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在苍山之巅,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站立。却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起来guān xì 还很有些微妙。

    白衣男子不说话,只是伸出手掐指算了算,最终将手放下,谪仙般的面容颇为复杂。而即墨离,早已决定离开俗世,自然也并不在意这些,所以也问。

    笑无语将手拢入袖中,打了一个哈欠,喃喃自语了一句:“老子真的闲的蛋疼,才跑来算这种有的没的,谁当皇帝关老子毛事!”

    说完之后,摇摇晃晃的转身走了。

    走了几步之后,又从袖袋里面摸出瓜子一包,大着哈欠一边走,一边吃,一边随地乱扔垃圾。没走几步之后,不小心绊了石头,险些摔了,即墨离伸手扶了他,神秘而具磁性的声线带了点微薄笑意:“别乱扔瓜子壳,是会遭天谴的,这不,没走几步就险些摔了!”

    “老子怕什么天谴?老子又不是什么好人,做得遭天谴的事情还少吗?”身为东晋的国师,他做的事情虽然顺应了天道,但却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对不起东晋的那些bǎi xìng ,他还有啥怕遭天谴的?他又不是什么圣人!

    他所做的一切可能要遭天谴的事情,说白了全部都是为了即墨离,这些即墨离心里自然清楚。但是他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道:“不怕天谴,但显得素质很低,非常影响你在世人心中美好的形象!”

    神棍大人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把自己的胳膊从即墨离的手中解放出来,然后飞快的蹦跶起来,到一旁找了几棵长得很有代表性的草,用绳子捆绑好,随后飞快的将地上的瓜子壳清扫干净。

    国师大人的行为告诉我们,做好人神马的都是浮云,遭天谴也是骗一下世人的无聊玩意儿,但是形象和素质偶尔还是要维持一下的,这样才能利于更好的树立自己高大的形象,利于自己jì xù 招摇撞骗,假装自己很无私,自己甚伟大,达到蛊惑世人的目的。

    他在那里飞快的清扫,一把扫帚挥舞得虎虎生风,暗处的夜星辰狠狠的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额头,他今日才知道自家主子有如此高超做家务天赋,扫帚都不用买,几秒钟就编制好了,真是居家好男人!话说这项天赋,他以前怎么完全不知道?

    即墨离也看得好笑,这家伙,人生中一大半的功夫,似乎就在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形象,私下里说话就跟个流氓地痞相若,若真要找个贴切的词汇去形容他,那恐怕jiù shì 个“雅痞子”!

    笑无语把地面扫干净之后,也没看即墨离一眼,就如同这些日子的lěng mò 和视而不见,把“扫把”往旁边一扔,拍了拍手,接着嗑瓜子往前走,这会儿没忘记吩咐夜星辰,远远的拿着个东西接着他老人家的瓜子壳,有素质有形象的吃着。

    即墨离摇头笑了笑,慢慢跟上他的步伐。过着一种他说话,笑无语爱搭不搭的状态,倘若澹台凰在这里,一定会感叹一句:“这真是风水轮流转!”

    但是澹台凰并不在这里,她在千骑古城,坐完月子之后,她又成功的从一只病猫,变成了举世无双的英勇母老虎!昂首看着高高的城墙,想的却是和君惊澜他们一样的心事,她同样觉得,皇甫轩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于是也很认真的犹豫着,是攻还是不攻。

    夜色如洗,她站在帐篷之外,看着前方一片漆黑的夜色。士兵们此刻大多在睡觉,自然也有不少在巡逻,火把倒是举得通明。

    澹台凰觉得在人如此多的地方,想清楚一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困难,便抬步往军营的外围走。zhǔn bèi 去散散心!

    她武功极高,所以走出军营,也没人担忧她的生命健康。其实在他们的心目中,以澹台凰那高深的武功和举世闻名的残暴,她不威胁别人的生命健康就很不错了!

    她当然不晓得这群侍卫都在这样恶意的揣度她,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十分耐心的教育他们一顿,告诉他们不要把女汉子不当女子,她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什么?不能理解她的温柔?那就“教育”到理解为止!

