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晗的身影走入视线,孔庆航收起刚刚挂断的电话,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颀长的身影立在车前,嘴角扬着几分暖意的浅笑,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漫过,衬得那张如玉般的脸越发俊逸。

    不少女生咋见如此出色的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学校门口,纷纷侧目而望,即便是男生,在注意到孔庆航那一身寻常人家没有的高贵气质,也好奇地打量了过去。

    许晗低头看了一眼短信发送成功的提示,脚下脚步不停地走到孔庆航面前。微微仰起头,对面的人和着她的动作低下头,弯起的唇角上扬一个弧度,表达了对见到她的欢喜。

    许晗偏头不着痕迹地掩去了眼中的那抹厌恶,“你怎么来了?我哥知道你过来吗?”

    听到许晗的话,孔庆航一愣。他以为在京城的自己突然出现在许晗面前,从来不会掩饰对自己恋慕的许晗应该会雀跃,但像现在反应淡淡的,似乎还多了一些不喜欢自己到来的排斥。

    “看到我不高兴?”孔庆航不认为跟在自己身后的丫头会一朝变卦,大概是这位许家的公主又遇上什么心情不顺的事了,这么想着,面上的表情越加柔和。“你这丫头,我可不是空手来看你的,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说完,转身回到车内取了一个盒子递给许晗。面对孔庆航期待的眼神,许晗默默地接下打开,却在打开的一瞬,无波的表情微不可查地一变,盒子里摆放的不是别的,正是莫语最新设计的一款连衣裙。

    “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喜欢莫语的设计吗?这是最新一季的,市面上还没有出售的,喜欢吗?”许晗的没有反应,孔庆航当成了惊喜的过度,说话的语气便带了一丝笑意。

    “麻烦了,谢谢。”许晗不说喜欢也不说讨厌,客气的道谢生生拉开了自己与孔庆航之间的距离。

    察觉到这份不经意间流露的疏离,孔庆航暗暗皱了下眉,视线落在许晗身上,对方的目光坦荡荡地反而显得自己过于多疑。“丫头,你和我之间道什么谢?”

    “许晗。”轻快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许晗回头,梁敏韵略带抱歉地走上来,“没让你等很久吧?”

    许晗摇头,心中却道来得正是时候。“庆航,不好意思,我今天约了同学在先。”睁着无辜而歉意的眼注视着孔庆航,后者微微一笑,“你们约了去哪,我送你们过去吧。”

    果然,孔庆航还是孔庆航,她的话明明打断了他的计划,这个人却不会明着提出陪她们一起约会,更是体贴地给她们当司机,只怕到了目的地就会以晚饭的名义和她们一起吃个便饭……

    “不用了,已经有人来接我们了。”会成为朋友,总会对自己的朋友有些了解,梁敏韵便是看出了许晗对孔庆航的不喜。直觉方面,女人的感官有时候特别敏锐。“倒是我有些抱歉,打扰你们的叙旧了。”

    孔庆航的视线越向两人身后看了看,口中对梁敏韵温和地笑了笑,“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也没通知丫头一声就跑来你们学校,如果你们离开得早,回头,扑了一场空的我恐怕要被丫头笑话了。”

    这一番话,把和许晗之间的亲昵流于言表,梁敏韵伸手挽上许晗的胳膊,“那我们先走了。”

    孔庆航笑着揉上许晗的头,“丫头就麻烦你照顾了。”

    这一刻,孔庆航没有感觉到许晗的异样,梁敏韵感觉到了许晗身体的僵硬。压下心中的疑惑,梁敏韵对孔庆航肯定地点点头,带着和孔庆航告别完的许晗上了自己家的车。

    少刻,接到孔庆航电话的唐诗语姗姗到了校门口,接着在其他人注意不到的空挡钻入了孔庆航的车子。

    一接到唐诗语,孔庆航立刻发动车子疾驰。奔出一段距离之后,孔庆航踩下刹车,一只手拽过唐诗语的身体,刚要一亲芳泽,平和的眼眸闪过一抹阴霾,紧紧盯向唐诗语,“你身上怎么有别人的气息?”

    “你别说些没影的事,”唐诗语面色不改地反驳,“不是说要借许晗让我‘认识’你么?”

    孔庆航认真地看了她好一会,禁锢在对方身上的手轻轻拉扯了下领带,一边遗憾地回到:“她有事先走了。”如若不是诗语的身份太过平凡,他的母亲又太过强势,而他还没有拿下整个孔家,他又何需用这种方式正大光明地认识诗语,让家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我和你说过不止一次了,我不想介入你们这种豪门世家,不是我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配,而且是不愿意。”

    “你敢反悔!”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一切都是你强加给自己的。”

    孔庆航看着唐诗语完全事不关己的模样,冷笑一声,单手扣住对方的手到后背,人跟着俯下,张开的嘴一口咬在脖子边缘的肌肤上。

    唐诗语忍不住呼痛一声,孔庆航却从这声压低的喊声中感觉到了对方的需求,俊秀绝伦的脸微地一个扭曲,腾出双手将唐诗语单薄的上衣撕开。

    “孔庆航,你做什么!”双手按在胸前,唐诗语蹙起眉,斥道。

    孔庆航勾着手指划在面前细嫩的皮肤,映着掠夺神采的双眼眯起,冷下温度的声音却挤出了世间最温柔的口吻:“没办法,你的嘴不诚实,只能让你的身体给我答案了。”

    唐诗语的心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那双大手就把她的短裙也一并撕了。“孔庆航!就算你要了我又怎么样,我的答案还是不会变的。”

    孔庆航无奈地摇了摇头,整个人将唐诗语压在了座椅上不能动弹,一只手恶劣地拉扯她身下唯一的遮羞布。“诗语,把这么容易被人撕破的布料穿在身上,难道不就是想我上了你?”

    唐诗语闭上眼别过脸,“随你怎么说。”

    “你真把我小看了,以为摆出这幅木偶的姿态我就对你没兴趣了?”

    随着似嘲讽自己自不量力的轻笑声响起,没有任何的前戏抚摸,一个异物就不顾自己下面的干涩,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比任何一次都要直接和猛烈,带着压抑到现在的愤怒还有对自己的势在必得。

    在狭小的空间内,让人脸红的“啪啪”声尤其清晰地灌入耳中,夹杂着自己克制不住的呻—吟。这种不受控制的迎合表现令唐诗语无数次厌恶自己身体的敏感,只要被他们随意一撩拨就软得不行。

    “诗语,我也说过不止一次,你只能是我孔庆航的女人!唔……怎么还是这么紧,你咬得太紧了,诗语……”

    “嗯……”

    另一边,许晗和梁敏韵吃了一顿饭才回家。期间,梁敏韵没有问过一句有关孔庆航的话,也没提许晗故意约自己挡掉对方的原因,这份体贴让许晗对她又亲近了一些。

    回到家,许德锦和许惠秋依旧没有回来,许晗拿着孔庆航的盒子上了自己房间。关上门,许晗将盒子狠狠摔在了床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已经回家啦,更新是手机码的,所以排版方面不知道有木有乱,乱的话多多包含。明天的话,有时间我继续爪机码子,木有时间就后天端午节再见啦,都要过个快乐的端午节哟>3<

    话说,唐妹纸被我写到和后宫男在一起就成了啪啪啪的情节,这个不会被讨厌吧t^t

    某变态高某我木有忘记啦,下章么意外的话应该会出现,然后,留言爪机回复不太方便,等我上电脑了再回复,么么哒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