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求你放了我吧。qqxs.cc”

    “放了你?再让你从我面前消失吗?”孔庆航停留在唐诗语身上的手狠狠一捏,身下则更猛烈地撞击对方的身体。等听到唐诗语发出代替呼痛的娇喘声,板过她的脸转向两人的交合处,口中不顾唐诗语的羞愤狠戾地说道,“诗语,我要你牢牢记住现在占有你的男人是谁,而你是我孔庆航的女人!你这一辈子都休想从我身边逃离!”。

    接着,大到足以贯穿门板的撞击声传入许晗耳中。看着里面陷入激情律动和晃动的两人,许晗晕红的脸色早已变成了一抹苍白,按在门上的手卷起攥成了拳,渐渐地,在唐诗语越来越抑制不住的呻-吟中,浓浓的厌恶漫进眼底,。

    “我的天!这妞居然还是个处!”

    “我就说这妞反应这么涩!”

    “这次可真是便宜老三你了,不过,哥现在上的地方也肯定没人开发过!”

    “二哥,你动作慢点,别把人给玩坏了。”

    “哈哈,这会知道哥哥我的厉害了吧,平时说了你们还不信!你也别磨磨蹭蹭的,老大不是说了,这妞随便我们一伙怎么玩。”。

    抬手捂住双耳,许晗惨白着脸垂下头,几乎是狼狈地从后院跑了出去。来到外面,许晗一把扯下头上的伪装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扶着右侧的广告牌弯下腰一阵干呕。。

    清凉的晚风不断打在脸上,许晗有些呆然的神情终于清醒过来,双手拢了拢套在身上的外衣,神色淡漠地转身。清冷倨傲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是一幅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

    走在街上,想到今天上演的画面和小说里面写的情节一字不差,许晗沉下了脸。尽管接受了重生,但是,对于自己只是一本小说人物这样的事实,还是会觉得荒诞无法坦然。哪怕能够凭借小说的情节预知上一世她从来不知道的事,她也无法开心起来。。

    从小到大,她所经历的悲欢喜悦,小说里面只字不提,却在最后用了骄纵和恶毒把她全盘否定。这种不公的对待,她不会再让它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上一世的她因为看不清孔庆航而输了所有的一切,那么这一世,她一定会让孔庆航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至于唐诗语,许晗面色冷冷地勾了下唇角,她们之间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想着上一世的种种和小说上的信息,许晗倒也不急着回家,一路慢慢地走了回去。

    半道上,许晗一个不注意,和巷子内走出的人撞了个满怀。撞上的一刻,许晗只觉得对方的身板膈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疼。后退一步揉着鼻子,许晗抬起头,还没看清楚对面的人长什么模样,也没来得及开口说上半句的道歉,横出一只手拽起自己的手腕,就被拉着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就你了。”

    “喂——你要带去哪!”

    “闭嘴!”

    许晗还待说些什么,被顶在腰上的突起压下了所有的反抗念头,竭力维持镇定地任由男人带着走,只是,另一只手微微涔出了一丝冷汗在手心,心中不由后悔没有及时回去而在街上乱走。

    走了一会,许晗抬起眼暗暗打量走在前面的男人。映在路灯下的侧脸,即使染上几分暖色依旧让人看了从心底发冷,还有几分气势上带来的凶恶,视线下移,身上的穿着做工非常精致,应该是专门找人定制的。拉着自己的手节骨分明,依稀能够感觉到上面布满的茧。

    随身佩戴枪支,看起来人模人样,许晗的心一点一点提了起来。早知道,应该借着调往外省的机会买一部手机了,像现在这样,连半点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只要她高声呼救,这个男人一定会有所动作。和带枪的人比快慢,她赌不起,唯一能够自我安慰的是,尽管男人看上去很危险的样子,身上的气息反而有些平和。

    在许晗的纠结中,男人把她带进一幢公寓的某个套房。当然,进入之前她曾试过向公寓的管理员求救,不过,换来的是男人的嘲讽和管理员的熟视无睹。

    踏进灯光明亮的客厅,前不久才从脑海中赶出去的画面复又闪过,许晗的身体忍不住战栗了起来,便也顾不得男人的危险,僵直的腿曲起就要去顶对方,却被整个人带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大片的阴影投下,许晗慌乱地挥着手去推上面压下来的人,垂在沙发上的腿胡乱踢着。“你干什么!”

