,却极为粉雕玉琢,长开得最快,她三个哥哥的小脸,都是七八天才长开,这孩子五天就长开了。最常做的事情,jiù shì 吐泡泡,喜欢含手指,而且只要澹台凰抱别的孩子,不抱她,分分钟就开始水漫金山,哭到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于是比起那三个各有特色的儿子,澹台凰更加喜欢小女儿多一些,这样可爱的孩子,就特别能让人母性光辉泛滥。至于那沉稳的如同缩小版君惊澜的大儿子,似有像穷酸书生发展的二儿子,还有那一看就不务正业、不事生产的小儿子,就成功的失了宠!

    当然,这三货其实也都并不稀罕澹台凰的宠爱,有时候她伸手去抱,他们还甚为嫌弃来着。

    直到这时候,澹台凰才深深的有了一种作为母亲的感觉,偶尔看着这四个排成一排,那么小,那么小的孩子,只觉得自己心都萌化了,从来坚硬强悍的心脏,也似柔软了一大块,让这几个可爱的孩子住了进去。

    百里瑾宸极少过来,南宫锦每天都将君惊澜的身体状况传达过来,有百里瑾宸在,也没什么大碍,看样子过不了几日就会醒来。澹台凰听了这些话,自然也就放心了,专心的逗弄这几个孩子。

    可是前几天她还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到了后几天,她只觉得自己快疯了!

    这四胞胎,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同一胞所出,有心电感应,只要有一个孩子哭了,其他的准哭!然后四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在屋子里头此起彼伏!让人头疼不已,澹台凰有时候甚至恨不得把这几个孩子扔出去,真是吵死了!

    她决定以后带孩子的任务,就交给君惊澜了!她负责生,他负责养!不过她倒是有点期待,君惊澜那个据说要揍这几个孩子一顿的人,等他真的看到这几个孩子,还能揍得下手不!

    就在她揣度着君惊澜之间,已经是那场战争的十日之后,而这四个孩子也出生了十三天了!

    太子爷也终于醒了!他醒来之后,便只觉得yī zhèn 晕眩,看着屋顶半瞬,神智才慢慢回笼,随后他偏头,慵懒声线中还有几丝中气不足,问的第一句话是:“太子妃如何了?”

    小琛子看他醒了,一小子险些gāo xìng到一蹦三尺高,压抑着自己内心里浓浓的喜悦之情,上前一步之后弯下腰,赶紧开口道:“回爷的话,太子妃生了!母子平安!”

    君惊澜如玉长指伸出,缓缓的揉了揉眉心,随后顿了顿,问:“骂爷了吗?”以她的性子,痛极的时候,应该是会骂的。

    小琛子犹豫了一会儿,想着要不要说实话,但不管咋样他也不敢说假话,于是顶着脑后那一滴巨大的汗水,实事求是的回答:“最后一胎生下来的时候,骂了!”

    太子爷闻言起身,缓慢的靠在床榻上,一听小琛子这话,便轻轻的点点头,和自己料得分毫不差!可,点头之后,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狭长魅眸看向小琛子,询问:“嗯?最后一胎的时候?”

    小琛子心想,我的爷,你总算是fǎn yīng 过来了,还知道问题在“最后一胎的时候”,太子妃生了一窝,早已引起整个北冥的轰动了好吗?您作为皇孙们的父君,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好吧,这样的冲击,也应该让您自己也体会一下!

    于是他点头:“是的,最后一胎的时候!”

    君惊澜有点惊奇,问:“生了双胞胎?”莫不是真的如同漠北的御医bsp;bsp;,当真不止怀了一个?

    小琛子僵硬着表情摇摇头。

    “三……三胞胎?”太子爷的表情变得有点不可思议,那张苍白却依旧潋滟如画的面容,出现了几丝龟裂的痕迹,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

    小琛子看着他那样子,终于木然着表情伸出了四根手指,然后一眨不眨的看着太子,道:“爷,生了三子一女!”

    “爷,撑住!”说完之后,飞快伸手,扶住那一脸空白的太子殿下。

    ……

    其实太子爷虽然很震惊,但也没什么撑不住的。这会儿便也起了身,下人们拿了衣物来,他自己穿,素来有洁癖,并不习惯下人伺候穿衣。

    紫衣玉带,银色流光在锦缎上幽闪,尊贵不可言说。银冠束发,几缕发丝划过脸颊,如玉轮廓,更是冷艳慑人。这样一个似能劈开薄雾天光,耀眼胜过烈日之辉的美男子,谁都不可能想到,他此刻竟然已经……

    ——是四个孩子的父亲?

