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伯伯?

    差别是……?哦,差别是前者是老爹的弟弟,后者是老爹的哥哥!澹台凰很快明白过来这其间的差别,于是她飞快的改口,抱着皇甫夜的大腿道:“是的,伯伯!我刚刚只是一时口误,亲爱的伯伯!”

    她这样叫着,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隐隐泪光,看起来好不可怜。

    皇甫夜的大腿就这样被她抱着,一生里杀人也不少,见人求饶的次数也不少,但窝囊成澹台凰zhè gè 样子的,的确是绝无仅有!居然能抱着大腿哭成zhè gè 样子,还如此迈力的攀亲戚,虽然哭得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皇甫夜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裤子严重不舒服,八成是已然被蹭了眼泪鼻涕。

    他虽然没有什么洁癖,但这时候还是颇为嫌恶的皱了皱眉,将自己的腿往后缩,复又退了好几步。

    “如果能不死,说我是你爷爷,你也是开心的吧?”皇甫夜没看柯惜荺,直接无语的询问澹台凰,以这丫头的biǎo xiàn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她真的叫出来。

    “唔……”澹台凰抹了一把因为太jī dòng 而流出的泪水,足足停顿了半晌之后,方才抬起头看着他,十分实在地道,“你不觉得你这年纪给人当爷爷,很有点过分了吗?”

    她又不蠢,说他是她爷爷?皇甫夜能蠢到这么简单的亲属guān xì 都辨认不出来,被她忽悠吗?

    她这样一说,皇甫夜微微挑了挑眉,没说话。

    随后看向柯惜荺,语气算不上热络,但也绝不疏离的问话:“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是本王哪个皇弟的女儿?”这可能吗?

    他下头弟弟是不少,但能和赫连亭雨有一腿的,几率小到根本不可能。

    “的确,王爷若是见过漠北皇,一定会明白臣妾的话!”柯惜荺轻声答话,眼神却没抬得太高。

    然而她这话,jiù shì 有点质疑皇甫夜血统的意思了,这让皇甫夜淡紫色的眼眸一沉,颇不悦的看着她,几乎用一种警告的语气道:“王妃,说话要注意分寸,不是所有的玩笑,都可以乱开的!”

    这话也好在是这时候,这样的场合之下说了,若是在其他场合之下说,在当时还无比辉煌的东陵皇宫说,他皇甫夜的下场,恐怕会极为可观!

    柯惜荺当然清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而这时候,她也并不想就zhè gè 问题作过多的争论,只低头道:“王爷,澹台凰跟臣妾并没有什么交情,臣妾没有必要为了她对您说谎,这一点请您明白!而至于这件事情如何抉择,自然还是在您!臣妾希望您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决断!以免以后后悔,毕竟您的胞弟,当初为了找到您,也做了很多!”

    她这样说完,澹台凰就有点呆滞了,这话的意思,是皇甫夜是父王的王兄?因为她方才说见到父王就明白了。

    其实要是这么说,她心里真的是相信的,因为父王和皇甫夜真的长得很想,五官轮廓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的刻出来的,就连声音都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jiù shì 皇甫夜有一双淡紫色的眼眸,父皇是黑眸,而眼角有一滴泪痣。

    当初在东陵皇宫初遇皇甫夜的时候,她甚至还怀疑过zhè gè 人会不会是自己的老爹!

    她这般愕然思索着,皇甫夜一双邪魅的桃花眼也微微眯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柯惜荺,似在bsp;bsp;她这些话的真实性。

    就在他这般的打量之间,柯惜荺又接着道:“王爷即便没有见过漠北皇,也该见过您的侄儿,澹台戟!相似之处,臣妾不说,王爷也该是明白!”

    她这话说到这里,皇甫夜的眼神猛然冷了下来,语气也十分冰寒:“王妃,你知道你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他脸色发沉,身上也隐隐有杀气迸发了出来,看他这样子,已经是在隐忍着怒气,倘若她再这样胡说,他极有可能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柯惜荺抬起头,看着皇甫夜,十分平静地道:“王爷,臣妾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王爷可以选择相信,或是不相信,选择杀了澹台凰,或者不杀。臣妾只希望若是哪一日,王爷的记忆被找回,在面对自己王弟的时候,不会觉得觉得抱歉,觉得羞愧,甚至觉得无言以对!”

