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皇甫轩的事情,澹台戟起初不知,到后期却还是外面那些人的口中,知道了些蛛丝马迹。

    原本这场战争,在他眼前就打得有点轻微的莫名其妙,所以这些事情,他也一直都关注着,澹台凰也并未有意让人隐瞒,故而他能知道。

    澹台凰不隐瞒,是因为她心里明白王兄不是会钻牛角尖的人,这样的事情,说给如今的王兄听了,他恐怕也就当成发生了一件随处可见的小事,淡定的点头,然后不再在意。

    然而事实上,澹台戟也的确如此,他身上那股与世无争的气氛越发的浓厚,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之后,并未感激,也并未biǎo xiàn 出丝毫动容。并非因为他不再在意自己的腿,不希望自己能站立起来。而是他心中明白,这份人情不是皇甫轩给他的,而是给凰儿的。

    即便要动容要感谢,他真正该感谢的,也是澹台凰而不是皇甫轩。

    他是一个明睿而理智的男人,除了这些考量之外,他更加认为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就进入了不可挽回的范围,没必要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太过伤怀,因为根本没有意义,而且已经不在了的人,会希望自己在意的人好好活着。

    大抵澹台凰如今能活得开心快乐,能在皇甫灵萱生辰的时候,代皇甫轩去看看,就已然是皇甫轩最大的心愿。

    这是所有人都懂的道理,但是澹台凰本人,却困在自己画下的囚房里面,无论如何都出不来。她也没做什么过于jī dòng 的事情,jiù shì 这几个月,一直以来,情绪都十分低落。心中不断自责、歉疚,甚至有时候午夜梦回,她还会做噩梦!

    梦境的内容,不是她拿出那把剑,抵着对方胸口,而对方撞了上来。而是不断的梦见自己拿着剑,对着那人的心口不断的扎,最终一次一次从梦里惊醒!

    她有这样的fǎn yīng ,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件事情给她的打击和震撼太大,虽然这一条路是皇甫轩自己一手设计,但是澹台凰潜意识的里面,始终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所以才会噩梦不断。

    当她已经连着几天从梦里惊醒之后,再一次从床上坐起来,她抱着被子开始苦笑,隐隐觉得jì xù 这样下去,她会被自己逼疯,逼出精神病来!这是一种潜意识里面的自我暗示,就如同很多杀人犯,在杀了人之后,会终日惶惶不安,她大抵也是陷入了同样的困境,尽管人不是她杀的,但是皇甫轩的事,的确是因为她。

    随后她转过身,飞快的将被子盖上,往身旁的之人的怀里拱,离他越近,那种发冷的感觉,才会慢慢消失。只是她晚上睡觉并不安分,所以总会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最后噩梦缠身!

    他早已醒了,见她如此,便也慢慢睁开眼,狭长魅眸微微眯着,看向她发顶的眼神,没有酸意,没有怒意,没有旁的,却是淡淡疼惜。他心中清楚,她对皇甫轩不可能有那样的感情,所以并未吃醋必要,但他也明白,她如今是被自己困住了,有些走脱不出来。

    她拱了几下之后,感觉他伸手抱住了她,随后她慢慢抬起头,看见他;、疼惜,而包容的眼神,募然心下酸楚,压抑了很多天的情绪,再一次在他怀中爆发了出来。

    他没劝她,因为也明白她心里有情绪需要shì fàng ,她一直困在内疚和自责里头,虽然并无男女情爱,但有时候kuì jiù 这东西能把人逼疯!

    这一夜,她断断续续哭了很久,然后朦朦胧胧之中,不断说着“对不起”,这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对君惊澜,还是对皇甫轩。

    终而暗夜里将要沉眠之刻,她有点朦朦胧胧的抽搭了一下鼻子,抓着他胸口衣襟,不太清醒的开口:“君惊澜,我不是花心的女人,你可不要多想!”

    这话一出,他原本压抑的心情顿感啼笑皆非,低头看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如花猫一样的小脸,几乎有点;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头:“爷知道!”

