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完这话,看见眼前líng luàn 而极为重口味的情形,也都对澹台凰的话产生了极为浓重的共鸣,这女人的确是跟狗很般配,尤其看这样子,她自己似乎也是这样认为。

    其实澹台凰原本是看这女人这么想要男人,这么希望得到满足,就把她送到军营去走一圈,让她好好开心一下!但是没想到她已经自发寻找,认为狗很适合她,这很好。

    贱人配狗,天长地久!

    这八个大字,简直适合她和那一群狗狗到了极致!倒是小星星同学的表情很有点悲伤,深深的觉得自己连累了自己的狗xiōng dì ,居然被抓来满足zhè gè 贱女人。

    但是星爷看见自己的狗xiōng dì 们,似乎也挺开心的,于是忧伤的一爪子拍上了自己的额头,重重扶额。唉,这群堕落的狗子啊,jiù shì 做这种事儿也不挑一下对象,星爷的脸都被它们丢完了!

    “嗷呜!”星爷愤怒举爪,“嗷呜呜嗷呜……”你们还dǎ suàn 做优雅,yōu xiù 的白雪公主贵族狗吗?身为狗族的美男子,你们这样做hé shì 吗?

    澹台凰看小星星童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mó yàng ,嘴角微微抽了抽,却也对它生出了不少同情,小星星这家伙心里也是很痛苦的,于是澹台凰伸出手,极为同情的抚摸了一下它的头顶:“算了,你淡定一些,人有失足,狗有失蹄!它们只是一时行差踏错,你就不要太在意了,人也好,狗也罢,总会有因为受不了诱惑而犯错的时候。反正它们也还没有女朋友,不涉及道德,我们就宽容一次吧!”

    女朋友?

    女朋友是啥?大家都不明白,但隐约觉得澹台凰有几句话讲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比如人有失足,狗有失蹄!人也好,狗也罢,总会有因为受不了诱惑而犯错的时候。分析的倒是很是那么回事儿!

    然而她这一巴掌拍在星爷的头顶抚摸,星爷表示很不gāo xìng,昂起头jiù shì yī zhèn 咆哮:“嗷呜嗷呜嗷嗷!”谁批准你乱摸星爷nǎo dài 的?星爷高贵的头颅,是你这样的蠢货能瞎摸的?

    澹台凰一片好心的想ān wèi 它,最后换来这种结果,她深深的体会了一把好心遭狼吠是什么感觉。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并不是所有的好心,最后都会有良好的结果,所以当你ān wèi 人的时候,也一定要分对象!

    她收回了自己的手,觉得和小星星是没有bàn fǎ 做朋友了,以后还是jì xù 做情敌了!虽然貌似它真的没什么竞争力……

    雪地中的场景龌龊混乱得很,那药性也非常强,这让澹台凰越看越是冷笑不已,这若是真让她把君惊澜算计成功了,她是想把自己爽到各种境地去?下这么重的药,估计zhǔn bèi 用青蛙后蹄式走路,在外面溜达几天了吧?

    嗯,那也算是抬举她了,说不定根本没bàn fǎ 下榻。

    不少侍婢们都是黄花大闺女,脸色红红的看着,深感羞耻,矮油,居然要她们这些云英未嫁的小姑娘看这些,真是太讨厌了!

    墨初和夏卷,身为澹台凰如今最看中的两个激灵的丫头,都红着脸,捂着眼睛,表示自己坚决不看!但是指缝张得很开,笑容很是猥琐。

    澹台凰有点无语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又看了一眼一脸嫌弃,恨铁不成钢,两只前爪却张开了爪缝的小星星,然后给他们打了一商标:同类货色!内心很猥琐,假装很纯洁。

    这一场人的动物的深度交流,持续了竟有半夜之久,苏夏最终得到了满足,却也因为太累,直接晕倒在雪地里。

    小琛子看了澹台凰一眼,用眼神询问应该如何处理。

    澹台凰也有点累了,起了身,瞟了一眼,很有女皇范儿的开口:“就让她在这儿晕着,能活下去是她的造化,活不下去是她的命!朕素来以bāng zhù 别人,为bǎi xìng 们提供所需,和君惊澜一起造就一个温馨的北冥为己任。所以如果她冻死了,你们明天一定要先zhǔn bèi 一口棺材,把她弄出去埋了,要好一点的棺材,这样北冥的bǎi xìng 们,才能知道我的友好,明白吗?”

