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的事情,就这样惨然的发生在澹台凰的眼前!晕菜之后,她也不知道眼前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只隐约听到韫慧的尖叫之声,还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她隐约觉得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但至于那双淡紫色的眼眸,她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这世上能有那样一双淡紫色眼眸,还泛着妖异之光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也算是老熟人,皇甫轩的皇叔,皇甫夜!当初在东陵皇宫,他还帮过自己。

    yìn xiàng 里面,这货对自己的侄儿还是很维护的,所以澹台凰估计自己八成是完蛋了,人家亲叔叔报仇来了!

    晕倒了之后还能想到这么多问题的,恐怕普天之下,也就只有澹台凰这么一个奇葩了!

    想完之后,她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

    而她被抓走之后,暗处保护她的凌羽,愣是没跟上前方那人的步伐,只能看见一截绯红的一角,还有一把别在腰间的鎏金扇!

    红衣,鎏金扇,紫眸。

    东陵夜王,皇甫夜!只是他不是已经不管政事很久了吗,包括这次与东陵之战,他也没有插手,这时候来抓太子妃做什么?

    他追了几步没追上之后,便飞快的放了信号弹,让影部的其他人帮忙追踪,也lì yòng信号弹,将消息传到君惊澜那里。

    而那边的曲席倪,一眼就认出了韫慧,追上了钟离苏之后,轻而易举的除掉了这几个追杀她的黑衣人,然后将虎符拾起,神色复杂的看了钟离苏一眼,没再多说一句话,便径自大步过去跟韫慧打招呼!

    韫慧根本懒得看他,却也没忘记飞快的开口:“快!快点去找女皇陛下,jiù shì 你们的太子妃,刚刚被人抓走的那个……”

    “什么?”曲席倪也是一惊,赶紧去调动兵马。

    一下子,整个南海附近,都陷入一片混乱,四处都是追击的线人,有的是影部的人,有的是军队。

    所有人急急忙忙的想找到澹台凰的人,而作为正主,她如今正四仰八叉的安心晕着。

    “滴答!”

    “滴答!”

    外头开始下雨,让这场追踪变得更难了些,一片漆黑诡谲的shān dòng ,也在这场雨中变得潮湿起来。

    澹台凰被人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靠在shān dòng 的墙壁上,一下子撞上石头,撞得头有了一瞬间的发昏。

    于是,晕得更加严重。

    她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等她自然醒来的时候,眼前有点模糊,但也能从shān dòng 口往外辨认出来,现下还是白天。摸了一下nǎo dài ,心中的第一想法是,还好,nǎo dài 还在,她还活着!

    第二想法是,抓她的人还是个好人,等着她自然醒来,没有在中途弄一盆水,毫无风度的将她泼醒!

    由此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大抵是有点什么原因,对方才没直接杀了她,她必须赶紧搞清楚是啥原因,然后拿着做筹码,保住自己的小命!

    第二,这人既然都没有用水将自己泼醒,那就说明他没有虐待倾向,自己就算被抓了,也应该不会挨打,不会受虐待,不会有人残忍的伤害她的身体!

    想完了之后,nǎo dài 便开始趋于清明,还有点小小的庆幸。直到她脑海中的思绪彻底的清晰起来,还没完全把眼睛睁开,便听到对面一米zuǒ yòu ,传来一道邪魅戏谑的声线:“醒了?”

    这声音优雅得很,跟王兄的声音很像,只不过王兄的声线,是优雅华丽中带着三分笑意,这人是优雅华丽之中带着几分妖异。

    澹台凰先是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这才扭头看过去,这一看,便看到了一双淡紫色的眼眸,如上好的宝石,妖光泛滥,邪魅逼人,他手上拿着一把鎏金扇悠闲的扇着,那薄唇微微勾着,似乎在笑,其实并没有笑。

    这人一身红衣妖娆,容色更是勾魂夺魄,的确是皇甫夜没错!但看这样子,显然他抓自己的时候,也十分狂拽屌炸天的没换行头,没蒙面纱,用自个儿的身份的大刺刺的奔出去,十分张狂的把自己抓了,和半城魁杀人一样的风格,半城魁杀人是生怕不知道人是自己杀的,这货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人是他绑架的!

