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话说完,刘玲玲有些微愣,抬头看了他一眼。

    也似是能感觉到她眼神的zhù shì ,他未曾抬头,便已然冷声开口:“她性子烈得很。”

    性子烈的很,所以他也不能知道,天亮之后,当所有的事情,都随着他预期的方向发展,过程之中,她是不是会做出什么事,令他所有的好心情都一扫而空。

    刘玲玲不再说话,只安心的低头下棋,说起来他在外人面前,显得十分宠幸她这没错,但是事实上,两人如此平静的坐在一起下棋,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整个御花园安静下来,只剩下白玉棋子,落在玉盘上的声音。

    清脆的碰撞之声,清灵如苍山中的溪流,慢慢击打在石壁上,空灵动听,造一场虚拟而唯美的梦境。

    足足半晌的bsp;mò 之后,皇甫轩冰冷的语调方才响起:“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你已经知道朕的dǎ suàn ,那么朕也相信,你应当明白,如何选择,对你来说才是最好!”

    这话说完,他方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眸色之中,暗示意味十足。

    刘玲玲抬头迎视,最终幽幽笑了笑,轻声开口:“不必皇上说,臣妾也明白!多谢皇上为臣妾筹谋!”

    帝王把真心和所有的感情,全部给了宫门之外,那个带兵攻打皇宫的人。而一生唯一的亏欠,却是眼

    她清楚,他早已为她zhǔn bèi 好退路,但是那条退路,她却不想去走。只是这样的决定,这一刻她没有必要告诉他。

    她这般一说,皇甫轩才似终于放心,冰冷的语调,带着一丝难掩的歉意:“朕这一生,唯一亏欠的人便是你!朕还是那句话,你想要什么,朕此刻都能满足你。若还有心愿,你可以提!”

    前的女子,这一刻的皇甫轩,依旧冰凉冷峻,如同往昔,却多了一份真诚与真挚。

    在她面前,这的确是少有的颜色。刘玲玲微微笑了笑,轻声道:“皇上愿意陪臣妾下这一场棋,便已经是一番成全了,臣妾不敢再有什么要求!”

    她只求啊,来世还能再遇见他,哪怕只是这样守着、看着他。只要还能遇见!只是这事求他是没有用的,她应该求老天。所以对他,他真的没什么好求的人。唯一说有,恐怕也jiù shì 一枝花。

    她爱海棠,他却每日都送牡丹。似也能向他求一株海棠,但既然他们之间没有风雨,那又何必求这一场虚妄?

    她无所求,他也不再开口。两人就这样静静bsp;mò 着,下这一场棋。

    天亮之后他起身,沐浴更衣,亲自去迎她。刘玲玲也起身,同样huí qù 沐浴更衣……

    而城门之外,澹台凰早已翻身下马,跟着自己士兵,一起冲杀!长剑染血,眼前血肉横飞,还有鲜血溅到她的脸上,模模糊糊的遮挡住她的视线,但她并不以为意。

    这场仗,从未停歇!她到这里两个月开始,便一直在战火中倾轧,这些生生死死,她早已看淡!

    但皇甫轩的恨,却是从今夜才开始!

    宫门被撞开,侍卫在防守,防守皇宫的人,自然是不少。这一场浩荡的杀戮,更是叫人心悸!北冥和漠北的士兵,全部都沉浸在一种怒火和兴奋之中,怒火,是因为他们这些日子拼了命的攻城,最终却是被人戏耍!

    兴奋,是他们随着澹台凰一起,攻破了东陵的皇宫!一个皇宫的覆灭,伴随的必定jiù shì 整个东陵的覆灭,他们作为这样一个队伍之中的骁勇军队,自然觉得荣光同在!

    这样的开辟,自然令他们万分jī dòng !

    这一日的东陵皇宫,极为敞亮,士兵们的手上,大多举着火把。将一张张或兴奋,或愉悦,或悲哀的脸,照得通红!澹台凰的面色始终很冷,唯独那双眼眸之中跳动着火焰,那是愤怒,蚀骨的愤怒!

    拼命的厮杀,骑兵和弓箭手的对峙,用了君惊澜命人改造过的精良弓弩,将这场战争变得简单了很多!苍空之裂,九天长啸,破龙惊天!

