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梦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分卷阅读2

    两个,圆润的是叫抱琴,清瘦的是入画。

    抱琴话特别多,整天就像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很多关于府邸的情况都是她来告诉容悅薇的,而入画非常的耐心细致,从穿衣到打扮,里里外外把容悅薇伺候的十分周到。

    慕锦言年轻有为,富可敌国,即便不用听每天抱琴如数家珍的讲述慕家遍布全国的各种生意产业,单单就慕宅里面,层峦叠嶂,错落有致的奇石山景,雕梁玉砌,风情各异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数不尽大大小小的香榭池塘,看不完林林总总的花圃果园,就知道这慕宅多么的财力雄厚。

    容悅薇心情非常愉悦,她在慕宅想去哪里就可以逛到哪里,并没有人跟着,也没有人阻拦,看到她的下人也都对她礼貌热情,没有丝毫怠慢。

    她全当这里是民风淳朴,古人善良好客,别看她每日不言不语,任由抱琴和她谈天说地,其实她一边微笑的聆听,一边在默默的学习这里的人的说话谈吐,行事作风,希望将来有朝一日,她可以开口说话的时候,不会和这里的人太格格不入。

    慕锦言这几日正在处理手上几件棘手的事情,顺带着也在调查容悅薇的来历,可是说来也奇怪,放出去的探子查不到容悅薇的任何信息,仿佛这个姑娘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根据李嬷嬷的汇报,容悅薇是识字的,因为她每日除了在花园里面散步就是在书房里面看书,这点让慕锦言很是意外,今时今日能读书写字的女子并不少,但是真的嗜书成瘾的女子并不多,她这般用功刻苦,是要考个女状元不成么?

    而她到底什么身份,因何落水,她难以言喻的又是什么呢?

    哎呀好烫

    慕锦言再次看到容悅薇的时候,她正在慕府的藏书阁里面读书,一道斜阳,照应在容悅薇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映衬出淡淡朦胧的光芒,   让人感觉柔柔暖暖的,她全神贯注的看着书上的字句,并没有注意到慕锦言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的身边。

    感觉到了人影晃动,容悅薇缓缓的才抬起头来,一双杏眼讶异的仰望着立在一旁的慕锦言。

    该死,身下一紧,慕锦言万年不变没有表情的俊脸差点出现裂纹。

    容悅薇那双像鹿儿一样纯真无辜的眼睛,就这么一眨一眨的望着自己,小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动人,真的很想让人就地把她就这么给办了。

    “饿不饿?”慕锦言深深的吸了口气。

    容悅薇赶忙点了点头,废寝忘食的看书太久了,肚子也隐约开始咕咕叫了。

    好在古人习惯食不言寝不语,而容悅薇又是那种很容易认真投入一件事情的人,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她开始不徐不疾,慢条斯理的逐个品尝过来。

    可是慕锦言却真真没有办法把饭好好的吃下去了,看着她一开一合的樱桃小口,渐渐开始水润光泽,慢慢嫣红诱人,他体内又是一阵燥热。

    别说慕锦言,就连一旁的抱琴和入画看着容悅薇这细嚼慢咽的样子,都感觉好赏心悦目,大家明明都是女子,为何每每当容悅薇对她们笑语盈盈的时候,她们还会脸红心跳?

    就在慕锦言低头饮茶的一个间隙,忽然听到一声娇啼:“哎呀,好烫!”,这声音甜如浸蜜,酥软人心。“烫!烫!烫!”又是三声,如同黄莺出谷,婉转悠扬。

    只见容悅薇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烫到了,白玉般的脸庞,布满红霞,檀口微张,丁香小舌时隐时现,一只纤纤玉手不停的煽动。

    慕锦言依旧一副烟笼寒水月笼沙的冷清样子,只是内心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眼前的女子不仅容貌娇艳欲滴,身段楚楚动人,连声音都这样百转千回的勾人心魄,不知道嵌入床榻之间,会是怎样的娓娓动听,如泣如诉呢?

    容悅薇也一时瞠目结舌,这不是她的声音啊,以前她的声音是爽朗动听的,绝对不是这样娇媚悦耳的啊。

    双颊顿时羞红艳丽的如同出水的荷花,比起被烫到的窘迫,她更担心是她突然发出声音,岂不是之前装聋作哑都是个笑话。

    你的名字

    “姑娘,可否把手给我?”慕锦言出言打破了一室的尴尬。

    容悅薇虽然不明就里,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慕锦言握着容悅薇的纤纤玉手,慢慢的将她的掌心转到上面,用手指在她的掌心轻轻的描摹。

    坦白说这个举动对于还是不是很熟悉的两个人来说,有点过分的亲昵,但是容悅薇看着慕锦言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根本完全无法想象到这个金相玉质的男子脑海里那些不三不四,五颜六色,七上八下的画面。

    慕锦言一只手一笔一划的在她的掌心写着字,容悅薇的手心有些麻酥酥的痒,而慕锦言另外一个握着她的手力度又刚刚好,既不会觉得是被紧紧抓住,但又无法轻易的把手抽开。

    “慕锦言。”男子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我的名字。”

    原来他是在写他的名字啊。容悅薇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你的名字呢?”慕锦言突然一问。可是却没有把手松开的意思。

    容悅薇只好用力的把手抽了回来,然后也握着慕锦言的手开始写起来。

    当容悅薇的小手离开了慕锦言的大掌的时候,慕锦言有一瞬间的怅然若失,可是当又被容悅薇握住手的时候,内心的激动真是一浪高过一浪。

    本来以为容悅薇的性格内向羞涩,没有想到会如此热情奔放,他看着容悅薇的青葱玉指,完全没有在想她在写什么,只想着她的手指能轻轻的抚摸过他的唇,他的脸颊,他的喉结,他的胸膛,再往下,再往下,直到他欲望的高点。

    “容悅薇,我叫容悅薇”。女子的声音轻柔,近乎呢喃。

    容悅薇低着头,专心写字,没有注意到慕锦言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微笑,仿若冰雪初融。

    亲们,我觉得越写越清水怎么办,肉肉在哪里,我实在无法下手啊。

    爱莲说

    是夜,慕锦言竟然一夜无眠,只要一想到容悅薇在自己掌心写字的情形,胸口就会一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样的感觉是二十几年来都没有过的。

    身边太多形形色色的女子,太多勾勾缠缠的手段,可是没有一个人能令他驻足停留,也没有谁能让他青眼相

    分卷阅读2

章节目录

请君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微一笑很拉风并收藏请君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