    澹台凰搞清楚了眼前的情况之后,也慢慢的感觉到自己的脑门yī zhèn 晕眩,身上也没什么lì qì ,动还是可以动,jiù shì 内力被封了!zhè gè 认识,让她心里更加郁闷不安起来。

    见皇甫夜的眼神扫过来,她抬手,作迷惘状:“啊,我是谁?”

    不知道装傻、装失忆能够逃过一劫不,虽然看皇甫夜的样子,也不是很好骗!她相当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有点忐忑的把自己的屁股往石壁的变上挪动了一下,就算没骗过,也不要直接杀人啊。

    皇甫夜斜睨了她一眼,也并不在意她的装傻行为,他一只手拿着自己鎏金扇,慢慢挥着,另外一只手,捻着一根长长的穗子,穗子的另一端,是一个小小的玉牌,正是那一日自己和成雅忘记了带钱,那位柯姑娘给她的令牌!

    回忆了一下自己倒下去的时候,似乎是听见一声很轻的“咚”的一声,看样子是这令牌掉出去了!

    她伸手便不悦道:“还给我!”虽然她现在作为一个被绑架的人,不应该找他拿什么令牌,应该先关心自己的小命。但那东西毕竟是恩人给的,还是拿回来比较好!

    她如此jī dòng ,fǎn yīng 也有点大,令皇甫夜更为yí huò ,他微微挑眉,邪魅的声线缓缓响起:“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关你什么事!”从皇甫夜的表情,不难看出来他对这东西很有点介意,澹台凰看了一下他的脸色之后,也不敢贸然答话,说不定这东西就跟皇甫夜现下没有杀了自己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她还是不要贸然回答。

    要是她不小心猜对了,皇甫夜真的是因为zhè gè 东西才没有杀她,结果她说跟那姑娘只是萍水相逢,那等于是自寻死路!

    “不关本王的事?”皇甫夜眉梢皱起,此刻那张脸上已经带了不少戾气,从皇甫轩那个臭小子,忽然下令给自己和逸一人赐了一块封地,并让他们离京前往封地的时候,他就看出了事有蹊跷,那时候却不能有任何作为,因为朝臣们都认为这是他们这两个皇叔不再受帝王信任的biǎo xiàn ,他们若是不走,会让局势动荡。

    然而离开之后,他一直在思索这件事情里头的蹊跷,很显然的这事情有很大的问题,只可惜等他fǎn yīng 过来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这令他心中憋着一团很大的火,最为让他恼火的是,当初在皇宫,是自己劝那小子若是喜欢,就要抓握,不要学自己,不要学他父皇,最终才将事情搞到如此地步,他心中如何不恼?

    倘若不是自己当初劝他那一席话,倘若不是自己帮着这臭小子瞒着他父皇,澹台凰到如今不可能还有命在,而轩儿也不会出事!这一切,他都有责任!作为亲王,他没有将皇帝引导上正确的道路。作为皇弟,他联合自己的侄儿欺瞒兄长。而倘若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他尚且能隐忍这些不安,但偏偏最终弄成这样!

    这一切他难辞其咎!他心里清楚,若是当初他听了轩儿那一番请求之后,仍然将那小子对澹台凰动心的事情告诉了皇兄,如今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此刻澹台凰说“不关他的事”,也很快的令他联想到了这件事,触及了他隐藏的情绪,使得他这整个人都有些暴怒起来。

    澹台凰看着他jī dòng 的样子,心里有点忐忑,隐约觉得自己不能再刺激他,有点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开口道:“你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说,不要jī dòng !还是你和这令牌的主人,有什么guān xì ?”