    她像一团火,更像一只凤,手中提着长剑,泣血长鸣!

    未几,天色破晓,黎明的光热,慢慢散开。朝阳如火,一点一点自天边升起,月破云散,今日有风,淡淡有点微凉的风,清冷的拂面,晕染出刻骨的疼痛。

    终于,这半夜……或者说是半日的厮杀之下,东陵的皇宫,就这样被攻破!

    象征着皇权的皇宫破了,便也预示着——东陵国破!

    这一场打了将近一年,死了无数人的征战,当就这样彻底jié shù 。可,真的就这样jié shù 了吗?这似乎太简单,可偏偏的,这一扇庄严威重的大门,此刻已然向她敞开,以一种最为真诚的姿态,迎接她的到来!

    她拿着长剑,艳红的血,随着剑锋一点一点的滴落,看着这门,彻底的开启,脑中如同幻灯片一边,闪过云起,连召,云翊,苍昊,那一张张在战火中陨落的面孔,那一次一次在草原上纵情的拼杀,还有闲来无事的八卦。

    凌燕、韦凤,成雅……她站在门口,像是看见一张画卷,一点一点从面前翻过,又慢慢的合上。她来历了一场红尘之劫,看了一场世间苍凉!朦胧之下,竟觉得心若针扎,恍如隔世!

    宫门大开,眼前是高高的台阶,白玉石打造的王权,帝王之业!

    她知道如今有四十万士兵正屯兵霸上,若是从她背后偷袭,或者包围她,他们会吃一场极大的亏!但此刻,她怒极之下,根本就顾不了这些!

    仰起头,看着高高的城墙之上,微凉的风,带起了一截明黄色的衣角,那是一袭龙袍的皇甫轩,站在至高点。此刻,他那一双灿金色的眼眸,正平静的看着宫门口。

    在看见宫门大开的那一幕,看见澹台凰的那一幕,他似乎在笑,远远的道了一声:“你来了?”

    离得很快,却因为内力的传递,声音甚为清晰。

    他这一问,她更是想起不日之前,zhè gè 人站在皇城之上跟她打的赌,最终却将那四个人都杀了。

    她恨意满怀,手中染血的长剑握紧,怒目圆瞪,提着剑,往他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站在原地,看见她如同一团烈火,对着他冲来,慢慢低下头,数着他的步伐!一步,两步,三步……

    此刻的澹台凰,早已怒极,几乎找不到什么理智!一番飞驰之后,到了高台之巅,抬头看向他灿金色眼,随后。从袖中掏出他给她的那块凤令,狠狠的摔在地上,摔在他们中间,瞪着他咬牙怒吼:“你的东西,还给你!”

    这是他给她的凤令,这东西曾经帮过她救下韫慧,所以她要还,他不要!但如今,他们之间只剩下恨,她还要他的东西做什么?

    你的东西,还给你!

    一枚灿金色的令牌,落在他脚边,那是一直展翅的凤。那是他眼里她,如今,他们走到了这一步,她已经不再稀罕!

    皇甫轩微微低头,垂眸一看,灿金色的眸中闪过刺痛,那痛意来得尖锐而猛烈,半晌之后,他方才抬起头看着她。她的确是来了,一步一步,带着对他的恨意而来!

    澹台凰此刻早已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是拿不稳手中的剑,她一双眼眸猩红,手中长剑伸出,紧紧抵着他的胸口!

    这一剑,用力不大,却也绝对不小!剑尖渗入皮肤,血花也从他的胸口绽放而出,她抬起,一张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狠狠盯着他灿金色的寒眸,声声泣血责问:“皇甫轩,为什么?你言而无信,今天才第三天,你为什么要把他们都杀了?为什么?!”

    四天才是四个人,今天第三天,他竟然全部杀了!

    他就这么想让她痛?他就这么恨她?

    皇甫轩听了,只静静看着她,灿金色的寒眸紧紧凝锁,似想多看她一眼,再多看一眼。随后,慢慢低下头,看着她手中的剑……

    那剑就那样抵在他的胸口,如同她一样,能轻易刺透他的心。

    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募然对着她张开了双臂,那是一个拥抱的姿势,那是一个要用尽全力,去拥抱爱人的姿势!他眸中并未有犹豫,并未有不舍,像是平静的走向他给自己写下的结局!

