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其一……”慕容江略加思忖,点头道,“不仅你可能操之过急了!老夫也有些心急。其二么,老夫觉得这萧华似乎跟先前不同,老夫没有必杀的把握!”

    慕容从云微微摇头:“怎么可能?不过是二百年的时间,孩儿算是进步神速的,难不成他还能超过孩儿一个等阶?”

    “这个只有萧华自己能知道!”慕容江拉长了声音道,“还有其三,他不是被碧箐渝的妖王镇压了吗?怎么突然在此处出现?我等离开了藏仙大陆,一些消息已经不太灵通,怕是妖圣境发生过什么,是我等不知道的!”

    “该死!”慕容从云低骂一声道,“孩儿知道了!必定是哪个世家抢先一步跟大圣殿达成协议,把萧华救了出来,所以他才如此有胆气跟七叔祖说话!而且,也正是那个世家在此,萧华才跟着过来的!”

    慕容江又是一愣,点头道;“不错,必是如此!能让跟大圣殿说上话的,不是一等世家就是从一等的世家,四大世家不在摘星楼内,那只能是从一等的世家,当日在神魔血泽之内,公输、端木、皇甫、长孙、宇文、孔、孟世家皆在,怕是这几家中的一个!”

    “孩儿出去走走……”慕容从云坐不住了,说道,“顺便向摘星楼买一些消息,看看妖圣境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去吧!”慕容江重新坐了下来,说道,“也不必太把萧华当回事儿,不过就是个道门修士,即便他修炼到了元力七品,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他若是能入我慕容世家,自然是对你有好处,若不能加入。以后就是你的一个敌手!”

    “孩儿……”慕容从云一咬嘴唇道,“孩儿就不信……不能把他争取过来!”

    “小心引火烧身……”慕容江拿起先前放下的卷。传音提醒道,“你还记得铜柱国摘星楼的事情么?你既然把龙骨的事情透露给了东海龙宫,就不要自作主张的出现在竞买会上,那次摘星楼差点儿查到我慕容世家的头上。族长可是因此说过你的,不能太过好强,该放下的,就要放下!”

    “是,多谢七叔祖提醒!”慕容从云一惊。急忙地下头来回答。

    “快去快回吧!”慕容江笑道,“冰释前嫌挑战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始,想必诸世家间还有不少的热闹要看。”

    “是,孩儿知道!”慕容从云点头,匆匆的去了。

    且说萧华从慕容世家所在的楼阁中出来,那脸上早就是生出了冷笑。慕容从云猜得没错,萧华固然刚刚见到慕容从云确实有些感动,可待得几句话后,慕容从云说起她几次前往萧国,萧华就是生疑了。既然慕容从云如此关心自己。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被碧箐渝的妖王镇压呢?连傲斩天和摘星子等人都能知道,慕容从云背后有慕容世家,她没理由不知道!当然。若是公输易馨这等不谙世事、只醉心阵法的女子,或许即便是背后有公输世家,她也不可能知道萧华被镇压,但慕容从云一心要在慕容世家之内出类拔萃,她怎么可能不关心三大陆的消息?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萧华被镇压?

    慕容从云若是当时就提起碧箐渝,甚至多为自己辩解几句,萧华未必会翻脸如此之快,可偏偏的慕容从云聪明反被聪明误,想要装傻到底。反而让萧华意识到了慕容从云的当面做戏!

    既然生疑,萧华再是想想当日神魔血泽一战。又是有了诸多的发现。再看从台阶处的相遇,到慕容江的举止。萧华更是确定了慕容从云远不是她表面所见到的那样多情,这多情或许如同母螳螂的甜言蜜语,背后多是残酷和利用。是故,在跟慕容江交待完神魔血泽的约定之后,萧华已经准备离开,而面对慕容江的逼迫,萧华只有冷笑,说到底,慕容江在神魔血泽还出手测试过萧华的实力,若慕容江真要动手,萧华不介意一报还一报,再做一次以大欺小。至于慕容江能否当得住萧华一拳,那就不是萧华会考虑的事情了。

    萧华走到台阶之处,那脸上的相貌已经幻化成了张小花。这次,萧华是打死也不用自己的本来面目。不过遇到过公输和慕容两个世家,就弄得自己如此尴尬,以后再碰到其他熟识的修士,自己到底是该如何称呼他们的长辈?