    拿腔拿调的说话,感觉自己的身价都高了不少,澹台凰表示自己很是享受这种说话的感觉,显得自己很是白富美。

    小琛子听了这话,赶紧低下头,尖着嗓子笑道:“奴才领旨!”他倒是挺喜欢太子妃这性子,该狠辣的时候和爷差不多的狠辣,有底线,不容任何人僭越!要是太子妃这会儿看着这女人成了这样,心里生出了些同情,决定放过,他反而还会有点瞧不上。

    澹台凰淡淡应了一声,也不冷不热的扫了雪地中的苏夏一眼,转身进了君惊澜的书房。这么冷的天,她一丝不挂的在外头,要是真的能够活下去,倒也还能算是个奇迹。

    随后她看了一眼墨初,道:“今夜我在书房照顾你们太子,你先huí qù 照顾孩子们,有事情就来禀报我!”

    墨初应了一生,转身走了。

    接着澹台凰又扫了夏卷一眼,道:“冬卷,以后君惊澜这边就交给你了,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开火箭来通知我知道吗?”

    开火箭是啥夏卷不知道,但是她脸上眼泪横流,十分悲伤地道:“太子妃,奴婢叫夏卷!”

    澹台凰听完愣了一下,好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一点什么,随后qīn qiē 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口道:“嗯,我知道了,春卷!”

    夏卷:“……”

    这什么卷还没搞清楚,澹台凰就已经进了君惊澜的屋子,留下夏卷一个人默默的流泪了!她叫夏卷,夏卷!

    小琛子也看了她一眼,似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口道:“太子妃希望你叫春卷,要不,咱家给你改回来?”

    夏卷怒了,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公公,奴婢觉得夏卷太子爷叫起来会比较顺口!”

    小琛子径自嘀咕了一句,没人听见他说什么,但也没有认真的要给夏卷再改名了。

    一旁的丫头开口道:“冬卷姐姐,你还好吗?啊,我记错了,是秋卷……呃,莫非是春卷?”其实她也晕了。

    夏卷悲愤的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澹台凰今日是拯救了这小丫头的命,但是把人家的名字给改得乱七八糟,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事物具有两面性,活着虽然很好,但是活着却要面对很多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比如莫名其妙的被人乱改名字!

    君惊澜这会儿在泡冰水,此刻已经闭上眼,看样子是在浅眠。方才门口发生的那些事,他恐怕也完全不知道,要是知道应该不会允许那么恶心的事情,在他的寝宫门口发生。

    澹台凰看了他一会儿,估计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干脆抬了一床被子,就在一旁的贵妃榻上浅眠起来。

    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这才安心而眠。

    第二天一早,因为心里一直记挂着,dān xīn 他早上起来之后会发烧,所以澹台凰起得很早,掀开被子之后,就过去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刚刚放上去,就被他的手抓住。

    狭长魅眸睁开,带着点微微倦意,眸色有点微微的朦胧之态,整个人看起来当真是呆萌得很!

    他额头温度很正常,于是澹台凰放了心,并没有发烧的迹象,轻声询问:“你身上的药效退了吗?”

    “退了!”他有点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这才起身,从浴桶里面出来。长腿上滑下水珠,身上什么都没穿,肌肉结实线条精致,看起来极能引诱人产生不健康的思想,澹台凰飞快的扭过头,不敢再看,脸色倒是红得很。

    看她这样子,他笑得倒是玩味了几分,原本疲惫的容色也一扫而空,微微低下头,在她耳畔轻声开口:“太子妃,等你月子坐完了,爷一定好好满足你!”

