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杀,五马分尸!

    六个大字,语调残戾到令人心惊!澹台凰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货运筹帷幄,轻而易举的就将眼前的事情解决掉,在用到小星星这一茬她已经不觉得奇怪,这也许对于他来说是最简单的方式。

    但,让她有点惊叹的是,他是如何能知道,这女人在听见有人说他不好的时候,就一定能疯了一样的扭过头,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为他辩解?

    就连澹台凰这样一个见过不少追星族的人,也不能轻易断定这些!这一瞬,对君惊澜,她自己都搞不清是敬佩还是赞叹!

    苏夏听了这几个字,倒也没咆哮,也没再强调她的免死金牌。因为她知道她犯下如此大错,根本不可能再逃得掉!殿下既然已经说了要她的命,就绝对没有再放过的可能。

    她一双猩红的双眸看向君惊澜,发梢也在酷寒的风中凝结成冰,然而她丝毫未觉,神情迷乱的隔着侍卫们看向君惊澜,而她眼中也早已找不到澹台凰的任何影子,手中的刀,忽然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一刀滑了下去!

    那笑容极为魔魅,鲜血四溢,看得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就连君惊澜也厌恶的皱了一下眉。

    艳红的血,从她皓白的手臂上滴落下来,因为在雪地里躺了太久,所以那鲜血都还有点微微凝固,留得很慢!她却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狠狠的又滑了一刀!

    澹台凰看得有点毛骨悚然,不知道zhè gè 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澹台凰心里一百个yí huò ,千万个不明白的当口,她终于开口:“殿下,我要你记得我,永远永远记得我!记得我爱你,记得我是这样为你死的!”

    她疯了!

    因为那些不理智的崇拜,因为她自己也看不明白的本质,就这样疯了!她爱上的是君惊澜么?其实只是世人心中一个高远的影子,也许还有她夜以继日不切shí jì 的想象,将那个高远的影子,看得更加高远。入魔了一般的追寻,都忘记了本来的自己,忘了追逐的本意!

    她一刀一刀的划,侍卫们看得毛骨悚然,殿下是让他们射杀掉zhè gè 女人的,但是看她这已经疯到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状态,他们隐隐觉得很恐怖,甚至感到眼前这女人让他们觉得非常可怕。这种可怕的感觉,让他们有点想落荒而逃!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是真的已经完全疯了吗?她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吗?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yí wèn !而君惊澜作为那个被崇拜者,澹台凰扭头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那容色之中没有任何感动的情愫,反而带着极为浓重的嫌恶,显然他自己也颇为受不了眼前的苏夏。

    伸出手,遮住君御的眼睛,没让这小孩子看如此血腥的一幕,以免对他的人生造成不该有的阴影。随后一双魅眸冷睇着苏夏,像是在看一个死物,看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而那种可怕并不令他觉得害怕,只是厌恶反感。

    于是澹台凰知道自己没料错,其实很多时候人所以为的崇拜,都早已超过了世人的眼光所能承受的极限,就能让被崇拜者本身,都觉得可怕!

    没人下手射杀她,她就在那里不断的割着自己,血液不断的流出来,口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殿下,我爱你!”

    “殿下,我爱你!”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喜欢君惊澜什么都说不出来的人,完全都没有近距离了解过他的人生,他的过去,他的人生观甚至价值观的人,说什么爱?她爱个毛线!

    一把将自己的bǎo bèi 儿子,从君惊澜手里抱出来,没再看苏夏一眼,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

    君惊澜用一种看什么脏东西一样的眼神,看了苏夏半晌,没看到她成功的流血而亡,便转身跟着澹台凰进了她的房间!

    苏夏看他要走,便飞快的上前,想拉住他,并持续的高声尖叫:“殿下,殿下……”

    然而,不会有一个不知死活的侍卫,还会放她上前去。箭羽齐发——

    “咻!”

    “咻!”

