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学校,唐诗语拦了辆车直奔袁氏集团在y市的总部。袁氏集团,不仅在y市做大,也是国内知名的跨国集团,旗下涵盖了餐饮、酒店、服装、电子等连锁产业,坐落在y市的总部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到了总部的写字楼下,唐诗语一眼看到自己的助手站在门口四处张望,脸上的表情十分焦急。面色沉下,唐诗语缓步走上前,不等助手开口,淡去温度的声音让后者神色一正:“羽芊,记住,这里是袁氏。”

    “对不起,诗语,是我太沉不住气了。”明明诗语比自己小了好几岁,还是个刚刚上高中的学生,面对这种突发事件,她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学生沉稳。想到这,钱羽芊的脸上多了几分惭愧之色。

    伸手按下层数,唐诗语这才转头重新看向自己的助手,但见对方脸上的焦虑已经隐去,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口中淡淡地问道:“刚才在电话里没听你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徐铭是什么时候拿走我的设计稿?以袁氏的能力,怎么到现在才发现设计稿被送给了博采?”

    虽然唐诗语脸上不见任何厉色,钱羽芊却在这个还未真正成年的孩子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常年在上位的压力,心下一紧,斟酌着字眼回道:“徐铭当初先拿了副稿脱手,最后才把所有的资料全部拿走。和博采的合作期间,没有出去和那边的人见过面,也没有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络过,所以,一直到博采新品面世的前一天,我们这边才收到信息。也是经过了一番细查,才查到徐铭的头上。”

    看出钱羽芊的紧张,唐诗语缓和了脸上的表情,“徐铭会做出这种事,也有我的疏忽。”居然没有留意到自己助手的异样,这不是对她的讽刺么。“对这件事,王总准备怎么处理?”

    听到她的话,钱羽芊小心地看了她一眼,低头小声地答道:“王总说一切都交给你处理。”

    也就是公司不会在明面上给她什么帮助……吗,唐诗语默默地看向徐徐攀升的楼层数,平静的表情让人猜不出心中想的是什么。出了这种事,袁氏想的竟然还是对她的试探,是想等她解决不了的时候,再以“英雄”的姿态一举拿下,然后把当初的合同重新制定么?看来她这几年做的还不够啊,不然,为什么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公司的利益而是她这个客座设计师。

    “诗语?”

    唐诗语回头,挂在脸上的笑容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一边踏出电梯一边对钱羽芊安慰道:“不要担心,不过是被拿了一张设计稿。往好处想,博采已经落魄到需要拿我这个敌对公司设计师的手稿来提高公司声誉,以后,y市的服装市场能够做主的也只有袁氏一家了。”

    袁氏的服装公司刚刚入住y市的时候,y市的服装市场几乎是博采一家独大。即便身后有着集团的势力支持,初来咋到的袁氏也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在y市站稳,并慢慢发展到了能和博采分庭抗礼的趋势。而这种平和在唐诗语的崛起下一朝被打破,拥有唐诗语相助的袁氏很快赶超了博采在y市的市场。

    恐怕,这才是袁氏拖到现在才查明真相的缘由吧。

    唐诗语朝着走廊尽头的总经理办公室远远看了一眼,转身和钱羽芊进了隔壁的研发部。因为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的身份,唐诗语和袁氏达成合作之后,并没有在袁氏的服装公司办公,而是在总部挂了一个闲职。

    另一边,回到家的许晗接到了许文清的电话。电话中,许文清先是关心了下许晗在y市的生活,慢慢地,话题转移到了孔庆航身上。

    “贝贝,你最近没和庆航闹什么别扭吧?”许晗对待孔庆航的态度,刚开始许文清还没有感觉到,等到孔庆航无意中说了句觉得最近安静了很多,才蓦然发现素来喜欢黏着孔庆航,隔三差五就会打来一通电话联络感情的妹妹去了y市的这么多天,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孔庆航打过。

    许晗弯下腰打开冰箱查看里面的存货,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没有,怎么了?”