    柯惜荺这话,其实是很有点挑衅的意味,只是因为她说话的语气很是平静,所以没有引起皇甫夜的太大反弹。

    澹台凰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在旁边飞快的点头:“是的,是的!叔叔,不,伯伯,你杀了我你真的会后悔的!你就算不相信我,你也要相信你的王妃,她跟你是一家人,她是绝对不会骗你的!”

    她在努力的为自己的小命争取,但皇甫夜却并不dǎ suàn 搭理她,他径自看向柯惜荺,冷声道:“如果事情真的是如此,为什么本王不知道?为什么东陵皇室无人知道,而偏偏你知道?”

    这话,就有点问到点子上了,柯惜荺毕竟是外人,跟东陵皇室都扯不上太大的干系,这样的机密,是无论如何都不该给她知道。

    她默了一会儿,低声道:“王爷不知道,是因为王爷喝下了忘忧水,不仅忘记了二十年前的过往,也忘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东陵皇室不知道,因为这是一个秘密,从您还是皇子的时候,那时候的皇上就不想让天下人知道的秘密,而到了您皇兄的那一代,您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皇上和漠北皇为了保护您,对这件事情极力隐瞒,没有走漏半点风声!而为什么我知道,是因为当年的梅妃,也jiù shì 皇后娘娘南宫宁馨,是我的闺中密友,这些事情是她离开皇宫之后告知我的,她知道我的性情,不会将对您不利的事情说出去,故而才告诉了我!”

    这一番话,牵扯出来的人和事都很多。如果柯惜荺的话是真的,那么皇甫夜的养父和那个没有血缘guān xì 的皇兄,待他应该是极好的。

    皇甫夜眸色微冷,脸色也有点发沉,看样子是在犹疑,事实上对于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他心里还是清楚的,只是对于自己为什么忘记,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一直没有一个极为明确的dá àn ,所以柯惜荺这一番话,说起开头,他就已经信了一半!

    而加上她又提起南宫宁馨,zhè gè 女子他曾经听皇兄提起过,她为了帮皇兄巩固权势,甘心在冷宫待了两年,出来之后皇兄便扶她为后,但史书的记载,是皇兄误杀慕容千秋之后,南宫锦怒杀皇兄,却被南宫宁馨挡过,为救皇兄身亡。

    但皇兄告诉他不是这样,南宫宁馨的确是挡在他前头,而也有人挡在南宫宁馨的前头,最后跟着那个人走了。皇兄也说过,他是他年轻的时候亏欠的女子,好在她最终找到幸福。所以这样说起来,南宫宁馨知道当年的事情,并不奇怪!

    这几番考量下来,令他开始极为认真的思索柯惜荺的话,于是整个屋子里头也bsp;mò 了下来。

    澹台凰也不假哭了,找了一个地方坐着,任由皇甫夜自己去思索,因为她心里已经十分清楚的明白,信不信其实在皇甫夜,她在这里哭瞎了也是没有用的。

    皇甫夜bsp;mò 了很久之后,也没再要马上就把澹台凰送去皇陵,他也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眼神慢慢看向柯惜荺,问:“有证据吗?”

    的确,轻而易举的要皇甫夜相信这种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证据很正常。

    澹台凰也很快的尽量着目光看过去,十分希望她能拿出证据来拯救一下自己,然而柯惜荺摇摇头,低声道:“没有证据,王爷也应该明白,这样的事情,皇族既然决定瞒下来,那么是一定不会留下证据的。就连证人也会被屠谬干净,这便也是为何南宫宁馨和云景之隐居多年的原因!”

    因为皇甫怀寒或许会出于之前的恩情,不对南宫宁馨出手,但皇甫轩却很难说。皇家那些人,从来都是一切以利益为重,杀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对他们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没有证据,那么一切都等于是一场空谈。只凭借柯惜荺这么多苍白的言语,就要皇甫夜相信似乎很难。

    澹台凰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她隐约觉得,皇甫夜应该是不会相信的,能够让他选择相信的理由太过于薄弱。

    然而,皇甫夜在bsp;mò 了很久之后,猛然抬头,却问出了一个有点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我爱过的人,是不是……南宫锦?”

