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许晗抬起头,坐在对面的许德锦正拿起手边的早报,便轻轻应了声,一边放下纸巾起身。“我先出门了。”

    许德锦淡然地点了点头,等听不到许晗的脚步声,埋首在报纸的视线慢慢抬起望向门口,清冷的面容划过一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担忧。

    在许家,有关许晗的事,许振山肯定会着人里外安排好。而在许德锦眼里,这种行为太过娇宠,根本不利于子女的教育。所以,对待许晗的教育,许德锦和许振山一直都有分歧。也是因为许德锦的放养政策,过去的许晗对于从来不会明里关心自己,只会用自己那套高标准要求自己的父亲多有抱怨,父女之间的隔阂就这么慢慢积累了下来。

    踏出家门的许晗一路不紧不慢地走向了附近的公交站,快到站牌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到记忆中某个很少会坐公车的人立在站牌下。穿着格子短裙,外面套了学校的制服,头低着,脚下有一下没一下地磨着地皮,表情看上去很是不耐烦。

    不用再细看,许晗已经确认了对方市委千金的身份。说起来,她们两个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都对唐诗语抱着极大的敌意,处处给唐诗语下绊子,然后被唐诗语的后宫理所当然地整治了。先是作为市委的父亲被双规,接着商场上的舅舅生意失败欠下巨款,被高利贷打了个半残,承受不住打击的母亲抛下了自己自杀。之后,梁敏韵就失踪了。

    看了原著,许晗才知道梁敏韵并不是失踪,而是被唐诗语混在黑道上的男人强逼着替他的黄色事业贡献,直到染上性-病后被抛弃在垃圾站自生自灭。

    还真是五十步和百步之间的区别,许晗收回打量过去的目光,正对上似有所觉的梁敏韵抬起的眼。第一次照面,许晗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颇为冷淡地移开眼。后者看到许晗的反应,也不觉得有什么,神色自若地从背包拿出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许晗走到梁敏韵的旁边停了下来,上一世的她和对方虽然同在一个班级,本身交集却不多,不过因为对唐诗语的事,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坏。既然她回来了,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她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打击唐诗语的机会。

    没多久,去往市一高的公车开了过来。看到许晗和自己坐同一辆车,梁敏韵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戴上耳机,一个人往后面挤了过去。落在后面的许晗同样不喜欢前门的位置,随后跟着挤了进去。

    吊着拉环,许晗随意地观察起车内的人。看着外表斯文的男人说起电话张口不离脏字;看着一幅不良少年模样的大男孩,原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坐在右侧的老大爷;看着勾肩打闹感情甚佳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在转头的时候,分明流露出对好友的鄙视……

    原来,一辆车也可以看到这么多。

    许晗回过头,放在背包上的手倏地拍打了下梁敏韵的肩膀。正听得入神的梁敏韵一愣,转身摘下耳机疑惑地寻向许晗。侧身之际,错开了那只停留在背包上的手。

    许晗没有去看站在梁敏韵后面瞪自己的男人,从自己的包内取出一本英语单词递出去,“上次你说要和我借的,这次我带上了。”

    梁敏韵茫然地拿着被塞到手里的单词,摸到拉开一条口子的背包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帮自己,对许晗绽放了一抹感激的笑容,手上配合地把单词本放进了背包。“谢啦。”

    许晗摇摇头,又转回去继续刚才的观察。

    十几分钟之后,两人又一起下了车。这一次,梁敏韵主动和许晗打了招呼,并再次为刚才的遭遇向许晗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你也是一高的学生?”

    许晗点头,“我今天第一天转学。”

    梁敏韵收起耳机,侧头看了看许晗,很漂亮的一张脸,就是表情冷了一些。这个时候转来一高,应该是家里有些背景。要知道,作为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在中考之外,不是有钱就能进来的。

    “你是高几?我在高一a班,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来a班找我。”虽然刚才遇上的是小事,但是别人表达出的善意,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梁敏韵不介意还上一次。

    “真巧,我要转去的班级也是a班。”许晗的脸上泛起一丝淡若无痕的浅笑,“我叫许晗。”

    “看来我们之间很有缘,我叫梁敏韵。”面上笑着,梁敏韵的心中却是真正吃了一惊。尽管有着父亲一层的背景,她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进的a班,现在,这个转学生刚来就能进a班,要不是家里背景深厚就是本身足够出色让校长放行。

