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许晗曾经到过一次的公寓内,男人侧躺在沙发上,随意搭在扶手上的手抬起打了个哈欠,垂下的眼懒懒地掀起扫向正端着从私房菜馆捎来的菜肴的下属,含着几分倦意的嗓音淡淡响起:“人还没找到?”

    听到男人的话,这名下属端菜的动作一顿,脸上腆着笑对男人谄媚地回道:“老大,这京城的水有多浑你也知道,再说,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这找人的事……”不过,那个女生真够大胆的,居然敢扔老大送出去的东西,果然无知就是福啊。qqxs.cc

    闻言,男人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下属的身体跟着一抖,随即放下盘子迅速往客厅的空地走去。下一刻,男人手边的东西都朝下属一一扔了过去,倦意不减的声音多了几分冷笑:“长能耐了啊!”

    “老大,我真不是在找借口。”闪躲男人扔来东西的同时,下属不忘替自己哀声辩解。“只是,老大,那个女生看起来太年轻了,您有必要这么饥渴吗?如果你——”后面的话在男人一脚将沙发旁边的扫把正中屁股后戛然而止,双手捂着自己的臀部,下属开始放声大嗷。

    “再让我看到你这么蠢笨的样子,你就去死吧。”

    “嗷!老大,不带这么鄙视人的。我告诉你,学生妹虽然青涩,但是,到底不如——我知道,知道了,小的这就给你去找!嗷——!!”

    看到自己下属捂着屁股蹦蹦跳跳的,男人嫌弃地移开了视线,仰头又打了个哈欠,接着歪头倒向沙发,闭上眼含糊地下命:“恒悦的牛排给我准备好,另外,把厨房清理干净。”

    “老大,我心肝疼!”他才替老大把何氏的私房菜拿来好么,这还没吃上一口就准备睡了,他是真的心肝疼啊。要知道以老大的脾性,只要说出口的话,那是一定要在醒来的第一时间看到结果的,但是,老大的挑剔又必须吃到最新鲜的才满意,要是他准备的牛排少了一分热度,嗷嗷,果然会很疼啊!

    “闭嘴!”随着这句话落下,扔出的还有一双靠垫。

    下属哀怨地闭上嘴巴,然后一脸小媳妇地拿起地上的扫把钻进了厨房。一进厨房,看到满地的碎片,神色自若地弯腰扫了起来。但凡老大出入厨房拿点什么东西,地上肯定会一片狼藉。嘭碎碗啊杯子什么的,那都是小事了,总会时不时地碰坏一两件电器,堪称厨房杀手。

    y市,回到家的许晗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门被人先一步从里面打开,抬起眼,一名穿着白色职业套装的成熟女人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后看她。许晗一愣,惊喜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小姑!你怎么在这里?”

    许惠秋没有出声,而是张开手抱了抱许晗,又在她身上揉捏了几把,然后笑着松开手点头说道:“我原先还担心二哥不会照顾人,现在看来是我多操心了,你比我上次看到的时候多了些肉,不错。”

    许晗笑得有些无奈,“小姑,你来了,爷爷怎么也不告诉一声。”

    “老爷子还不知道我来y市呢,”伸手放到许晗的头上揉了揉,许惠秋拉着她进了客厅,“反正在这里也呆不长几天,就是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听到许惠秋的话,许晗诧异地问出声:“你不住这里吗,小姑?”

    许惠秋摇头,一边拉着许晗坐下,“我住公司那边,这边的事处理完了我就回去。”

    许晗失望地抿起了唇,从她记事起,有关女孩子的一切都是小姑在旁边教导她知道的,对她而言,小姑就是她的另一个母亲,也是小姑,在她的童年时代填补了她所渴望的母爱。

    照顾许晗那么多年,许惠秋哪里看不懂许晗的失望,笑着将她的脸往左右两边扯了扯,“听到小姑要走,我们的小公主不开心了?”

    许晗皱了皱鼻子,“我才不是什么小公主。”

    许惠秋笑出了声,放开手替她揉着脸,附和道:“好好,我们的贝贝长大了,不小了。这要是放在古代啊,都可以嫁人了。”

    许晗笑不出来了,注意到她的变化,许惠秋顿了笑声,神色间染上几分严肃,“怎么了,贝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仔细看看,虽然贝贝比她在京城见到的时候胖了,但是,以往搁在脸上的张扬和朝气却消失了,变得沉稳而内敛。这是她不希望在贝贝的这个年纪上看到的变化,因为,这代表着一种成长,而成长的代价往往不是那么让人愉快的。

    许晗抿着唇摇头,对上许惠秋关切没有怀疑的眼神,忍不住窝进对方的怀里。“没有,就是想你了,小姑。”

    轻喃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许惠秋沉下了脸,抱着许晗的手温柔地顺着她的长发,口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宠溺说道:“这么想小姑的话,小姑就住这里陪我们的贝贝好不好?”