    她还十分沾沾自喜的认为这群士兵十分懂事,不该问的问题不多问,就这样安然的将自己放出来,这都是一群十分可爱有教养的好士兵!

    出了军营之后,外面的确是安静了很多。昭和城外有一条护城河,离他们所在的距离不近也不远,远远望去,是一片冰封,上面还有些白色的雪花,看起来孤冷的很。整个昭和城,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孤城,苍凉得很。

    的确是苍凉,澹台凰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这样的感觉来得很是猛烈,直戳眼帘,不能忽视。

    君惊澜这会儿,和那群将军们一起商讨政务去了,这些日子倒也是新奇得很,漠北的连云十八骑,那些高傲到极点的汉子们,如今竟也都被君惊澜收拾的服服帖帖,唯命是从。她没问君惊澜是如何调教的,但默默的就对他的手段极为敬佩!

    已过年关,她当时和南宫锦,欢欣鼓舞的zhǔn bèi 的灯笼什么的,也没派上什么用场,因为过年那几个天她是被人关在屋子里,要死不活的渡过的!等她出来之后,才知道大年初一,初二,初三全过了!

    临近三月,天还很冷。澹台凰记得自己穿越来的时候,是去年的三月,那时候都已经是春天了,是因为今年格外冷吧。

    夜晚,是抒情的好时候,非常利于引出人心中柔软的情感,并满足人偶尔文艺和伤春悲秋的夙愿!澹台凰就这样文艺的回忆来,思考去,把正事忘记了思索,反而透过岁月的长线,沿着绳索的轨迹,看到了一些关于人生,关于变迁的东西,就在她再多思考一会儿,就有很大的几率成为哲学家、老学究的当口!

    眼底寒光一闪,看见一个黑影,从护城河对岸的冰面,极为迅敏的飞闪过来!

    那黑影轻功极高,偌大的护城河,他一路上就在冰面上点了一下,只借了一道力,就能飞跃过来,而且飞得极高!要不是澹台凰的凤御九天,此刻已经到了第九重,恐怕根本都看不见他跃到空中之后,人影停留在何处!

    很明显的,这是昭和城出来的人,自然也不可能是他们这边的人,那这人的居心呢?

    澹台凰原本zhǔn bèi 去拦截,最后却顿住,敛了自己的气息,隐藏在暗处,等着看那人半夜三更的潜伏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透过zhè gè 黑衣人的举动,知道皇甫轩的意图!

    她存心要躲,那人影也是刚刚过来,自然也是看不见她。

    那人如同一道光影,飞快的从暗处,人的眼神视角不能触及之处,闪入了军营!澹台凰在军营的外头,饶有兴味的看着,一双凤眸微微眯起,等着看那人接下里的举动。

    而那人,到了她的帐篷附近,极为神速的敲晕了门口的士兵,又以手中的暗器,击晕了不少暗处隐藏之人!但,凌羽的武功却不弱,没被那黑衣人打到,甚至都没被发现。他抱着剑,正zhǔn bèi 从夜幕中出来,将那个不速之客,极有可能目的不好,思想不端正,行为很猥琐的黑衣人大侠拿下!

    却看见军营之外,澹台凰很高调的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凌羽看了一眼,这会儿也明白了澹台凰应该是有dǎ suàn ,所以很是沉静的点点头,待在暗处没有出来!一双眼和澹台凰一眼,放在那黑衣人身上,zhǔn bèi 看他想来干什么。

    那黑衣人悄悄的掀开了澹台凰的帐篷,没有用迷香在外头吹一吹,也没有拿出长刀一把,但看他的武功虽然很是不错,和澹台凰却是完全没有丝毫可比性,所以按这情况来看,应该不是来刺杀澹台凰的,否则以他这水平,那根本jiù shì 进去找死!

    不是来刺杀澹台凰的,那又是来干嘛的?探讨感情,还是交流人生?澹台凰看得有点玩味。

    那人进去了一会儿,凌羽在帐篷上轻轻戳了个窟窿,往里面看,看样子是在监视那个人,dān xīn 他在澹台凰的屋子里面做什么不好的事!