    这一问,柯惜荺震惊抬头,澹台凰同样震惊。

    而皇甫夜握着鎏金扇的手,有点微微颤抖了,他淡紫色的眼眸,盯着柯惜荺的,等着她给自己一个dá àn ,他有一种预感,应该是那个女人,上次在太子府遇见过,那一瞬的感触,他完全找不到任何言辞来形容,像是心里有一面高墙,正在被洪水不断的的冲刷,狠狠冲撞,有什么东西要奔流出来!

    而那女人在看见他之后,像有点尴尬一样,转身就走了。但是他从那一刻起,心里就再也没有平静过。脑海中便一直重复的出现那个人的脸,甚至于很多时候的梦境,也能重合。以至于他几乎能明白,自己这么多年,每日晚上风雨不改的坐在那棵树上,是为了什么。

    但,这一切都只是他心里的bsp;bsp;,一个模糊而有点离谱的bsp;bsp;,一直没能证实,一直没敢落实。

    未几,他从柯惜荺震惊的表情中,得出了dá àn 。

    随后喃喃自语的苦笑道:“果然是她!”

    果然是她,根本都不该yì ;是她。

    他bsp;mò 很久没有说话,澹台凰开始扳着自己的手计算,皇甫怀寒好似是喜欢南宫锦的,君惊澜他老爹和慕容馥的老爹,不用说十有八九也是喜欢的,不然也不会为她去死了。百里惊鸿的喜欢那也不是用来开玩笑的,听如烟说冷子寒也喜欢,现下还有皇甫夜?

    她嘴角终于开始抽搐,南宫锦那个满脑子只知道钱的傻逼,真的值得这么多人喜欢吗?

    而且,同为穿越者,南宫锦那么多人喜欢,她为啥就这么几个人,老天这样对她真的公平吗?这样想着她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愤恨,但在想到那些喜欢她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之后,她又慢慢的淡定了下来,算了!喜欢她的人,如皇甫轩,如楚玉璃,他们已经够惨了,还是不要再多加人了。

    这样太造孽!是的,她心地善良,所以不忍心让太多人喜欢她。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这一切可能是因为南宫锦比她有魅力,这样可能别说承认了,都应该坚决不往那方向kǎo lǜ 。

    她这样充满了阿q精神,郁闷的想着,努力的自我ān wèi ,顺便等着她的叔叔还是伯伯,对她的事情给出一个最后的审判结果。

    皇甫夜听了这话,跟心中的bsp;bsp;相若,便也让他对这件事情真的相信了不少,随后他道:“那好,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便给君惊澜三天的时间,向本王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若他能证明,本王就放了澹台凰,若不能,三天之后给澹台凰收尸!”

    他说罢,便提笔写信,让人传出去。

    而柯惜荺如今所为,说白了也都只是不想让皇甫夜以后后悔,澹台凰跟她没什么guān xì ,虽然那一次jiàn miàn 她劝解了自己几句,但就算有guān xì 便也只限于朋友,还不至于让她为了澹台凰去拼了命的求情,便也没再做声。

    于是,到这会儿,澹台凰的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活三天是没有问题的,这令她龙心大悦,十分愉快,对着柯惜荺露出了非常友善的笑容,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过了一会儿,皇甫夜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之后,起身出去了。柯惜荺也很快的跟着他出去!

    澹台凰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走到窗户边上往外看,看着外头的士兵们,都在十分认真的锻炼,也分析了一下他们的战力。每个国家在覆灭之后,都会有残存势力,等着随时的反戈一击!

    比如当初的清朝,就一直反清复明的组织的存在。如今东陵覆灭,有残存势力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发现得比较早这一点,也算是好事,早一点发现,早一点一起肃清,一次性解决了,以后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但,她觉得自己分析的很是,可是,能不能让她在安全的地方分析,在敌营里分析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又很快的低落下来,早知道就听南宫锦的话,在家里照顾孩子了,难道这是上苍对不负责任的母亲的惩罚?