    若不是知道,那如今险些被逼疯的人,就不是她而是他了。

    足足半晌bsp;mò 之后,他开口tí yì :“要不,你出去走走?”这走走,自然是到风景开阔的地方去散心,慢慢的将自己成年的情绪,从这番悲伤与抑郁之中解脱出来。

    她这已经不属于一种生理上的病症,而是精神上的问题,或者只能在山明水秀的地方走走,才能令她的心情慢慢好起来,将这些事情都忘掉。

    澹台凰其实并不反对出去走走,但是她也并不是什么心里太脆弱的人,听了他的tí yì 之后,轻轻点头:“好,míng rì 我去海边走走,傍晚回来!”

    说不定学着小说还是电视剧里面那样,对着大海吼几嗓子,心情就能好了,心中的阴郁也能一扫而空。

    她这般一说,便是dǎ suàn 一人独自前往,他点点头,并未反对。

    但他们之间,其实一直还横着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只是这时候的两个人,都没有zhǔ dòng 提起。但终究会提,不管是她先开口,还是他先开口。

    故事的最后,这件事情还是澹台凰先出声:“你和楚玉璃的一战,我不插手!”

    她不是不想陪着他一起走,但是皇甫轩的事情,真的让她怕了!她不怕别的,就怕因为她自己,而一次一次欠下这些人不能还的人情,皇甫轩都能疯狂至此,楚玉璃比他,也不逞多让。

    他们男人之间的较量,想打想闹,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她就安安分分的做点自己的事情,不再介入他们的事情之间。

    她这话一出,他一线红唇微勾,懒洋洋地笑道:“跟爷想得一样!”与她一般,他也不希望她再介入他们的任何战争之中,世上已经有了一个在她心中留下不可磨灭地位的皇甫轩,他绝对不能再多一个楚玉璃!

    这件事情之上,两人并没有产生任何分歧,反而意见出奇的一致。到了夜间之后,便都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澹台凰穿了一身男装,拎了一把故作风流的扇子,就这样出门而去,预备去海边散散,其实出门之后,当暖暖的阳光照到她身上的那一瞬间,她心情已经好了很多。这些日子,她一直把自己憋在屋子里,所以也没能体会到这样暖和的感觉。

    太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个人一样,这世上不会有一个人比他更接近太阳神,尤其他那一双灿金色的眼眸。所以,当太阳饱和而温暖的光辉,照射到澹台凰身上的时候,她心中已然慢慢感觉到宁静,因为那个人应当也是希望她过得很好的!

    出门之后,便和南宫锦迎面相逢,她来找澹台凰分享一个好消息,但是那面上并无多少喜色。因为她心里明白,zhè gè 好消息是用皇甫轩一条命换来的,澹台凰恐怕jiù shì gāo xìng,也是带着点淡淡哀伤。

    两人迎面相逢,便先是南宫锦开口:“你记不记得我说过,缺的那一味药,可能有点邪门?”

    单刀直入,没有任何前奏,但是澹台凰心里明白她到底想说什么。于是缓慢地道:“的确,事实证明你的tuī duàn 的对的,这药邪门的像一盆狗血!”

    这话澹台凰是吐槽着说的,但是那吐槽之下,却是极为严重的深恶痛绝!她完全不明白人生为什么会面临如此多的狗血,有时候戏剧性比电视剧和小说还要强,但是这种该死的狗血,简直让人想把那所谓老天爷,拉下来狠狠踩死!

    她这话出了,南宫锦也有点深沉的点点头,十分沉敛地道:“的确是挺狗血的,这种狗血的程度,大抵可以媲美疾风之下,一支利箭对着自己的方位而来。然后出现一名帅哥,无怨无悔的挡在你面前一样狗血!狗血到让人想吐一口盐汽水,狗血到让人想哭!”

    南宫锦是在用一种吐槽的口吻在描述一件事情,澹台凰却能听出这并不是一个随口举出来的例子,因为她在眼前之人的眸中,看到了盈盈泪光,目光中带着怀念和沉敛的痛意,像是很多年前,也在她身上发生过一件狗血的事情,于是到现下还难以忘怀。

    这世上十个人当中,几乎就有九个人心里有故事,有一些自己一人独自承受,不曾拿出去与任何人分担的故事。从南宫锦的身上,澹台凰隐隐看出,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但她没有问,就像她永远不希望有人再对她提起皇甫轩,触及那一道碰到就疼,想起就愧的伤口。所以她也没问南宫锦是怎么回事,只静静对望,第一次除了在彼此眼中看见对老乡的亲近,还有一丝微微的同病相怜?

