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陈洛饱含深意又直白的话,梁敏韵怔在了原地,沉静的面容仿若被一团火映照着开始升温。许晗侧眼瞥了瞥,看到梁敏韵怔然之后神色中多出的恶心之色,抿起的唇勾了勾。

    当年梁敏韵会对唐诗语产生妒忌的情绪,全是因为陈洛对唐诗语的在意,只是,那个时候,梁敏韵并不知道陈洛和唐诗语之间的苟且之事,所以,一直没有放弃对陈洛的爱慕。不然,以梁敏韵的骄傲,如果看到两人早就有了这种关系,即便陈洛再好也不会再对他缠着不放。

    回过神来,梁敏韵冷着脸转向许晗,没有开口暗示半个字,抱着器材按原路返回。目的达到了,许晗也没兴趣留下来去听这种恶心的墙角,追上了前面的梁敏韵。

    器材室内,陈洛的身体在唐诗语的后面进进出出,一只手在她胸前变换各种握姿揉捏那点樱红,另一只手握着羽毛球拍的手柄循循探向她的下-身。

    陌生的异物游走在入口边缘,身后的人又在挑起自己*的时候抽离,唐诗语趴在墙上的身体不舒服地扭动了几下。陈洛挑起眉笑了,手指并着球拍的手柄一起进入了唐诗语的体内。

    突然的扩张令唐诗语控制不住地大叫了一声,但是,不满的情绪在陈洛熟练的挑逗还有手柄带来的异样触感下,逐渐转换成了熟悉的呻-吟声,其中传递的欢愉却是比以往更甚。

    “原来你喜欢这种。”陈洛低笑一声,正在努力扩张的手指单独退了出来。

    原本的充实因为手指的退出变得身体一空,唐诗语下意识地收拢双腿将球拍夹紧。感觉到这份欲求不满,陈洛眼中的眸色转深,退出的手指带着满满的湿漉塞入唐诗语口中,舔着耳廓的舌在耳垂的最底端打了个卷,布满情-欲的嗓音略带沙哑地吐字说道:“诗语,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嗯?”

    说完,陈洛没有任何预兆地将自己挺入对方体内最深处,当即惹得唐诗语一个激灵,夹在腿间的球拍险些掉了下去。

    “唔!”

    “不能掉下去哦,不然,我可是会惩罚你的,诗语~”

    操场上,梁敏韵低着头,心中一片翻腾。认识陈洛的时候是在二中,那么一个看上去有些风流的人,她却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陷了进去。然后,每天巴巴地守着那个人每天都会经过的篮球场,暗中痴痴地看着球场上大放光彩的身影。

    后来的告白,以陈洛风流的心性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他们交往了。交往期间,陈洛表现得很有绅士风度,一点都没有传言中的风流,除了偶尔情动下的亲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这让她一颗心陷得更深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他们之间会结束得那么快,当她处于终于和陈洛一所高中的好心情中,开学的前一天,陈洛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和她提出了分手。面对陈洛的不留余地,她只能接受。

    唐诗语!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中考状元的名头,真正让她记在心上的是陈洛的表白。一个男人前一天还是她的男朋友,第二天却对别的女人告白,这中间的猫腻,让她想不相信两人的分手有唐诗语的关系都难。

    “那个人是陈洛?”冷不丁地被打断,梁敏韵有些迟钝地看向许晗,身边的人没有掩饰自己的嘲讽,冷声反问道,“不是说唐诗语拒绝了陈洛的告白?”

    “……我不知道。”即使亲耳听到,梁敏韵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心心爱慕的男人会是这种人。可是,她太熟悉陈洛的声音和气息了,里面的人绝对是陈洛本人。

    憧憬被对方亲手破灭,梁敏韵一时之间又是气愤于自己的识人不清,又气愤于这对不知羞耻的男女,一股郁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地吐不出去。

    “走吧。”

    梁敏韵一愣,直觉感到许晗是有其他的话想对自己说,现在却绝口不提,不过,“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一回想,才发现许晗刚才的表现太过镇定。

    “当然,”许晗眯起眼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你看过相同的画面,还是同一个女主角,相信你也不会觉得惊讶。”

    “相同的画面?你是说……”梁敏韵惊讶地瞪大了眼,随即目露凶光,语气急切地追问,“你上次看到他们是在什么时候?”