    柯惜荺其实曾经陪着皇甫夜出席过她的婚礼,只是那时候他们都去了北冥太子府,而她刚刚到太子府的门口,就听说成雅出了事,于是没来得及进入太子府,也没来得及遇见这几人!所以并不清楚其中guān xì 。

    她这样有点胆怯,却相当识相的mó yàng 一出,皇甫夜心情好了一点,便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道:“这是令牌的主人,是我的王妃!”

    “啊!原来是你的王妃啊!”澹台凰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令她极为gāo xìng的事儿,然而事实上脑后顶着一滴巨大的汗水,不知道假冒他老婆的亲戚能有用不!

    皇甫夜挑眉,不冷不热地回话:“你认识?”

    这一问,澹台凰当即一副“我终于找到了失散亲人”的样子,十分动情的站起来,上前一步,深情款款的握着皇甫夜的手开口:“啊,原来是叔叔!这实在是太巧了,额jiù shì 你滴亲侄女啊!我……”

    “好好说话!”皇甫夜将自己的手抽出来,隐约觉得这丫头脑子也许有点坏了,他姓皇甫,她姓澹台,这是怎么扯到“亲侄女”这三个字上的?

    澹台凰眨眨眼,然后十分动情地道:“叔叔,你可能不知道!您夫人的大姨妈的表舅的堂妹的外公,他表妹的小姑子的姨丈的妹妹,jiù shì 我的奶奶的……远方表亲!”

    她心里清楚的很,皇甫夜作为柯惜荺的丈夫,那必然对柯家很近的亲戚都非常了解,所以她只能扯远一点,虽然扯得太远,会让他们的guān xì 也开始变得遥远,但是总比扯个近亲戚,直接被戳破的好!

    皇甫夜听完这一番描述之后,有点玩味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似笑非笑地问:“哦?此言当真!”

    “当真,所以你jiù shì 我的叔叔!你千万不要杀我,要不然你的夫人是会非常伤心的!”澹台凰虎着一张脸,说得一脸认真!

    皇甫夜听罢,“啪”的一声,收了扇子,随后拿着那扇子,在掌心轻轻的敲打,最终在澹台凰相当忐忑的眼神zhù shì 之下,似笑非笑的开口:“辈份弄错了!”

    说完之后,两只手往自己脑后一放,往身后的墙上一靠,就不dǎ suàn 再开口了。

    嘎?

    澹台凰在心中细细的过滤了一遍自己方才胡扯的guān xì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悲伤的发现自己只顾着瞎编了,要是刚刚她的话都是真的,皇甫夜的应该不是她的叔叔辈,是啥辈还要仔细算算!

    于是这会儿就开始心虚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双邪魅的桃花眼闭着,靠在墙上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咽了一下口水,随后询问:“呃,那个啥。你不dǎ suàn 接着问我和你王妃的guān xì 了吗?”她再编编!

    “一问便是假话,不必再问!”皇甫夜的话回的很干脆,明确地告诉澹台凰,方才她的话是假的,所以接下来的话他也不想再听,因为其他的话也不可能是真的!

    澹台凰瘪了瘪嘴,不吭声了。很明显的,皇甫夜是一个对人的信誉要求很高的人,一句话是假的,那么就不再相信她的其他话。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不要轻易说谎,jiù shì 要说谎,也一定要把谎言编得天衣无缝了再说。

    既然都搞成这样了,澹台凰也不指望再当什么亲戚了,她抬眼瞄了他一下,随后开口:“那个啥,那你抓我干什么?”

    “给轩儿陪葬!”简单粗暴的一句话,从那人的薄唇里面吐了出来,他没起身,也没睁眼,但身上俱是冷意。

    澹台凰:“……现在还流行用活人陪葬?”这该死的、杀千刀的、落后的古代!

    皇甫夜挑眉,微微眯了眯眼,看了看她,随后冷笑道:“不流行,但你必须死!既然总是要死的,那不如抓去给轩儿陪葬好了!”

    他这是一副反正你已经是一只死猪,不论是蒸了还是红烧了,总归是死的,你就不用挣扎、也不用介意了的样子,气得澹台凰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颇有了一种起身揍他一顿的冲动!但悲伤的是此刻心有余而力不足!