    一个陌生的元力四品道门修士,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萧华在摘星楼里游荡了半日,也碰到几处交易的所在。可他所希望的捡漏并没有发生,如今来摘星楼的,大多都是准备进入星月宫的修士,谁会将注意力都放在竞买上?即便是摘星楼准备的东西,如今也都看不到萧华的眼中,除了感受一些人族特有的热闹,萧华看起来是一无所获了。

    眼见无聊,萧华心生退意,准备返回顶层休憩,这时就得竞买场上你,一个不过是元力三品左右的摘星楼弟子开口道:“诸位前辈,晚辈刚刚得到消息,诸世家的冰释前嫌挑战要在一顿饭之后开始。这次竞买会就到得此处结束,若是前辈们还想竞买,等得冰释前嫌挑战之后,再到此处竞买!”

    “哈哈……”那摘星楼弟子刚刚说完,一个膀大腰圆的武修就是叫道,“太好了,又有热闹看了!穆世兄,我记得你跟孔家的清风世兄有些芥蒂,莫非也要在此处冰释么?”

    武修旁边自然也是个武修,不过这武修身材略微矮小,脸皮也是发黄,这穆世兄冷冷一笑道:“某家跟清风的那些事情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怎么可能放到冰释前嫌挑战之上解决?再说了,某家这次前来明月宫乃是寻个机缘,是好不容易从族内争取到的机会,某家怎么可能在临进去之前给自己找不自在?”

    “倒也是啊!”胖大的武修挠挠头,笑道,“若非是有些不好解决的恩怨,谁会在此处动手?不管了,走,我等前去看看……”

    萧华就在这两个武修旁边,他看看这两个实力不过是元力五品中上阶的儒修,心里有些嘀咕。先前萧华不知道星月宫的来历,觉得这星月宫很是神秘,怕是只有三大陆上的高阶修士才有资格前来。经过了星月仙子的介绍,萧华逐渐明白,星月宫对于元力七品左右的修士和妖族最是有用,可到了摘星楼,萧华居然见到慕容从云、公输易馨等不过是元力五品的世家弟子要进入星月宫,这些世家弟子也就罢了,毕竟是从一等世家弟子,或许潜力无限,她们有资格进入星月宫。可现在萧华所见到的两个儒修,实力一般,资质也是一般,萧华真不知道他们进入星月宫……会有什么特别的机缘。

    不过,待得看看两人洋洋得意的样子,萧华又是有些明白了。到了此时,星月宫的机缘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得到进入星月宫的资格,这是一种荣光,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

    “唉,星月宫在星月仙子和徐志眼中,是性命攸关的,在公输静夜和慕容江眼中,是突破的机缘,可在更多修士的眼中……却成了一种资格……”萧华叹息道,“不得不说,一件事情在不同的人眼中……会生出不同的效果,再好的机会被众人争抢也会变了味道。”

    “诸位前辈不必着急……”就在萧华举步要走的时候,那竞买场之上的摘星楼弟子又是高声道,“过得片刻,我摘星楼会动用楼内御阵,将诸位前辈送到冰释前嫌的挑战现场……”

    “哈哈,真的么?”那胖大的武修刚刚走了十数步,得如此,不觉笑了,“朱某这元石花得……”

    说到此处,朱姓武修好似说漏嘴了一样,急忙闭嘴,两个小眼珠乱转,脸上泛起一阵的酱紫之色。

    那穆世兄也是一愣,不过他微微一笑道:“就是,摘星楼的安排极好,当年某家在藏仙大陆认识朱兄的时候,不也在摘星楼吗?记得当日……”

    “是呀,是呀……”眼看穆世兄将话题岔开,朱姓武修急忙插嘴,那一双小眼儿犹自左右看看,等看到萧华就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萧华一眼。

    萧华无辜的耸耸肩,他也不想的,不过这朱姓武修的嗓门甚大,不止是萧华,就是左近不少人也都是得,有几个还忍俊不禁的笑了。

    “刷……”不过是片刻,整个竞买场的四周开始生出片片的星云,这星云将数丈大小的竞买场都是围住,而且随着星云朝着四壁之下蔓延,整个竞买场开始透明起来,一颗颗隐约的灿星在星云中显露,待得星云渐渐的消失,一颗颗的灿星之上又是显露出了不同的人形。而此时的竞买场也早就化作了星状……

章节目录

修神外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段探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段探花并收藏修神外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