    君惊澜其实也很难从这里面适应过来,毕竟一下子就当爹了,这种感觉的确是……令人不好转换。

    整理好了仪容,他便已经决定去修理那几个孩子了,当初记下的帐,他一笔都不会忘记!首先要做的,自然是先去澹台凰那里,慰问爱妻的状况,接着要做的,jiù shì 把那几个小兔崽子狠狠的揍一顿!

    太子爷往澹台凰的寝殿走,紫银色的衣袍,在空中带出氤氲的痕迹,如一道迤逦春光,但凡所过之处,几乎能融了冬日初雪。

    而在半路上,遇见了一袭白衣的百里瑾宸,此刻看他过来,寡薄的唇畔为扯,淡薄道:“恭喜。”

    即便道贺,他的语气还是不冷不热,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君惊澜闲闲挑眉,自然也清楚从他口中得出这句话,已经极为不易,却还是笑着问道:“那不知你是zhǔn bèi 给孩子们做叔叔,还是做干爹?”

    做叔叔么,便是承袭了南宫锦的guān xì ,但这叔叔也jiù shì 干叔叔,终将是一代一代淡下去,若是做干爹么,jiù shì 他们这一代再重新确立的guān xì ,那自然是比叔叔要亲上许多。

    百里瑾宸眉心一蹙,微微偏过头,看着满园的雪,终而淡薄道:“干爹吧。”

    这般一说,便是愿意和君惊澜保持更亲近的guān xì 了。

    太子爷却来了兴致,看着他那一句话说出,还要别扭得偏过头的mó yàng ,可以调笑道:“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百里瑾宸登时怒了,面上却看不出丝毫怒色,偏过头,转身便走:“我什么都没说,我并不希望和你的孩子有任何guān xì 。”

    “嗯!他们会尊敬你这干爹的!”太子爷自说自话,从他身边侧了过去。

    百里瑾宸月色般醉人的眸闪了闪,最终扯唇笑了笑,极为淡薄的笑,如同初融的雪……

    捉弄完了弟弟,君惊澜便将到澹台凰的寝殿门口,一路上太子爷都在思索一个问题,三子一女,从前他说如果生了龙凤胎,就将儿子揍两顿,因为绝对不能碰女儿。这下,三子一女,那原本应该揍女儿的那一顿,应该揍在哪个儿子身上呢?

    作为皇孙们父君的太子殿下,一路上就想着这种残忍、不靠谱、没有父爱的问题,一直前行。

    到了门口,刚要进去,却听到屋内一声小孩子的声音传出来:“哇哇!”

    他jiǎo bù 一滞,站在门口,听着那声,似心弦被波动了一根,强大的冲击之下,竟让他有些呆愣。

    接着,因着内力极为深厚,耳间竟能听到小孩子吐泡泡的声音,一下子他从呆愣开始变得有点无措。

    抬出去要进门的脚,也顿住,最终局促的收了回来,更为离谱的是,竟然生出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不太敢就这样莽撞的进去面对那几个孩子,不太敢就这样轻率的去面对她为他生下的孩子。

    站在门口,隔着屏风和珠帘,看不见屋内的情景,他却仿佛被定格。不知该进还是退?

    ------题外话------

    名字已定,这几位亲的“520”已经送上!因为全本订阅完现下就应该是举人,所以这一次是以秀才等级为最低线,下次这种活动就要求全本订阅才有奖励的哦!下面是名单——

    【天天莹莹】的君念卿,用来表达太子对凰儿的爱,自然也适合那个爱卖萌的女儿!

    【流年殿下】的君子悠,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很适合对诗词歌赋感兴趣的二儿子!

    【15725595662】的君尘天,只取“君尘”二字,给那个忘尘不事生产的纨绔老三!

    【云雾秀】的君御宸,御“宸”不jiù shì 有点欺负瑾宸的意思么?于是只取“君御”二字,御者统治也,给皇长孙!

    谢谢大家的参与,爱你们么么!

    最后,一根白绫横上天,山哥带着四个宝宝,眼泪汪汪的看着你们——不给月票,哥就带着小包子们去上吊……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