    接下来,澹台凰就没吭声了,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她欠了皇甫轩这么大一笔人情,被他的家人报复,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吧!

    这样一想,她一下子也不说话了,也不忧郁了,安静了下来,靠在石壁上,一言不发。

    她这样认命一样安静下来,倒反而让皇甫夜有点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看着她面上有点微微的颓然和憔悴,一下子也明白了点什么。虽然是个不着调的小丫头,但心地却不坏,想必轩儿的事情,她事先并不知晓。

    他bsp;mò 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慢慢开了口:“轩儿的事情,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我知道这不能全怪你。但本王咽不下这口气!一年多之前,他对本王说,如果他是云端之上的高阳,你jiù shì 太阳边上的云!当时本王也是傻了,竟然劝他去追寻这些虚妄的东西,最后才弄成这一步!你离开东陵的时候,他对本王说过一句话,既然是云,最终一定会被风带走,只是他当时想抓握的时候,没想到这些,最终不可自拔。本王没回他,只以为你走了,这事情便就此了结,却没想到最终是这样的结果!”

    这话,是带着一点怒气说出来的,和皇甫夜往常的脾气和风格都并不搭,澹台凰静静的听着,没有开口。

    她心里明白,皇甫夜此刻的愤怒,除了是对她,而是对他自己。他现下一定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是那样劝皇甫轩的,不过这时候,她倒也替皇甫轩感到开心,那个人没有一个爱他的父皇,却有一个真心待他的皇叔,她想皇甫轩要是知道皇甫夜如此在意他,一定是会开心的吧。

    虽然这开心是建立在对她生命安全的威胁之上!这样想着,她原本十分平静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了抽。

    但,她看了皇甫夜一眼之后,开始十分真诚的建议道:“其实你对我有敌意是对的,皇甫轩的事情我的确是有非常大的责任,但是如你所说,你也有很大的责任,所以这责任我们应该一起承担,我很愿意和你一起为皇甫轩陪葬,你看我的tí yì 怎么样?”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独自死不如大家一起死。

    澹台凰这话说完,皇甫夜抬起头,几乎有点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一下子被她的论调噎住,不知如何答话。yìn xiàng 里似乎也有一个人,曾经也如同她一般,说话总是能把死的都说成活的,错的说成对的,最终将人气得哭笑不得。显然那人鬼扯的程度比面前之人高深,只是那只是一个极为模糊的影像,具体是谁,他记不起来。

    见皇甫夜不说话,澹台凰又接着道:“哪,如果你同意我的说法,我们两个一起为皇甫轩陪葬,那就说明你心里的kuì jiù 是真的,你是真的非常自责当初不应该那样劝皇甫轩,最后才造成了这样的悲剧。但是如果你不同意,就说明你内心里真的没有感觉到多少抱歉,只是你被面前的景象蒙蔽了心智,所以想多了而已!那么如果是这样呢,你就应该赶紧把给我放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她在那里唧唧歪歪的说,试图用自己的思想来诱导皇甫夜,但是皇甫夜并不是什么蠢人,怎么可能上她的当,他头也不抬,只冷嗤了一声,随后不冷不热地道:“再多嘴,本王现下就杀了你!”

    澹台凰:“……”

    果然长得越是美丽的男人就越是危险,而且心思十分狠毒!

    接下来澹台凰没有再吭声,陪着皇甫夜一起坐着,她不知道他是在等什么,但也隐约明白,的确是在等待,也许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也许是在等待别的!

    皇甫夜的确是在等待,zhè gè shān dòng 在悬崖峭壁的中段,是他zhǔn bèi 下手之前,才开辟出来的一个地方,从君惊澜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番zhǔn bèi 与等待。

    他武功太高,以至于影部的人,根本都没追踪到皇甫夜的影子,只将目标锁定到了这一处几里的地方,却根本找不到半点痕迹和线索。

    在他们搜查到第三天,也无所获的时候,君惊澜下令,让所有人都撤回。

    澹台凰内力被封了,所以也感知不到外界的东西,但是皇甫夜却是能够感知到,到第三天没人搜查的时候,他半是笑半是叹息的感叹了一句:“zhè gè 狡猾的小子!”