    她胡思乱想之间,中午饭菜就被端了上来,比早上吃的那一顿伙食差了很多,澹台凰心情十分恶劣的和送饭的人发生了争吵,要求按照早上的标准重新配备伙食!不过她所有的要求,都在皇甫夜充满威胁意味的让人送来三尺白绫之后,没有了!

    安静的吃饭,穿着一身出门时候的男装,做着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

    当皇甫夜的信件,送到君惊澜手上的时候,南宫锦也收到了来自于无忧老人信件,上头就一句话:“上天山,昆仑洞,开启密道的钥匙,在君惊澜和澹台凰的身上!”

    这一段话,让南宫锦愣了一下,澹台凰和君惊澜的手上有钥匙?正在她纳闷之间,君惊澜便进来,看了她一眼,将皇甫夜的信件递给她,当年的事情他并不知道,所以也没有bàn fǎ 证明,zhè gè 问题,自然也就只能问干娘了。

    ……

    而此刻,祁连山上,有一个穿着一身飘飘的白衣,安静嗑瓜子美男子,将瓜子壳丢得漫天飞,时而不时的砸到不远处夜星辰的头,夜星辰就拿着扫把,苦逼的清扫。

    他看了一眼天山的方向,咂巴咂巴嘴,谪仙般飘逸出尘的声音,带着点微微叹息:“看这样子,澹台凰和君惊澜要因祸得福了!”

    即墨离听了这话,缓缓坐下来。跟笑无语在一起呆久了,他慢慢也有了嗑瓜子的习惯,很是悠闲的嗑着,并开口询问:“怎么回事?”

    笑无语倒也不瞒他,琢磨着道:“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看这样子,我曾经断言他们的婚事,是一波三折,三次都无法成婚,每每船倒桥头少一人。但看天象,他们要是过了这一劫,第三次婚事,应该能成!”

    天山的昆仑洞,是个能改变很多东西的地方,也许你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变故,但往往进去之后,哪一步走对了,就能改了天象,修改命盘!澹台凰和君惊澜的命盘,是三次成婚都没戏,最少要到第四次才看能不能感动了老天,当然,一个运气不好,jiù shì 六七八次才能成。其实这两人总归是会在一起,jiù shì 波折很多,这一次要是挺过了,倒是能把这问题解决了。

    不对……他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笑无语突然停了一会儿,伸出手指掐算了一下,似以前算的时候,这两个人是可以成婚成功的,为什么大概到了后期,越算越古怪?莫不是他们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给破坏了?

    他上次给他们算的时候,忘记了见到他们之前,曾经也算过的一挂,那时候的一卦是很顺利的。

    他眉头皱起,皱了一会儿之后,起身写了一封信,给君惊澜。即墨离在旁边看着,半晌之后笑问:“命格之说,到底是真是假?”

    这东西似乎很玄乎,但很多时候却也能应验。比如三年前笑无语对自己说过,终有一日南齐覆灭,他即墨离在一旁看着,也只是冷眼旁观,不会插手。那时候他完全不信,到如今回想起来,却很是那么回事!

    笑无语写完信件,绑在海东青的脚上,又将海东青放出去之后,方才看向即墨离,慢慢开口回话:“命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其实也无所谓,不论有多少插曲,那两人最终都会在一起。但倘若他们信我,就可以少成几次婚,少一些波折!”

    笑无语对这种事情看得很淡,就比如他闲来无事,也会上街上摆摊算卦,相信他的人他会说实话,不信的总归是不信了,所以他就随便忽悠。

    “信则有,不信则无?”即墨离低下头,慢慢的开始咀嚼这句话,半晌之后,方才是笑了,抬起头道,“我信!”

    “嗯?”笑无语挑眉,不太明白他这突兀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然即墨离只是笑笑,转移了话题:“笑无语,我的命格之中,有你吗?”

    笑无语僵住,冷冷看了他一眼,嗤道:“没有!”其实有没有,他根本算不出来,因为涉及到了自己,医者难自医,算命者也算不了自己。

    “有!”他很què dìng 。

    “没有!”笑无语更坚决。

    他又道:“有!”

