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梦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分卷阅读7

    暖洋洋。

    容悅薇悄悄的搂住自己双臂,衣衫整齐,身体非但没有任何的酸痛不适,反而愈加神清气爽,难道昨夜种种荒唐,又是一个梦?

    她的听觉也灵敏了很多,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车厢另外一边有轻微呼吸的声音,容悅薇立刻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卿卿,不要再装睡了,再装睡我就要过来亲你了!”君旭尧戏虐轻佻的声音如同魔音穿耳,惊吓的容悅薇出了一身冷汗,这厮的音调语气怎么和梦里的如出一辙。

    君旭尧其实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昨晚夜色撩人,他情难自禁,唐突佳人,一夜孟浪,怎么转眼天明,好似黄粱一梦。

    若说是个梦,怎么会如此栩栩如生,历历在目,若说不是梦,可是唯有马不停蹄,赶云追月,才能一夜之间从京都来到雍城。

    所以他在等容悅薇醒来,醒来便会有答案了。

    容悅薇自然知道君旭尧言出必行,立刻裹着毯子起来,敏捷迅速的缩到车子的另外一边,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然后还不忘戒备的看了君旭尧一眼,顺便把领子拉的高高的,争取不让春光有一丝外泄。

    就是容悅薇这一眼让两个人同时心神一震,容悅薇震惊的是,眼前的俊朗少年的和昨天梦境里面出现的泼皮煞星完全重合了在一起。

    而君旭尧则看清了容悅薇那如盈盈秋水的眼里的嗔怒,慌张,和昨天夜里被自己轻薄时候一模一样。

    两人明明是狭路相逢,异姓陌路,却在梦中颠鸾倒凤,享尽鱼水之欢。

    各种微妙情怀,真真难以启齿,

    君旭尧虽然有点面红耳赤,但是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容悅薇,他直觉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和他做了同样的一个梦。只是心有灵犀,心照不宣。

    就在容悅薇低垂眼眸,心跳加速,被君旭尧看的如坐针毡的时候,“少主,天衣阁到了。”一个声音打破了一室暧昧不明。

    “卿卿,走,带你做一身新衣服。”君旭尧立刻又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凑到容悅薇身前,连人带毯子一下子抱起,走下了马车。

    救驾来迟(修文)

    天衣阁是雍城最大的成衣铺子,来来往往的都是达官显贵。

    君旭尧抱着容悅薇带着下人走进天衣阁的一刻就受到了掌柜的热情接待,一路指引,直到二楼的厢房。

    容悅薇感受到周围的目光测测,很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她很想让君旭尧放她下来自己走,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只穿了一件轻纱睡裙,更加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只好把脸深深的埋在君旭尧的怀抱里面,祈祷不要被人看见。

    她当然看不见君旭尧此刻挂在脸上的春风得意,踌躇满志。

    佳人在怀,温香暖玉,他真的很想昭告天下,容悅薇已经为他一人所有。

    二楼的厢房是个偌大的试衣间,里面琳琅满目各种锦罗玉衣,一排丫鬟整整齐齐的对君旭尧一行人屈膝行礼。

    君旭尧轻轻的将容悅薇放到椅子上,捏了捏了她小巧的鼻子。

    “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我在下面等你。”说罢就笑着带着下人们离去了。

    君旭尧走后,一群丫鬟一拥而上,先是帮她梳妆打扮,又拿出一件一件的衣裙供她筛选。

    容悅薇挑了一件杏黄色的荷叶罗裙,丫鬟们连连称赞,姑娘皮肤细腻白皙才能驾驭起这杏黄色。

    接着她们搭起屏风,供容悅薇在里面调换衣衫。

    正当容悅薇换好衣衫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室内扑通扑通的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她慌忙探出身子,惊讶的发现,刚刚服侍她的丫鬟们东倒西歪的全都昏倒在了地上。

    她手足无措的立在房间中间,忽然脚下传来一个悦耳动听的男音:“神女,我终于找到你了!”

    容悅薇低头一看,竟然是一直白胖的波斯猫,开心的蹭着她的衣裙。

    仿佛察觉了容悅的难以置信,波斯猫继续开嗓:“神女,敖大喵救驾来迟,让神女受苦了,只是我受伤未愈,灵力有限,暂且只能迷惑阻拦小部分人,事不宜迟,我们速速离开这里吧。”

    说罢,波斯猫挑到了窗台上,示意她快点过来,容悅薇顺势看去,发现窗台上露出了一节梯子的头。

    和一个随时会把自己扑倒的男人共处一室,还是和一只会说人话的猫咪一起逃走,容悅薇不假思索的选择了后者。

    反正从穿越开始,她的日子就注定充满各种未知。

    后面继续放男三男四男五。。。

    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放男三出场了)

    天衣阁厅前一片狼藉,慕锦言已经和君旭尧打的不可开交。

    慕锦言面沉如水,手中银剑,如流星赶月,招招直逼君旭尧命门。

    而君旭尧笑意盈盈,身轻如燕,翩若游龙,左闪右躲,见招拆招。

    论天资才学,二人皆是人中龙凤,论武学造诣,两人亦是难分伯仲,所以一场缠斗下来,毁了天衣阁雕梁画壁无数,也是难分高下。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高呵:“少爷,小姐不在这里!”一个下人急急赶回来禀报。

    慕锦言和君旭尧同时收手,纵身一跃,跳上二楼,碰的一声,震开了二楼厢房的门,除了昏迷倒地的丫鬟,佳人已经杳无踪迹。

    慕锦言转身银剑直逼君旭尧脖颈,声音如三尺寒冰:“说,你把她藏哪里了!”

    君旭尧倒是难得的流出郑重其事的表情,他用手轻轻推开慕锦言的长剑:“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两个人竟然不谋而合得想到了同一个人,于是立刻转身,对手下异口同声说到:“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容悅薇跟着波斯猫爬下梯子,紧紧跟随着毛绒雪白的小小身影向花园深处跑去。

    波斯猫边跑边说:“神女,本想带你从后门走,但是慕锦言的人已经将前庭后院围住,我们只能另辟蹊径了。”

    话音刚落,波斯猫停在了花园墙角的一边,指了指墙角的一个小洞:“委屈神女了!”

    幸亏容悅薇目前的身量娇小,有惊无险的钻出了小洞,外面正是天衣阁对着闹市的一条小路。

    容悅薇拍拍身上的尘土,跟上波斯猫朝着熙熙

    分卷阅读7

章节目录

请君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微一笑很拉风并收藏请君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