    的确是很狡猾,他知道自己和澹台凰,应该是在这一片附近,却不清楚具体的方位,然而他也并不再jì xù 探查,因为他太明白,三天对人的体力的消耗,若是自己早就zhǔn bèi 好了水和食物,那倒也无妨,若是没zhǔn bèi ,jì xù 搜查,他们jì xù 躲下去,恐怕会饿死!

    那小子也该是防范着他在zhǔn bèi 食物的方面有了疏漏,饿死了这女人!而且……

    而且,他应该也还料到了……

    “爷,我们不搜查了吗?那太子妃……”曲席倪问的时候,心情很是忐忑,毕竟澹台凰是在他领兵的地方被人抓走的,他责任很大!

    君惊澜听了,双手负在身后,狭长魅眸看向前方,凉凉道:“不必再搜查,皇甫夜抓她,无非是为了给皇甫轩陪葬,与其在这里搜查,倒不如在皇陵附近等着!”

    皇甫夜在明洲有二十万兵马,这兵马一直躲藏着没有露面,而他也一直在查,也是近日才锁定wèi zhì 。皇甫夜也有可能拿着她来威胁自己退兵,或是逼自己在政治上做出退让。只是这一点,没必要对曲席倪说。

    不管是哪一种,最终都一定能què dìng 她的wèi zhì 。总比这样四下漫无目的找要好,若是皇甫夜事先并未zhǔn bèi 好食物,他们这样jì xù 找下去,才会将她逼入死路!

    他这般一说,曲席倪明白了过来,但很快又问:“可是爷,您就不dān xīn ……”

    不dān xīn 皇甫夜抓到太子妃之后,直接动手杀人?

    要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开大了!曲席倪表示很紧张。

    但是对这一点,君惊澜只是嗤道:“皇甫夜没那么蠢!”在回到他的封地之前,他不会贸然对她动手,因为他总要防范着若是在半路上被发现,有东西可以用来保命!

    他的预料并没有半点问题,皇甫夜的思维频度,跟他是差不多的。

    但,君惊澜bsp;mò 了半天之后,也终于问出了他的一个困惑,凰儿武功极为高强,根本不可能轻易别人抓到,这也是他没有派太多高手保护她的原因。尤其严格说来,要是真的打起来,皇甫夜都不是她的对手,但却被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不明白,于是便也问了:“太子妃是怎么被抓的?”

    这一问,韫慧嘴角一抽,曲席倪嘴角也一抽,把从皇甫夜出现之后的情形,全部描述了一下,这一描述之后,君惊澜也嘴角也微微抽了抽。

    这真是……

    他们的心情,个个都是啼笑皆非,也微微忧愁的。但是澹台凰是根本没有心情的,皇甫夜是个非常不称职的绑匪,根本都没zhǔn bèi 任何食物,所以她就这样凄惨的饿了三天,一张脸完全已经浮白,肩头还有伤,虽然已经包扎了,但是并没有涂上药粉,所以也疼得很,这自然也令她的脸色更加难看。

    皇甫夜也没管她那么多,将她拎起来就策马而去,这四面到处都是君惊澜手下的人,离开的时候很费了一番功夫。

    然而,当这消息传到澹台戟和南宫锦耳中的时候,这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微微的僵硬和无言。

    这二十多年,东陵皇室,和漠北皇室都共同守着一个秘密,而zhè gè 秘密,南宫锦也是知道的,并且多年前在zhè gè 秘密上,吃了很大的亏!然而这些东西此刻都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

    皇甫夜此举,是为了给自己侄儿报仇?但是那家伙知道谁才是他的侄子吗?

