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此处,慕容江看着有些低头不语的慕容从云,慈爱的说道:“如此一来,也算是了了云儿的一件心事!”

    “七叔祖……”慕容从云的头垂得更低了,看起来连脖子都有些发红,她低得如同蚊子闪动翅膀的声音道,“您老,今天怎么说这么多呀……”

    “哈哈,今天老夫高兴!”慕容江大笑,用手指着萧华道,“当日在神魔血泽,老夫就看好萧华,这才将你交给他!而且他也不负老夫之所托,为了你而被佛宗护法击落血泽,他能生还,自然是天意,也是我慕容世家的幸事。今日再见到萧华,老夫心里也是高兴,只要他同意了,老夫立刻就摆上酒宴,为他庆功,也预祝他加入我慕容世家!”

    “嗯,七叔祖考虑甚是周到,孩儿多谢……”慕容从云虽然羞涩,可还是边说,边是用胳膊碰碰萧华道,“萧华,还不赶紧谢过七叔祖?”

    “呵呵……”萧华眼珠微转,脸上已经生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了,他回答道,“慕容仙友还能记得二百年前的承诺,萧某甚是欣慰,萧某今日前来,也正是为了此事!虽然如今萧某不打算庇护在任何世家之下,但萧某还是要感谢当日仙友给萧某那个机会……”

    慕容从云一,那脸上的红晕立去,居然生出一片惨白,那眼中的惊慌失措,就好似枝头的花瓣碎落。虽然萧华已经看穿了很多,可他还是不敢直视这目光。慕容从云好似啼血般的低声问道:“萧郎,你……你……,是不是妾身做的不好?是不是因为妾身这些日子没有去找你吗?你要知道的,妾身在神魔血泽的剑图之上,已经跟你说的明白。妾身……是有不能说的苦衷,妾身为了一些机会,已经做了极多的牺牲。妾身从神魔血泽回来,完成了族内交给妾身的任务。妾身这才如愿以偿的……,而这些年来,妾身一直在努力为族内做些事情,虽然妾身心里想着你,可妾身也想为以后打算的……”

    “唉……”萧华微微叹息,他向来不能对女修下狠手,即便有时候他已经感觉这女修是在欺骗自己,他也不愿意一口说破的。

    再看慕容江。看着慕容从云的样子,脸上显露出了疼爱,看着萧华,怒道:“萧华,你看到没?我慕容世家哪个女子不是世间少有?而云儿更是这些女子中出类拔萃的一个,你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德才得到她的青睐!你若是敢惹她生气,老夫绝对不会饶了你!”

    “七叔祖……”慕容从云低低的有些抽泣,说道,“这可能都是萧华的误会,您老莫再怪他。待得他以后知道了孩儿所做的一切,他……他必然会原谅孩儿的!”

    “唉,还等得以后?”慕容江叹息道。“你可知道……一时的错过可能就是一生的错过啊!老夫也是年轻过来的,怎么能让你重蹈老夫的覆辙?”

    说着,慕容江周身气势一盛,周身真气晃动间如同一个醒狮,咆哮间扑向萧华,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萧华耳边生出:“你可知道云儿为你做了多少?你今日若不给云儿一个答复,老夫绝对饶不了你!”

    萧华微微摇头,看着慕容江扑过来的真气,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说道:“何必如此呢?既然已经有了良好印象,也就没必要揭破……”

    眼见萧华虽然没有动手。可他整个身形如同不动明王般的站在那里,不仅周身法力内敛没有任何的破绽。就是那目光也是透亮,根本没有一丝的畏惧,跟二百年前自己一拳将萧华击入地下之时有天壤之别,慕容江心中大惊,他那本是试探和恐吓的真气,忍不住夹杂了杀机!右手微微抬起……

    而慕容江的杀机刚现,萧华的眼神就是有了轻微的变化,那如若清流般的目光开始掀起小小的波澜。

    “七叔祖……”就在慕容江有些骑虎难下之时,慕容从云急忙扑到萧华面前,将萧华挡在自己身后,那如同天鹅般的脖颈仰起,决然道,“这事儿不能怨萧郎,您老更不能逼他!若是他不愿意,心中有结,即便是让孩儿高兴一时,也绝对不会让孩儿幸福一世!您老觉得萧华伤了您的脸面,若是想击伤他,您就尽管下手吧!孩儿……愿意为萧华替罪……”

    慕容江双眼微眯,看着萧华,他分辨的出来,萧华不过就是元力五品左右的境界,跟先前他在神魔血泽之前见到的萧华差不了太多,自己绝对跟以前一样,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可偏偏的,他的心中又是有一种警觉,眼前的萧华非常的危险,自己这一击之下若不能成功,带给自己的……必是自己不能承受的后果!