    笑无语恼了:“老子说没有jiù shì 没有!”

    即墨离也不生气,平静道:“我说有就有!”

    这是笑无语第一次明白即墨离也是半个无赖,这让他咬牙切齿大步而去,并怒道:“你凭什么说有?”

    “因为我算过!”即墨离眨眨眼,语气很认真,又伸出手掐算了几下,一副煞有介事的mó yàng 。

    笑无语一愣:“你会算命?”

    即墨离又眨眨眼,收了手,开口:“不会!”

    笑无语:“……”

    ……

    这边的两个逗逼还在斗嘴,皇甫夜就已经收到了来自君惊澜的信件,相邀一起前往天山!澹台凰的身上早就被他下了解药独有一份的软筋散,他也不怕君惊澜跟他玩花样,除非君惊澜希望让澹台凰下辈子做个废人!

    这是软筋散,不是毒,也不是蛊,所以澹台凰脖子上的链子,也没起到什么功效。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效的影响,澹台凰的nǎo dài 总是yī zhèn yī zhèn 的发晕,那感觉来得很快,但很快也就消弭,估计皇甫夜用的zhè gè 药,效果不轻,这样她更加不敢随便给皇甫夜做对。

    也就在这时候,皇甫夜同意了君惊澜的tí yì ,将澹台凰带了出去,一众人一起前往天山。

    会合的地方,是天山脚下。

    还没到那附近,澹台凰就看见君惊澜和南宫锦,百里惊鸿,一起站在那里,还有两个自己久违的人,她的父王和母后!这两个人从把王印交给她,就云游天下去了,一下子变得销声匿迹,让她都怀疑世界上还有没有这两个人,没想到这时候竟然都回来了。

    皇甫夜在看见澹台明月的时候,便是愣了一下。一个澹台戟跟他长得像,澹台戟的父王也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时候若还要说他们两个没什么guān xì ,似乎真的说不太过去。

    接着他看向南宫锦,这一次的感觉,没有上一次jiàn miàn 的时候来得强烈,但心中的感情却极为复杂,像是打翻了一瓶调味料,然后在心里和很多东西都搅合在一起,翻来覆去的搅合,以至于他没bàn fǎ 形容这梗在喉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语气有点艰涩,有点茫然的吐出三个字:“小锦锦!”

    这三个字一出,他自己愣了一下,南宫锦也愣了一下,百里惊鸿更是不自觉的皱眉。

    然半瞬之后,皇甫夜回过神来,开口道了一句:“失礼!”

    这样莫名其妙的称呼人家,是不对的,尤其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认识zhè gè 人!

    他上前来之后,君惊澜便一直看着他的身后,好看的眉头颇为不悦的皱着,因为澹台凰这会儿正舔着脸,一脸谄媚的看着他,那个啥,自持武功高强,早早的警告让他不要安排太多人跟着她的人,是她!说来海边散步,不要他一起,一个人跑来的是她。然后最后苦逼的被抓的人,还是她!

    这样的认知,让她的心情有了一眯眯忧郁,颇有一种不听大人的话,不要大人保护,最后出了事儿的苦逼感。

    所以这会儿看见“大人”,她的心情是非常忐忑的。

    就在她万分忐忑之间,“大人”不冷不热的轻哼了一声。随后收回了目光,看向皇甫夜:“无忧老人的意思,恐怕是指昆仑洞里面有解药,不知东陵夜王,可愿意一同前往?”

    这等于是解开一段辛秘,关于皇甫夜,关于南宫锦,关于上一代的很多恩恩怨怨。南宫锦在一旁犹豫着想开口,但最终还是没吭声。

    皇甫夜点头,既然来了,自然要去。

    几人一起往山上走,到了这时候,皇甫夜也没再管着澹台凰,因为她身上下了药,的确不怕她如何。

    于是她一溜烟就钻到君惊澜的身边去了,一伸手就飞快拉着他的,为了避免自己挨骂,她飞快地小声咬耳朵:“亲爱的,我最近真的好想你啊!”

