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医院门口,许晗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低垂着眼到了五楼的专属病房。qqxs.cc看到来的人是许晗,守门的警卫员没问什么便将她放了进去。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病服头发花白的老者,此刻正侧首望着窗外的景致,留给旁人的侧脸面色苍白,还有深深的疲态。

    “爷爷。”许晗摘下墨镜,轻轻地唤了一声,迟疑的口吻似乎怕惊扰到老者。

    听到门口的喊声,老者慢动作地转过头,对上许晗的目光,嘴角扯出一抹淡笑,“是贝贝来啦。”

    没有一丝一毫的隔阂与谴责,一如既往的亲昵、慈爱,许晗却觉得满满的酸涩溢在眼中落不下。暗暗吸了口气,迈步走到摆放花瓶的桌旁拿下上面的鲜花,一边笑着回道:“爷爷最近感觉还好吗?”

    “挺好的。”

    把自己带来的鲜花换上,许晗转身看向病床上的老者。离得近了,才发现病服包裹下的身体已经变得极为消瘦,即使脸上笑着,也掩盖不了那双逐渐浑浊的眼眸。看着尽显老态的许老爷子,许晗觉得心口堵得慌,爷爷他,是真的老了,而促使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她这个不孝孙女。

    尽管精神大不如前,许老爷子还是一眼看出许晗的神情变化,伸出手指了指身旁的座位,道:“快过来让爷爷看看。”

    许晗的笑容多了几分勉强,脚下几步走到看护椅上坐下。坐定后,许晗一转头,瞥到了许老爷子拿在手上的报纸,脸色微地一变,伸手就要把报纸扯过来,结果又似想到什么,颓然地垂下手,一脸灰白地别过头不敢去看许老爷子的表情。

    低低的叹息响起在耳边,接着,熟悉的触觉从头上传来,许晗愣愣地抬起头。

    许老爷子注视着自己一手宠着长大的孙女,心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重过,不由暗问自己究竟是不是他的娇宠害了孙女,也害了许家。只是,有些事明知道是错误,也只能一错再错,他许家的孩子再骄纵不惹人喜,那也是他从小护到大的,容不得旁人欺凌。

    “贝贝,爷爷是老了,但是,只要有爷爷在,绝不会让你受委屈,哪怕是舍了我这张老脸!”

    这一刻,许晗仿佛又看到了过去那个她引以为豪的爷爷,精神饱满,目光锐利,只要说过的承诺就没有失信过。但是……

    许晗低下头眨了眨眼,强行把眼中的泪花逼回去,再抬起时,面上一派平和,摇头说道:“爷爷,已经够了,不要再为了我让许家遭受更大的灾难。这一次,是我错了,让许家蒙羞了,我……”

    看到素来骄傲的孙女低头,许老爷子闭了闭眼,心中涌起一阵无力,还有一股无法发泄的怒火。

    “爷爷,我给你削只苹果。”

    “好。”

    走出医院,许晗一改在老者面前的乖巧,神色扭曲地盯着从病房带出的报纸的头条——惊爆!豪门千金吸毒,夜生活放荡,张手把报纸撕了个粉碎扔进附近的垃圾桶。

    一周之后,许晗一身黑衣伫立在墓地林园中,双目死死地看着墓碑,贴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成拳。此时,正值四月天,四月的天说变就变,不一会,淅淅沥沥的雨从天而降。许晗却对周围的变化察无所觉,眼角滑下的泪痕在雨水的冲刷下,渐渐地分不清上面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爷爷,不孝孙女来看你了。”双腿腾地跪下,许晗伸手摩挲着墓碑上的刻字,声音带着不可抑制的抖音和哭腔,“都是我害了你,全都是我的错。当初我就应该听你的话放下,是我不争气,明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要去争去抢,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

    忽地,“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在身后,伴随着一道冰冷没有感情波动的声音:“许晗,这就后悔了?”

    “孔庆航!”许晗转头愤然地看向出现在身后俯视着自己的男人,站起身往陵园外面一指,大声喊道,“你怎么敢来!你给我出去!”

    “许老爷子也是我敬佩的老者,我当然要来送他一程。”顿了顿,孔庆航不紧不慢地回答许晗的质问,“我为什么不敢来?如果你是指气得老爷子醒不过来的事,就怨你自己吧。没有你的意气之争,就没有如今的许家,许老爷子也不会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的字眼飘入耳中,许晗筑起在心房的围墙轰然倒塌,最终,惨白着一张脸定定地看着对面这个曾经让她无比迷恋的男人。“孔庆航,为了那个女人,你到底还能有多狠!”