    最终苏夏身上插满了箭羽,倒在地上。她口中还喃喃的叫着殿下,眸色狂而迷乱,像是看着一个遥远的梦。

    她记起来初见的时候,他像是一道天光,割裂了虚空,破开重重云雾而来,就那样突兀的闯进她的眼中,撞入她的心里。

    她记起来自己在宴会上,听别人说他,那是一种或景仰,或崇拜,或赞叹的语气。然后她看向他,那么yōu xiù 的一个男人,她què dìng ,他jiù shì 她心中的神。

    很多人也和她一样,深深的仰慕着他。可她为他做得那么多,最后却得他厌恶最深。她以为到了这一刻,自己可以觉得幸福、满足的死去。但回过头想,这一场无望而又疯狂的追逐,她得到了什么呢?

    也许她走错了。直到这一刻,她才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从知道那个高远的神,开始追求红尘刹暖,开始认真的去凝望一个女人,她就疯掉了!也许这一生,她爱得理智一些,或许真能得到他,毕竟她离他那么近,比澹台凰早认识他那么久。

    就算不能,也不会在临时的时候,看到他那样看脏东西一般的眼神!

    她躺在地上,看着飘飞的雪,想着自己这一生疯狂的追逐。最终眼神迷茫,她爱他什么呢?爱他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所以这一生,也很可笑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学会反思自己。

    最后她死了,在zhè gè 酷寒的冬天,永远的闭上了眼。为这一场可笑的崇拜与疯狂,画上了句点。她想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她应该爱自己多一些,再不能重复走这样可悲可笑的道路。

    澹台凰在屋子里头没出去,但看见下人们将苏夏的尸体抬了出去。其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凭着郡主的身份,和手上的免死金牌,她能有非常好的姻缘和未来,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爱他什么的人,为自己心中一个虚幻并不真实的影子,放弃自己原本唾手可得美好未来。

    她真的不觉得可惜么?

    君御小朋友忽然“哇哇”的笑了几声,一张小脸上笑意满怀,丝毫没有为今日这恐怖的劫持而感到害怕,却是夺走了澹台凰所有的神智!澹台凰隐约觉得,就这样把孩子放在屋子里,似乎很不安全,今日有一个苏夏,míng rì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别人。

    而君惊澜早已震怒,所以出错的人全部被处死,包括东篱也赏了一顿鞭子,澹台凰完全有理由相信,要不是因为东篱跟了他太久,加上之前苍昊的死,恐怕东篱这次也难逃一死!

    小琛子公公也因为误以为苏夏死了,报错了情况,被赏了一顿板子!

    而那个奉命在那里说太子不过徒有虚名的仆人,心里还很忐忑了一会儿,无比dān xīn 自己说了这样不要命的话,还有没有活路,虽然这话,小琛子公公说是爷的意思,但这是标准的诛九族的大不敬啊!

    结果故事的最后,他不仅没被处置,还被大大的赏赐了一番!导致这货用完这些赏赐的银子之后,误以为污蔑太子也是挺好的,说不定又有赏赐,于是在外头胡说八道,最后被宰杀了!

    zhè gè 悲伤的故事告诉我们,任何事情要视情况发生。同一件事情,发生在不同的场合之下,往往会造成不同的结果,所以做任何事,说任何话之前,我们不仅要看这事儿和话是否有问题,也要看说这些的场合是否hé shì 。当然,这都是后话!

    澹台凰有点惊魂未定的照顾了孩子们几日,眼看这坐月子的日子就快过了,传来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个,尉迟风已经成功的将慕容家的族亲救了出来,又带着韦凤去陵墓,拜祭了自己的父皇母后之后,找了一片山谷。安稳的做一个普通人,和魏凤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并且还和独孤城、魏燕回合,四个人幸福的隐居去了。

    第二个,绝樱和半城魁回了东瀛之后,成立了一个道馆,教徒弟剑术。那道馆就在樱花盛开的地方,这两人日子也过得很是惬意,正zhǔn bèi 回来看看澹台凰来着。

    至于逗逼的笑无语,还有即墨离那一对,如今漂游到哪里去了,也没人知道,而这两人也似乎并不dǎ suàn 让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倒是可怜的楚长歌,隔三差五的收到一封澹台凰的信件,猥琐地询问他,那天晚上到底和笑无语发生没有。

    在澹台凰的第九封信发出去之后,旭王殿下终于受不了了。给澹台凰回了信,诉说了事情的始末,原来那日之事,不过是他zhè gè 情场高手,帮笑无语摆得一个局。就连笑无语自己都没看清楚,楚长歌是有目的的。

    因为笑无语没看见即墨离在那里,但楚长歌看见了!所以随后的一系列的挑逗,包括刻意让笑无语叫那一声,也都不过是为了逼即墨离现身而已!根本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但是也就差那一步了。

    旭王殿下就自己好心撮合两个xiōng dì ,最后却被揍了一拳的事情,表达了很深的怨念,直呼这年头做好人不容易!