    南宫锦和她对视了一会儿之后,伸出擦了一把眼角,也不知道拭去的是不是泪花,却在放下手之后,对着澹台凰道:“曾经这种事情,我一直以为只有在狗血的小说里面才会出现。但是……澹台凰,你还年轻,你不懂,人生往往比小说还要复杂精彩,有时候它比小说还要狗血,因为小说毕竟是根据一个作者的思路,去设定的剧情,一切早已命中注定!但人生,里面却有更多的变故,再聪明的人也没bàn fǎ 料到,在命运的前方,老天给你zhǔn bèi 的是一捧鲜花,还是一盆狗血!但不论是什么,你都必须受着!”

    她这话,说得很有些宿命之感。澹台凰是个不信鬼神的人,有时候却信命,在南宫锦这一番话落下,她原本jiù shì 已经豁然开朗很多的心情,此刻也几乎完全好转,点点头笑道:“你说得没错,不论前面是什么。只要人还活着,就必须受着!只是你将面对的,有些东西是纯然的命运安排,而有些东西是人为。但不管你被冲刷得如何要崩溃,如何抑郁,都终究逃不过面对这一条!那么我们可以选择的,除了无止境的将自己困在囚笼,还可以破除出来,坦然的去面对接受它,然后好好生活!”

    她这般说完,心下的阴云几乎是完全散了。南宫锦有点赞赏的点点头,随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澹台凰,不错,一点就透!”

    这孩子就和她当年一样,在慕容千秋出事之后,那段时间她也疯了一般,恨不能将皇甫怀寒千刀万剐!但到底她一生阅历比澹台凰多,所以看得开,如今看见她几乎走入同样的困境,她不得不伸手帮她一把!

    澹台凰点头,笑道:“紫薇,多谢你!”

    南宫锦也笑:“尔康,上次如烟和楚长风成亲的时候,你为了出了五两银子的唢呐钱,这恩情我一直都记着呢!所以我们之间,不用言谢,完全不用!”

    澹台凰嘴角微微一抽,她差点忘了,她自己面前这货从来jiù shì 个人钱不认人的。

    再次点头:“那既然这样,我就先去海边了。你……”

    “嗯!我是zhǔn bèi 告诉你,那的确是缺的一味药,有了它之后,其他的东西都很快的融合,相信不出一个月,就能炼制出来!”南宫锦笑着开口。

    澹台凰听了,缓缓点头,摆出一副“多谢壮士”的样子,对着南宫锦拱手道:“既然这样,这一切就全部拜托你了!不过话说幸好你今天劝我几句,不然我都怀疑我要住到疯人塔里接受治疗了!”

    南宫锦也是曾经感动深受过的,所以并不认为澹台凰如此,是因为对皇甫轩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反而对她重情义这一点很是欣赏!是以也没说旁的,只是点点头,她点头之后,澹台凰就从她旁边走过去了。

    南宫锦忽然想起一点什么不对,扭头开口:“等等,你不是已经淡定下来了吗?还去海边干什么?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一个单身女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么潇洒吗?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还有几个孩子,他们都需要你去照顾!你还当不当妈了?”

    这一问,澹台凰嘴角一抽,想了一下自己家里那四个娃,其实吧,作为母亲她对孩子还是很关心的,但是吧,既然有人帮她照顾,她就不要冲过去碍事了,她耐心又不好,要是孩子哭了,她忍不住动手打孩子怎么办?所以吧,她还是出去溜达溜达好了!

    这世上所有不负责任的母亲,都能澹台凰是差不多的德行,好在澹台凰在不负责任之下,倒还知道掩藏一下自己的意图,她摇头晃脑,十分“贤妻良母”地道:“你知道的,这几天我一直心情不好,所以君惊澜也被迫看了我不少日子的死人脸。所以我要去海边抓螃蟹,捉海鲜,回来做一顿好吃的给君惊澜,表达一下我这做妻子的深深的歉意!”

