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午,许晗陆陆续续地被塞了不少有关唐诗语的信息。那些人看到许晗反应淡淡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好奇之类的表情,对许晗的热气慢慢就淡了下来,仿佛对唐诗语没有向往就不是一路的人。对此,许晗觉得无所谓。相比其他的班级,a班大部分同学对唐诗语都抱有一种特别的骄傲之情,只要唐诗语有什么事,都会一致地站在唐诗语的立场上各种维护。

    “一起去?”在许晗收拾课桌的时候,梁敏韵走了过来。

    许晗有些意外对方会对自己发出邀请,口中一口应了下来,跟着梁敏韵去了学校食堂。

    到了食堂,早有两名女生打了饭菜等在桌上,看到梁敏韵出现,笑着冲两人挥了挥手。

    经由梁敏韵的介绍,许晗知道了两人的名字和班级,分别是c班的成佳和白薇。长发的成佳看上去活泼一些,短发的白薇相对腼腆一些,但看两人对梁敏韵有些拘谨的态度,应该是知道梁敏韵的背景,彼此还算不上什么真正的朋友。

    对面,成佳和白薇也在暗中打量许晗。她们是知道梁敏韵身份的,虽然相处起来不会有什么小姐脾气,但那份背景下的清傲会在不经意间带出,对旁人也会不自觉地沾上一份疏离,让她们根本平等地对待不了。所以,对方在a班的人缘可以说是有点差的,很多人在背后说她故作清高。而如今,梁敏韵居然邀请一个第一天来一高的转校生一起吃饭,神色看上去也是少见的亲和。

    难道,这个转校生的身后有什么背景?

    成佳侧头和白薇交换了一记眼神,转回头,似随意地问道:“许晗,你以前上的是哪所高中?”

    听到成佳的话,梁敏韵的视线看了过来。许晗慢悠悠地咽下口中的饭,看着对面那双掩饰不了探究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道:“我以前是和爷爷住在一起的,现在搬回来和爸爸住。”

    “你和爷爷一起住的啊。”叹然的语气,自然地流露出对许晗爷爷是在乡下的定义,成佳的笑容加深了几分,“那你对y市一定不熟吧,什么时候空了,我们带你出去逛逛。”乡下的话,可能是许晗的淡然投了梁敏韵的眼,两个人才会走在一起。

    白薇跟着点头,小声地附和道:“我也可以帮忙。”

    许晗淡淡地道了声“谢谢”,隔壁的梁敏韵低下头扒了一口饭。她是不会像成佳一样把人想得这么简单,单看许晗那身隐隐透着一股大气的气质,就不像是个从乡下走出来没见过世面的人,还有言行举止间如同刻入骨子里的优雅,只怕家里的背景一点不浅。

    “啊!”心思各异的几人正吃着饭,一道充满惊喜的低呼声从附近一桌传来,接着,高低不一的嘈杂声汇聚在一起。许晗和梁敏韵同时皱起了眉,一回头,就见一道身影逆着光从门口步履款款地迈步而入,行走间,一头长及腰的秀发轻轻甩着弧度,荡出一片似染了的流光。

    走的近了,逐渐清晰的面容清秀到了极致,明明不带任何的艳丽,却散发着一种天然的娇媚,但又让人在对上那双黑眸的一刻,只觉得世间形容的清纯大抵就是这样的,偏偏对方弯起嘴角一笑,翩然出尘的气质又多了几分灵气,教人觉得亲切。

    看到这道备受瞩目的身影,梁敏韵握着筷子的手蓦然缩紧,握力之大似乎想要捏断手里的筷子。这一点,许晗已经无暇去留意,一双眼含着旁人看不清的怨恨死死盯着越走越近的人影。

    “又是唐诗语!真不知道这些人的眼睛怎么长的,长得还不如敏韵呢,怎么就被那么多人捧着,就不怕跌下来的时候摔死吗?”梁敏韵对于唐诗语不可说的讨厌,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成佳略微知道一些,此时看到唐诗语一出现就带走食堂半数以上的注视,便不忿地小声嘟囔了起来。

    “别拿她和我比。”梁敏韵松了松手,低声提醒成佳。

    被梁敏韵话中的冷意惊了一下,成佳连忙投去一记抱歉的眼神,随即瞥向了一旁的许晗,发现这个转学生看向唐诗语的目光竟然比梁敏韵的更冷,甚至于让她这个旁观的人只是看着,就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然而,再要细看一眼,对方的表情还是先前看到的那副清冷的模样。

    成佳疑惑地眨了下眼,接触到许晗转过来的视线,下意识地避开。也是从这刻起,成佳对许晗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忌惮。

    “她就是我的同桌?”尾音轻扬,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好奇,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梁敏韵深深地看了许晗一眼点头,“她就是唐诗语。”

    “唐诗语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很多人围观。”白薇腼腆地笑着补充了一句。

    许晗望着一路和人友好招呼的唐诗语,问道:“老师不是说她请假了吗?”

