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梦 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

    分卷阅读12

    脆响。

    容悅薇读书的时候就是一个喜好刻苦钻研的人,很快就进入了心无旁骛的状态,而宁王本来只是想打发消磨一下时间,走的比较随心所欲,但是他渐渐的发现眼前的姑娘认真了,每一步似乎都是深思熟虑的,每一步也是果断坚持的,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稳扎稳打,他倒也一时无法将她拿下。

    宁王有些略略失神,认真起来的容悅薇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她有时候会抬头看着宁王,用那清澈的眼眸示意着自己的落子无悔,更多的时候还是低眉垂目思索着棋局,长长的睫毛每一次细微的颤动,轻轻的,如同羽毛一般,落在宁王的眼角眉间,都是一副难以描摹的风情画卷。

    直到夕阳西下,车内光线已经越来越晦暗不明的时候,宁王清凉的声音再次想起:“你,无路可走了。”

    容悅薇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像是结束了三日高考一般,终于可以卸下千斤重担了。

    宁王气定神闲的看着容悅薇,心里五味杂陈,能和他较量到最后一刻,说明她并不惧怕他,是个有胆色的。很快能领悟到自己的棋路风格,懂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是个有灵性的。即便已经走到山穷水尽,无路可退,依然不卑不亢,不骄不躁,是个有气量的。

    难怪慕锦言和君旭尧都会对她青眼相加。

    如果容悅薇知道此时宁王是怎么想的,内心一定是个大大的特写:“王爷,你想太多了。”

    “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本王认识姑娘,实乃三生有幸,让本王请姑娘喝上一杯吧。”宁王转头看向窗外:“襄城的桂花酿可是出了名的。”

    容悅薇也跟着往外看,窗外已经华灯初上,街上很多小吃的香气点点飘散了过来。

    原来这一局棋的时间,已经让他们从雍城来到相邻的襄城。

    可奇怪的是,她明明一日没有进食,却没有一点食欲。

    容悅薇轻蹙眉头,在看窗外的街景,而宁王已经转头回来着看着她。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宁王屏声静气,此时无声胜有声。

    “王爷,十里风荷到了。”一个侍从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宁王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容悅薇从善如流的起身下车。

    十里风荷是一个很有江南风韵的酒家,临湖而建,掌柜把宁王一行人安排在了二楼的雅阁,可以一边观赏湖水的景色,一边品尝美酒。

    很快,桌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小菜,还有一壶飘香四溢的桂花酿。

    侍从为容悅薇和宁王斟好酒,就退出了房间。

    容悅薇象征性的吃了几口菜,发现宁王只是如远山秋月一般的静静望着自己,并没有任何要吃的意思。

    本来就不是很有胃口,再被宁王这么看着,容悅薇更加吃不下了。

    似乎是察觉到容悅薇的为难,宁王难得的莞尔一笑。

    他举杯对着容悅薇说道:“本王先干为敬,姑娘你随意。”

    宁王不笑的时候雍容华贵,笑的时候温文尔雅。

    容悅薇盛情难却,也跟着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桂花酿,甜甜的,于是容悅薇又抿了小口。

    就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容悅薇喝掉了一杯桂花酿。

    我又开始走心了,下一节一定要走肾

    谁的美人,谁的计?(h)

    容悅薇喝了桂花酿,脸颊微微红润起来,胸口像点燃了一小簇火把似的,眼前的事物也变得忽远忽近。

    自己这是醉了么?怎么可能呢?一杯小小的桂花酿不应该啊?

    她努力的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还是挡不住那浓浓的困倦之意。

    容悅薇尽力撑起身子,让自己保持一丝清明,“王爷,这只是普通的桂花酿么?”

    宁王波澜不惊的看着容悅薇,淡淡的说道:“这真的只是普通的桂花酿。”

    容悅薇浑身无力,摇摇欲坠,   手足无措的四下观望,想找到一处可以让自己躺下休息的地方。

    宁王起身过来扶住她,轻轻的在她耳边低吟:“姑娘,莫不是酒不醉人自醉了。”

    容悅薇杏眼圆睁,看向宁王,红唇微颤,宁王这个恬不知耻的是在嘲讽自己打算勾引他么?

    好想狠狠一脚把他踢开,但是酥软成泥的身子完全使不出力。

    宁王拦腰抱起容悅薇,抱着她坐在了雅间里面一个供人休憩的锦榻之上,默默的看着她灿若琉璃的眸子,因为微微恼怒而熠熠生辉。

    在宁王眼里,容悅薇不解风情的地方偏偏就是她最具风情的地方,而那双没有欲望的眼睛却深深的勾引出了自己心里的欲望。

    他顺着自己的心意,手掌轻轻抚摸上少女吹弹可破的脸颊,那一手细腻柔滑让人流连忘返,情难自抑。

    感受到宁王略带薄茧的指腹在自己的脸上来来回回的摩挲,容悅薇身上有着麻麻酥酥的感觉,她摇头晃脑想躲避开来,宁王却用双手捧起她的脸,她被迫抬起头,正好迎上宁王深邃的凤眸,好似浩瀚的星空,银汉迢迢夜未央,深深地将她吸了进去。

    容悅薇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话到嘴边都变成娇娇柔柔的嘤咛,触动了宁王心里最软的一根弦。

    他轻轻的吻上容悅薇的弯弯的眉,翘翘的睫毛,柔柔的眼睑,挺挺的鼻梁,最后是被贝齿轻轻咬住的樱唇,宁王略微一用力,分开她的双唇,尽情的占有如丝绒般柔滑的唇瓣,带着桂花浓郁的清甜和她独一无二的香醇,甜美的不可思议。

    宁王缥缈的眉眼,清凉的唇瓣,像蜿蜒的溪水,解了容悅薇的干渴。她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任由宁王在唇间肆意,吸吮舔弄。

    感受到了容悅薇的顺从,宁王搂着她的腰身让她轻轻的躺下,静静的看着容悅薇微醺而嫣红的脸庞。

    这姑娘是真的醉了,芙蓉出水立聘婷的清雅,已成无力蔷薇卧晓枝的妖娆。

    容悅薇感觉能让她降温解渴之人的离去,竟然伸出小手攀附上了宁王的肩膀,想将他在拉回到自己身边,纤细的玉腿冲开裙子的羁绊,抬起来去磨蹭着宁王的身躯。

    宁王一瞬间,脑海中像无数烟花乍现,管她谁的美人,谁的计,本王都收下了。

    他大掌一挥,轻轻

    分卷阅读12

章节目录

请君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微微一笑很拉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微一笑很拉风并收藏请君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