    “真的?”许晗抬起头,雀跃的语气逐渐迟疑,“可是,公司那边?”

    许惠秋莞尔,伸出手刮了刮许晗的鼻梁,“公司再大也没有我们的贝贝大,就这么定了。”

    许晗弯起眼,往许惠秋的怀里又蹭了蹭,满足的表情像只餍足的小猫。低头捕捉到这一神情的许惠秋,眼中的眸色一点点转深。看来,她对贝贝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个孩子心思变得这么重。

    “许文清,你怎么照顾贝贝的?”趁着许晗下厨的空档,许惠秋上了书房拨通了许文清的电话。一接通,也不管电话那端的许文清是不是无辜,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说教,直说得许文清冷汗涔涔不住地道歉。

    “贝贝这些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心里的阴郁朝侄子发泄完,许惠秋心情舒畅了,话题也终于点到了正题。

    许文清愣了愣,“小姑,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贝贝出事了?”

    听到许文清不似作伪的急切,许惠秋疑惑地皱起了眉,“你不知道?贝贝在京城的时候有没有遇上什么特别的事?或是受到什么委屈?”

    许文清认真地想了一会,得出的结论还是没有。“等等,小姑,”感觉到许惠秋想要挂电话的举动,许文清急忙出声拦下,口中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贝贝到了y市之后,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庆航。问她什么原因,和我说长大了,明白庆航看她的是什么眼神。”

    “我知道了,这事你别和老爷子提。”

    “我明白。”

    挂掉电话,许惠秋抱着手臂立在窗前,皱起的眉没有因为许文清的一番话舒展,反而皱得更紧了。贝贝对孔庆航的感情,他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看得见,两家又背景相当,都是跟着老人家一路过来的,如果能有个好结果,自然乐见其成。不过,时间久了,她就不太乐意贝贝和那个孩子太过亲近,那孩子的心思不是贝贝能够把握的,她不想到时候等来的是贝贝的伤情。

    回到楼下,许惠秋绝口不提刚才的电话,也没有问许晗有关孔庆航的任何事,只是问她在学校的情况。许惠秋不说,许晗也不会想到自家小姑对自己的猜疑,已经认定问题出在孔庆航身上,面带微笑地一一回答。

    “小姑,这是我特意为你熬的莲子汤,你尝尝。”从厨房舀了一碗汤出来,许晗把碗递给许惠秋,坐下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上一世,她从来没有想过小姑会走得那么早,后来却想着,小姑那么早走也是好的,至少不用受她连累。

    不同于爸爸转去从政,小姑既没有如爷爷所愿上军校,也没有学爸爸去从政,而是一个人跑到省外下海经商去了。为这事,爷爷整天绷着一张脸,连她说笑都不管用。后来,小姑在磕磕碰碰之后闯出了一番事业,和爷爷之间的关系慢慢缓和,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个人问题得不到解决。

    那个时候,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小姑和爷爷的争吵会惹来那种结果。一次大吵之后,小姑气得决定飞往国外散心,却在起飞的当天飞机失事,收到消息的爷爷一下老了,身上的病也从那个时候落了下来。

    “贝贝的手艺真不错,以后谁娶到我们的贝贝,那可真是大大的福气。”第一次喝上自家侄女熬的汤,许惠秋连连喝了几口,抬起脸正看到许晗因为想起过去而流露出的一丝悲伤,以为是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联想到了孔庆航,心中对于之前的猜测越发肯定了。

    “小姑,你就会取笑我。”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让小姑出事!

    “那么,我们的贝贝能不能再给姑姑添上一碗?”许惠秋把喝空的递出去,眨眼说道。

    “乐意之至。”

    到了周末,许晗一个人走在y市的街上闲逛。路过街边的报刊亭,随手买了一本时尚杂志。

    等到吃饭的时候,许晗翻出了这本时尚杂志。看了几页,许晗扫兴地把杂志扔在一旁。原因无他,杂志的第一篇就是介绍的莫语,并把莫语这一期的新品夸得只怕让那些资深设计师羞愧不已。

    “你当自己什么人呢!还想拿自己的作品和莫语比?还是早点回家吧。”

    “小顾啊,有些事做做梦就好了,梦醒了,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别想些没用的。”

    说着客气带笑的话,语气中却充满了不屑的鄙夷,许晗转头望了过去,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袁氏的服装公司。不远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涨红着脸站在门口,看样子是被气出来的。在他对面,站了一个保安,还有两个中年男女,此刻,那位中年妇女正将手上的一叠稿纸摔到青年手上。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啊,让我看到点击大喜让我看到评论大悲看到收藏又惆怅,真正是极坏的( ̄e ̄*)但是,谁让我就是爱妖精呢,也只能继续被你们磨着虐了╮( ̄▽ ̄")╭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