    终而,他一步上前,用力一撞,下一瞬,在她惊愕的目光之下,一把将她牢牢抱住!

    而那把泣血的长剑,就这样从他胸口穿了过去!

    她似看见什么东西从自己身畔错身而过,伸出掌心,却再也抓握不住。只看见眼前血光一溅,长剑没入他的体内,一剑从胸口穿过,不再有半分生还的可能!

    澹台凰募然怔住,瞳孔瞪大。

    她问他,为什么,今天才三天,他却将他们都杀了。

    他紧紧抱着她,唇际的血慢慢滑落在她颈间,冰冷的声线带着淡淡的暖,轻轻地答:“因为,朕想成全你!”

    澹台凰动了动,想将他推开,眼眶涩涩的,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却募然觉得很难过。是的,他如果死了,她真的会难过。因为他们曾经,是极好极好朋友。

    他死死抱着她,忽然笑了笑,那笑声很苍凉。终而,一字一顿,含着暖意和笑意,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在她耳边,艰难开口:“澹台凰,你记不记得,朕曾经说过……就这样抱着你的时候。会令人……忍不住想把整个世界都捧到你手上,你要什么,朕就为你寻来什么……”

    因为就这样抱着她的事情,那一颗空洞的心,才会有被填满的感觉。而那jiù shì ……幸福的感觉。

    澹台凰全然愣住,身子又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是的,有什么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她想不出来……

    她想不出来,他却给了dá àn ,他的手,抚过她的发。那语气冰寒而艰难,却带着笑:“那日在船上,无忧老人告诉朕,你苦苦寻觅近一年,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得到……用来救治澹台戟腿的药,是天机门的所创,南宫锦永远无法炼成,因为缺一味药!那药……那药,你不知道,南宫锦也不知道,是……帝王心头血!”

    帝王心头血?

    澹台凰瞳孔紧缩,猛然一怔,恍惚间明白了什么。飞快的仰头看着他,不必他再多说,她便已然颤抖着双唇开口:“那韦凤,凌燕她们其实……”

    “对,他们没有死。朕是想用他们逼你早日攻入皇宫,你早日攻入,君惊澜即便fǎn yīng 过来,也来不及通知你!”他一句话落下,已然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倒了下去。胸口艳红的血,亦散落了一地,刺目的红,染红了他耀眼刺目的龙袍,也扎花了她的眼。

    澹台凰听罢,心头一紧,竟险些窒息。看着他摔下去,她伸手拉他,却来不及!惊怒交加,只得飞快蹲下身抱住他,看着他苍白冰冷的容颜,唇际的艳红的血,还有被利剑穿透的胸口,张了张嘴,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皇……皇甫轩……”

    无忧老人曾经说过,帝王星有四颗。那药需要帝王心头血,他谁都没告诉,却唯独告诉了皇甫轩!

    帝王心头血,一味药,却要他的命来成全!

    她悲怒之间,他的手抚上她的面颊,冷冰冰的笑着勾唇:“开……开心吗?对不起,西武的兵马,始终衷心于慕容馥,先前的战役朕zuǒ yòu 不了,陈轩画、云起……还有那些人的死,你别怪朕好吗?”

    这话一出,澹台凰紧紧抱着他,大滴大滴的泪水砸落了下去,飞快摇头:“我不怪你,不怪你!”她从来没怪过!

    她这话一出,他似终于放心,也似有些疲倦,躺在她怀中,倦倦道:“朕曾说帝王,当以江山为重。可朕终究没有做到,朕……朕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可这样也好……朕累了,朕这一生很累……”

    说话之间,他募然呕出一口鲜血,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灿金色的眼眸看向澹台凰:“澹台凰,你应该记得皇陵有密道,当初朕第一次对你表白的密道,那条……咳咳……那条用于宫变君王离开的密道……如今那里并无人包围,你告诉朕,你是不是想过,留朕一命?”