    zhè gè 秘密,便是四十多年前,也jiù shì 皇甫夜出生没多久的那个年代,漠北王族的双生子,澹台míng rì 和澹台明月,而皇甫夜jiù shì 澹台míng rì ,也jiù shì 澹台明月的同胞王兄。因为宫变而遗落在外,那时候撞了头部,失忆。被皇甫怀寒的父皇和母后遇见,巧在的那时候的皇后也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其中一个夭折,那死去孩子的面貌,和皇甫夜小时候的样子很是相像,所以就收养,并隐瞒了身份。

    这便是皇甫夜除了那一双淡紫色的眼眸,还有澹台戟眼角的泪痣之外,几乎与澹台戟长得一模一样的原因!因为澹台戟这张脸,jiù shì 澹台明月那张脸的翻版,也是初遇时,澹台凰看了皇甫夜的脸,还琢磨过他会不会是自己老爹的原因。

    更是柯惜荺当初帮澹台凰的原因,因为这件事情柯惜荺也知道,澹台凰是皇甫夜的侄女!

    但坑爹的是,在二十多年,一切真相浮出水面之后,皇甫夜因为对南宫锦的歉意,饮下了忘忧水,将当年的事情忘了一个一干二净!所以……

    他现在是要为别人的侄子,杀了他自己侄女的节奏?

    这样的认知,让南宫锦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澹台戟更是足足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当初在东陵国宴的诗会之上,皇甫灵萱输给了凰儿,皇甫夜便干脆的将自己收藏的玉,送给皇甫灵萱,那时候他便在想,那本该是他们的王叔。

    现下倒好,他竟然要为了皇甫家的人,杀自家人!

    但现下的情况也就摆在眼前,没有其他的bàn fǎ 能向皇甫夜证明他便是当年的澹台míng rì ,就这样贸然过去说给他听,他未必会相信,那么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南宫锦想了一会儿之后,大吼了一声:“去抓无忧老头,当初那见鬼的忘忧水,jiù shì 无忧老头给的,说不定他有解药!”

    她这样一吼,其他人很快的行动起来,去寻找无忧老头,不,无忧老人!

    众人都雄赳赳气昂昂的抓人去了,南宫锦的表情却复杂了一会儿,当年的事情,她一直觉得忘记对皇甫夜和她来说,都是最好。若是那忘忧水真的有解药……那也许jiù shì 上天也觉得她和皇甫夜,还有做朋友的缘分!

    因为她当初恨他见死不救,是对睿哥哥,但最终睿哥哥还活着。而慕容千秋的性命,皇甫怀寒也还了,所以皇甫夜并不欠她什么了,这会儿她也希望能有解药,最少要是有解药,澹台凰的那条小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这边忙忙碌碌,而那一边,澹台凰脖子上的玉佩,却忽然亮了一下。同样的,君惊澜脖子上的玉佩,也如同有感应一般,亮了一下。只是这速度很快,又是在脖子上,衣襟之内,所以这两人都没看见。

    皇甫夜带着澹台凰,一路躲避疾驰之后,回到了明洲。彼时这二十万大军,已经尽数被君惊澜包围,他看见的时候,也并未觉得太奇怪,只感叹了一句:“这小子速度真快!”

    的确是很快,他藏了两三个月的军队,就这样被他轻而易举的找到,并包围。要是自己再晚回来几天,恐怕这些人都已经被歼灭了!也是费了些功夫,才回到军营之内。

    而澹台凰在看见眼前这二十万大军的时候,大抵也明白了这些日子,君惊澜为何一直不动,没有往楚国发兵,原来是出于zhè gè 。不过也怪她最近太不在状态,所以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她被皇甫夜带入军营之后,皇甫也倒是没有亏待她,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从皇甫夜的眼神里面,她很清楚的知道,zhè gè 人八成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所以她也很努力的吃,等着君惊澜来救她,就算救不了,也要做个饿死鬼不是?