    许文清沉默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贝贝在提起孔庆航的时候语气这么平静淡然。放在以前,孔庆航随便露出的一个表情,他家的宝贝妹妹都能琢磨上一天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拿出剩下的两个番茄关上冰箱,许晗随意说道:“我和爸爸在这边都挺好的。”

    “贝贝……”许晗越是表现得不在意,许文清越是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但对许晗的态度又有些无奈。他们家,还没有谁能强迫贝贝开口说她不愿意说的事。“别让我和爷爷担心,爷爷在家里每天都会念叨你。”

    “我知道,我和爷爷每天都有通电话。”

    没什么深意的话听在许文清耳中,却是对他这个哥哥电话不勤的抱怨,不由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贝贝,哥哥这几天有点忙,把你疏忽了。”

    “没事,我明白的。”顿了顿,许晗迟疑而认真地对电话那端的许文清正色道,“哥,我已经长大了。”纵然对这个哥哥有些怨气,到底是她的亲哥哥,只要把他和唐诗语之间的关系扼杀,她相信自己的哥哥还是以前那个以家为重的好哥哥。

    “我们的贝贝当然长大了。”

    “不,我是想说,”她对孔庆航的态度,再多见几次肯定会被发现,不如先打上预防针。“我和孔庆航之间的事,你不用再为我操心,我现在懂他看我的是什么眼神。”

    这次,许文清真正愣了,再想说些什么,许晗又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没有去想自己的话会带给许文清什么感受,许晗拿起手边的鸡蛋敲碎,一心一意地做起了晚饭。

    袁氏总部的地下停车场,停在某个角落的蓝色保时捷内,一对男女正窝在后座上抱在一起热情而缠绵地吻着。走近看去,赫然是前几分钟还在自己办公室的唐诗语,和前来接佳人回去的陈洛。

    手指插在唐诗语的发间,陈洛看着唐诗语享受地闭上眼,与对方缠绕在一起的舌更猛烈地在攻占起城池,另一只手顺着大腿的方向摸向唐诗语的私-处。隔着薄薄地一片布料,陈洛的手指在那一片已经湿润的三角地带勾勒着里面的轮廓。

    “唔……”下面的手只在边缘来回摩挲,唐诗语睁开眼,布满氤氲的双眼略带迷离地看向陈洛,抱着对方的手慢慢收紧让两人身体健的距离贴得更近,秀美的脸庞一片潮红,不经意地一个眨眼,向陈洛诠释了何谓媚眼如丝。

    被这一眼看得挠心不已的陈洛,手下猛地一个用力,大掌将唐诗语的内裤撕去随手一扔。头上的手跟着下移,解去了内衣背后的钮扣。

    丰满的酥胸弹出的一刻,陈洛结束了和唐诗语的激吻,带出银丝的嘴角转移到不断晃动的“白兔”上,张口含住其中一粒,惹得唐诗语娇躯一震。“嗯……洛……”

    娇喘的声音充满情动地喊着自己的名字,陈洛拉着唐诗语慢慢后仰,唇内的舌不断舔舐上面的“樱桃”,口中则模糊不清地说道:“宝贝,替爷宽衣。”

    被陈洛一手一唇弄得胸前酥软的唐诗语嗯嗯了几声,一手撑在座椅上,另一只手摸向陈洛的裤头,接着,熟练地解开了拴在上面的皮带。身上的束缚被解开,陈洛的早早撑起帐篷的下-身就迫不及待地向唐诗语展示了自己的雄伟。下一刻,陈洛双手放到唐诗语的臀部将她托起。

    抬起头对上唐诗语难耐的神情,陈洛勾起唇划过一抹浅笑,“宝贝,今天要自己动手哦。”

    闻言,唐诗语稍一犹豫,双手移向了陈洛的下-身,然后对准自己的私-处,慢慢坐了下去,但在坐到一半的时候,被陈洛压着身体一步冲刺进到了最深处。“啊恩!太深了,洛……嗯……”

    此时,临时有事来总部找人的袁浩刚刚办完事走向停车场取车。走到一半,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前面传来,离得近了,袁浩从被陈洛刻意摇下的车窗看到了一个女生裸-露着大半个身体,摇着头上上下下地颠簸,口中发出的呻-吟就是他觉得奇怪的声音。

    等到看清这个女生的脸,袁浩睁大眼怔在了原地,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被学校男生们奉为女生的唐诗语。然而,这刻的唐诗语哪有一点女神的高不可攀,完全是一个陷入情-欲的女人。

    这……

    呆愣了几秒,内心还是相当纯洁的袁浩在两人还没发现自己之前,红着脸连车都不顾地逃了出去。至此,唐诗语的形象在尚未经人事的袁浩心中直线下降。

    浑然不知道被人看去这么火辣一幕的两人继续在车内大战,直到两人气喘吁吁地累倒在车上。把唐诗语困在自己怀里,陈洛伸手撩开对方黏在脸上的青丝,褪去情-欲的双眼是森森的寒意。“宝贝,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心情不好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我的节操真要死在这坑上了,捂面,再这样下去,我整个人肯定都会不好的

    ps:看文的妹纸,求jj收藏咩,网页收藏不幸福qaq

    pps:今天要先爬去谁啦,留言明天再回复哈,么么哒~~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