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许晗上学去坐公交的时候,在站牌下又一次遇上了梁敏韵。自从上一次一起在器材室外撞见唐诗语和陈洛之间的好事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无形中迈进了一步。大概是骨子里的某些东西比较相似,相处下来,两人发现对方的性格很和自己的眼,都有了和对方继续深交下去的念头。

    原本,许晗是有些期待没了对陈洛执着的梁敏韵会对陈洛两人做出什么举动,而现在,既然抱着和对方成为朋友的想法,看到梁敏韵除了遇上的时候无视以对,便没有其他什么过激的行为,也就放弃了去添一把火的打算。

    如果没有遇上那种糟糕的事,像梁敏韵这种再见即为陌路人的做法,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

    许晗扯了扯嘴角,走上前和梁敏韵打了个招呼。为了那种人而浪费自己的精力去折腾,哪怕结果是自己想要的,折腾的过程中累的还是自己。只是,在她的身上没有如果,她做不到从此路人的豁达。

    “你家也在附近?”

    许晗点点头,“在紫苑。”在来y市之前,许德锦是想带许晗一起入住政府分配的房子,但是,许振山觉得离学校太远对许晗不方便,恰好许晗的小姑许惠秋在y市有套房子,就让两人搬了进去。

    “那可巧了,我家就在你们小区对面,下次,我们可以一起上下学了。”梁敏韵伸手指了个方向,笑着说道。她家所在的景胥小区已经算是这一带比较好的住宅区,而紫苑,则是整个y市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住在里面的人也都非富即贵。她的这位转校生,果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好啊。”上一世,因为唐诗语的关系,许晗一直没有交到什么朋友。现在,有机会能够交到几个朋友,许晗当然不会拒绝。

    有些人,一辈子都成不了朋友,有些人的友谊却又来得特别快,比如许晗和梁敏韵。经过这一次的偶遇,原先就对彼此抱有的好感蹭地涨了一大截,心中同时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诶——等等!”

    走进校门口,许晗听到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背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同样感觉声音熟悉的梁敏韵停下脚步回头,看到气喘吁吁追过来的人影,颇感意外地喊道:“袁浩?”

    许晗一愣,转回头,逐渐靠近的人果然是不久前见过的袁浩。

    用力跑过来的袁浩看到许晗回头,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等到双方不足三米的时候,喘着气停了下来。扑腾着红晕的脸看着许晗扬起了开心的笑容,还带着喘气的声音含了几分惊喜,“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你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学生。”

    梁敏韵疑惑地看向许晗,“你们认识?”

    许晗摇头,袁浩认真地连连点头,口中略带委屈地说道:“我一直都在找你,可又不知道你叫什么,找了几天都没找到。”可惜,他的画画得不够好,何叔看了也认不出人是哪一个。

    听到袁浩的话,许晗皱起了眉,“我不认识你。”

    看到许晗不像说谎的样子,袁浩的表情有些急了,“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就是那天……”想起甜品屋的窘境,袁浩的神情顿时蔫了下去。对上梁敏韵怀疑的视线,尴尬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面,急切的语气急转而下,小声地继续解释:“那天在甜品屋,你还帮过我。”

    “我不记得了。”除了阻止袁浩和唐诗语之间的发展,许晗并不想和这个上一世也是唐诗语后宫的男人有过多的接触。

    “他是c班的袁浩。”注意到袁浩被许晗的话打击地□脸,梁敏韵凑到许晗的耳边低语一声。她和袁浩曾经是初中的同班同学,知道这个男生虽然家境优渥,心思却是少有得简单,因而,当时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她看得出许晗不是很想和对方打交道,也只能这样帮他介绍一把了。

    “你和梁敏韵是一个班级的吗?”听不到许晗的声音,袁浩又抬起了头。

    许晗没有回答,侧首转向梁敏韵,“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梁敏韵看了看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又在许晗明显不想回应的拒绝下闭上嘴,耷拉下脑袋的袁浩,又看了看对此视若无睹的许晗,略一迟疑,跟着许晗离开了。

    于是,被许晗气场镇住不敢追上去的袁浩,呆在原地巴巴地望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好半会才想起自己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没有把上次的钱还给对方。

    不过,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呢。

    袁浩弯起眼笑了起来,但在下一刻,脑海中闪过昨晚停车场撞见的画面,忍不住又红了脸。随即,目光有些纠结地找向许晗的身影。她和梁敏韵在一个班级的话,和唐诗语也是同学吧,那她会不会也和以前的他一样,对被加了很多色彩的唐诗语怀有某种憧憬?

    想到唐诗语在女神的光环下,实则是那种行为出格的女生,袁浩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喜。昨天跑得太匆忙,事后想起来,也记起了那辆有些眼熟的保时捷是陈洛开过的。

    一个女生在人前拒绝这个男生的告白,又在人后和这个男生在车内做出有伤风化的事,这种前后相差极致的女生,袁浩不禁怀疑起对方的拒绝是不是为了故意哗众取宠。

    “你真的不认识袁浩?”就她和许晗的接触来看,许晗不像是个会记不住脸的人。

    “见过一面,”想了想,许晗又补了一句,“和他不熟。”

    梁敏韵听懂了许晗是在表达不想和袁浩交朋友的暗示,轻轻笑了笑,道:“其实,袁浩这个人挺好的,遇上什么麻烦找他帮忙,一般都不会拒绝。这次,他看到你和我走在一起,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你是谁了。”

    “没关系,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迟早会认识的。”关于袁浩的为人,许晗自然知道对方的本性单纯,这个男人是原著中唯一一个不会借用自己的家世,去偏帮唐诗语整治其他和她不对盘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始终挣扎在唐诗语和其他几人暧昧不清关系的中人。但是……

    彼时,博采正在自己的公司展厅召开新品发布会。出席的记者都是相熟的报社,所以,并未遇上什么刁难,宾客之间的气氛也是和乐融融的发展良好。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发布会气氛达到高-潮的档口,莫语的助手徐铭跳出来指控博采这次的作品是盗取了莫语的设计稿,并且拿出了录音的证据。

    “袁氏方面,袁氏的高层表示莫语认为自己的助手也是情急之下才会犯错,并不打算追究对方的责任,而且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继续共事……”

    看到晚报上这篇对莫语的大度给予高度赞扬的文章,许晗在心底嗤笑了一声。两个月后,这位被莫语接纳的助手就会又一次背主,那个时候,徐铭才是真正的在圈内再无立足之地也无翻身之本。

    许晗放下晚报,弯腰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吮了一口,嘴角勾起的弧度划过一丝嘲讽。

    唐诗语,可不是一个你认错就可以一笔勾销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求留言喂食滚来滚去o~(_△_o~) ~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