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风吹上来,带着晚夏的暑气也有入秋的一丝凉意,许晗伸手将车窗摇上了一些。qqxs.cc侧过头,正在开车的许文清注意到她的视线,回头对她温暖地笑了笑,清雅的笑容完全没有记忆中的失望和心痛。

    许晗抿起唇移开了目光,对于这个除爷爷之外她视为最亲的亲人,在她的心底终究是有些怨的。从小到大那么疼她护她的哥哥,居然在喜欢上唐诗语这个女人之后,眼中所看到的只有她对唐诗语的敌意,全然忘了两人之间的兄妹亲情,一味地要求她放下对唐诗语的偏见,要学会谦让。

    纵然在最后,唐诗语的男人们为了让她没有机会翻身而联合起来打压许家的时候,哥哥没有把她交出去换取许家,中立的态度也让她没了念想。

    唐诗语……

    想到这个名字,许晗几乎要用全身的力量去克制,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不会颤抖,表情看上去也不那么狰狞。上一世,她想不明白以自己的家世,怎么没有一次能让唐诗语吃到亏,反而落得人心尽失的结果。原来,这只是女主和女配的区别。

    女配啊,许晗勾起嘴角扯了一抹自嘲的浅笑,倒映在车窗上的黑眸,沉静地宛如失去了所有的色彩,远没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泼。

    正想告诉许晗目的地快到的许文清瞥见车窗上的倒影,神色一怔,脚下几乎是下意识地踩上刹车。“贝贝,怎么了?”如果不是倒影中还未消失的嘲讽,许文清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然的话,他那一向张扬骄傲的妹妹又怎么会露出这种像是经历了大宅大难的神情。

    急切的语气显示着对方的担忧,许晗却觉得有些刺眼,沉默地摇了摇头,抬手拢了拢飘到眼睑上的发丝。看她这样,许文清想了想有些了然,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又道:“是不是还在想爸爸的事?”

    许晗继续沉默,许文清便把这份沉默当成了默认,先前的担忧也都化成了一抹叹息。许晗和他不同,因为母亲在生她时难产而死,从小被老爷子抱到膝下抚养。又因为是早产儿,小时候的身体不太好,经常感冒发烧,惹得老爷子大是心疼,以至于把她宠上了天。闹到现在,凡是她这大小姐想要的,老爷子总会想方设法地满足她。

    相反的,因为长时间的分开,许晗和父亲的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关系有些僵。这一次,父亲外放到外省几年,老爷子怕父女俩的感情越来越淡,一反常态地无视许晗的意愿,让她和父亲一起搬到外省,这也导致了家里现在被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弄得没个停歇。就连老爷子,也被许晗折腾上了。

    “爷爷他们也是为了你好,你……”

    “我知道。”

    她还知道因为她的闹别扭,许文清特意拜托了孔庆航来劝她,所以,上一世的她尽管心不甘情不愿,可还是和爸爸一起去了外省。然后,遇上了唐诗语,这个让她尝到什么是失败,什么是背叛,什么是求不得,什么是后悔……的女人。

    许文清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踩上油门。不一会,车停在一家私房菜馆附近。

    迈步走下车,许晗合着许文清的脚步走向了这家私房菜馆。走进大厅,前台的店员立刻眼尖地迎上前,微笑着将两人带向后院。

    一走入后院,雅致的布置不似一家菜馆,倒像是走入了一座江南小院。许晗看也没有看院中的精心布置,一路目不斜视地和许文清到了这家菜馆的贵宾厢房。

    厢房门口,听到走廊外的脚步声,一双修长的手将移门轻轻推开,露出一道颀长的身影。看到走近的许晗和许文清,清俊的面庞扬起淡淡的笑容,如夜幕中的一抹月色,润了一行人的心。

    许晗微微眯了眯眼,眼前的男人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眉眼上挑那么几分漫出一丝笑意,就能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的感觉。这样一个将温雅带进骨子里的男人,上一世的她接触的不过是些拿自己当孩子宠的人,又怎么能够不被吸引?

