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梦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分卷阅读3

    待,唯有这个亭亭玉立的小小少女,哪怕只是静静的坐在他身边,就足以让他心潮澎湃。

    可是该如何进一步传情达意呢?从来都是女人投怀送抱,他避之唯恐不及,这次要他来君子好逑,一时之间竟然有种近情情怯的感觉。

    不知不觉之间,慕锦言已经兜兜转转了几个花园,最后他立在莲池边,夏夜池塘边的微风暖中   透凉,那一株株随风摇曳的莲花像极了容悅薇羞红的小脸。

    慕锦言打开手中折扇,随手一挥,扇子如同飞鸟一般弹出,将池塘中心一朵莲花折断,随即又一个回旋,回到慕锦言手中。

    第二天一早,容悅薇变被抱琴的一阵惊呼吵醒。

    “小姐,小姐,你快来看!”

    容悅薇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任由入画手脚麻利的帮她穿戴好,须臾之间,就看到抱琴捧着一朵沾满露水的莲花,跑了进来。

    容悅薇一脸迷茫,这是几个意思?

    “小姐,这是奴婢清晨一开门就看到的!”抱琴献宝一样的把莲花往容悅薇怀抱里面一塞。

    容悅薇读书的时候也收到过各式各样的礼物,其中也不乏百合玫瑰,但是还是第一次收到莲花。

    饶是她再怎么反应迟钝,也立即明白了慕锦言的意思。

    莫非是昨天两个人互相写名字的时候让他产生了误会?

    容悅薇细细回想起来,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说对击掌就能为盟的古人来说,那掌心写字岂不是当做两人心心相印的开始?

    既然昨天已经互诉衷肠,今天再次表明心迹也不为过啊?

    说到底还是自己粗心大意,没有什么男女大妨,尤其是对着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慕锦言,言听计从,才惹到这么个风流官司,看来要好好解释才行。

    容悅薇拿出笔墨纸砚,苦思冥想,人家只是送了朵花,又没有当面告白,这拒绝的话从何说起呢?

    想来想去,决定从爱莲说写起,大致意思就说,这朵莲花很美,很感谢您送来给我,这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应该只是远观而不可亵玩,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我也很爱花,但是远远看着她们盛开就好,因为花若离枝,便会凋零,还是应该给她们自由自在生长的机会。

    写完之后,容悅薇也很忐忑不安,慕锦言应该能心领神会其中的意思吧。

    在容悅薇心中,慕锦言是个端方君子,看到这样的委婉推却的信件一定会悬崖勒马,不再纠缠。

    作者菌电脑渣,无法回复大家的留言,目前为了写肉肉,正在想办法去黑化男主,好心累。

    情敌还没有相见,已经分外眼红

    容悅薇的信一时三刻之后便被送到了慕锦言手里。

    看过之后,他单手微微一抖,信纸在其手中就被震成了碎片。

    好一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慕锦言从小到大,想要什么不是信手拈来,平生第一次情生意动,还没有来得及春风得意,便马失前蹄。

    怒火中烧,心有不甘,酸涩难言。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杯一杯的喝着,何能解忧,唯有杜康。

    这时他忽然想起来,前几日有探子来报,虽然他们查不出容悅薇的来历,但是却发现还有人在打探她的下落。是一个风度翩翩,仪表堂堂的年轻公子,手里还有容悅薇的画像。

    当时他命令属下一定不要走漏容悅薇的任何消息,并且有机会要寻到那公子和自己会上一会。

    彼时没有多想,现在倒觉得,容悅薇拒绝自己,会不会因为她已经心有所属?

    情敌还没有相见,已经分外眼红,如果真是如此,他一定把这个男人挫骨扬灰,让容悅薇没有任何期待盼望,今生今世,只能守在自己身边。

    慕锦言想着想着,头开始昏昏沉沉,平日千杯不醉,今日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一头栽了下去。

    下午,又是容悅薇在藏书阁读书的时光,经过这几日的研究,她已经了解到这个时代有着一定的文明和开放,女子可以入朝为官,也可以下海经商,看样子自己在这里求得一份谋生的职业应该也不是非常的困难的事情。

    只是眼下和慕锦言的关系让她颇为头痛,本来如果两人不发生这样的误会,慕锦言这般大方的人,应该是愿意借她少许银两做点生意的吧。

    可是现在她也不确定了,在她这样婉言谢绝了他的美意之后,见面还是会有些尴尬的。

    就让时间冲淡一切吧

    。

    这时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浓浓的睡意传来,容悅薇抵挡不住困倦,慢慢的垂下了脑袋。

    亲们作者菌正在奋笔疾书写下一章,龟速更文,大家表介意。

    你是我的了(h+加戏)

    容悅薇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忽然感觉一边脸颊有些麻麻酥酥的痒,好像有人在轻轻抚摸她的脸,她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直起身子,就看见慕锦言一张放大的俊脸在自己眼前。

    他离她好近,她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和酒气。

    容悅薇心中警铃大响,刚想开口,整张脸就被慕锦言捧住,往唇边一带,顷刻吻住。

    慕锦言的吻霸道又缠绵,让容悅薇根本招架不住,贝齿轻松的被撬开,丁香小舌深深的被缠住。

    就在容悅薇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慕锦言忽然松开了她,她本能的想推开慕锦言,谁知慕锦言的双手滑到她的腰间,一个回旋将她抱到了桌子上面。

    容悅薇双手撑着下面,努力不让自己跌倒在桌子上,她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又羞又怕,又气又急。

    她刚想说话,慕锦言的手指就压在了她的唇边。“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我不想从你的嘴里听到任何拒绝我的话。”

    接着他便一个欺身把容悅薇彻底的压在身下,容悅薇使劲的用双手去推他,这点力气无疑是蚍蜉撼大树,对慕锦言来说还平添了几分欲迎还拒的乐趣。

    他把容悅薇作乱的小手拉到她的头顶上,用一只手按住两只皓腕,另外一只手去抽自己的腰带,然后将容悅薇的双手绑在头顶上。

    “你真的很不乖。”慕锦言声音低沉又魅惑,   “但

    分卷阅读3

章节目录

请君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微一笑很拉风并收藏请君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