    但愿是本身足够出色,最好是比那个人更耀眼。

    想到某个人,梁敏韵的表情自然而然地淡了下去,和许晗的谈话也不如原先热络了。感觉到其中的变化,许晗若有所思地垂下眼。

    到了学校,许晗走向了学校的行政楼。入学的手续,果然如许德锦说的已经安排好,她只要跟着a班的班主任去教室就可以了。

    对于突然冒出的转学生,高一a班的学生没有一个人提前收到消息,所以,看到班主任带了一名女生回来介绍是转学生都吃了一惊,随之而来的是对许晗的好奇和打量。

    被全班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盯着的许晗落落大方地把自己简单介绍了一下,转身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刚劲有力,又透着几分韵气的字迹,令班上的学生对许晗的第一印象都不错。

    “许晗,你就坐唐诗语旁边的位置。”在台下扫了一圈,叶玲定下许晗的座位。“唐诗语的位置就在那一桌,她今天请假了。”

    还是和上一世一样的位置。

    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许晗走向第二列第四排的座位。上一世的她听到同桌请假时,是对唐诗语有些好奇的,可这种好奇在其他人投过来羡慕的眼神中变成了一种自己也不知道的排斥,尤其在课后不少人跑到自己面前嚷嚷唐诗语的风云事迹后,知道自己不会对这种风云人物产生好感。

    果然,一到下课,立刻有人走过来和许晗说起缺席的唐诗语。

    “转校生,你真是幸运啊,和唐诗语同桌诶~”说话的人感叹完,才想起眼前的人是第一天来一高,尴尬地对许晗笑了笑,解释道,“你还不知道唐诗语是谁吧?我告诉你啊,唐诗语以前在市一中的时候,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是这次中考的状元。而在她入学的第一天,就被我们学校的高二学长看中表白了,那可是陈洛学长啊,可惜被唐诗语拒绝了。”

    “那是我们唐诗语有骨气,你以为谁都像那些花痴女一样,对着一个到处留情的花花公子就跟丢了魂,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重点不是这个,唐诗语在市一中的时候,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拥有想请假就请假的特权的人,就连老师都不能过问她请假的理由。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这个特权延续到了我们一高,所以,你会经常看不到这个同桌。”

    “其实这个也不是重点,当年我在市一中的时候,可是亲耳听到了唐诗语自弹自唱的那首《口袋的天空》,一点都不比那些歌星唱的差。你说唐诗语成绩好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这么多才多艺,这不是让我们这种凡人自卑吗?”

    “这件事我听说了,据说还有唱片公司过来挖角的,不过,还是被拒绝了。”

    “所以,我才佩服唐诗语,简直就是我的偶像。人也好,没什么架子,和她说话,就好像听她在唱歌,声音太好听了。”

    “还有还有,我听说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那个神秘设计师莫语的作品。”

    “真的?太厉害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话说回来,莫语设计的衣服都好漂亮,只可惜,由她一手设计的衣服一年就出那么几件,还都只有袁氏集团能看到。”

    “是啊,太可惜了,如果莫语能够自己出来开一家服装公司就好了。”

    后面的话,许晗已经不想听了,不止熟悉,还让她想到就恶心。唱片公司的挖角,唐诗语是拒绝了,但是,和唱片公司达成了替他们公司作词作曲的合作关系,而唐诗语拿出去的词曲,没有一首是自己的创作的,都是从原来世界剽过来的,美名其曰不想让这些好歌埋没在自己的记忆里。

    神秘的设计师莫语,自然也是唐诗语本人,莫语则是她前世的名字。很不巧的,莫语设计出来的作品也都是原来世界的名人作品,至于出发点,倒是比买词曲时直白多了——为了赚钱。

    而所谓的不能问理由的请假,市一中的时候是因为和唱片公司的合作,在保证不会落下成绩后,学校行的方便之门。一高……

    许晗看着面前几个旁若无人讨论得极其兴奋的同学,心底划过一抹冷笑。拒绝陈洛一跃成为女生眼中有傲骨的唐诗语,谁又会想到拒绝的当天,唐诗语就和这位学长滚在了一起。有了校董儿子的庇佑,在学习方面如同开了外挂的唐诗语自然是继续享有了请假的特权。

    似乎,除了她的哥哥和袁浩,其他后宫都在看到唐诗语的第一眼就生出了想要把唐诗语占为己有的念头,并且反复实施了。

    想到唐诗语一面说着喜欢这个人,一面又和另一个男人上-床,并在完事之后以迫不得已的缘由自我安慰,接着继续和第三个男人纠缠,许晗埋藏在眼底的厌恶越来越深。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啥,我第一次写原创【挠头】有些方面可能会被同人方面影响考虑不周,你们看到的话,可以和我说,能改的我会尽量修改o(* ̄▽ ̄*)o 另外,文里的地名或是背景构架,大家看做平行世界就可以了,遇上啥和现实不对的,不用太过较真,作者本身也是个分不清东南西北方位的地理废【捂脸】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