    成佳不屑地笑了笑,“她想来上学,谁还能拦着她不让她来?”

    许晗不喜欢唐诗语。

    听着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梁敏韵敏感地察觉到许晗对待唐诗语的不喜,皱起的眉随之舒展。不管因为什么,让许晗对唐诗语这个第一次看到的同桌喜欢不起来,这样的结果却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于是,一顿饭在唐诗语的意外到来中提前结束。回到教室,还没走进就听到里面的学生各种开心地议论唐诗语的回来。对视一眼,梁敏韵挑了挑眉,率先一步走了进去。结果,议论的声音在梁敏韵出现后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又重新响了起来。

    许晗沉了沉眼,即使有了原著的铺垫,她还是不能理解班上的人对待唐诗语的喜爱。这种喜爱,放到几年后可以用网络上流行的脑残粉来形容。

    回到座位,许晗的前后桌立刻和她转述了这则最新消息,一边不断地和她保证,等她见了唐诗语,一定也会喜欢上唐诗语的,因为唐诗语是那么得优秀,人又那么温柔善解人意,不应该有人不喜欢的。

    许晗不置可否地竖起书本阻隔了前桌情绪激涨的讲述,直到熟悉的脚步声停在自己的右侧。许晗放下书本,微微抬首,属于唐诗语温柔能够把阳光照进人心里的笑容绽放在对方脸上,双眼一片水润,充满了善意。

    “你就是新到的转学生啊,我叫唐诗语,很高兴我们成为同桌。”

    “许晗。”

    上一世,面对被众星拱月的唐诗语,已然生出排斥的许晗倨傲地回应了对方的自我介绍,当即惹来同班同学的不满。这一次,许晗依旧不愿委屈自己去和唐诗语做什么表面上的朋友,以方便未来的报复。

    果然,不少人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许晗端正坐姿,人微微靠后,完全不受影响地继续看起了桌上的书本。而被人第一次如此正面冷淡以对的唐诗语,相反地并没有滋生什么不满的情绪,除了少许的讶然,反倒对许晗多了几分好奇。不过,对方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友好,她也没必要赶着凑上去。

    下午的上课,唐诗语在与不在的区别很快就体现出来了。每个看到唐诗语出席的老师,脸上的光芒比平时夺目了几分,一到答题时间,就只会召唐诗语起立回答,然后就是一阵欣慰地夸奖。而在坐的学生,没有人露出心里不平衡的负面情绪,大都一幅与有荣焉的神情。

    这种明显不合理的发展,许晗只能尽量无视。唐诗语的存在,但凡在大庭广众下的出场,必然是会被作者描写得格外吸引别人的好感,除了他们这些反派,别的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唐诗语这样那样的好。

    看来,还是要先习惯有唐诗语在身边的日子。

    自从唐诗语归位之后,许晗便频频皱眉,到现在都快拧成一个“川”字了。而最让许晗难以忍受的不是克制对唐诗语的恨意,是每每对上唐诗语的视线,对方都会给她一抹唐氏招牌微笑,看得许晗胃部止不住地抽痛。

    “你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差,不舒服?”体育课上,注意到许晗有些难看的脸色,梁敏韵走上前。

    闻言,许晗正要摇头,余光瞥到拿着多出来的体育器材准备还到器材室的课代表,对梁敏韵点了点头,“不介意陪我到器材室偷会懒吧?”

    没有想到许晗会直接承认,梁敏韵愣了一下,转身从路过的课代表手上把器材拿了过来。将小半的器材递给许晗,带着许晗走向了器材室。

    “陈洛,你做什么!”

    陈洛的名字飘入耳中,梁敏韵脚步一顿,之后迈出的脚步声和许晗默契地保持了几近无声的低音。靠近门口,带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充斥着一种别样的轻佻:“别露出这种害羞的眼神,这次给你来点新鲜的。”

    “现在是体育课,随时都会有人经过器材室的,到时……唔!”

    “这样才更刺激不是吗?而且,宝贝,你都和我来了,难道不是在暗示自己的下面正深深思念着我?别怕,保证等会你会求着我给你的,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我有种自己在掉节操的感觉,明明一直走正经的说,一定是有什么在我码字的时候乱入了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