    眼看慕容从云挡在自己右手之前,给了自己台阶,慕容江厉声道:“好吧,云儿,既然有你求情,老夫也不会太过为难萧华,而且……老夫可以给他一段考虑的时间,若是星月宫之后,他还是没有答复,那老夫在不会容他踏足我慕容世家一步!”

    “是,多谢七叔祖!”慕容从云急忙道谢,脸上带着凄然,转头又对萧华道,“萧华,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你……你若是想问什么,只要不涉及我慕容世家的隐秘,我都可以回答,我只求……你能明白我……我的心!”

    “唉,算了!”萧华叹息着,摇头,“萧某却是错了!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再想着用过去的目光看现在,怎么可能不闹出笑话?若是以后诸位还想跟萧某见面,就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了。萧某告辞!!”

    说完,萧华再不多言,转身去了。

    “萧华,萧华……”慕容从云转身追了两步,眼看这萧华的身形飘然走出了楼阁,脸上失望之余,又是带着一阵的惊讶。

    “七叔祖……”慕容从云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慕容江,低声道,“您老觉得……”

    “你等先出去,别让其他人进来!”不等慕容从云说完,慕容江打断了她的话,对楼阁之内的其他慕容世家弟子说道。

    “是!”几个慕容世家弟子答应一声,匆忙的去了。

    此时,慕容江才开口问道:“云儿,你在哪里遇到的萧华?”

    “就在刚才,孩儿从长孙世家出来……”慕容从云将遇见萧华的情形说了,又是问道,“七叔祖,孩儿觉得萧华似乎觉察出了什么!”

    “何止是觉察出了什么!”慕容江冷冷道,“从他的口气中,你还不知道么?他已经对我慕容世家有些警惕了!”

    “孩儿也没想到……”慕容从云有些懊悔道,“孩儿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竟然让他心中生疑!他可是萧国那些子民奉为神祗的人物啊,若是我慕容世家将他笼络到,必定对为慕容世家的发展有极大的作用!”

    “你想的太过理想了!”慕容江淡淡的回答道,“所谓的萧国,不过就是世俗之人的一个理想之地。在我等修士眼中根本就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若非那个萧国是先前几个世家的文圣曾经提起过,诸世家都有所顾忌,怕是早就被左近的儒修之国蚕食侵占。这个萧华……不去萧国则已,他只要一去,不说仙宫必定讨伐,就是左近的儒修之国也会发兵!他……只有一死!萧国只有一亡!”

    “是啊!”慕容从云点头道,“孩儿也是知道如此,所以才想抓住机会,把这个萧国拿下!”

    说到此处,慕容从云突然一惊,脸上有些发白,急道:“七叔祖,孩儿想起来了,萧华不是被妖族的一个妖王镇压了么?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必定是因为此事才怀疑的!唉,孩儿当年得到消息就跟二叔祖说过的,萧华这人很是奇怪,他落入神魔血泽居然不死,他的身上肯定有些蹊跷,若是能把他从妖王手上救出……”

    “怎么可能!”慕容江冷冷道,“你以为就你知道萧华跟萧国的重要啊!其他世家也是知道的。可碧箐渝是个什么地方?不说那妖王已经是元力八品的实力,若是想把萧华救出,没有几个文圣前往,根本不要想!可若是文圣出手,那就是翻了大圣殿的大忌,不要说萧华救不出来,几个文圣都有可能回不来!而且碧箐渝在妖圣境中部,我等儒修要进去,没有摘星楼这等对妖圣境很是熟悉的组织带领,很难不被妖族发现。所以,为了一个区区的萧国,就要冒如此之大的风险,哪个世家愿意?”

    “叔祖,孩儿当时也想过此事!”慕容从云还是懊恼道,“可……可是,孩儿撞见他太过仓促,孩儿没想好他若是追问孩儿不去救他时,孩儿该如何回答的,所以孩儿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或许,可能因为这事儿,让他看出了什么吧?”

章节目录

修神外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段探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段探花并收藏修神外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