    “你可以滚了!”这贱人,明明知道她不好意思,却还这样犯贱,简直不知所谓。

    贱人饶有兴味的笑了,看他那样子,倒似心情好得很。

    门口的小琛子听见了他的笑声,便知道他已经醒了,赶紧让人送衣服进去,又是紫银色的衣袍。紫色典雅而尊贵,面料之上泛着银色的流光,便有多了一份颇为扎眼的张扬,她倒是能理解他为何喜欢穿这样的衣服。

    这男人,不管干什么,都是极美的,穿衣服也是。让人感觉不像是在看人穿衣,而是在看一种艺术。

    他整理好自己的之后,下人们赶紧将浴桶之类的东西,全部弄出去,又跪在地上,将地面擦拭干净。动作极快,很快的便将屋内彻底收拾干净。

    澹台凰打了一个哈欠,还没睡好,却也挑眉问了他一句:“昨天我要是没来,你和那苏夏……”

    “你来了爷都能忍着,更何况区区一个苏夏?”他挑眉,笑得邪肆。也清楚她这是吃醋了,只是吃的没什么水准,这样的醋,他并不觉得有必要吃,但是难得见她为他吃醋,倒也是biǎo xiàn 在意,这令太子爷觉得颇为满意。

    “好吧!”他这样一说,澹台凰就觉得自己心里舒服了很多。

    正要说话,门外忽然穿来小琛子的声音:“爷,夜鹰求见!”

    “进来!”君惊澜懒懒应了一声,同时夏卷童鞋也端了姜汤进来,并开口禀报,“太子妃,这是您昨夜吩咐的姜汤!”

    虽然太子妃给她乱改名字,严重的侵犯了她的姓名权和署名权,但她夏卷是一个很善良的丫头,所以这会儿送姜汤来,也并不忘记说这是澹台凰吩咐的,让爷知道太子妃是非常在乎他的,令他们夫妻感情和睦。

    夏卷对自己的善良和体贴,感到非常的满意并觉得富足。

    果然,君惊澜听了这话,一下子就笑开了,薄唇扯起,魅眸含笑,整个书房里面似乎愉快到能开出几朵花来,充分的表明了太子殿下对得到澹台凰关心的愉悦之情。

    那春光明媚的样子,让澹台凰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也觉得有点好笑,不过是这般淡淡的关怀,也能令他gāo xìng成这样,她今日才知道,君惊澜其实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放下吧,你先趁热喝了再处理政事!虽然昨夜没染上风寒,但可以驱驱寒气!”澹台凰先对着夏卷点点头,随后对着君惊澜开口,说的话是充满了关心,但是语气一点都不温柔,jiù shì 一颐指气使的语气。

    充满了命令的口吻与气息!这令夏卷忍不住抬头看了君惊澜一眼,看他笑得颇为怡然,完全就不在乎太子妃的语气,一下子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别的啥,转身就从屋子里头出来了,这一出来,正好夜鹰进来,两个人就撞了一个满怀。

    夜鹰飞快的后退一步,却不小心绊了门槛。夏卷伸手一扯,想把他拉起来,结果她的lì qì 和男人的重量当然没有可比性,反而一下子跟着栽下去了!撞到了他的胸口,似乎鼻子也压扁了!

    夜鹰嘴角也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和东篱不同,从来没碰过女人,这会儿一个姑娘就这样压在自己身上,他连人家容貌都没看清楚,身体先有了fǎn yīng 。

    夏卷飞快的起身,夜鹰也赶快起来,又飞快单膝跪地请罪:“属下无状,请爷责罚!”

    在爷的大门口和一个姑娘摔成这样,他也严重的觉得自己似乎是不要命了,前途什么的,都快到了尽头!夏卷的心情也甚为悲痛,好心好意伸手,指望能拉住他,结果最后两个人都摔了,还都这么狼狈,她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只得也跪下等着被发落。

    倒是君惊澜看了他们一会儿,手上绑着绷带,澹台凰亲自在喂着他老人家喝姜汤,因为心情太好,这会儿倒也没想着责罚,反而似笑非笑地道:“夜鹰啊,跟了爷这么久了,你也该娶一房妻室了!”

    这话一出,夜鹰的脸腾的就红了,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方才身体有fǎn yīng 被爷看出来了。夏卷的脸就绿了,她希望能找到一个像爷对太子妃那样好的丈夫,这夜鹰显然就不是那种类型,希望爷千万不要一时兴起玩什么赐婚。

    澹台凰看了君惊澜一眼,心中明白,却并未说话。他如此,不过是因为苍昊的yuán gù ,因为苍昊之陨,他看见了遗憾,看见了玉蔚雪,也对自己手下这些人都多了些关心!回了北冥之后,从来没听他提苍昊,原本她以为他是忘记了,或者根本不在意那个人,却没想到,其实还是很在意的。

    也是,跟了他这么多年,最终就连死也是为了他的守护,他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

    夜鹰脸红了半天之后,很快地道:“爷,属下还没想过成婚!”