    澹台凰的鬼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是zhǔn bèi 去捉螃蟹没错,但是给君惊澜做一顿吃的,hē hē ,hē hē 呵,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吃的能吃不,会毒死人不!她也就烧烤弄得还可以,但是烤螃蟹,她该从来没试过!

    南宫锦跟澹台凰,也一直是胡说八道、巧言令色的同道中人,严格说来,南宫锦鬼扯的本事不知道比澹台凰要高超多少,所以这会儿一眼就能看出澹台凰在鬼扯,但是她也没有戳破,似笑非笑的挥挥手:“滚吧,滚吧!”

    然后澹台凰兴高采烈的拎着自己的扇子,乐滋滋的出去了。

    她出去之后,南宫锦还看了一眼她的背影,随后笑着摇摇头,似是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哼着小曲儿,乐滋滋的找人捉弄去了……

    而不远不近的对方,两人男人,坐在树上。

    百里惊鸿淡淡坐着,一双月色般醉人的眼眸微微扫过,眼神追随着南宫锦离开的方向。令一边,是君惊澜懒洋洋的靠在树干上,面上怡然尊贵,眉间朱砂妖娆。

    待到南宫锦和澹台凰已经完全消失在他们视线中之后,君惊澜慵懒的声线,方才缓缓响起:“干爹,到今日,我才知道,为何您这么多年,对父皇始终难以释怀!”

    但到底,他比干爹幸运,他眼前只有一个皇甫轩。干爹眼前,是自己的父皇,还有慕容千秋。

    他狭长魅眸一直看着澹台凰离开的方向,那眸色很哀悸,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从前他不懂,只知道干爹对自己父皇的存在,二十多年都无法释怀,如今到了他身上,他却不能不懂了。

    他这话音落下,百里惊鸿淡淡看了他一眼,一双月色般醉人的眼眸,平静无波。原本因为生性淡泊,并不想开口,但或者是因为南宫锦方才那一番“狗血论”的怀念,也触动了他的心弦,于是他偏头看了君惊澜一眼,zhè gè 自己情敌的儿子,淡漠地问:“嫉妒么?”

    嫉妒么?

    这几日在她面前,君惊澜一直都是很淡定而的淡然的,看不出一丝嫉妒的情绪来,然而百里惊鸿此刻这一问,似触动了他极力隐藏的情绪。

    偏头看了百里惊鸿一眼,闲散而低哑地道:“嫉妒!嫉妒到要发疯!嫉妒到……不知如何是好!”

    的确不知如何是好,她心中已然满是kuì jiù ,不仅仅是对皇甫轩,还有对他!这些就足以将她的逼疯,若是他还流露出半丝不豫,那么只会将她逼得更狠!嫉妒么,嫉妒又怎样?

    两个人都坐在树上,很半晌都没有说话。却无一人面上有笑意展露,最终百里惊鸿想劝解一句,澹台凰对皇甫轩,并没有那样的感情,如今即便皇甫轩在她心中留下那样的痕迹,也只定位在“知己”两个字而已。

    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却没有说,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些道理君惊澜全部都懂,说了也没用。尤其君临渊对锦儿来说,也大抵是一样,他自己二十多年都难以释怀,又有什么立场去劝别人?

    这两人,跟着年龄和辈分,甚至还有上一代在情场上的恩怨,竟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情愫。

    很半晌之后,君惊澜忽然抬头,扫向百里惊鸿,狭长魅眸带着点微微的凉,和一丝不易察觉的不què dìng ,低声询问:“干爹,你说,活人能斗过死人么?”

    他其实想问,皇甫轩划下那么深一道裂痕,那么在她心中,他真的还能bsp;yuè 么?

    百里惊鸿听了,也只淡淡扫了他一眼,半晌之后,才极为中肯地道:“你做的并不比皇甫轩少,她不会看不到。如你一般,我也认为活人是斗不过死人的,因为他们虽然不在了,但是所有的美好,都已经定格在人的记忆里。但是,你要明白,你和皇甫轩,到底是不一样的。”

    这约莫是百里惊鸿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说完之后,就bsp;mò 了下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这话是用来劝君惊澜,还是用来劝自己的。

    然而就在这会儿,他听见“咔嚓”一声响。树上的一根树枝被君惊澜折断,随后他极为愤怒的将树枝扔到地上,内力一扫,还打落了几株桃花,慵懒语气中带着严重的愤恨:“她许了他来世,我竟然答应了!我竟然答应了,我真是脑子烧坏了!”

