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发现楼下有灯光亮起,许晗擦着头发走到楼梯边上,低头看到许德锦往沙发上放下自己公事包,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走过九点,不觉皱了下眉。“回来了?”看来是她太过在意唐诗语的事了,竟然连爸爸每次回来都这么晚的事也没留意到。

    底下的许德锦也皱起了眉,却是因为许晗在这个点才洗头。然而,话到嘴边,许德锦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还没睡”。

    许晗点点头,对许德锦话中的淡然也不在意。“爸,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点宵夜吃吧。”

    听到她的话,许德锦有些惊讶。他是从老爷子无比炫耀的口吻中听过自己的女儿会下厨了,而且厨艺学得还不错的样子,但是,平时一贯和自己不咸不淡的女儿突然关心自己饿不饿,还要给自己煮宵夜。老实说,他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最终,许德锦什么话都没说,默认了许晗下楼转向厨房的举动。

    坐在沙发上,许德锦看着手上的资料,目光时不时扫向厨房的门,结果,资料上的字一个都没看进去。偶尔听到厨具发出的声响,等待的心情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复杂。搬到y市的这几天,除了早饭的时间,他和自己的女儿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好好相处,也不知道贝贝在学校过得如何。

    遐想中,许晗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走了出来,许德锦自觉地站起身走向餐桌。

    拿起许晗递过来的筷子,许德锦打量起碗里的面,虽然配料简单,闻着上面散发出的香气却让人很有食欲。随即,埋头吃了起来。

    旁边,许晗拿起挂在椅子上的毛巾继续擦起了头发,一边默默地看着许德锦。尽管还是那幅面无表情的样子,她还是从自己的爸爸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只可惜,不管是原著还是上一世,她都不太了解自己爸爸工作上的事。不过,想也知道,作为空降到y市的市长,前期的工作一定不好做。她又帮不上什么忙,而以爸爸的个性,也不会希望别人插手。

    许德锦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面汤,心中直道老爷子说得不错,贝贝的厨艺确实学得不错。这么一想,许德锦想起了在京城的那段日子,老爷子一直在享受许晗的厨艺,不由升起了小小的怨念。他这个当爹的,反倒是在今天才有机会尝到自己女儿亲手做的宵夜……

    “在学校,还习惯吗?”过了一会,许德锦忽地出声问道。

    许晗擦头发的动作一顿,“挺好的。”

    说完,父女俩再次陷入了沉默。许晗是不觉得现阶段的校园生活有什么可以和许德锦说的,而许德锦有心想要修补父女之间的隔阂,但许晗回答得又太空泛,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方面下手比较好。更重要的是,许德锦怕自己问得太紧,把他和许晗稍有缓和的关系弄巧成拙了。

    周围的人都以为他是因为亡妻的缘故对许晗做不动亲近,对许晗的要求也格外严厉,其实,他是不知道怎么和贝贝相处。贝贝出生的时候,他正陷入亡妻去世的悲痛中,等他回过神,贝贝已经被老爷子接在膝下抚养。

    看着一眉一眼都和亡妻神似的贝贝,他也曾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进贝贝的婴儿室想要抱抱贝贝,但是,看到贝贝那么小的身体,他又怕自己抱不好会让贝贝觉得不舒服。时间一久,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和贝贝表达自己的亲近。

    到了贝贝开始懂事的时候,看到老爷子一群人那么宠着贝贝,他怕贝贝会被他们宠坏。到时,在他们护不到的地方吃了亏,受到的伤害不是他们想补就能愈合的。所以,他才会一直对贝贝那么严肃,如果不从一开始就摆正姿态,在贝贝做错事的时候再拿出来,估计一点效果都达不到。

    “家里没有吹风机?”看到手腕上快要走向十点的指针,许德锦抬起眼看着头发依旧处于湿漉状态的许晗,低沉着声音问。

    “我不喜欢用吹风机。”

    许德锦拧起了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强迫的话,“晚上早点睡。”干巴巴地扔下这句,许德锦起身拿着碗筷进了厨房。