    澹台凰原本zhǔn bèi 问一下,假如那天即墨离没被逼出去,会怎样?

    她对着纸笔看了一会儿,最后笑了笑,没把这问题问出去。会怎样呢?以楚长歌的性子,即墨离要是不出现,到嘴的肉他不可能不吃。似乎dá àn 就在眼前,但最重要的是,即墨离出现了,这jiù shì 最后的结果。

    有些事情其实没必要深究,难得糊涂未尝不好。

    澹台戟原本宿在漠北的军营,在听说君御险些出事之后,他极为恼怒,最终就在太子府住下了!原本他就在教养澹台逸,这会儿也似乎变成了万能奶爸,告知澹台凰,若是有事,就把孩子交给他。战争jié shù 之后他会远走天涯,寻着陈轩画飘逸的方向去走走,但这段日子,他还是会bāng zhù 澹台凰。

    澹台凰倒也不客气,尤其自己的小儿子,君尘小家伙,因为继承了外公的基因,所以和澹台戟长得很有点相似,只是不若澹台戟那般和煦如明月清风,敏锐若草原雄鹰。反而非常之没有出息,在看见漂亮妹子的时候,眼睛还会晶亮一下!

    外甥像舅舅,这没什么奇怪的,但在太子爷què dìng 了自己原本就最不喜欢的小儿子,长得还很像大舅子兼情敌之后,脸色阴沉了很久,似乎很想把这倒霉孩子扫地出门!

    而百里瑾宸,在听说了这几个孩子的名字,尤其在听见“君尘”两个字的时候,默了一默。随后寡薄的唇畔扯了扯,笑了笑,意味不明。

    眼见澹台凰的月子要坐到头,东陵那边也开始异动了起来。

    皇甫轩似乎jiù shì 等着澹台凰能腾出功夫来,打这一场仗!就如同他对君惊澜说的,君惊澜不让他见,他却迟早会见。必将会见,从澹台凰选择了君惊澜,他们就注定是宿敌,注定站在对立面,注定有一场拼杀!

    甚至注定……你死我活!

    澹台凰的心情有点小纠结,因为皇甫轩帮过她不少。不论当初的缓兵,还是后来的饕餮大阵,甚至那张无怨无悔的兵布图,还有半城魁的解药。如今让她去跟皇甫轩打一场吧,她深深的觉得输了挺不好,赢了又好像有点忘恩负义。

    但最终,皇甫轩亲自下了战帖,不是邀请澹台凰一战,而是邀请漠北女皇一战!以国家的名义,她再没有任何理由jù jué 。只能应战!

    虽然已经决定将孩子扔给王兄帮着教养一段时间,但开战之前,这几个熊孩子还是跟澹台凰他们住在一起的。他们胆子很大,做了不少怂事,君惊澜能忍住没有掐死他们,令澹台凰感受到深深的震惊!

    比如君御小朋友,也是个聪明腹黑的,有一天在父君亲自给他换尿布的时候,一不小心没控制住,拉了屎。眨眨眼,看着父君脸色不太对,飞快的伸出小手对着澹台凰yī zhèn 挥舞,嗷嚎大哭,寻求母上大人的庇护。于是,在澹台凰的维护之下,君惊澜没能将这聪明到过分的小兔崽子怎么样!