    澹台凰大滴的泪水砸落,抱着他渐渐冰凉的身躯,却不敢看他的脸,颤抖着咬唇,几乎慌乱的点头:“是!”是!尽管韦凤她们出事,她还是想过留他一命!所以没有让人去探寻那个shān dòng ,也没有派人去包围密道!

    他抬手拭去她的泪,寒眸含笑:“如此,朕满足了。别哭……这一切不怪你,怪朕……怪朕不甘心跟你做知己,怪朕想在你心中留下wèi zhì ,怪朕贪心。怪朕不知满足……怪朕……”

    澹台凰就这般听着,眼角的泪不断往下落,看着他苍白的容颜,飞快抱着他起身:“皇甫轩,你等等,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去找神医,去找……”

    他扯住她,倦倦的笑了声,声线依旧冰凉:“没用了,没用的……朕……朕唯一的牵挂,是灵萱,若……若可以,来年她生辰的时候,代朕去看看她……”

    澹台凰只得点头,疯狂的点头。

    他似也是真的累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冰冷的薄唇微勾,随后偏过头,看着落在脚边凤令,寒眸中俱是痛意。那是凤令,也是他的一片真心,彼时他珍重捧出,如今她弃之如履。就那般丢落在地,扔在他的脚边……

    他伸手,一点一点的伸过去,艰难的将那凤令拾起,握在手中。这一握,上面便沾染了他的血。

    他拿着它,灿金色的寒眸看向她,轻轻的笑,依旧若往昔一般冰冷高贵,断断续续的道:“这凤令,朕……朕只想给你一个人,可你不要……你不要便罢了,那就让朕带它走吧。澹台凰,这一世,朕……朕比君惊澜晚遇到你,也比他晚一点发现你的好,等来世……等来世朕早一点找到你,拿着它来娶你好不好?”

    他看着她,充满祈求的看着她。呼吸越来越浅,越来越浅……

    她怔住,流着泪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她的手握着他的,犹豫着。终于在他祈求的目光之下,张了口……

    可与此同时,他被她紧紧握着的手,就这般松软的滑了下去,那双灿金色寒眸也缓缓闭上……

    到死他不知,她最终张口,是要答应还是jù jué 。

    “好!好!”

    她应了,可惜他没听到。她看着他滑落在身侧的手,呆呆看着,大滴大滴的泪砸落在他脸上,伸手拂过他的容颜,却觉得命运对他,真的很不公平。皇甫怀寒死的时候,他没来得及说出那一声原谅,半生遗憾。如今,他没来得及听到她的一声“好”,是不是也一样遗憾?

    如果,她少犹豫一会儿,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陈轩画都说,来世这东西是用来骗人的,可就连这一句骗人的话,她也没来得及说给他听。

    她呆呆坐着,素手一遍一遍划过他的脸颊。也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yī zhèn jiǎo bù 声,那一袭黑衣,戴着金冠的女子,飞快的从远处冲过来。

    随后她伸手,指甲狠狠的掐到了澹台凰的胳膊上,尖锐的指甲,划破了澹台凰的手臂,掐得她鲜血淋漓。她又狠狠一把将澹台凰推开,从她手里把皇甫轩抢了过去,拼了命的摇他:“皇甫轩,皇甫轩!皇甫轩,你醒醒,皇甫轩……”

    那是慕容馥,她面上俱是泪,与澹台凰一般,满面是累,近乎泪如雨下。只是比起澹台凰,她心中的伤痛更甚。她仰头,狠狠瞪了澹台凰一眼,却没对她说任何话,没有骂澹台凰,也没说旁的,只颤抖着手,紧紧的抱着皇甫轩,语无伦次的开口怒吼:“他是我的,他的我的,你们滚,你们都滚!”

    很多人说她疯了,其实自从爱上zhè gè 男人起,她就从来没有正常过。hā hā哈……疯了,那就疯了吧!只是皇甫轩,他以为死了,就能摆脱掉她了吗?永远不能!他是她的,他是她一个人的!

    她一个人的!

    澹台凰被推到在地,胳膊上都是被她抓出来的血痕,越过了慕容馥,呆呆的看着皇甫轩,脑中回忆着这些日子的种种……想着这一座又一座,如此容易,便攻破的城池。想着他的话,想着那个人……

    如他所说,他活得很累。不想再这样累了,又恰好听了无忧老人那一番话,所以选择了成全,成全她!