    几个人一起往山上走,个个内力都不错,自然也都能听见澹台凰的话,所以嘴角都微微抽搐了几下,却没吱声儿。真肉麻!

    君惊澜听了,原本满心的怒气,一下子也消了大半,反手握着她的手,有点;的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澹台凰估计他是没那么生气了,扯了一下他宽大的袖袍,又瞄着他精致的侧颜,开口道:“那个啥,你好像瘦了一点!”

    他牵着她往山上走,而她一边走,一边说话,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一个踉跄,他反手一抓,微微一甩,将她轻轻一抛,她再落下,便稳稳的落到他挺立的背上。如玉长指反手拖着她,背着往山上走,也闲闲地道:“是的,爷瘦了,因为想你,因为dān xīn 你。但是你胖了,不仅胖了,还据说很思念爷!”

    呃……

    澹台凰的脑后滑下一滴冷汗,这话的意思,jiù shì 她真的思念他,就应该跟他一样瘦了,怎么会胖了,明显是在戳破她的谎言。

    他们也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反差,君惊澜是因为dān xīn ,以至于没有一天有胃口吃饭,食不下咽、食不知味,但也清楚必须保持体力,保持清醒才能救她,所以还是在吃,但因为太不讲究,也没什么胃口,到底还是清减了不少。但澹台凰是想着jiù shì 死也要当一个饱死鬼,所以在皇甫夜的军营里,过了几天猪一样的生活!

    于是一个瘦了些,一个胖了些,这是很正常的。

    然后澹台凰干笑道:“矮油,你一定不知道,我是真的思念你,我晚上都睡不着觉。因为休息不好,以至于气虚内火,所以我虚胖了!你看着我好像是胖了,事实上体重还轻……”了不少!

    但,她话没说完,他拖着她体重的手忽然掂了掂,然后平静地道:“比你出门的那日,重了两斤三两!”

    澹台凰嘴角一抽,鬼扯的话也被卡在喉咙里。一下子觉得这家伙真的很不给人面子,南宫锦这会儿也扭过头,同情的看了澹台凰一眼!长胖的事情这么轻易的就被心爱之人知道了,澹台凰心里一定很悲凉!

    她心里的确很悲凉,尤其被南宫锦同情的看了一眼之后,更加悲凉了!于是她虎着一张脸低下头,恼火的看着他的后脑勺,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君惊澜,难道你不知道女人体重是个秘密吗?”

    他听着她恐怖的语气,默了一会儿,然后平静地道:“现在知道了!”

    “哼!”然后澹台凰不说话了,但是脸色很有点阴沉。

    前头的南宫锦,也很快的扯了一把百里惊鸿,小声道:“要是哪天你也敢告诉我,我长胖了多少斤,我一定打死你!”

    百里惊鸿嘴角一抽,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怎么可能专门去说找打的话,这种事恐怕只有惊澜这小子能干得乐此不疲。

    于是澹台凰又看了君惊澜一眼,这会儿眼神之中已经有了饶他一命的暗示意味!

    他没回头,却能感觉到她的眼神zhù shì ,更加平静地道:“你应该知道,huí qù 之后,爷会如何收拾你!”

    “……”澹台凰变成了霜打过的茄子。

    ……

    这一路前行,jīng guò 一段时间的长久努力,他们终于走到了天山的顶端,上去之后。便看见一个紧闭的门,门上面画了一个两极的八卦。

    到了目的地,君惊澜便把澹台凰放了下来。

    落地之后,所有人都在打量这山上的情形,打量着那扇门。君惊澜的脸色一直不是很轻松,因为无忧老人的意思,是钥匙在他和凰儿的身上,但他身上没什么钥匙,他也清楚她没得到过什么钥匙。

    所以这门能不能开,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先将皇甫夜邀了上来,无论怎样,先来试试也总是好的。几人一起上前去,便也被堵在了门口,南宫锦和君惊澜、澹台凰,都在上下打量,看着哪里会有机关口,能将他们放进去。

    看了很久之后,三个人的眼神,都定格在洞门口的一块基石之上,这是一块颇为嶙峋的山石,但在山石的顶端,有一个横行像是硬生生切断的裂缝!