    但是那人进去了一会儿之后,直接就出来了,又在门口四面看了一会儿,就算澹台凰离他很远,也不难看出他眼中的焦灼。

    看zhè gè 人的样子,似乎是在找人!自然也不难tuī duàn 出,他这样长途飞跃而来,是为了找澹台凰!但是找她干嘛?澹台凰表示自己有点不太明白。

    那黑衣人在帐篷的门口看了很久之后,还是没见到澹台凰,最后似很是头疼,一跃而起,从军营里面出来了。

    澹台凰飞快的看了凌羽一眼,凌羽对着她轻轻摇摇头,示意方才自己监视之间,那黑衣人进了她的帐篷,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人道主义,对不起社会主义,违背道德法律与良心的坏事。

    那么,这黑衣人的目的,就应该只有一个了!找自己!

    找自己干嘛?

    澹台凰觉得很是玩味,也来了点兴致!对着凌羽点点头,示意他不必再管,便安心的等着那黑衣人出来!然后,跟上去,再然后,问问他想干嘛!

    这黑衣人往军营外头一跃,那些巡逻的士兵还是一个人都没看见他,他出来之后,便dǎ suàn 往回奔,毕竟这军营他进出起来再如履平地,也是敌军的营帐,待在这里很不安全!

    于是,他如同一只迅捷的猎豹,对着护城河的方向飞奔而去。

    澹台凰脚尖一勾,地上一个石头就落到了她的手上,她毫不犹豫的对着他的背影,伸手一扔!

    就这样一掷,十分精准的打在他的后背!

    黑衣人正要跑,却悲哀的发现自己闪避不及,被澹台凰的石头打了一个正着!然而这石头也并没有什么杀伤力,显然zhè gè 攻击他的人,也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并不是想要他的命!

    他飞快的回过头一看,便看见了一名女子,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盔甲,头发扎起来,高高的束在头顶,没有流海,于是能看见光洁的额头,透过不太明亮的月色,还能看见她那一双颇为晶亮明睿的凤眸!

    不难看出来,这是一个极为睿智,很有见地和自己看法的女性。他曾经在皇上身边的时候,也见过zhè gè 女人,但是见到的都是她发疯的样子,比如唱一些难听的歌曲,比如有一次自己和首领奉命出去执行任务,回来就知道zhè gè 女人偷了皇上的草纸!上次饕餮大阵,去的是首领,他并不知道。

    所以他也一直想不明白,皇上对zhè gè 疯女人如此上心,到底是为了哪般!但到这会儿,看着这女人英姿飒爽的样子,再想想皇上,他似觉得,这样的女人站在皇上的身边,也很匹配!

    就这样思想不靠谱的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澹台凰挑了挑眉,随后往一旁更为空旷静谧的地方走去,彻底的远离了军营的附近,到了护城河的主流!护城河的门口,只是黄海的支流,而黄海也就在附近,所以澹台凰很快的走到了河岸边。

    她背对着黑衣人站着,不用回头也知道那黑衣人跟在自己身上,双手环胸,看着前方微微结冰的河面,身型站得笔直,就像是一柄刚毅的长剑,有着不属于男人的傲骨,站在河畔!

    那黑衣人看了一会儿,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佩之情,一下子对澹台凰的好感又多了几分,真是一个威风八面、气势逼人的霸气女子!

    然而也就在他在心中,对澹台凰进行各种赞赏和表扬,表达折服,认为她各种能配得上皇上之间,澹台凰忽然开了口:“我武功高得很,你不要以为你一直站在我后面不动,就能找到机会把我推到河里去!”

    黑衣人嘴角一抽,“轰”的一声,刚刚在心里建立起来的,对于澹台凰的各种高大上幻想,也在瞬间崩解!他想把她推到河里去?她还真是能想!

    澹台凰偶尔也逗逼了一下,因为上次南海之行,她发现君惊澜、皇甫轩、楚玉璃,这三个大路上拿得出手的王者,都是逗逼!作为另外一个也拿得出手的女皇,她也需要偶尔的逗逼一下,符合一下行情。

    和那三个人,一起用热情浇灌,创造一个逗逼统治的世界!她也只有偶尔学着逗逼,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只是澹台凰童鞋这会儿已经忘记了,事实上zhè gè 大陆上,最逗逼的人,恐怕jiù shì 她自己!