    男人看着许晗脸上极力想要掩藏的慌恐,皱了皱眉,“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做饭。”说完,大掌揪起许晗的上衣把她推出沙发自己坐了下来,一边扯去衬衣上的领带甩在一旁,一边闭上眼准备小憩。结果,没有听到反应的声响,睁开眼看到还愣在身前的许晗,恶声恶气地喝道:“没有听到我的话吗?做不了,你也不用回去了。”

    闻言,许晗回过了神,注视着靠躺在沙发上显出极度慵懒的男人,愕然而迟疑地重复:“做饭?”大晚上的用一把枪逼迫一个陌生人回来,就是为了替自己煮饭?许晗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走错了什么地方。一时间,倒是忘记了刚才的胆颤。

    对面,男人半眯起的眼抬了抬,对于许晗迟钝的反应露出了几分不悦。“不要想着违逆我,记住,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手枪的一角似被无意地抖出,许晗暗暗咬牙,“厨房在哪?”

    男人用着看白痴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漠然地闭上眼不再搭理。许晗抡起拳头,最终在手枪的威胁下,默默地找向厨房的位置。

    到了厨房,许晗蹲下打开冰箱,颇为意外地看到摆满了食材。隔着厨房的门瞪了一眼客厅的男人,许晗心不甘情不愿地取出几样食材开始忙活。作为许家的大小姐,根本不会有人让她进厨房,然而,上一世的她在孔庆航和自己哥哥三番几次念叨唐诗语做的菜肴可比星级酒店的大厨之后,毅然扎进厨房学了很久的厨艺。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并不懂孔庆航的念叨为的不是厨艺的好坏,而是唐诗语个人。纵然她把厨艺学得再好,在孔庆航的眼中也抵不过唐诗语一顿烧焦的菜。事实也是如此,当她学成之后满心欢喜地想要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一番,孔庆航不过尝了几口就找借口走了,没有一点对她学艺的关问。

    “嘶!”

    许晗放下菜刀,将不小心切到的手指含入口中吮了吮,脸上若隐若现的狰狞随着吸吮的动作缓了下来。少刻,许晗重新拿起菜刀。

    半个小时之后,许晗端着两盘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走出了厨房。布好菜,又折回厨房打了一碗饭出来,本该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已经坐上餐桌,冷峻的脸上有着几分不耐烦。看到许晗手上的饭,男人伸出手拿了过来,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到嘴边浅浅尝了一口,然后整块没入口中。

    许晗看着男人以优雅却迅速的动作解决桌上的菜,神色间虽然还是淡淡地,还是可以看得出对自己做的菜是满意的,一股从来不曾有过的满足感油然而生,看向男人的目光随之和善了几分。

    可惜的是,这份和善在男人吃完之后便消失殆尽。放下碗筷,男人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略有些低冷的音质徐徐响起:“慢了一分钟。”

    许晗冷下了脸,对面的人兀地起身,身体下意识地做出随时攻击的准备。对面的人斜过来一眼,明明不含任何情绪的眼神,许晗愣是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轻视和不屑,刚想说些什么,男人从茶几下拿了个东西扔了过来。

    “明天继续,你可以走了。”

    听到可以走人的话,许晗一直压抑在心头的戒备顿时一松。低下头,看到接在手里的是只手机,略一停顿,拿着手机迈向门口。握上门把时,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讨厌葱和香菇。”

    讨厌你还把整盘的菜都吃完?!

    许晗忿然地转开门,一道人影闯了进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许晗,来人愣了一下,还没开口,一件看不出是什么的物品,错开了许晗的身体砸向了他。侧身一躲,来人夸张着语气抱怨道:“老大,你就是这么对待为了你跑了七条街,又排了很长的队伍才买回张记牛杂的我吗?”

    “我说了是马上,两个小时是马上?”尾音一挑,又一件东西错开许晗砸了过去。

    眼见门口的位置就要成为战场,许晗不再去看身后那位越来越危险的暴力男,拔腿溜出了男人的套房。一到楼下,想起整个晚上的遭遇,立马将手上的手机丢进了垃圾桶,然后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作者有话要说:唔,我应该要努力开始更新起来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