    “春卷你也起来吧,别理会他们!”澹台凰斜睨了夏卷一眼,又接着给君惊澜喂姜汤。

    夏卷站起来,悲伤的看了澹台凰一眼,一下子又泪流满面:“太子妃,奴婢叫夏卷,不叫春卷!呜呜呜……”

    说完之后,一扭头,悲伤的跑了。

    夜鹰浓眉一挑,俊朗的面容上多了分玩味,胆子倒是很大,专门叫了太子妃一声,jiù shì 强调自己的名字。夏卷,嗯,有点意思。

    君惊澜这会儿也有点戏谑的看了澹台凰一眼,他岂会看不出她是在gù yì 逗那丫头,但澹台凰从来不是无聊的人,应当不会做这种事。

    看他眼神扫过来,澹台凰也没瞒他,只轻笑:“这丫头,给我感觉,很像成雅!”

    对她很恭敬,偶尔受了刺激,也还敢大着胆子对着她发点小脾气,比如这会儿流泪强调自己的名字。容貌不相同,性子也不完全相同,但是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君惊澜没多话,对那个成雅,他也并无任何好yìn xiàng ,当初若不是那个女人,也不会搅合了他们的婚礼。但他心里清楚,因为澹台灭的事情,澹台凰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欠了成雅良多,那日她哭得那么惨,不仅仅是婚礼被搅合,不仅仅是那个没什么价值的诅咒,而是硬生生的失去了一个朋友。

    如今她能在夏卷的身上,找到一些熟悉的感觉,得以慰藉,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屋子里头安静下来,只余下君惊澜喝药的声音,夜鹰便开口禀报自己带来的消息:“启禀爷,慕容馥抓了不少慕容家宗族的人,目的是为了逼迫尉迟风是huí qù 即位!这些人虽然和尉迟风先前没有什么交情,但偏偏都是族亲,所以尉迟风这次huí qù ,是为了救那些人!”

    夜鹰这般一说,在澹台凰心里悬挂了几天的大石头就完全落下了!这说明他们不用去杀了尉迟风,不必去褫夺韦凤的幸福。而他不dǎ suàn huí qù 继承那wèi zhì ,不过是去救人,那么西武就没有再翻身的余地,他们的对手,就只剩下东陵,只剩下皇甫轩。

    她很快的问夜鹰:“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夜鹰还没答话,就被君惊澜将话截了过去,他闲闲笑了笑,懒洋洋地道:“不必小看尉迟风,他虽然心软了些,能在意慕容世族的人死活,但他到底是慕容千秋的儿子,蠢不到哪里去!当初爷要是不诈死,恐怕也不能轻易赢了他。如今还有韦凤在他身边帮忙,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都这样说了,澹台凰自然很快的放下心来。不过她倒是也想起来了,韦凤如今肯陪着尉迟风一起去西武,那大抵是原谅他了吧?他们两个之间的事儿,的确是有点虐了,难得了韦凤最后还肯原谅他。

    “属下会jì xù 看着他们,再有任何事情,会第一时间传消息回来,请爷放心!凌羽也传了消息,让属下转达给您,楚长风和如烟小姐大婚之后,夫妻二人双双上战场,打得南齐大军溃不成军,看这样子,不出三个月,翸鄀大陆便是楚玉璃的囊中之物了!”夜鹰说完国内的事情,又很快的禀报国际的事情。

    君惊澜听了,闲闲笑着应了一声,便示意他退下。

    澹台凰听着,也并不觉得奇怪,即墨离不肯回南齐,那么南齐覆灭jiù shì 迟早的事情,他们能顽强的挺到如今,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君惊澜喝完了姜汤,澹台凰才想起昨夜那个小贱人,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小琛子,开口询问:“那女人怎么样了?”

    “启禀太子妃,已经断气了!”小琛子弯腰回话,又接着道,“早上爷醒的时候,奴才就上前去看了看,已经没气儿了。看样子是昨儿个晚上给冻死了!可要奴才命人将她拖进来,给您看看?”