    黑衣人嘴角艰难的抽搐了半天之后,才终于找到了自己声音,开口道:“漠北女皇陛下,请您放心,我是不会把你推进河里的!”

    “嗯,我知道了。那你半夜三更不睡觉,猥琐的潜伏进我的帐篷是想做什么?千万不要说你是垂涎我的美色,虽然我的确是很好看没错,但我一直很谦虚,所以是不会轻易相信你这样的说词的!”澹台凰一咕噜的又发表了几句。

    黑衣人嘴角又抽搐了几下,忽然开始胆大包天的怀疑皇上他老人家的pǐn wèi ,是不是很有点问题。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无视了澹台凰那些臭不要脸的话,压抑着想到掉头走人的冲动,十分无语的开口:“女皇陛下,属下是奉命来的!”

    “哦?是奉了谁的命令?说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澹台凰眨眨眼,没回头,日子太无聊,gù yì 捉弄人!她心里也清楚的很,不管她这会儿怎么说,这黑衣人也会把自己主子的命令,传达给她,所以她一点都不dān xīn 最近这样“恐吓”一下,这丫就不敢说了。

    那黑衣人果然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他虽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的人,但是澹台凰这句话已经成功的将他吓到了!尽管自己身后是一面巨大的黑线墙,脑后也顶着一滴庞大的冷汗,但是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启禀女皇陛下,这是皇上让属下传来的信件!”

    皇上,估计也就只有皇甫轩了吧。

    澹台凰回过头看了一眼,看见那黑衣人已经十分恭敬的送出一封信件,放在手掌上,十分恭敬的对着澹台凰拖出,等着她接过去。

    澹台凰伸出手正要接,忽然想起点什么,问:“我就这样打开皇甫轩的信件,不算是暗中通敌吧?”

    黑衣人:“……”首领,您真会给属下找差事!以后要是还有这种事情,要跟zhè gè 女人打交道,我伟大的首领,请您找别人吧!属下宁愿拔剑自刎,也不愿再跟zhè gè 女人说一句话!

    澹台凰还不晓得自己已经被人这样嫌弃了,看那黑衣人的样子,就像是要崩溃了一样,她终于大发慈悲,决定放过zhè gè 可怜的黑衣人!伸出手,把信件接过来,展开,是那人龙飞凤舞,霸气凌厉的字迹,然而只有一句话!

    的确是只有一句话,她把信件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前前后后,zuǒ yòu 巡梭,发现是只有一句。她强压下心中的异样感触,开口问道:“你们皇上写这封信的时候,他精神状态还好吗?有没有什么发烧的症状?”

    黑衣人嘴角又是一抽,十分诚恳的回答:“没有!”

    “哦,那他身边最近有没有什么精神不正常的人,给他造成了些不良的影响?要知道人的状态,和他身边所处的环境,也有很大的guān xì !”澹台凰再次询问。

    她这幅一本正常的样子,让黑衣人心里也突了一下,因为他并不知道皇上的信件里面写了什么,所以他也不晓得澹台凰这问题,都是些什么状况。于是他非常诚实的回答:“皇后娘娘,最近似有点不正常!经常对着皇上大呼小叫,皇上一怒之下,险些将她打入冷宫,还是满朝的文武百官求情,才避过了这一劫!但硬是要说她精神有些不正常,倒是也能说得过去……”

    似从西武大军完全溃败,尉迟风jù jué 回国继位,又救走了慕容皇室的族亲之后,皇后娘娘的精神状态就面临一天天崩溃的边缘。

    其实事实上谁都知道,西武一点一点的覆灭,也就意味着,她皇后的地位可能不保!宫里还有刘贵妃,她自然要居安思危。没事儿就大着胆子对着皇上发疯,虽然她发疯之后,可能被废得更快!

    zhè gè 结果,没有出乎澹台凰的预料,她早就料到慕容馥会崩溃,但是zhè gè 消息被东陵的人藏得极好,根本探查不出来,所以她就只能借机问问了。没想到zhè gè 黑衣人傻的可爱,就这样老老实实的jiāo dài 了!