    澹台凰站的比较近,当即便伸出手,转动这块石头,以中间那条横着切割的裂缝为轴心。

    没过一会儿,便听到洞门口传来“轰隆”一声响,不是爆炸的声音,而是沉重的山门被缓慢拉开的声音,一直延伸到了顶端,那门,开了!

    但,所有的人,表情都并不轻松,因为都知道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不过是一道外门而已。

    众人一同抬步,进去,里面被照得透亮。

    墙壁上没有夜明珠,但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反着光,能将密道内的一切,都照得极为清晰。众人一起沿着这条道往前走,到一处有阳光从山顶上洒下来的地方,停顿了下来。

    因为那前面,照着另一扇门。

    门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金光,看起来极为扎眼。几人走近,看见门上有一个凹进去的地方,而那凹进去的地方周围,写着几个字,也不是写,严格说来应该是雕刻进去的,都深深的陷入内里,是雕刻上去的字迹。

    “忘忧忘忧,一生无忧。”

    “情定三生,待有缘人。”

    两句话,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澹台凰的第一个嘴角抽搐的,明显的这里面应该是有忘忧水的解药,这门上的话,jiù shì 要情定三生的有缘人,才能将它打开。

    不过,这尼玛的不是fèi huà 吗?鬼才知道谁才是有缘人?还有,有缘人要如何才算是能有缘到开门?

    她正在心里唾骂吐槽之间,君惊澜忽然上前一步,如玉长指伸出,在门上的凹处摸了一下,好看的眉头微皱,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道:“把你脖子上的玉取下来!”

    澹台凰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伸手去取,这是上次在东陵的诗会上他帮她赢来的,也是前世就对她极为重要之物。

    虽然不知道这会儿他要它是干嘛,但是她还是赶紧取了下来。

    随后,君惊澜也把自己脖子上那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玉取下来,两块玉石放在一起,轻轻的拼凑了一下,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角度拼凑,然后嵌入,随后一道光芒亮了起来。

    接着,他拿着这衔接好的玉,一点一点,慢慢贴合在凹处。

    澹台凰的眼睛也慢慢的瞪大,从zhè gè 角度看过去,的确是很合。好似jiù shì 专门量身打造的一样!“嗤”

    玉佩和门贴合在一起。

    随后,在门的两侧,很快的浮现了两行字!这两行字和门上的字不同,它们是金色的,却有空缺:凤倾狂……,御龙惊天。……定天下,君临四海!

    “狂”字的后面,没有字,是一片空缺,最后一个字,也空缺着,但很明显的,这里jiù shì 缺两个字。

    但是是两个什么字,这时候所有人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想不到dá àn 。

    倒是澹台凰脑中灵光一闪,整个人一个激灵,看着那门上的十六个字,觉得非常熟悉,她怀着一种非常jī dòng 的心情,微微颤抖着上前,在所有人有些诧异的目光里,伸出手,在空白出,一笔一划,写下了两个字。

    “澜!”

    “凰!”

    “凤倾狂澜,御龙惊天。凰定天下,君临四海!”这是当初,她在凤御九天的秘籍第一页上,看见的一句话,好在她的记忆力很不错,所以这会儿能够记起来!

    她这两个字写上去之后,门忽然晃动了一下,所有人脚下都是一个踉跄。

    紧接着,门开了!

    不过这一次开,是向着两边!而这时候,门内的一个石桌,映入所有人的眼帘,上面有一个蓝色的青花瓷小瓷瓶,不必想也知道那大抵是忘忧水的解药。

    这时候,就已经不再关澹台凰等人事儿了,皇甫夜一把收了自己的鎏金扇,往门内走,没走几步,南宫锦忽然叫住他:“皇甫夜,你听我的,你不必去喝什么解药!毕竟当初的事情忘记,对你来说才是最好,你的确是澹台明月的哥哥澹台míng rì ,这一点毋庸置疑!喝了这东西,记起一些不该记起的事情,只会令你痛苦!”