    皇甫夜回来之后,睡了一天,把澹台凰丢给士兵看管。

    澹台凰忐忑的睡了一天之后,第二天起来,就面临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这种丰盛的程度,大概是可以媲美自己当年不小心跟着人瞎跑,于是不小心成为了刺杀皇甫怀寒的同党,险些被鱼鳞剐的前一夜吃的那么丰盛。

    所以她估计她的死期是真的要到了!这样的悲伤之感,直接影响了她用餐的心情,但尽管心情被影响,她还是把眼前的东西都吃完了。

    刚刚吃完,便见皇甫夜从门口走进来,看了她一眼,这眼神中带着一点冷意和犹豫。明确的表示他对澹台凰的厌恶,对皇甫轩的重视,以及对要不要真的送她陪葬的考量。

    澹台凰有点苦逼的开口:“那个啥,其实我觉得我还有很多lì yòng价值,比如你可以把我绑了,威胁一下君惊澜。你看你还有这么多大军,应该jiù shì 为了光复皇甫皇朝对不对?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澹台凰不想死,就算死,她也并不愿意给皇甫轩陪葬,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面目去面对那个人。

    jiù shì 死了,九泉之下,她也没有面目去面对他。

    因为她永远没bàn fǎ 释怀,她当初信誓旦旦说不会再伤他,最后伤了他的是她,害死他的也是她。这样的认知,令澹台凰对于有关于皇甫轩的很多事情,心里都是逃避的状态,所以她现下在很认真的争取生的机会,如果不能。

    她情愿皇甫夜把她的尸体带去皇陵,也不情愿就这样活着去皇陵,因为她没脸面对。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二十一世纪之后,已经不再流行陪葬。那就说明陪葬这种事情是不正确的,是不尊重人权的,是应该被淘汰的。这种错误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也很确信,皇甫轩希望她好好活着,而并不希望她去给他陪葬。

    她这样很认真的试图说服皇甫夜,表明自己的价值,这令皇甫夜的表情变得有点玩味,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看来君惊澜爱上你,似乎也是个错误!”

    为了自己的性命,赶紧鼓励他用她去威胁君惊澜,一点都不kǎo lǜ 君惊澜的利益,有这样的未婚妻,君惊澜也算是半个悲剧了!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咋呼:“你知道个啥,我这是……”缓兵之计!

    说到一半发现这话不能说,于是咽下去了!

    但皇甫夜邪魅的声线却带着笑响起来:“这是什么?缓兵之计?小丫头,在本王眼前玩心计,你还太嫩!君惊澜的人早已在皇陵守着,本王倒要看看,zhè gè 毛头小子,能不能从本王手上抢到人!行了,zhǔn bèi 好了,就随本王出发吧!”

    “我还没有zhǔn bèi 好!”澹台凰表情痛苦。

    皇甫夜睨了她一眼,自顾道:“你zhǔn bèi 好了,带走!”

    澹台凰嗷嚎大哭状:“我真的没有zhǔn bèi 好!”

    众人:“……”

    也就在这会儿,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岁上下的蒙面女子,大步进来,澹台凰一眼就认出她是柯惜荺,登时眼前一亮!柯惜荺没来得及看她,直接便对着皇甫夜道:“王爷,您不能杀她,她是您的亲侄女!”

    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飞奔到皇甫夜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嗷嚎大哭道:“是吧,我就说吧!你jiù shì 我的亲叔叔,你jiù shì 不相信哪!叔叔啊,杀人是不对的啊,你不能杀我呀,叔叔!”

    柯惜荺默了一会儿,无语道:“……他是你伯伯!”

    ------题外话------

    呃,今天有点卡文,所以o(╯□╰)o,缺的字数明天补,哥也想是抽死自己了,搞得好像很没有信用一样,倒地哭……

    皇甫夜和澹台明月的guān xì ,这本书我只jiāo dài 一个大概,大家看得明白就行了,就不详细说了,毕竟这本书他们不是太主要的人物,也不必占太大篇幅,对他们guān xì 的具体情况感兴趣的亲们,可以看看我的上本书《劫财》,就这样子o(∩_∩)o。

    然后,山哥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你们的面前,一把抱住大腿,嗷嚎大哭道:“亲哥、亲姐。亲弟,亲妹们啊,你们就把月票给我吧,我真的是你们的亲戚呀~~~~(>_<)~~~~ !”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