    何况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只是被那一双清黑的眸子看着,就会有种对方会把全世界捧在手里送到你面前的宠溺。年少时候的她,根本无法逃离这种诱惑,却不知道对方的眼中从来没有过一丝对她的喜爱,一切的温柔都是镜花水月。所以,在发现这个男人和唐诗语的暧昧之后,她想的只有唐诗语的错,嫉恨的也只有唐诗语。

    “几天不见,我们的大小姐不认识我了?”看到许晗没有像以前一样,见着自己就缠上来说这说那,孔庆航心中闪过微许诧异,面上笑容不改地揶揄道。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孔庆航如此亲昵的口吻,许晗有瞬间的恍惚,随即低头闷不吭声地率先往厢房内走。孔庆航疑惑地转向许文清,后者无奈地冲他摇了摇头。

    孔庆航对店员交待了几句,和许文清并肩回到厢房。厢房内,许晗已经解□上的外套,正悠然地喝着桌上温好的茶。青葱的手指转着茶杯,身体微微靠后,低垂的眼透着几分慵懒,这样褪去跳脱,有着少女娴静的许晗,是孔庆航陌生的。

    气氛就在孔庆航对许晗的注视下静了下来,许文清看了看孔庆航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拉开许晗右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听到这番动静,孔庆航也放下了心中的异样,在许晗的对面坐下。

    “贝贝,我听文清说你拒绝和许叔一起去y市?”

    十年前的孔庆航,尽管把话问得直接,也不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甚至看着对方表现在脸上的温和,还会让人产生误以为找到知心人的错觉。

    许晗握在茶杯上交叠的手,手指悄然陷进另一只手的肉里。抬起下巴,熟悉的笑容扬起在脸上,“没有,我改变注意了。”现在的她还没有和孔庆航翻脸的资本,但是,那一天总会到来。

    闻言,孔庆航在许晗看不到的地方对许文清挑了挑眉,得到对方一记抱歉的眼神。于是,一顿本该是劝解许晗的小饭局,到最后成了孔庆航和许文清之间的友情交流,。虽然席间许晗的沉默有些异常,两人也只当是对方对于要跑去外省的别扭。

    一个半小时之后,三人走出了厢房。走出厢房的一刻,许晗蓦然想起死后看到的那本书。如果上面的内容是真的话,那么,在他们走到前厅的时候,唐诗语的身影就会出现在里面。而在先前见过唐诗语几次的孔庆航会借口回去,并嘱咐服务员将唐诗语带到厢房。

    之后的情节,许晗的眼底露出一丝阴霾。当年的她又怎么会想到爱慕多年的孔庆航,在那斯文的外表下会做出在包间内和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行苟合的事。

    想着过去的种种,唐诗语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中,许晗猛地侧头,身边的孔庆航果然停下了脚步,脸上少见地外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喜悦之色。这一刻,许晗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为小说的真实性高兴,还是为着两人在那么早之前就有暧昧而酸楚。

    上一世的她,是在转学之后才知道有唐诗语这么一个人,也是到了大学的时候知道两人背地里有暧昧关系。原来,说谎说得好的人不止唐诗语一个。

    “文清,我想起还有些事没办,你和贝贝先走吧。”

    耳边听到孔庆航的说辞,许晗在对方脸上捕捉到一丝心不在焉和看着唐诗语方向的急切。心底冷笑一声,许晗“乖巧”地和许文清离开了这家私房菜馆。

    回去的路上,许晗在半道上以逛街的名义从许文清的车上走了下来,随后,在附近的商场买了些简单的道具将自己稍微遮掩了下,拦了辆车又回到了私房菜馆。一路上,许晗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焦色,因为在书本中的这一场画面,那两个人可是足足玩了两个小时多,虽然在餐馆这种场合并不合理。

    回到厢房门口,许晗错愕地发现门竟然没有完全关上,原本还在担心包间的隔音效果太好得不到想要的信息,这下也不用担心了。伸手小心地把移门的门缝拉大一些,许晗把脸贴到门上,映入眼帘的画面当即惹得面色一红。

    房间内,唐诗语正趴在桌上,原本束起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脑后,上衣和内衣被推到了脖子上,脚下散着短裙、丝袜、内裤。而孔庆航,依旧衣衫整洁,就连下面的裤子也没有褪下,只是解开了腰间的皮带露出其中的“凶器”。

    此刻,孔庆航的一双手不断地在唐诗语的胸上揉捏着,下-身则在对方的体内不断冲撞。发出“啪啪”的响声和唐诗语无比娇媚的□声,让第一次看到真人秀的许晗愣在了原地。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