    但这小子似乎已经知道了轻重,每次得罪了自己的父君,就扑到澹台凰的怀里哭一顿,却是只打雷不下雨的哭。

    再比如君子悠小朋友,自从看见了百里瑾宸之后,似乎很觉得自己的干爹,那清冷孤傲的样子,才是一个真男人应该有的biǎo xiàn ,于是看见自家老爹的时候,眼神总是有点淡淡的嫌弃,颇为不怕死。

    而君尘小朋友,那已经完全不用说了。一天到晚jiù shì 粘着澹台凰,要吃奶,奶妈的奶他坚决不吃。澹台凰看他哭的那样子,心疼不已,正要喂奶,结果那可怜的孩子,就那样被自家老爹,残酷的拎出了澹台凰的怀抱,并凉凉道:“让奶妈来喂,不吃饿死他。”

    这话讲得一点父爱都没有,不仅仅是太子爷本身jiù shì 一吃醋的行家,也是因为他也不是很有耐心的性子,更是因为这不要命的小兔崽子,竟然敢一再跟他对着干!他自然是没什么好话。

    于是君尘小朋友多次反对无效之后,含着心酸的眼泪,去吃奶妈的奶。并偶尔举起自己的一只小手,呈指天发誓状,似乎在发誓将来一定要报仇!

    最终这对父子之间的矛盾,成功的白热化,有时候澹台凰都不敢让他们两个人出现在同一个房间。

    有时候澹台凰有点无语的时候,会责骂君惊澜:“你是不是闲得蛋疼,跟你自己的儿子较什么真!”

    这时候他总懒洋洋的睨她一眼,十分暧昧地道:“的确闲的蛋疼,太子妃给揉揉?”

    澹台凰:“……”

    最后她唾骂:“我看你闲得蛋都快孵出小鸡了!”

    太子爷:“……”

    孩子们:“……?”

    后来,在一次君尘小朋友求澹台凰喂奶的时候,她几乎是可怜兮兮的望着君惊澜:“让我喂一次吧,我涨奶,很难受!”

    太子爷默了一会儿,似乎在kǎo lǜ ,最终道:“那喂爷吧!”

    “滚!”那次之后澹台凰彻底的放弃了自己喂养孩子的想法,安心的将他们交给奶娘。至于君惊澜和君尘父子之间,不可调节的矛盾,她也懒得再管了。

    至于君念卿小朋友,从第一次对着夫君卖萌失败之后,再也不理他了,每次看见他就扭过头去。澹台凰看得出来,君惊澜对zhè gè 小丫头还是很喜欢的,尤其胜过那三个一个聪明得过分,一个胆大到不知所谓,一个完全欠扁的小兔崽子。但终究因为他承诺过不碰“其他女人”,所以很多时候只是宠溺的看看,从来没抱过。

    但也许是为了弥补,所以任何小孩子的玩具之类,小女儿都得的最多的。这让君尘小朋友为此生气的把屁股对着自己的父君很多天!重女轻男的偏心父君!

    在她月子快坐完的那几天,孩子们依旧还跟着他们睡。太子爷犹豫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孩子,深深的觉得让孩子们看“妖精打架”似乎不太好,而且他已经嫌弃了他们很多天了,并且深深的认为他们应该和自己分房睡了。

    澹台凰睡得正香,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时候太子爷忽然轻手轻脚的起来,把君念卿小朋友弄醒,用一种极为凶狠的眼神,狠狠地瞪着她。小丫头和他对望了几秒钟之后,直接吓哭了!

    随后他很快的躺下,作正在睡觉状。

    但婴儿啼哭声,把澹台凰吵醒,君惊澜也不耐的被“吵醒”,随即颇为不悦的吩咐:“抱走,看看她在哭什么!”

    奶娘很快的将孩子抱走,刚刚走过屏风,小丫头就不哭了,因为那个恐怖的父君已经看不见了。澹台凰让抱回来,结果她回来看见君惊澜之后,又接着哭,如此试了几次之后,太子爷“迟疑”道:“她莫不是不想跟着我们睡了?”

    澹台凰想了一会儿,估计也是,便点点头,让墨初再给这丫头zhǔn bèi 了一个房间。

    也因为太困了,完全没有考究太多,直接倒下去之后就睡着了!而至于也被吵醒的其他三个小朋友,打了个哈欠之后,各自睡觉去了。

    这大抵也jiù shì 太子爷事先想好的,他总归是会让她觉得带孩子很烦的,她不这样觉得,就让他来帮她觉得。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太子殿下故技重施,捏了君子悠小朋友的脸蛋,又弄醒了睡猪一样的君尘小朋友,都成功的把他们全部赶走!