    百里惊鸿偏头看了他一眼,忽然也有点啼笑皆非,他很相信要不是他在这里,这小子八成能跳下树下,毫无形象的跳脚,将地上的桃花全部踩烂!

    他点点头,竟然十分认同道:“你大抵脑子是真的烧坏了。”

    君惊澜:“……”

    这种对自我的否定评价,最终却得到人认真而诚恳赞同的感觉,的确是不怎么样。

    ……

    澹台凰心里也晓得君惊澜这几天应该是郁闷着,只是憋着没吭声,所以她也的确是dǎ suàn 捉点海鲜huí qù ,让厨子去烧,缓和一下他心中的情绪。

    这些日子,韫慧和炎昭还没有和好,所以韫慧的心情也是不好的,于是澹台凰去海边的时候,也拎着她一起。

    南海风很大,站在海边,让风撩起长发,撩起衣摆,是真的有种神清气爽、心情开阔的感觉。但是看着前方这片平静的海,澹台凰知道这平静也维持不了多久看,因为这片南海之上,最终也注定将血流成河。

    君惊澜和楚玉璃的一战,还没展开,却早已剑拔弩张,近在眼前!她只希望这一次她不参与,能让这场战争变得简单一些,只单纯是男人之间的较量,并不设计任何私人情感。

    韫慧也知道澹台凰心里有事,更加清楚澹台凰最近不仅仅能说是心情不好,更是十分恶劣!

    所以她很乖巧的跟在澹台凰的身后,bsp;mò 着捡贝壳,海螺,听着耳边微微吹拂的轻风,心情开阔之下,她作出了一个澹台凰没有预料道的决定,在澹台凰的身后,十分认真的开口:“女皇陛下,我决定从此以后跟着你,不再kǎo lǜ 嫁人了!”

    什么?

    澹台凰愣了一下,飞快的扭过头,她是希望通过到海边来玩玩,让韫慧的想心情慢慢的好起来,然后原谅炎昭的,她不是dǎ suàn 让韫慧一下子看开了dǎ suàn 做尼姑的啊!

    韫慧看澹台凰惊异的眼神扫过来,青涩的脸上,慢慢站露出不同于她zhè gè 年纪的成熟稳重,转过身张开双臂,任由那洗涤灵魂的风,从身上徐徐穿过,随后微微笑道:“是的,我看了很多!看见北冥太子待您很好,看见风世子将楚七七捧在手心上爱护,看见独孤城喜欢极了凌燕,最终预料到自己会死,凌燕选了他,他却jù jué ,不想连累凌燕一生。也看见韦凤和尉迟风,他们大抵是最曲折的一对,但最终尉迟风他愿意为了韦凤放弃一切,西武的皇位要他huí qù 继承,他也不屑一顾!绝樱和半城魁,一番曲折,最后回到了樱花盛开的地方,如半城魁当初所言,他一生除了绝樱,不会再爱上别人!”

    她说到这里,慢慢的笑起来,眼中却染了盈盈的泪花,又接着开口:“但是炎昭呢?从相遇的时候,就很不愉快!诚然他后来也对我很好,毫不私藏的交给我很多东西。所以我就想着,既然如今他对我这么好,先前那些事情也不是他gù yì ,那我就原谅他吧!再后来,出了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他未曾怀疑过我,我还一直为我们之间的信任沾沾自喜着,却不知道,他早就清楚那些事情是他妹妹做的,但是为了保护他妹妹,他就任由我被人怀疑,被人误会,被他的家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她这般说着,澹台凰非常能明白她的心情,韫慧的这种纠结,大抵就类似于: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先救水!虽然是一种挺无聊的纠结,但澹台凰清楚,这样的事情,搁在谁身上,也都是不舒服的!