    她胳膊上血流如注,此刻却丝毫不觉得疼痛。茫然看着已经疯癫了的慕容馥,任由自己手臂上的血,留了一地。

    谁都不知道高台之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看见澹台凰一个人冲上来,然后她出手,那一剑似乎穿透了皇甫轩的胸口。唯一看见的,是暗处保护着她的凌羽。士兵们早已不需要她的指导,就飞快的占领了皇宫,个个面露喜色,却有都服从军纪,没有一个人上来烧杀抢掠!

    云翊上前来,站在她身边禀报,低声说后宫起了火,让她要不要起身去看看。她原本不想去,却不知是被什么力量牵引,浑浑噩噩的站起身,往后宫而去。

    她看见了从前总是跟在皇甫轩身边的太监,他对着一个方向,不知道是在劝解什么,劝解了半天之后,似乎是劝不动,所以终于闭了嘴,叹了一口气,默默的退开。

    转过头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澹台凰,花白的眉毛和胡子,微微颤抖,却没有对澹台凰恶言相向。他近身伺候了两代帝王,看了皇甫怀寒和皇甫轩的一生,这一对父子,如此相像,最终却走了截然相反的结局。

    但他并不对澹台凰感到愤怒,因为这一切都是皇上做下的选择,皇上和先皇一样,不论选了什么,最终都不会后悔。既然皇上自己都不后悔,他何必要去怨恨澹台凰?

    他没有停留,转身走了。皇上给他的任务,是带着皇贵妃离开,或是直接找澹台凰求下zhè gè 情来,皇上那时候吩咐,他们去求,看在他的面子上,澹台凰是不会为难皇贵妃的。但是皇贵妃不肯走,如何也劝不动,他便也不应该留在这里了。他该去陪着皇上!

    澹台凰与他错身而过,并未在意他,绕过了假山,她看见了一片烈焰焚烧之处。

    那附近有几棵梧桐树,她曾经听说过,有这样一座寝宫,是给皇甫轩的贵妃,刘玲玲居住的。如今这寝宫起火,看样子是被人付之一炬。

    而那点火的人,显然就在眼前,因为整个皇宫只有她一个人的手上,拿着火把。不过在澹台凰到的同时,那火把已经被她扔下!

    那是一片牡丹花海,一名红衣女子,画着妖艳的妆,静静的站在那里。她看见澹台凰来了,轻轻的笑了一声:“你是皇上喜欢的那个女子,对不对?”

    他曾经对她说过,终有一日,自己会见到她,见到他喜欢的女子。她相信他的话,只是那时候她没想到,真正见到的时候,一切的已经物是人非!

    澹台凰听了,只觉得脸上被风刮得凉凉的,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静静的看着她没说话。

    刘玲玲也并不在意她是否回话,只笑了笑,随后弯下腰,坐在牡丹花丛中,轻声开口:“奇怪我为什么能认出你吗?因为皇上说,他爱上的女子,是如国色牡丹一般明艳美丽的女子。你的确如同他描述的一般,张扬美丽。你在哭?在为皇上悲伤?其实不必。昨夜我问过皇上,他说他不会后悔,他觉得,这样的结局,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的!”

    她轻轻说着,没有看澹台凰的脸色,也似并不那么在乎她此刻的心情。没等澹台凰开口,她又接着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名筝,幽幽笑道:“天下人说我很幸运,得到帝王心,集万千宠爱于一生。但是他们不知道呀。皇上他不过是想lì yòng我和慕容馥敌对,让她没时间再烦你。”

    “天下人说我是妖妃,怂恿皇上滥杀大臣,还要什么月华宫,害死了那么多bǎi xìng 。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月华宫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是陪着皇上而已。他去跟君惊澜打了一场仗,不为求胜,只为跟君惊澜比比。他将自己塑造成暴君,因为这样,东陵的军队就会投降,也没有人会为他报仇。他说这样,你应该会开心!”

