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梦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分卷阅读4

    是我很喜欢。”   他低头看着容悅薇清澈的双眸,荡漾起来的氤氲水雾,里面倒影出自己浓得化不开的欲。

    “抱~~”容悅薇刚想喊人,只听撕的一声,上身的衣衫已经被慕锦言扯开,胸口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遮羞布。

    容悅薇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抱?我这不是抱着你么?”慕锦言蹭到容悅薇的耳边,“抱琴是我的丫鬟,你觉得她会帮你么?”语气轻佻邪恶至极。

    慕锦言顺势亲吻这容悅薇白嫩的耳垂,细腻的脖颈,纤细的锁骨。

    然后他像打开一份礼物一样,拆掉了容悅薇的仅存的遮挡。

    一双美玉般的双峰,立着小小的红梅,一副等人采撷的模样。

    慕锦言单手附上一只椒乳,不大不小刚刚好,一手可以掌握,他轻轻的拿捏着,看着身下的女子,杏眼圆睁,那敢怒而不敢言的模样深深的取悦了他。

    “你知道么,我真的很爱你现在这万般无奈又不得不委身于我的样子!”慕锦言贴近容悅薇的脸,另外一只手已经顺着她的衣裙滑像了里面的桃源洞口。

    “你!混账!无耻!”容悅薇耗尽毕生所学也无非蹦出这么两句骂人的词来,她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说好的端方君子哪里去了,这明明是个衣冠禽兽。

    “现在就无耻给你看啊!”慕锦言因为容悅薇的抗拒更加兴奋了,他加快了手下的动作,任由一汪春水湿透掌心。

    容悅薇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眼泪就这么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一颗一颗,仿佛断线的珍珠。

    慕锦言低头一点点的吻去容悅薇的泪花,像极了一个富有耐心的情人。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惜花之人,我只知道有花折时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话音刚落,容悅薇就感觉身下一阵刺痛,慕锦言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闯了进来。

    容悅薇本能的奋力挣扎,却被慕锦言紧紧的按住肩膀,任由自己的欲龙在少女娇嫩的蜜道里面仔细钻研。

    温热湿润的嫩肉包裹着他的分身,那紧致滋润的感觉让慕锦言一扫之前的内心阴霾。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心灵上的愉悦高过了肉体上的舒爽,他心尖上的美人,此刻正在他身下承欢,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容悅薇病急乱投医,她摒心静气,咬紧牙关,收紧小腹,妄图将慕锦言在自己身体之中逍遥快活的那物给排挤出去。

    分身被容悅薇下边的小嘴突然这样紧紧吸住,一阵麻酥之感直冲慕锦言大脑,他兴致盎然得差点精关失守。

    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硬生生的顿住了。

    容悅薇以为他是知难而退了,哪知他露出一抹轻盈笑意,俊脸逼近容悅薇,用鼻尖顶着她鼻尖。

    “这般会夹,真是天生的尤物。”

    然后捏住容悅薇的细腰,一个纵深探入,穿破了少女蜜穴之中那层薄薄的阻碍,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与她融为了一体。

    慕锦言初次提枪上阵,毫无经验可言,玉杵在少女的蜜穴之中横冲直撞,每一次都捣得又深又狠,他只想把眼前的少女完全占有,入侵,占领,征服,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容悅薇在慕锦言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下,仿佛被卷入了一道急流之中,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每次撞击都让她魂飞魄散,她渐渐放弃了抵抗,软软绵绵的躺着,无法直视在自己身上起起伏伏的慕锦言。

    她侧过脸颊,让泪水悄悄的滑落。

    身下疼痛过后就是阵阵的麻酥和酸胀,娇嫩的花穴不断的吞吐着蜜汁,缓冲着利刃对自己的柔软的伤害。

    什么时候双手的束缚被解除了都不知道,她就仿佛是垂翼的凤凰,由着霸道的不知餍足的猛兽摆布。

    如泣如诉的娇喘和酥媚入骨的呻吟变成了慕锦言耳里动听的天籁。

    身下的娇人,面似桃花点点红,身如翠柳随意折,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柔,温香暖玉便是慕锦言的极乐世界。

    风停雨歇,慕锦言低头看向怔怔的躺在桌子上的容悅薇,本来洁白无瑕的肌肤落满了紫紫红红的斑点,修长笔直的玉腿无力的垂在桌边,丝丝白浊带着一抹殷红顺势滑下,象征着少女从此与天真无邪的告别。

    慕锦言轻轻的把容悅薇搂在怀里。

    “你是我的了。”

    这是容悅薇昏厥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亲们,这是我第一次写h文,后面大概会慢慢热起来吧。

    此地不宜久留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呀,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啊,会着凉的!”

    容悅薇被抱琴一阵用力摇醒,她一个激灵,立刻抱紧自己的身体。

    咦?自己怎么好端端的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衣衫完好无损啊,身体也没有任何酸痛不适。

    脑海里依然浮现出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那种被无情碾压的痛苦令她心有余悸。

    原来只是南柯一梦啊,谢天谢地。容悅薇摸着胸口,努力让自己平静。

    “小姐,天都黑了,你还不回去,害的奴婢好一个找啊!”抱琴一脸的担心。

    “真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容悅薇一遍按着额头,一边讶异,自己竟然昏睡了这么久。

    真的细思极恐,这个梦怕是一个不祥之兆,明明是酷暑,她身上却泛起阵阵凉意。

    容悅薇刚想起身,却一个摇晃跌在了抱琴身上。

    “小姐,你怎么这么烫!快来人啊!”抱琴扯起嗓子大喊起来。

    容悅薇发起了高烧,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她很希望自己可以失去知觉,可惜身体如同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般,让她夜不能眠。

    而夜不能眠的还有慕锦言。他垂头看着床榻上的苍白的小脸,五内俱焚。

    李嬷嬷说容悅薇这两天一直思虑过重,下午又在藏书阁里面打了瞌睡,着了凉,姑娘身子娇弱,所以就病倒   了。

    慕锦言脸孔禁不住有点类似火烧,容悅薇的确是是身娇体弱易推倒。

    午时梦里他做了上次在藏书阁想做还不没有做的事情,初次云雨,真是妙

    分卷阅读4

章节目录

请君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微一笑很拉风并收藏请君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