    在要对自己的大儿子下手的时候,君御小朋友早已自己醒了,他很聪明的看了自己的父君一眼,不待他出手,就先嗷嚎大哭了一顿,总是要哭的,与其被整治之后哭,不如自己哭。

    至此,太子殿下的妻子保卫战,最终jié shù 。抢女人么,他将不择手段,不论对象是情敌,还是自己的孩子。

    饶是澹台凰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这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还能阴险到如此地步。于是就在自家的孩子们,被全部赶出去的当晚,澹台凰的月子正好坐完,被这丫的拉着做了一整夜的运动,播了一部很长的爱情动作片。

    过程之中,澹台凰的nǎo dài 曾经断片儿,怀疑过什么,但最终迷迷糊糊的全忘了。

    直到半夜里,她完全累到不行了,死力的将他推开。最后她迷迷蒙蒙睡觉去了,但太子殿下还是放肆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儿,澹台凰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被一辆马车翻来覆去的压碾,浑身酸痛。

    整个寝宫里面,都是欢爱之后的诱人气息,暧昧到令人脸红。

    这说明禁欲了很久的男人是非常恐怖的,他能发挥的极限,根本是不可估量的。澹台凰大抵十天没有出门,她睡觉的时候他在处理政务,她只要眼睛微微眯起来,似乎要醒,一下子身体就不是自己的了。

    这几天,整个寝殿之内,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过他们欢爱的痕迹。床榻,书桌,甚至被他按在墙上,门上,梳妆台上,浴池里……

    极为暧昧,极为放纵。

    而她几乎就没有清醒的时候,刚刚醒来,就很快陷入欲海,神智迷乱。直到十天之后,她学聪明了。有了意识之后,没有睁眼,zhǔn bèi 等他啥时候出去,她再奔出去,就此脱离苦海。

    她在装睡,他自然能看出来,懒洋洋的笑笑,很配合的起身出去了。

    战争将要开始,他们也没多少时间这样放纵了。尤其jì xù 索求无度下去,她恐怕真的受不了,出门之后,看见奶娘抱着他最不喜欢的小儿子君尘,也似乎没那么讨厌了,心情好了,自然看什么都是神清气爽。

    贱人出去之后,澹台凰飞快穿好了衣服,也没忘记瞅一眼自己浑身上下,就连脚踝处都有吻痕,一身青紫痕迹,足见他们这几日的疯狂,脸色红了半晌,很快的把自己浑身上下包裹好。

    对着镜子看了半晌,脖子上也是暧昧的痕迹,于是她又很快的系上狐裘遮挡,幸好这是冬天,多穿点也没什么guān xì 。

    她正zhǔn bèi 出门,他忽然推门进来了,手上拿着一本奏折,看见的她的时候,笑得很是玩味。一种邪魅狷狂的笑容,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她脸色红了一下,假装没看到他唇角暧昧的笑,飞快地道:“那个啥,我想去看一下孩子,而且我觉得我们这几天已经够疯狂了,你要学会克制,不然容易肾亏,我dān xīn 到时候十根虎鞭都拯救不了你!所以……”

    “太子妃,你大可以试试,爷需不需要虎鞭拯救!”他挑眉,如玉长指轻轻捏着奏折,笑容有点危险。

    澹台凰这会儿也有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这话根本不像是在拯救自己,反而像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于是她飞快的改口:“不是的,我不是zhè gè 意思!我只是想活着活过今年……”

    她这样一说,面上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

    他表情似笑非笑,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很正经地道:“太子妃,你思想真不健康!爷从来正派,岂会为了这种事,让你不能长命百岁?你还是多看些有积极意义的书,少背着爷看春宫图,慢慢的思想也会健康起来的!”

    说完之后,从她身畔侧过。进屋,jì xù 看奏折。

    一线红唇微微扯起,似笑非笑,戏谑得很。

    澹台凰一只手扶着门,站在门口在风中石化了很久,想起了一首非常有代表意义的歌曲:“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

    她基本jiù shì 被人囚禁了数十天,这贱人还好意思说她思想不健康,她看春宫图,她需要看又积极意义的书?

    zhè gè 贱人!

