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到了外面,记得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打电话回家。qqxs.cc”机场外,许老子许振山在车内拉着许晗的手又一次叮嘱,“东西都带齐了,没有落下吧?”

    许晗点点头,对于老爷子重复几次的叮嘱一点都不觉得啰嗦,甚至觉得异常亲切。当年的她不懂爷爷的辛苦,只会肆意挥霍爷爷对自己的爱护,更因为爷爷把自己扔给平时不管自己的爸爸到外省,而和爷爷置了很久的气,却不知道爷爷只是想让他们父女俩好好培养感情。。

    “我不在的时候,爷爷也要好好注意身体,可别仗着自己现在身体好就胡来。”  听到许晗关切的话语,许振山一阵欣慰,他的贝贝也知道关心人了,终于是长大了啊。“好好,爷爷知道。”原先他还担心被自己娇宠长大的宝贝孙女会和自己闹别扭,没想到不但很快答应和德锦去外省,更是转了性一般,连日来跟着张嫂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为自己做吃的,味道居然还不错。

    想到这,许振上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骄傲。他家的贝贝,自然是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这时,车窗外有人敲了几下,许晗侧头看了一眼,回头轻轻抱了抱自己的爷爷,然后依依不舍地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站在车外的许德锦等许晗出来之后,弯下腰和里面的许振山话别了几句,便和许晗一起进了机场。因为许文清还在京城这边上大学,所以,这一次的外放,许家只有许晗一个人陪着许德锦到y市。

    上了飞机,许晗系上安全带,侧头看向了身边的许德锦。上一世的她,很少和自己的爸爸交流,每次遇上,说话也不会超过十句。在她的记忆里,总觉得自己的爸爸太过冷淡,对她又太过严肃,而且,看到她最多的表情就是皱眉,似乎非常不喜欢她这个女儿。直到那次孔庆航当众悔婚,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爸爸是爱自己的。。

    那个时候,面对孔庆航的拒绝,她整个人愣在那里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是爸爸最先将她护在身后,拦下了那些想要看她笑话的目光;也是爸爸第一次当众失态,不闻不问地给了孔庆航一拳,说出了他配不上自己女儿的话。。

    只是,没多久爸爸就遇上车祸废了一双腿,她和其他人都以为是意外。看了那本小说,她才知道这起车祸根本就是人为,而原因却是唐诗语的那些男人看到爸爸对孔庆航动粗,认为爸爸在知道孔庆航悔婚是为了唐诗语后,一定会去为难唐诗语,于是,出身黑道的某人直接先下手为强。

    许晗伸手抓紧胸口的衣服,手指微微颤抖,满腔的愤怒积郁在心口无法发泄。

    “不舒服?”注意到许晗的异样,许德锦过了一会才开口。

    许晗摇摇头移开视线,生怕自己脸上的表情会泄露出什么信息。一旁的许德锦看她不说,和路过的空姐要了一杯温水递过去。伸手接过杯子,许晗看着自己爸爸那张依旧冷峻的面容,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从心田流淌而过。。

    “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一会睡会就好了。”

    许晗的解释听在许德锦耳中有些诧异,这个女儿,从出生到现在,从来只会黏着老爷子,也只会向老爷子一个人撒娇。对他,不是相对无言就是沉默无视。像现在这样平静带着善意,甚至是露出几分笑意的态度,不会和女儿相处的许德锦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但面上依旧淡淡地,就连反应也不过是漠然地颔首。。

    习惯自己父亲这幅姿态的许晗不受影响地继续给了对方一记微笑,然后放下水杯,靠着椅背闭上眼,徒留许德锦看着她若有所思。

    几个小时之后,两人到了y市,一走出机场,立刻有人迎了上来。许晗抬眼看了看,发现是常年跟在爸爸身边的常有为,看样子,比他们来早了好几天。

    “我想先去市里逛逛。”知道自己爸爸会先去市政府,许晗体贴地说出了不会同行的打算。果然,从来不会干涉她决定的许德锦应允了。而深知自己上司性情的常有为也一早做了准备,一共开了两辆车过来接机。。

    当车开进市区,许晗朝前头的司机报上一个地址。拥有良好素质的司机没有问第一次到y市的许晗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非常配合地把车开向了这个地址。。