    孔庆航轻轻一笑,云淡风轻的表情尽是对许晗狼狈的不屑,垂下的手拢了拢握着伞柄的袖口,淡淡地道:“许晗,动了我的人就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即便是许家,我也能够让它从云端跌倒谷底。”

    “那么,下一个是不是终于要到我了?”得到孔庆航不言而喻的肯定,许晗自嘲地笑了笑,随即仍有些不甘地问了一次:“她到底哪里比我好!”值得你们一个个都这么维护她,为了她,不惜拔去她身后的许家!

    “你哪里都比不上她。”提到口中的人,孔庆航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不再是冷漠无情,而是温柔得可以滴出水,这是许晗永远在对方眼中都看不到的神采。“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答应过你哥,不会让你太难堪。”

    不会让她太难堪?

    许晗在心底冷笑,大肆宣扬她的丑闻,让她在圈内身败名裂,并用她来打击爷爷,这叫不会让她太难堪?“孔庆航,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最终,不如意的还是许晗自己。

    回想自己的一生,许晗只有“后悔”两个字。为了一个女人,她陪上了整个许家,又连累自己的爷爷晚节不保,然后是她自己。谁会想到昔日令人艳羡的豪门千金,最后会落得一个被虐杀的下场。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

    “哇!这个劲爆,3p啊~这作者写得真带感。”

    突然出现在脑海的声音让许晗一愣,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

    刚这么想着,眼前一亮,就看到一间像是学生宿舍的房间,“她”和一个女生靠坐在下铺,那个女生又把自己手上的书递了过来,一边极其兴奋地把头靠过来说道:“看这本,这才是真正的肉文啊!那叫一个肉-欲感浓厚,就连女配的下场也是被各种轮了之后才退场,整一个场面描写得毫无违和,简直太有画面感了。”

    女生的赞叹还在耳边持续地说着,许晗看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把书接了过来,又打开翻了一页。然而,翻了几页之后,许晗本来没有焦点的眼神目不转睛地快速翻起了手上的小说,越到后面,脸色越发惨白,到最后,身体止不住地开始颤抖。

    书上的内容并不出奇,说的是一个穿越女利用原来世界的资源,在新世界混得一片风生水起。是商场上让人佩服的女强人,是文坛上不出世的大神,是影视界的金牌编剧,是歌坛上备受推崇的词曲家,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的里面最大的反派女配,是她许晗。

    原来,她的经历在别人眼中不过是一本小说中女配罪有应得的下场。许晗很想大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有的只是说不出口的悲凉。以前,她想不明白,作为豪门千金的她为什么到头来还斗不过一个身无背景的唐诗语;为什么在别人眼中,她永远是个身无长处的大小姐,唐诗语那个女人却得到了所有的光环,就连本该是她的未婚夫都为了这个女人当众悔婚,并在最后捅了他们许家一刀。

    原来,只因为唐诗语是这本书的主角,所以,最好的都只能给她这个主角。作为站在对立面的女配,她除了一个好听的身份,什么都不是!

    看到这本书,许晗才知道一直被她嫉恨的唐诗语不但和她的未婚夫有一腿,什么黑道高层人员,什么国际大腕,豪门公子都有一腿,所以,那些人才会联手在一起对付他们许家。

    “怎么了?是不是被这本书里面的超尺度情节吓住了?”隔壁的女生轻轻推了下许晗,结果,正在愣神的许晗感觉到有一股拉力将她的意识从这具身体上剥离。

    下一刻,许晗陷入一团无尽的黑暗中。男人的喘息声,游走在身上的手指,或粗糙或干瘪或松弛;皮鞭的鞭打声,混杂着各种粗秽的谩骂声,不间断地充斥在周围。许晗急促地喘着气,想要驱赶这些试图遗忘的画面,却发现游走的手指和喘息声反而越来越逼真,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张张看不清面孔的人将自己挤压在中间推揉,各种舔舐啃咬的触觉从身上清晰地传来,四肢无法动弹,全身恶心的让她窒息。

    “贝贝,怎么坐树下睡了?”

    许晗猛地睁开眼,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额头冷汗涔涔。扭头,迷离而涣散的双眼怔怔地望着站在不远处的身影。“爷爷?!”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求包养求留言各种求咩~(~o ̄▽ ̄)~o 。。。o~(_△_o~) ~。。。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