    她扭头看了贱人一眼,看着他唇边那丝散漫的笑,越看越想冲上去踩两脚!她简直是遇人不淑,人生悲苦!

    恼恨的看了一眼之后,怒气冲冲的大步出去了,半天之内,她已经不想再看到zhè gè 贱人。

    他抬头,原本看着奏折的眼望向门口,心情颇好的笑了笑,复又低下头去……

    ……

    这件事情之后的第三天,北冥和漠北的联军,便已经到了千骑古城,也jiù shì 东陵的国门口。皇甫轩既然下了战书,他们并没有不接的道理!

    只是这战书是皇甫轩下的,但东陵的士兵,却并没有出来迎战,反而城门紧闭,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昭和城,是东陵最为坚固的一道城墙!几乎是几百年来,都从未被人攻破过,唯独那一次,十几年前,险些被君惊澜领军攻占,最终是皇甫轩亲自来了,才堪堪守住!

    对于这一道城墙,即便是战神澹台戟,给出的建议,也是不可轻举妄动,zhǔn bèi 好之后再战。

    因为如今的形式极为奇怪,皇甫轩求的这一战,但凡他还有点脑子,他此刻也该在城门之内防守,但是偏偏,他不在!他在东陵的皇宫,离昭和城,虽然只隔了两个城池,但也还是相当的远。

    一种强大的阴谋气息,铺天盖地。很明显的皇甫轩是在酝酿着什么,但是这种行为的古怪,整个大陆没有一个人能猜透。

    君惊澜和澹台戟下棋的时候,也是借此看过天下之局,皇甫轩如今的举动,不来边城,就等于是将整个昭和城拱手相让!因为如今的守城将领,魏建军,是绝对不可能拦住君惊澜的jiǎo bù ,一点可能都没有。

    所以皇甫轩这番举动,尤其令人捉摸不透,并且引人深思。

    最终故事的结果,是这两个人,都没能看出什么东西来。倒是相视而笑,颇为玩味。若说皇甫轩是在一心求败,似乎没有缘由,若是说旁的,更会令人举得离谱,若说一定要找到一个突破口,似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皇甫轩在求败,但却找不到他求败的理由,尤其他的性格,并不像是为了任何缘由认输的性格。

    其二,是他刻意让出昭和城,zhǔn bèi 着什么阴谋。但不论他是在酝酿什么阴谋,他心里因为该知道,不可能轻易算计到君惊澜。却为了zhè gè 不知道能不能实施成功的阴谋,放弃到东陵最坚固的一道防守,这似乎非常离谱。

    于是很快的,这两个男人,都想起了不日之前的那些战争,几乎都是西武在跟他们打斗,而皇甫轩却沉寂得厉害,完全不插手,就好像是不关他的事一样。这一切,都预示着皇甫轩在盘算着什么,也许是一场阴谋,也许是其他……

    而zhè gè 问题的dá àn ,恐怕只有皇甫轩自己一个人清楚。

    同样的,在大海的彼岸,纨绔风流不成器的旭王殿下,此刻竟然在和楚玉璃下棋,最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人竟然能平分秋色。

    若说楚玉璃是整个翸鄀大陆最聪明的人,那么楚长歌就该是整个翸鄀大陆看得最通透的人。所以这两人真的下起来,倒还是能打成一个平手!

    楚长歌抬眸,星眸看向楚玉璃,俊美无俦的面上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满不在乎的问道:“你说,皇甫轩是在打什么主意?”

    楚玉璃浅淡朗眸一凝,笑容温雅而从容,亦是抬眸看了他一眼,温声道:“如果朕说自己也看不透,大皇兄信么?”

    “信!”楚长歌收了自己的扇子,那丝漫不经心的笑,也更为玩味了一些,倒是颇为幸灾乐祸地道,“本王倒是希望,皇甫轩这一次是真的在zhǔn bèi 这一个惊天的阴谋,把君惊澜好好的jiāo xùn 一顿!”

    若非是为了看君惊澜的xiào huà ,他也没这闲工夫关注这些事。

    这话倒让楚玉璃微微挑眉,从容而又浅淡的笑道:“大皇兄对君惊澜似颇有微词!”