    “不用了,死了就拖下去埋了吧!”澹台凰面色没有丝毫动容,也并不觉得yì ;,这么冷的天,被打成那样之后光着身子在雪地里躺了一夜,死了很正常。这说明风度虽然很重要,但是在大冬天的时候,大家还是多穿一些衣服比较好,“冻死人”其实不是一种夸大其词的说法,这世上真的有不少人是冻死的。

    “是!”小琛子应了一声,他其实也没想兴趣把一具尸体抬给爷和太子妃看,一大早的给他们看了,倒也影响心情。

    回过头之后,对着是下头的人挥了挥手,吩咐道:“拖下去吧!出了太子府之后,再找棺材装殓!至于这些个贱狗,也都赶出去,咱家看了生气!”

    星爷耷拉着nǎo dài 在门口坐了一夜,听小琛子这样说,它也没有表示反对,颓然的转身,十分忧伤的离开了。这些狗也实在太让星爷失望了,不是说好了一起做美男子的吗?

    “是!”下人们又应了一声。

    君惊澜没看门外,澹台凰也没有。直到门口彻底安静了之后,澹台凰才看了一眼外面的雪地,雪地的中央有一抹艳红,是处子血。

    明明是个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的姑娘,偏偏把自己搞到这步田地,尤其她根本都不喜欢君惊澜,只不过是一种扭曲之后的崇拜和迷恋。

    澹台凰打了一个哈欠,昨天晚上看那一场人与动物的友好交流,看得太晚,这会儿也有了一点疲惫。

    她正zhǔn bèi 说huí qù 休息一会儿,这会儿门口传来yī zhèn 极为急促的jiǎo bù 声,是澹台凰宫里的丫头,还有不少人在往zhè gè 方向奔,到了门口之后,一张焦急的脸孔看向澹台凰,高声道:“不好了,太子妃!不好了!苏夏没有死,她是装的,几位公公抬着她,到了您的寝宫门口,她突然跳起来,劫持了皇长孙,我们打不过她,暗卫们刚要出来,皇长孙已经被劫持了!”

    “什么?”澹台凰面色巨变,猛然站起身,却因为起身太急,板凳也都倒了下来,整个人jiǎo bù 也踉跄了一下,险些没晕倒!

    君惊澜飞快的扶住她,一把揽住她的腰,往殿外而去。

    澹台凰觉得自己完全乱了,nǎo dài 里面搅合成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zhè gè 问题。昨夜他们可以说是下手极狠,半分情面都没留,今日苏夏谁都不劫持,偏偏劫持了御儿,意思很是明显,因为御儿往她脸上拉了屎。

    早知道会弄成这样,她或许应该手下留些情,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现下怎么办,怎么办?

    她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起来,君惊澜握着她的手,低下头开口:“别怕,不会有事!”

    他这话一出,就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她心下安定了些许。不会有事的,他在,不会有事!而且她必须镇定,现下害怕也不会有任何用处,倒不如冷静一些!这般一想,她慢慢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双焦躁的凤眸,也终于找到了焦距。

    苏夏!这该死的女人!

    君惊澜的心中并不比她gāo xìng多少,不过是一个女人,让她混进来了不说,此刻就连保护也失利!看来这太子府的下人们,是要换换了!

    远远的,就看见澹台凰的寝宫门口围着不少人,都是太子府是侍卫和护卫。他们手中拿着刀剑,将苏夏围在里头。而苏夏此刻也已经穿一身,不是衣服,而是随手扯了澹台凰床上的床单,裹在自己身上。她手中抱着一个孩子,那正是君御小朋友。

    手上拿着一把刀,架在君御的脖子处,神情防备而又狂乱,看着四面之人:“别过来!你们谁都别过来,谁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他!”

    下人们自然是一个都不敢动,只敢围着苏夏,一个人都不敢近前,生怕她一个jī dòng ,真的对皇长孙做什么!

    她一张脸色惨白中带着青色,是因为在雪地中躺了一夜,受了冻,唇色惨白,一直在哆嗦。但手中圈着君御,还是圈得极紧!

    她高声开口:“去把殿下叫来,把澹台凰那个贱人叫来!快点,不然我就杀了他!”

    君御小朋友也没有哭,极为安静的被苏夏抱着,一双酷似君惊澜的眼眸,轻轻的眨着,似感觉不到眼前的危险。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颇为神似他父亲的镇定,这般情况下,也能波澜不起,点尘不惊。

    这是好现象,否则他要是张嘴一哭,倒是极容易又将苏夏zhè gè 疯女人触动了。

    君惊澜到了附近之后,并不急着马上过去,偏头吩咐下人:“去让星爷来!”