    澹台凰闻言,jiǎo bù 一晃,跌坐在地。

    刘玲玲见此,轻轻笑了一声,接着道:“别怪皇上抓了你的人,他们都没事,现下全部关在天牢。若不这样,你就不会急速攻城。你知道的,若他直接打开城门让你进去,你就不会怒极了想杀他,东陵的很多士兵,也不会fú qì 输给你们。所以他只能逼你攻城,只有如此,这场东陵大败的戏,才演得逼真!”

    她说罢,拨动了琴弦,开始悠悠的唱歌:“你知道吗?当初,我唱着这首歌,也jiù shì 因为这首歌,皇上才看中了我,选了我进来与慕容馥敌对。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噗——”

    唱了一半,一口黑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她服了毒……

    她扫了一眼澹台凰,慢慢的瘫倒在那片牡丹花海中,看着澹台凰的眼神,有艳慕却没有嫉妒,轻轻开口:“你知道吗?皇上说……说他亏欠我,对不起我。我不需要他的对不起,从来不需要……天下人皆知我喜欢牡丹,皇上每天采摘一朵牡丹,放在我床前。其实那不是对我的喜欢,是对你……他说你是牡丹!”

    这般说完,她眸光已经涣散,茫然看着天空,恬静的笑起来:“我喜欢海棠,我时时盼望着……盼望着有一日早上醒来,他会送我一支海棠。来世……来世我便不喜欢海棠了,我要开成一株国色牡丹,开成……开成他最爱的那一朵……”

    她话音一落,含着静谧的笑,睡了过去,仿佛真的只是睡了过去。

    她放下的火把,慢慢的点燃了这片花丛,小小的火苗,慢慢的蔓延到了这牡丹花海,将她围在里面……

    澹台凰瘫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哭了起来!她恨自己蠢笨,看见凌燕和韦凤出事,就乱了阵脚,没能看出他的计谋。她恨自己极怒之下,竟将那块凤令狠狠的丢出,砸伤了他的心!

    “有朕在的地方,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人!”

    “答应朕,好好活着!”

    “等来世……等来世朕早一点找到你,拿着它来娶你好不好?”

    皇甫轩,皇甫轩!你为什么那么傻!

    她颓然坐在地上,痛哭失声,史官不明所以,只上前将手中的竹简给她:“陛下,这是这一役和关于皇甫轩的记载!”

    皇甫轩的记载!她慌忙接过来一看:东陵皇皇甫轩,临近国破之日,斩杀守城大将,天下人皆称其为昏君暴君。他听信妖妃所言,滥杀忠良,凌虐bǎi xìng ,荒淫无道……

    澹台凰没看完,便一把将竹简扯得粉碎。起身将史官狠狠按在墙上,他都已经死了,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编排他?!她眸中俱是怒火,咬牙怒吼:“你给我听着,我不许你这么写他!我不许你这么写他!他很好,他很好……”

    这般说着,她却再一次滑落在地,他很好,只对她一个人很好。

    史官茫然,不知该如何应对。

    三日之后,澹台凰还瘫跪在原地,茫然落泪。她想了很多很多,想着他待她的好,想着她曾经对他说过:“这一世,我不再伤你!”

    可她却将那凤令扔了出来,砸到他的脚边,就那般狠狠伤了他。她提着长剑冲入宫中,问他为何言而无信,可最终,真正失信的人,却是她。

    她坐在地上,任何人来劝她起来,她也都完全没有听到,整个人都如同懵了一般,傻傻的坐在地上。其他人也不敢动她,只能在一旁焦急的守着,看着她面色一日一日的苍白下去。

    澹台戟不在,君惊澜不在,这里也没剩下还能管住她的人。她坐了不知道多久,一直到带着淡淡君子兰香的怀抱,将她拥入怀中,她方才找回心神,放下心中所有的痛与悔,软倒在他怀中。

    如果君皓然这时候没有死,如果君惊澜一直在她身边,她是不是不会当局者迷,看不清眼前局势,上了皇甫轩那个混蛋的当?如果……她想了很多如果,最终却发现,如果这东西,真的只能是如果。于是拉着君惊澜的衣襟,不管不顾,嗷嚎大哭!

    他抱着她,一动不动,一双狭长魅眸中以尽是沉敛的痛意。看到干娘信件的时候,他便已经料到,可用海东青送信来,却遇上了一场雷雨,来不及送达,这是天意。

    天意,终究让另一个男人,在她心口划上了永不可磨灭的裂痕!