    “那是自然!”楚长歌倒也不瞒着他,不待楚玉璃再问,他便自己开口道,“本王一生猎艳无数,唯一一次心动的女子,最终却猎艳失败,让君惊澜得了去,本王能不厌恶他么?”

    虽然那时候是他自己决定放弃,而且再没想过回头。但他心里也明白,他自己不退,最终也不会赢。这不是明显的在说他泡妞不如君惊澜么?旭王殿下一生里唯一的优点,恐怕也就在勾引佳人从无败绩上了,zhè gè 神话最终却被人破解,他岂会开心?

    楚玉璃听了这话,便也只是浅浅的笑,叫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说实话,皇甫轩的心思,他的确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人生如戏,他们已经演绎了不少生死之爱,悲欢离合,只希望最后这一场,也能如斯精彩,不要让他们所有人失望才是。

    就在他沉思之间,门口有下人进来禀报:“启禀旭王殿下,外头下雪了。旭王妃亲自送了狐裘和雨伞来!”

    这话一出,便是等着楚长歌的回应。

    楚长歌看了一眼还没下完的棋局,最终“啪”的一声,收了折扇起身:“既然这样,本王就先huí qù 了!女人么,jiù shì 烦人的紧,改日再下!”

    楚玉璃浅浅勾唇,含笑道:“大皇兄,请!”

    楚长歌还是迈着那般风流不羁的步子出去了,但楚玉璃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却极为会心的笑了起来。他这大皇兄……不,也是皇弟的性子,他自然是清楚得很。若是完全不在意,皇甫灵萱送东西来了,他的话必然是:“来了?那就在外头等着!”

    怜香惜玉一些,也该是“让她找个暖和些的地方等着!”

    这会儿却是起了身,直接走了。只是看他漫不经心的神情,恐怕这在意,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皇甫灵萱,终归是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的,只看楚长歌什么时候能发现。

    楚长歌和皇甫灵萱。

    楚长风和百里如烟。

    对比一下,似乎也就他一个人孤寂了一些。但这孤寂,竟也如同面前这一杯苦茶,带着淡淡的苦涩,却别有一番wèi dào ,令人甘之如饴。

    他静思之间,门口的下人,来传话:“启禀皇上,缪太医求见!”

    “传!”楚玉璃头也未抬,浅浅应了一声。

    “是!”下人领命,飞快的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那缪太医就进来了。他行礼之后,跪在地上开口:“启禀皇上,梦姑娘的病,老臣已经想尽了所有的bàn fǎ ,实在没有半分起色,还请陛下恕老臣之罪!”

    又是这样的结果,不知道听了多少次。

    他轻叹一声,最终道:“起来吧,恕你无罪!”

    缪太医起身,又悄悄的抬头看了楚玉璃一眼,最终大着胆子道:“陛下,也请您注意些自己的身子,您原本身子底子就虚,如今几番积劳,毫不在意自己的身子,老臣dān xīn ……”

    “朕的身子,朕自己知道。退下吧!”楚玉璃淡淡应了一声,便不欲再开口。

    缪太医叹息了一声,最终只得退下了。

    温雅的帝王起身,站在窗前看了一眼窗外的雪。zhè gè 冬天似很长,但明天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定能再见到她……

    ……

    就在这大陆上所有的王者,人中龙凤,都在bsp;bsp;皇甫轩心思的时候,苍山之上,无忧老人却摸着自己的胡子轻轻一叹。

    脑中回忆起那一日,在澹台凰的船舱之中,自己和皇甫轩的那番对话。

    那个孩子,终究是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而他,君无忧,这时候却开始自醒,自己当初的引导,是对是错。

    最后他看向天空中的云,眸中有叹。但愿这结局,所有人都心甘情愿,无人后悔……

    ------题外话------

    相信不少妹纸看见书的新封面了,是实体下部的封。我个人觉得美呆了,已经醉了!因为实体下部买书会送一部山哥的cos集,还有百里瑾宸和楚玉璃的q图,有点厚,所以到时候可能还会有一个外封装着这三本,希望大家会喜欢。预计终结篇上市是zhè gè 月,心动的妹纸快来吧!

    然后,求月票啊求月票,不给月票不起来……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