    望着许德锦的背影,许晗想了想,没有去抢对方手上的工作,推开椅子走到电视机下面的柜子,翻出放在里面的吹风机走上了楼。难得爸爸会这么直接地表达对她的关心,她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

    于是,许德锦洗完碗上楼听到许晗房间传出的吹风机声响,抿起的唇微不可查地上扬了几分。

    只是第二天,同坐一桌的父女俩似乎都忘了前一晚上的融洽,各做各的没有太大变化。

    “早。”来到教室,许晗就接到了唐诗语闪亮的笑容。微微怔愣,许晗冷淡地坐下,一边打开课本。

    唐诗语撑着手肘歪头看了看全当自己不存在的许晗,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她的新同桌,看起来好像不太喜欢她,每次看她的眼神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违和。

    “许晗,我们……以前是在哪里见过吗?”

    许晗侧过头,对上唐诗语没有掩饰疑惑的表情,不带犹豫地回道:“没有。”

    闻言,唐诗语伸出手指点上唇角,歪头眨眼笑道:“是吗?我还以为我们见过呢。”

    许晗默不作声地转回视线,见此,唐诗语带笑的神情微地一沉,看向许晗的目光多了几分若有所思。也许是她想多了,但是,这几年的经历告诉她,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地不喜欢另一个人,当然,有的人天生会对另一个人没来由地讨厌。而她可以肯定,许晗不是后一种。

    有了怀疑,接下去的时间,唐诗语都在暗中悄悄观察许晗这位新同桌。一天下来,发现对方除了面对梁敏韵的时候,表情会有细微的变化,其他时候都是一副冷冷淡淡不太好亲近的样子。不会主动和其他同学交谈,对于其他同学的搭讪也不会表现得很积极,甚至是有些过于疏离。

    难道是因为梁敏韵?唐诗语垂下眼,手上不停地转着圆珠笔。梁敏韵因为陈洛的关系,对她一直抱有敌意她是知道的,不过,这种骄傲的大小姐还不足为惧。许晗的话,看两人的关系也没到同仇敌忾的地步,到底会是因为什么?

    “许晗,一起走吧。”放学的铃声响起,唐诗语对许晗发出了邀请。既然观察不出结果,就尽可能多地接触这个人,只要许晗对她怀有其他的感情,一定可以在相处的过程中找到破绽,她有这个自信。

    许晗停下收拾的动作看向唐诗语,对面的人笑得一脸真诚、友好。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并肩走走路上,不时会有路过的学生把视线投向许晗和唐诗语两人身上。感觉到来自周围的好奇,许晗视若无睹地走着,耳边渐渐飘来唐诗语的声音:“在这里过得还习惯吗?”

    许晗沉默地点头,唐诗语又道:“你在这里有认识的朋友吗?没有的话,这周末我和几个朋友约好了一起出来逛街,你也一起来吧。”

    “不用了。”

    这次,唐诗语没有立刻接上话。侧首看着许晗没有神色变化的右脸,微微眯起眼。“如果是怕……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低头扫向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唐诗语暗暗皱了皱眉,然后转身走开了几步按下通话键。

    被留在原地的许晗静静地站着,压低视线的双眼不着痕迹地流连在不远处的唐诗语身上。不一会,就见唐诗语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眉眼间的温和变得肃穆,还有几分被掩饰得极淡的怒意。

    许晗挑了挑眉,唐诗语已经挂掉电话,回到她身边,抱歉地冲她笑了笑,道:“许晗,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了。改天,我们再一起回去。”

    许晗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接着,目送着唐诗语走得有些急切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写下去才发现,我果然不应该挑战从来买写过的复仇情节,都有刷不上的感觉了>﹏< ,好像一转换到原创,脑细胞就有点不够用,有些想写的情节突然就和短路了一样,怎么都写不出来,然后开始卡啊卡的,我好怕自己哪天刷不上就会想坑了它

    ps:上一章对于许晗把视频寄给高天邮箱的情节被我改动了下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