    这时候又是yī zhèn 风扬起,韫慧的发丝也随着这风飞舞起来,眼中的泪也已经被风吹干,这会儿她暖萌的对着澹台凰笑了一笑,轻声开口道:“或者我年纪还小,但我渐渐已经明白,女人一生未必要嫁给自己深爱的男人,那样会很苦很累。如果找不到待自己好的,倒还不如不嫁,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韫慧是年纪最小的,这时候却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情和看法,澹台凰一下子也说不清心里是啥感受,却也不得不认同她的说法,女人一辈子,要是找不到对自己好的人,还真的不如不嫁!

    “如果他不能爱你,那么,你就好好的爱自己!”

    这是韫慧今日的最后一句话,但澹台凰已经能看出她此刻的坚定,到了这时候,jiù shì 自己,恐怕也是劝不动这丫头了。她往前头走了几步,然后韫慧蹲下了身子,环抱着自己的双腿,倒在澹台凰的怀里哭了。

    她想这是最后一次,用眼泪洗刷这可笑的过去,也彻底的终结她这场,恐怕从一开始jiù shì 错的感情。

    澹台凰拍了拍她是背,一抬头就看见炎昭站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他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这时候也在他不经意之间,捏碎了。他看着韫慧背影的眼神,很复杂,说不出的复杂,却全部都是愧意和歉疚,还晕染着淡淡的疼痛。

    澹台凰的嘴角极有艺术美感的抽搐了几下,她真的觉得zhè gè 世界狗血的很,正巧炎昭就在韫慧背后听到了,一出虐恋情深的狗血剧本啊!她这会儿是应该赶快起身滚蛋,把wèi zhì 让给他们两个人,还是做出一副韫慧娘家人的样子,让炎昭赶紧滚蛋?

    就在她十分犹豫,还没想好怎么办的时候,炎昭默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他仍然如同烈火一般张扬狂放,但此刻jiǎo bù 有点淡淡颓然,澹台凰毫不怀疑只要一个不小心,他一个站不稳,就能摔倒在地!

    直到沙滩上布满了清浅的脚印,直到那个人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视野之中,澹台凰才从那一条独孤颓废的线中,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韫慧早已没有动,直到身边除了风声,已经什么东西都听不到,她才从澹台凰的怀中抬起头来。眼眶是红的,轻声问:“刚刚他在我身后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澹台凰皱眉,她què dìng 韫慧刚才没有回头,所以根本不可能看到。

    韫慧笑了笑,极轻的开口:“只是感觉!”

    随后,她又道:“他走了罢!其实方才我在想,如果他肯上前一步,他肯好好道歉,或许我会原谅他!但是他没上来,他走了!”

    所以他们之间,只剩下错过。

    澹台凰一愣,一下子觉得很心塞,喉咙处也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非常不舒服。她看得分明,炎昭认为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所以即便上前来,最终也只会令韫慧更加烦心,所以颓然离开。

    而韫慧想的是,倘若他肯上前一步,走出这一步,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人生往往jiù shì 这样,只差一步,jiù shì 咫尺天涯,殊途陌路。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你在试探我,我在bsp;bsp;你,谁都没走出那一步,然后在茫茫人海擦身,走向各自的轨迹。

    她拍了拍韫慧的肩膀,对这件事情也没有太悲观,就像韦凤和尉迟风最终还是在一起,韫慧和炎昭,未必完全不能,南宫锦一句话没说错,生命中除了有无数狗血,也好有无数可能!

    韫慧擦干了泪,也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了澹台凰一眼:“女皇,等过几天北冥太子和楚国那位开战,你zhǔn bèi 怎么办?”

    这问题问得好,澹台凰眨眨眼,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找个地方躲起来逍遥,他们什么时候打完,我什么时候出来!他们不是喜欢打吗,就让他们打个够,最好都打残了,一人找一根链子捆着,zhè gè 世界就太平了!”

    这话绝对是气话,但是她说不会干预、不会插手,那就绝对不会。反正这天下大陆人人都认为她是闲不住的母老虎,这次她就闲着“贤妻良母”一下给他们看看,反正通过皇甫轩的事情,君惊澜那家伙也不喜欢她插手!

    韫慧听得好笑,但也没多话,只轻声道:“不管也好,您要是不出手参与,对他们来说也公平!”