    他尽管此刻来了,却还是挽救不了。想着凌羽传给他的消息,他垂眸,看她还傻呆呆的,那双魅眸中已然俱是隐忍的疼痛,看着她的脸,低声开口:“你许了他来世,那么今生,不再念他想他,好吗?”

    她一怔,抬头看他,眼眶又滑下泪来:“君惊澜,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她蠢笨!当局者迷,没看清皇甫轩的计谋。最终欠了皇甫轩那么多,他问她讨来世,她不能不给!她也对不起君惊澜,他们是夫妻,是相爱至深,应该生生死死在一起的人,她却把来世许给了别人。

    他没说话,也明白她的歉意,只抱起她,大步离开此地。低低开口:“只一世,下辈子你是他的。下下辈子,以后的永生永世,你都是我的,不许再许给任何人!”

    “好!”

    她亏欠皇甫轩,也亏欠他。

    而南宫锦不日之前收到无忧老人的信件,说是取什么帝王心头血,方能制成救治澹台戟的腿所需要的药,她原本不明白,去问君惊澜,看君惊澜那小子的样子是知道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跟她说,只叫她不要管。

    但她在家里待了几天,颇为待不住,所以就跟着赶过来。帝王心头血,她原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以为也是草药中的一种。但在踏入东陵的皇后,在高高的玉阶之上,看见皇甫轩身上那穿胸而过的剑之时,明白了!

    那一瞬却觉得讽刺,皇甫怀寒一生舍弃所有感情,拼尽了一切去抓住的东西,在他儿子的心中,其实什么也不是。若那个人还活着,是不是会和她一样,觉得无比讽刺呢?

    帝王心头血,南宫锦终于还是上前,取了。然后策马而去,离开了zhè gè 皇宫,她想这一辈子,她再也不会踏入这里。只是她没想到,皇甫怀寒那样的人,竟然会有如此痴情的儿子,这也正是命运的可笑之处……

    慕容馥也死了,死在皇甫轩身边,死在同一把长剑之下。没有人杀她,她是自尽,那把剑穿透了皇甫轩胸口,也穿透了她的胸口,那时候他在笑,到死也不肯放开他……

    而韦凤、凌燕、独孤渺、独孤城、尉迟风一个都没事。只是被抓着关了几日,尉迟风是单独关着的,韦凤并不知道他的生死,这才有了在城墙上那一幕。在他们知道整件事情之后,也觉得有些对不起澹台凰,但一个人都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东陵的士兵,却没有如皇甫轩所想,因为他先前的残暴而安然归顺,因为消息走漏,这便也是慕容馥的聪明之处,她似乎是疯了一样,一直隐藏在后宫,只是那双眼却一直看着事情的发展,早已料到了一切,所以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派了人,出去说出了事实的真相。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的皇帝舍弃性命,是为了一个女人。也知道了那荒淫无道,不过是做戏!

    他们都认为,皇上是dān xīn 自己死了,他们这些士兵没bàn fǎ 抵抗北冥大军,只能被杀,所以gù yì 让自己在死前做尽坏事,众叛亲离。

    于是群情更加激愤的与北冥、漠北联军相斗,要为皇甫轩报仇!可最后不足三月,都被君惊澜收服,尽数兵败,俘虏的士兵,有的招降成功,有的直接杀了。

    澹台戟在陈轩画的事情之后,当真如他当初所言,对政事再无兴趣,只想去云游四海,漠北就彻底交给了澹台凰。澹台凰坚持说漠北是他的,自己不能要,澹台戟最终笑着开口:“那好,便是王兄的,当成是我这舅舅,给孩子们的礼物!”

    澹台凰还没说话,她那过于沉稳,从出生那半个月过了之后,轻易不哭闹的大儿子君御小朋友,就扭头对着澹台戟点了点小nǎo dài ,很欣然的应允了!

    澹台凰嘴角抽了抽,所有人的嘴角都抽了抽。

    至此,煌墷大陆完成一统。

    ------题外话------

    如果喜欢皇甫轩,请尽情的投月票,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也不要骂山哥,因为我也是一个苦命的人,顶锅盖撒丫子跑……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