    东篱赶紧飞奔而去。

    寒风呼啸,苏夏的头发被吹得极为líng luàn ,仿佛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厉鬼,抓着一把刀子,对着他们指着,只要有人上前一步,她就将刀子放到君御的脖子上!

    她这样子看起来,其实已经是疯了!整个人都是极其狂乱的状态,已然是失去所有,贞洁,颜面,什么东西都一点不剩!于是她疯了,孤注一掷,就算不能成功,也不能让她自己一个人痛,她也要澹台凰那贱人付出代价!jiù shì 下地狱,也要带着自己的仇人一起走,那样才tòng kuài !

    君惊澜偏过头,又对着小琛子jiāo dài 了几句,小琛子听了,也不问为什么,马上就去吩咐。心下也对自己恼恨得很,若不是自己说苏夏已经死了,最后事情也不会弄成这样!谁会知道那女人装死居然能装得那么像!

    君惊澜上前一步,将要出去,澹台凰飞快的拉住他的手,皱眉问话:“你有把握吗?”现下就这样出去,不将一切都zhǔn bèi 好,也许会激怒那个女人!

    他反握了一下她的手,极为平静地道:“放心!”强大的安抚力量,成功的让澹台凰感到了几分心安,没有问题的,她应该相信君惊澜。

    早知道最后会弄成这样,她昨夜就应该直接下令将那女人碎尸万段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随着他一起走出去,一起对着那已经完全疯掉了的女人走去。

    苏夏在看见君惊澜的那一刹那,就似乎是猫看见了老鼠,眼睛很快的晶亮了一下。在看见心中之人的时候,她几乎能完全忘记昨夜的不愉快,忘记他无情的让自己滚出去,忘记他两次出手,给了她重创!

    她只能看到他,只能看到眼前zhè gè 完全完美的他。

    他和澹台凰过来之后,下人们自然很快的退开,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来,他们往前,没走几步之后,苏夏忽然尖叫起来:“站住!你们都站住!不准再往前面走,否则我就杀了他!”

    她看见君惊澜只是jī dòng 了一瞬,却也很快的找到了自己是神智,她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退路了!现下自然是非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可!若非当初在是寺庙的藏经阁中,偷偷进去翻阅,看到过假死的法子,今日她也不可能成功的蒙混过关,还能在这里将君御弄到自己的手上。

    可,还是那句话,机会只有一次!今日不论是生是死,能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她也不会便宜了澹台凰!凭什么要她一个人如此不堪,她做错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做错!她只是在山脚下仰起头,看见了那个站在九天之上的男人,从此她的眼光就一直追随着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愿意为他改变自己,愿意放弃原本的自我,愿意舍弃一切!可为什么,他jiù shì 不肯正眼看她?

    不但不肯看她,她如今已经如此退让,甘心做妾,澹台凰居然也不答应!她有什么错,她一点错都没有,这都是他们的错,一点希望,一点退路都不肯留给她!

    人jiù shì 这样,明明做了错事,却因为偏执,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的。不反省自己,却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的身上,似乎这样,她就能说服自己,自己其实是一个正直的人,那些做尽了坏事的人,都是别人!

    她这样尖叫警告,君惊澜和澹台凰也不再上前。

    他狭长魅眸微微眯着,冷然看着她,开口道:“彩云郡主,放下御儿!你别忘记了,你手上有免死金牌,就算你现下做下这种事情,爷也不能杀你!你还是可以安然的离开这里!”

    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多话,那苏夏竟完全忘记了现下的情况,眼眶中憋出泪来,凄惶的看着他。

    却在看他面色温和,却找不到任何温柔可言之后,那颗雀跃不已的心,慢慢的冷了下来,zhè gè 男人不属于她,也一点都不在乎她!她其实也从未真正想过指染,但在知道有人站在他身边之后,她才终于疯了!