    “是的!好了,别管这些了,我们是出来散心的,又不是……呃,那个人好眼熟!”澹台凰说着,扭头看向海滩的另一边。一个女子,在前头飞奔,那飞奔的姿态令人熟悉得很!

    她仿佛已经透过时间和空间,看见那姑娘在南宫锦的教育之下,娇羞得跟在百里瑾宸的屁股后头,叫着“矮油”和“讨厌!”

    她离他们很有一段距离,但澹台凰如今武功高强,所以眼力也极好,一眼就能认出是钟离苏!她对东晋的皇族从来没什么好感,但惟独对zhè gè 钟离苏是个例外,大抵是因为她很有爱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次数很多!

    然而此刻她正在被人追杀,几个黑衣人跟在她后头,穷追不舍!

    澹台凰有点微微皱眉,东晋灭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钟离苏就回国了,这时候怎么还在这里?还有,她不过一个亡国公主,楚玉璃那样的人,虽然是琉璃美玉之下暗藏的洪波,却也当不可能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都不肯放过?

    那这些人为什么追杀她?

    难不成这小丫头手里拿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出于对弱者的爱护,出于对钟离苏的好感,出于对这些黑衣人追杀她的好奇,这让澹台凰开火箭一样飞奔过去,给钟离苏帮忙!

    然,在她飞奔过去的同时,另一个方向,一个极年轻英俊的将军,也对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面色有些焦急,看样子也是为了去找钟离苏!

    但,在他看见那些追杀她的黑衣人之后,显然愣了一下,然后速度更快了一些!韫慧跟在澹台凰的旁边一起往前跑,顺便开口介绍了一下:“那个男子我认识,如今是北冥太子极为看重的一名将军,叫曲席倪!”

    因为北冥和尉迟风交战的时候,她一直在北冥,没有跟着澹台凰去漠北,而这位将军也偶尔会到炎昭那里述职!

    澹台凰听了,一边往前跑,一边点头,她速度比韫慧快,很快的奔到了韫慧的前头,但是奔了几步之后,她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韫慧,你说我们是就这样奔过去救她,还是慢慢跑,给这位英俊潇洒的曲席倪将军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这样说着,她奔跑的jiǎo bù 开始慢了下来,很认真的在犹豫。

    然后前方,曲席倪已经快赶到钟离苏的身旁,这会儿一个黑衣人对着钟离苏一刀砍过去,眼见曲席倪的赶不及,他正zhǔn bèi 以身去挡,澹台凰为了避免又是一盆子狗血泼到自己面前,她赶紧扯下腰间一块随身携带的玉佩,对着那黑衣人的刀,扔了过去!

    “锵!”的一声,刀和玉佩相撞,黑衣人手中的刀被打偏,飞射了出去!

    曲席倪这一扑,又抱着钟离苏一滚,就出了包围圈!而随着钟离苏这一下的滚动,那包裹里面掉出来两个令牌,澹台凰凝眸一看,明确的认识,那是两块虎符!一块像是北冥的,一块不认识!

    于是她大抵明白了曲席倪追她的原因,再加上曲席倪zhǔn bèi 为她挡刀,应该是因为爱情的yuán gù ,被这小丫头片子偷了虎符!但是他也没被爱情冲昏头脑,知道出来追。

    在她思索之间,随着她奔跑的韫慧,也终于跟上前来!而与此同时,澹台凰右侧剑光一闪,她飞快转过头去zhǔn bèi 抵挡,结果韫慧正好冲上来!

    她一停,转身zhǔn bèi 打架!韫慧没止住冲力对着她一撞,身子一偏!

    而zhè gè 对着澹台凰出手的人,听jiǎo bù 就知道武功极高,比百里惊鸿和冷子寒,应该是同等级高手!他来的时间也不对,所以和那些黑衣人应该不是一伙!她被韫慧撞得往地下一倒,就让人家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膀,这剑上似乎涂了药,她一下子就晕了!

    晕倒之前,只看见对自己出手那人,有一双淡紫色的眼眸,她这会儿只觉得自己超级倒霉,咬牙怒骂:“尼玛,真倒霉!人生处处有狗血……”

    然后,晕菜!

    ------题外话------

    请大家送上月票ān wèi 一个我们苦逼的太子,和倒霉的小凰儿……嗷呜!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