    “嗯!原来是这样,看来你们皇上是被她影响狠了,才会专门让你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澹台凰点评。

    黑衣人这会儿也觉得自己来的确实很无聊,因为这女人根本jiù shì 半个疯子,他也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这么无聊,让他来传信!但他也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开口道:“皇上说他要dá àn ,请您告知属下,由属下转达便可!”

    澹台凰默了一下,抬眼看向前方那一座孤城,似乎也看见了那个一人站在宫阙高台沉浮的冰冷帝王,他早已将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座孤岛,却始终不肯放下人生之中,曾经抓握过的温暖。

    终于她叹息,缓声开口道:“我知道他不是gù yì 的!”

    “啊?”黑衣人愕然,并不明白澹台凰此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点呆呆的看向澹台凰。我知道他不是gù yì 的?

    见他完全傻愣着,澹台凰笑了笑,重复了一句:“我知道他不是gù yì 的,这jiù shì 我的dá àn ,huí qù 告诉他吧!以后不必如此了,我跟他,算得上知己,尤其在很多地方,都能懂得彼此的心思,因为曾经的经历太相似。所以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他解释,我也能明白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唯一让我看不懂的,恐怕也jiù shì 眼下zhè gè 局了……”

    最后一句话,是澹台凰叹息着说的,并没dǎ suàn 让这黑衣人听到,并传话huí qù 。但这黑衣人还是一字一句都记了清楚,点点头:“多谢女皇成全,后会……有期!”

    谢谢澹台凰的成全,让他十分圆满的完成了zhè gè 任务。他其实很想说后会无期,但是这样说实在是太不礼貌,所以硬生生的强忍着痛苦,说了一句后会有期!

    澹台凰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

    黑衣人恭敬的行礼之后,方才几个轻跃,消失在夜幕之中。

    澹台凰手上的纸上,只有一句话:一个月前的事情,恨朕么?

    就这短短一句话,在月色的映照之下,显得那般孤凉。澹台凰再次拿起来,举到自己眼前看了一眼,最终自言自语地叹息:“皇甫轩,你是真的发烧了么?”

    一个月之前的事情,无非是那场大战,却正好撞上她临盆!他觉得是他的错,不能释怀,所以让人来问么?但是几千里的跋涉,就为了问这么一句……那个人,大抵是真的发烧了!

    她又看了一眼,随后伸了手,内力将信纸震碎,变成粉末,漂流在河畔。

    yī zhèn 风扬起,她脑中多了几分清明,转过身,不遮掩自己的身型,大刺刺的往军营而去!然而,耳尖yī zhèn 风声,她飞快的扭过头,看了身畔一眼,又是一个黑衣人,这会儿已经快到澹台凰的近前!

    澹台凰极快的转身,看着那黑衣人,从那双眼眸里,她隐约看到一点杀气,心下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那黑衣人上来之后,军营门口的士兵也发现了,正zhǔn bèi 上来拦截。澹台凰手一抬,示意他们不动,随后看向那黑衣人,笑问:“皇甫轩让你来的?”

    皇甫轩的人方才已经来过了,而且那信件自己也看过了,是皇甫轩的字迹,也是根本无法模拟出来的风骨!所以眼前的人么……

    应当是知道皇甫轩今天要派人来,所以屁颠屁颠的上来,冒充皇甫轩的人,骗取她的信任,然后……

    刺杀?

    她没料错,的确是刺杀!那人听了她的话,很快的回了一句:“启禀漠北女皇,的确是皇上让属下来的!这是皇上让属下给您的信件!”

    澹台凰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伸手,佯装要接!就在她快碰到那信件的时候,黑衣人猛然伸手,从洗袖口里面掏出一把断刃!对着澹台凰刺了过去,澹台凰早有防备,自然飞快的往后一倾,内力裹住那黑衣人,随后极快的出脚,对着那黑衣人是肩头猛然劈了下去!

    黑衣人想闪避,但到底敌不过澹台凰强大内力凝锁,动弹不得,这一劈,他只能生生守住!

    “咯吱!”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想起!