    这一切都是南宫锦心里话,当初皇甫夜选择喝下忘忧水,选择忘记,不论是她还是他,都一样认为那是对彼此来说的最好的结局。有些已经fēng yìn 在过去,fēng yìn 在尘埃里的往事,其实并没有必要挖掘出来,那样的结果,对彼此来说,都不一定是好,尤其她能què dìng ,皇甫夜知道了过去那些事情,会痛苦,必然会!

    皇甫夜jiǎo bù 顿住,扬手往后一抛,一个瓷瓶落到澹台凰手上,随后他道:“这是你身上软筋散的解药!”

    紧接着,他背对着南宫锦开口,邪魅的声线极为平静:“小锦锦,虽然我并不懂得我为什么想这样叫你,但当zhè gè 称呼叫出来之后,我却有一种我早已叫过千百遍的感觉。当柯惜荺向我坦诚我当初爱过的人是你的时候,其实她说的这些话,我都已经完全信了。但却要你们像我证明,因为我想知道当年的真相,想知道那些过去!”

    “人生而在世,并不是所有不好事情,忘记、逃避,jiù shì 最好的选择。我不记得我当初为什么这样选,但我能明白我当时有我当时的考量,而到如今,便也已经是如今的心境。我有时候会记起一些事,若是这记忆没有偏差,比起百里惊鸿,比起其他人,我应该是第一个遇见你的,对不对?第一个遇见,可最后连记忆都不能保留,我觉得这对我来说,谈不上公平不公平,但真的残忍!”

    最终,他上前一步,将那瓷瓶拾起,头也不回地道:“所以,不论这记忆是什么,不论是有多少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我也必须要找回它,它恐怕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不可丢失!”

    话说到这一步,南宫锦自然也不再劝解了。只红了眼眶,静静看着他风流妖娆的背影。

    君惊澜看了一会儿之后,也不再看,上一辈的事情。跟他们没有太大的guān xì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是因为上一辈的纠葛,凰儿可以安然无恙,没任何风险。

    澹台凰吃了解药,但内力也还没有很快回来,估计还是要调养一会儿。

    君惊澜牵起她手,往门外走,里头的事情,不关他们的事,便也留给上一辈去处理。而至于皇甫夜手下的二十万大军,若是皇甫夜出来,忆起当年之后,觉得那仗没必要打,那最好。若还是要打,那二十万大军早已被自己包围,要下令覆灭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出来的时候,也没忘记反手将门上的玉扯下来,澹台凰却是一脸纳闷的扯了一下君惊澜的袖子:“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门上的话,等待的有缘人,应该是情定三生的有缘人。但是我们怎么打开了?”

    她这一问,问完自己的表情也僵住了。她想说的是要求情定三生的人打开,但是她的来世许给了皇甫轩,怎么可能打开?因为来生就……

    但她似乎忘了,这应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禁忌,不论出于什么,这一点都不该再提。

    果然,他的脸色也慢慢冷了下来,然而很快又收敛,睨了她一眼,心情颇好的笑道:“这大抵是说明你许给皇甫轩的不算,老天要我们情定三生!”

    澹台凰没反驳。

    他又忽然皱眉道:“笑无语说,你我的命格中显示我们要在一起,本不该有这么多磨难。怀疑是我们不小心破坏了什么,对了,刚才那十六个字的dá àn ,你怎么会知道?”

    澹台凰答:“是凤御九天秘籍第一页的几个字!”答完脑后滑下冷汗!

    他问:“如今那十六个字呢?”

    “呃,当时我很讨厌你。你有没有发现‘凤倾狂澜,御龙惊天。凰定天下,君临四海’这几个字里头包含了你和我的名字,我当时很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和你的出现在一起,所以我将它撕了,还踩了几脚!”澹台凰说完,整个人都怂了,那所谓不小心破坏了啥,不会是指zhè gè 吧?

    君惊澜听了,狭长魅眸眯出幽光,很温和的对着她笑了:“嗯,很好。撕了,还踩了几脚!”

    ------题外话------

    山哥一副恹恹的mó yàng ,人也胖了一圈儿。

    众山粉担忧状:山哥,你肿么了?

    山哥恹恹道:我因为思念你们的月票,晚上睡不好,气虚内火,所以虚胖了……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