    等到视野中出现记忆中的店面,许晗下了车。迈步走上熟悉的街道,许晗的眼中只有深深的冷漠。走了一段,许晗抬起头望向前方的“欢欢甜品屋”招牌,上前推开正门。

    点了一份慕斯和一杯奶昔,许晗坐在一处靠窗的位置,目光扫向人来人往的行人。会到这里来,并不是许晗有多喜欢甜点,而是为了一个人——y市最大集团的袁氏集团接班人袁浩。

    上一世,袁浩也是唐诗语的后宫之一,但和其他的后宫不同,袁浩的性格非常单纯,很容易被一些小事所感动,也是上辈子唯一没有动过伤害她念头的男人。对于唐诗语,袁浩则是她事业上的转折点,如果没有袁浩,唐诗语就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建起自己的第一家服装公司。

    既然知道剧情,这样的一个助力,她又怎么会继续留给唐诗语?说起来,还要感谢这本书的作者,但凡唐诗语和她的那些后宫初次相遇的时间和地点,都会写得格外清楚,让她想忘记都难。

    等了几分钟,一名穿着白色休闲服的男孩走进了甜品屋,脸上挂着略微腼腆的笑容,一眼看过去,比同龄的男生多了几分青涩。许晗默默地看着,手上舀着一小勺蛋糕送入口中。

    不一会,男孩端着两份店内新制的蛋糕走到许晗斜对面的位置坐下,接着,一脸幸福的模样吃起了蛋糕。一直追着男孩打量的许晗,看到男孩因为口感上的称心而满足地弯起眼,脸上的笑容也流淌出一丝足以感染别人的愉悦,心情腾地跌了下去,口中的蛋糕跟着变得没有滋味。

    接下来,许晗一边时不时飘过去不着痕迹的一眼,一边食不知味地咽着剩余的蛋糕,等到男孩终于餍足地吃完两人份蛋糕起身,抓起一侧的提包慢一步走向柜台。

    柜台前,男孩恢复腼腆的脸色在店员微笑地表示不能刷卡之后闪过一抹尴尬,余光扫到站在身后的许晗微微侧身让出位置,拿出手机的手按下一串数字。然而,电话那端一直没人接听。挂下电话,男孩又试了几个号码,却意外地都没有接通,不由呆愣在原地,表情无错又无辜。

    “这位先生,”男孩俊秀的模样很容易博得店员的好感,可终究也只是一份稍纵即逝的好感。面对迟迟拿不出现金付款的男孩,店员扬起招牌笑容,婉转地催促道,“您是否还需要加点什么?”

    “我……”男孩支支吾吾地挤不出下文,一张脸在周围看过来好奇的眼神中早已涨得通红。下一刻,一道犹如天籁的声音将男孩从窘境中解脱,“他和我一起的。”

    男孩这才正眼去看刚才就站在这里结账的女孩,年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表情有些冷淡,好像不太好亲近的样子,衣着打扮也都和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会站出来帮自己解围,是个好人呢。

    无意中被发了好人卡的许晗正取出钱替袁浩结账,等找完零钱,一转身,发现袁浩的目光仍然停留在自己身上,不由皱了下眉。尽管想要把袁浩从唐诗语的身边拉离,但让她像唐诗语那样对袁浩笑容满面,目露关怀地表达对刚才画面的安慰,她可做不出来。对她而言,拦下两人结缘的方式,避免袁浩因为唐诗语的挺身而出对她一见钟情就已经达到这次出来的目的。

    “那个,谢谢你。”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袁浩连忙向许晗表示感谢,一边有些慌乱地收起手机和钱包。与此同时,唐诗语的身影从正门外缓缓走过。

    许晗不着痕迹地收回落向门外的视线,脚下放缓速度,慢慢地移向门口。被留下的男孩很自觉地追了上去,口中不嫌累地抛出一大段话:“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啊,我听同学说这家的蛋糕很不错就想过来试试,结果,现金忘带了,这里又不能刷卡,家里的电话又打不通,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真的很谢谢你。对了,我叫袁浩,你叫什么?回头我把钱还你。”

    “不用。”果然,不是主角,待遇就会不同。原著里,袁浩对着帮了自己的唐诗语根本说不出这么多话,从头到尾除了一句“谢谢”和一句自我介绍,再吐不出其他的话。知道唐诗语的名字,还是在校园的一次偶遇上得知的。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自动过滤许晗的拒绝,袁浩继续追问出声。忽然,走在前面的人回头掠了一眼,那一眼,袁浩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些清冽,看不到对人的热情,也没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朝气。

    心下一怔,袁浩愣愣地看着,直到许晗坐上一辆恰好停在路边的车上绝尘而去。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