    门口的士兵原本zhǔn bèi 上来护驾的,但是看见澹台凰这么凶残,显然根本不需要护驾!所有他们都只象征性的上来围一围,并且都深深的觉得自己在澹台凰的bāng zhù 下,涨了姿势!成功的认识到了母老虎真正凶狠起来的残暴度,今日是有幸亲眼所见了!

    你瞧瞧那一腿劈下去,干净又利索,一般人敢这么劈吗?一劈连人家的琵琶骨都dǎ duàn 了,这也真的是绝无仅有了!他们一边感叹着,一边默默的咽了一下害怕的口水。

    澹台凰还不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行为,第一fǎn yīng 是害怕。她还非常自我满足的收脚,并深深地认为大家看见她这英姿飒爽、锐不可当的mó yàng ,都应该深深的崇拜着!

    那黑衣人吃痛,眼中险些飚出了泪花,一下就被澹台凰打到地上打滚去了!心里却很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被看穿的!

    就在他万分yí huò 的当口,澹台凰特别心地善良的上前,解开他的困惑,开口道:“你心里一定很奇怪你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既然是诚心诚意的奇怪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皇甫轩的人刚刚已经来过了,很显然的你来晚了!也没晚太久,也就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这件事情告诉我们,选择跑腿的,也要选择腿长能跑的!切不能找你这样的蜗牛,晚了一步,还不知道自己咋样被发现的!”

    澹台凰当然不会跟他讲还看出了他眼中的杀气,zhè gè 残酷又险恶的社会,告诉我们,说话的时候最好是说七分留三分,给自己留一条底线,也jiù shì 留一个退路!太过掏心掏肺,啥都说了,故事的最后,恐怕jiù shì 你被人挖了心肺!

    这些道理她还是很明白的,所以只捡了主要的说!

    黑衣人就这样变成了澹台凰口中的“蜗牛”,在地上痛苦的打滚,他也并不知道澹台凰会dǎ suàn 如何处置他,怎么样都是觉得自己今日不能活了,却没想到澹台凰是个很善良的人,非常愿意留给他一条活路,开口道:“huí qù 告诉你的主子,想杀我,她亲自来都没那能耐,让她省省吧!还是想bàn fǎ 先保着自己的皇后之位,别真的被皇甫轩打入冷宫了!”

    慕容馥现下的行为么,应该怎样解释?因为一无所有了,所以终于恼羞成怒?这回是真的要杀了自己?还是最近活得太寂寞,觉得自己哪里不好了,所以非要出点幺蛾子?

    但是不管是为啥,澹台凰也没心思去深究了,就这样一个dá àn 给她吧!

    她这话说完,黑衣人愕然,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极为震惊。完全不明白澹台凰是怎么这么简单的猜到自己的皇后派来的了,这简直……完全是超出了他对人类智商的认知范围!当然,他如此绝对不是因为澹台凰已经聪明到超神,而是因为他太蠢!

    澹台凰的仇人,扳着手指头算也就那么几个,慕容馥jiù shì 其中之一,而且是能知道皇甫轩动静,知道皇甫轩会派人送信来的,那么不是她,还能有谁?

    她没心思再理会这黑衣人困惑,打了一个哈欠,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之后,想起点什么一样,回过头:“放了他,都退下吧!对了,再帮我带一句给慕容馥,我方才不小心听见了她最近精神不太正常的消息,嗯,听说她得了精神病,我的精神都好了不少!”

    说完这句毒舌的话,她终于拍拍手,心满意足的进营帐去了。

    黑衣人嘴角抽了抽,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自己把这句话带huí qù 之后的下场,起身抹了一把伤心的泪水,悲痛的huí qù 了!他之恨自己腿太短,没有跑过皇上的人,最后被人发现,以至于任务失败,还要huí qù 带这种找死的话!