    疯狂的嫉妒,折磨了她日日夜夜,她才终于决定下山来,给自己觅得一个机会,寻找一个可能!可事实如此残酷的摆在眼前,她败了!是败了,但是她输的并不甘愿,她要澹台凰陪着她一起痛。

    她冷笑:“殿下,您在说xiào huà 吗?苏夏已经了落到这步田地,您以为我还会在意自己这条命?我既然敢做这种事,就没dǎ suàn 活着离开这里!今日,要么是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放了zhè gè 孩子,要么jiù shì 玉石俱焚,我跟这小杂种一起死!”

    是的,小杂种!她原本还有些喜欢zhè gè 孩子,因为他长得那么像殿下,让她忘记了这孩子的母亲是澹台凰那个贱人而不是自己,但这小杂种竟然往她脸上拉屎,这让她所有的喜欢,全部都转化成了厌恶!

    她这三个字一出,澹台凰的脸色就冷了一冷。当初秦子苒这样说她的孩子,她就气得动过手,今日这苏夏……

    君惊澜听了她这话,倒也并不生气,语气很是平和,似乎是在商量,闲散的开口:“那你说,什么条件?只要爷能答应,便一定会答应!”

    “很简单,把澹台凰的名字从皇家玉碟里除掉,娶我!”她高高昂起头,大声的说出自己的要求,似乎只是说着这几个字,就足以叫她极为欢喜,脸上竟都展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zhè gè dá àn ,没有出乎君惊澜的意料,也没有出乎澹台凰的预料。

    随后他笑了,笑容有一丝玩味,微微挑眉看向苏夏,似乎很是好奇的询问:“娶你?那爷问你,你喜欢爷什么?你了解爷么?”

    这般一问,苏夏的面上浮现出几丝恍惚!喜欢什么?喜欢什么?

    她茫然的看了君惊澜一会儿,终于开口找出了一个dá àn :“您是北冥姑娘们心中都想嫁的男子,您是北冥人心中的神,您是天下间最出色的男子……”

    这话,她这样朦胧的说着,澹台凰听着也觉得很怪异。这女人说得都很远,都是世人对君惊澜的看法,就没有她自己的一点看法,也就如同君惊澜所料,她喜欢的并不是君惊澜zhè gè 人,而是喜欢君惊澜在世人眼中的那个形象。

    就等于是一种崇拜,崇拜过头之后,就以为那jiù shì 喜欢,那jiù shì 爱了,其实并不是,只是她自己也都没有搞清楚。然后就做出了这么多疯狂的事情,误人误己!

    君惊澜听了,悠悠地笑:“其实你根本不喜欢,你喜欢的是北冥太子的形象,而并不是我zhè gè 人!”

    “不!我是喜欢的!”他这样一说,苏夏完全慌了!她不能接受自己坚持了十几年的信念,一夕之间崩塌,这样她的整个世界都会崩解掉!

    就在她慌乱之中,一名仆从听从了小琛子的吩咐,在一旁高声开口:“太子殿下?hē hē ,那不过是徒有虚名,名气么,都是编造出来的,能有什么本事……”

    “你胡说!”苏夏飞快的转过身,手中的刀子对着那个人!一张脸气得铁青,她不允许任何人这样污蔑她心中神!“你再胡说,我杀了你!”

    澹台凰这会儿大抵明白了,此刻的苏夏,就如同现代那些为了追星杀人,自杀,自残的疯狂粉丝。这般沦丧自我,只为了心中一个信念的行为,已经是完全疯狂病态!她一瞬之间似乎见到了那些能疯狂到自残、自杀,她从来不能理解的追星一族,却募然觉得他们十分可悲。

    崇拜一个人不是错,无条件支持一个人不是错。但前提是崇拜和支持,能给你带来正能量,令你觉得生命因此精彩,而不是将自己变成一个疯子,这样子,你的偶像看见,恐怕都会觉得你可怕到了极点。

    苏夏此刻只知道要维护自己心中之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现下的处境,竟然忘了自己要好好挟持君御,只飞快的为自己的偶像辩解!然而就在她生气的维护君惊澜的当口,小星星猛然从她身后出击,飞速过去,咬了一下她抱着君御的手!

    她吃痛,手一松。君惊澜便飞快一卷,将孩子带了过来!

    一派温和的表情刹那凝结,盯着苏夏,凉凉吐出两个字:“射杀!五马分尸!”

    ------题外话------

    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我想传达的思想,但不管多少人……哥一样要求月票~!快点投月票恭喜苏夏被五马分尸,快……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