    “那个男人我也不认识,声音听起来有些像又有些不像,大概是在一个月之前吧。” 许晗做出回忆的表情,口中有些不太确定地回道。

    “一个月之前?”梁敏韵咬牙切齿地重复道,心中已经认定许晗说的男女就是唐诗语和陈洛。没来由的,梁敏韵就是相信许晗说的不是谎话,而在梁敏韵心中,根本没有想过唐诗语会一个月内和两个不同的男人同时交往。“真是好啊!”

    一抹笑意从眼角划过,许晗和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梁敏韵回到了自己班级所在的休息场地。相信知道陈洛和唐诗语早有勾结的信息,梁敏韵应该不会再和原著中一样只会针对唐诗语一个人,那么,就不会傻傻地被陈洛利用,到最后被陈洛反捅一刀弄得家破人亡的惨境。

    下课后,许晗借口去卫生间,复又折回器材室走了一趟。出来时,把玩着手里的微型摄像机,清黑的眼眸一闪而逝一抹冷光。

    当天傍晚,许晗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常有为敲响了许家的门。打开门,常有为挂着慈和的笑容,手上提着一款市场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

    等许晗开了电脑试用一阵后,常有为就离开了许家。 关上门,许晗抱着笔记本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拿出今天带去学校的微型摄像机,许晗伸手取下里面的内存卡,接着,将卡上的内容转移到笔记本。打开视频快速地看了一眼,许晗关掉页面,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下一串号码,“小沐,帮我查一个人。”

    “都说了不许叫我小沐,许小晗!”

    活泼充满阳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许晗的眼神柔和了下来,唇边荡着浅浅的笑意。“要叫姐姐,小沐。”

    “你只比我大一天,谢谢!”

    “那也是你姐,”不等那端的人反驳,许晗又道,“好了,别闹了,先帮我把人查了。”

    “知道了,我会尽快把资料给你,不过,你怎么不找文清哥帮忙?”

    许晗的脸色微不可查地一僵,“怎么?你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

    “你等着,明天我就把资料给你!”

    听着耳边“嘟嘟嘟”的挂断声,许晗有些无奈地笑了。秦沐,舅舅家的孩子,因为相差一天的出生,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上一世,她出事的时候,小沐正好在国外。

    后来,她从原著里面得知,小沐知道她出事后立刻回国,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追查她出事的原因。等查到孔庆航他们身上想要帮她报仇时,被身后的秦家阻止了。但是,小沐没有放弃替她报仇的念头,单枪匹马地去找了孔庆航,却被混迹黑道的沈默临先一步制造了意外。

    沈、默、临!

    许晗扣着手指敲击在桌上,欠她的,这一次,她一定会让他们一个个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第二天,秦沐果然很有效率地把许晗要的资料发到了她的邮箱。虽然对于许晗要查的这个人表示不解,秦沐却一个字都没提,只是关照许晗要照顾好自己,充分表达了对许晗的全心信赖。

    许晗笑着挂断了和秦沐的通话,鼠标点击收件箱打开了最新一封邮件,里面是关于一个叫做高天的男人的资料。如果是按资料来看的话,高天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目前在一家外贸公司担任业务主管,同事之间没有过什么大的摩擦,本人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家庭背景的话,父母在县里开了一家餐馆做着小本经营,和邻里之间的关系一直和睦没红过脸。

    这样一个不论从哪方面都不该和许晗有交集的人,也难怪秦沐会心存疑惑。若是没有重生,许晗自然不会想到这么一个人。

    高天,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人,实则是个心理上已经变态的强-奸犯。最喜欢囚禁那些看起来特别荡的学生妹,囚禁期间,会用上各种手段对学生妹进行性-侵犯,还会用上虫子蛇之类的道具辅助,个别承受不住的学生妹,更是死在了这种侵犯行为中。所以,当年案子爆出的时候,震惊了相当多的人。

    扫完资料,许晗的目光转向了搁在一旁的内存卡,纤长的手指在上面缓缓划过。既然唐诗语喜欢和男人纠缠不清,她就送一个给她,到时,也算是帮其他的女生做了件善事。至于高天,目前离他犯案的时间还有一个月,虽然不清楚他的犯案刺激来自哪里,但是,唐诗语应该很符合对方的口味,只是,可别让她失望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木有留言是不幸福的,嘤嘤嘤,求留言咩~

    ps:明天可能木有更新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