    他也开始怨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给他把腿生长一点……

    却完全不思提高自己的轻功和刺杀水平,却去埋怨自己的父母,埋怨身高这种已经成为定局的事。这一点,似乎早已jiù shì 不少人的通病。他也不能免俗……

    澹台凰心情还不错的回了军营,隔着几个帐篷,看见轩辕夏暖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云翊端了一碗水,对着她递了过去。

    轩辕夏暖似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伸出手,接受了云翊的好意。随后云翊坐在她身边,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

    澹台凰有点欣慰的笑了笑,当初云起陨落的时候,她骗了轩辕夏暖,说云起是不喜欢她的,如今这姑娘才有可能对其他人敞开心扉。要是她当时说了云起也是喜欢她的,恐怕她这一生就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她希望这丫头最后会有幸福,也希望自己当初善意的谎言,没有做错。单单看现下,也似是对了呢!

    看完了之后,便看到自己门口站在一个人,风度很怡然,容色极潋滟,气度甚尊贵,jiù shì 语气好似谁家的陈年老醋,酸得厉害:“太子妃,把皇甫轩给你的情书交出来!”

    “呃……”那算是情书吗?澹台凰看着他的脸色,觉得有点蛋蛋的忧伤,看样子今晚又是清闲不了了!妒夫醋了之后,后果非常严重!

    ……

    东陵皇宫,巍峨宫殿之中。

    冰冷的帝王,站在望月台上,灿金色的眼眸远眺。看向整个东陵最为坚固的一道城墙的方向,那是昭和城!虽然很远,但却能看出那座城池的坚硬和不可摧折!

    他身边,站在一个红衣妖娆的女子,脸上画着妖艳是妆容,眉梢挑起,任何时候出现,令人一眼望去,都像是祸国的妖妃。这自然也令不少大臣对她的yìn xiàng 极为不好,但她本人似并不在意那些眼光和流言蜚语,过得倒是极为肆意。

    她从来很喜欢陪在皇甫轩的身边,但从来不说话,也不打扰。因为知道他不喜人打扰!

    就这样静静站了半晌,她看了一眼手中是狐裘,实在dān xīn 他在寒风之下,染上风寒,才大着胆子,将狐裘送了上去:“皇上,天凉了。您床上吧!”

    皇甫轩思绪被dǎ duàn ,但也没生气,随手接过来,却问了她一句:“告诉朕,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刘玲玲心中一滞,张口就想回答,想要您的心,您肯给吗?可她太清楚,问出这样一句话,不过自取其辱!最终她妖艳的笑笑,道:“臣妾这一生,是不指望得到皇上的心了。那么,臣妾想要皇后之位,您肯给吗?”

    她这一问,皇甫轩愣了一下,偏过头,灿金色的眸中带着冷凝,半瞬之后,冷声到:“朕欠了你的,但皇后之位朕不能给!朕终有一日要给你自由,若你做了皇后,就再也走不出这道宫墙!”

    刘玲玲没有再说话,她想说他在哪里,她就跟在他在哪里,她从来没想过走出这道宫墙,从来没想过离开他。但是她知道,他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能更改,她多说也是无益!

    就在她思索着再说一句什么之间,楼下传来yī zhèn jiǎo bù 声,随后一名黑衣人,跪在皇甫轩身后:“启禀皇上,龙曜回来复命!”

    “嗯!”皇甫轩冷冷的应了一声,看样子似不太在意,但握着栏杆的手,已经在栏杆上掐出了指痕。

    这一个字,jiù shì 示意他说了,黑衣人很快的将澹台凰当时所有的fǎn yīng ,全部告知澹台凰。尤其在说到问他最近是不是精神不正常,是否在发烧的时候,他冰冷的唇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zhè gè 不识好歹的女人!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又爱又恨!

    直到龙曜说到那句:“我知道他不是gù yì 的!”之时,他握着栏杆的手,才猛然松开,灿金色的寒眸中有喜意,是的,喜意。刘玲玲看得很分明!

    她知道他不是gù yì 的,那便说明,她不怪他,也没恨他。

    龙曜说完这些之后,又禀报了一个极重要的消息:“皇上,您让我们找的那五个人,已经都有下落了!”

    帝王听了这话,冰寒的眸色中带着胸有成竹的笑意,冷冰冰地吩咐:“那很好,给朕将他们都抓了,不惜一切代价!”

    ------题外话------

    求月票,不给就把你们全部都抓了,给哥暖床……不惜一切代价地抓!嗯!严肃脸!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