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今天上学我送你过去吧。”

    许晗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掠过许德锦的时候,对方正拿起手边的豆浆。转到隔壁的许惠秋,许晗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小姑。”

    “如果不是时间不方便,我可是想天天送你上下学。”因为抱定了单身主义,没有孩子的许惠秋早就把许晗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以前在京城,因为老爷子的关系,许惠秋可是半点都插不上接送许晗上下学的事。

    许晗轻轻笑了,“小姑,我都上高中了。”

    听到她的话,许惠秋拿眼睨了她一记,“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

    许晗不说话了,只是神情温和了许多。许惠秋看在眼里,侧头对看着注意力在报纸上,实则放在两人身上的许德锦得意地挑了挑眉。对此,许德锦不为所动地继续看报纸。

    过了一会,许晗和许惠秋吃完早餐准备走人的时候,许德锦不紧不慢地甩出一句:“再呆几天就走?”许惠秋眉梢还没褪去的得意瞬间没了,回头再去看许德锦,自己的二哥还是那幅看起来有些冷淡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

    “爸,我们走了。”

    许德锦点点头,出声嘱咐了一句,便看到两人手挽着手走了出去,眼神微微一暗。

    小区门口,刚搬来紫苑的某青年提着早餐走进来,转向自己所在的六号楼时,与迎面开过来的红色跑车擦身而过。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某青年漫不经心的眼神蓦地一振,目光紧紧追向了跑车后面的车牌。

    居然这么巧?

    某青年这么想着,脚下迈出的步子一点也不慢。该不是老大早就知道对方住这里了吧……

    “贝贝,”许晗放下手中的英语单词侧首看向许惠秋,“顾景源是你介绍他去我那的?”

    “顾景源?”许晗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声,就听到许惠秋用着揶揄的口吻又道,“总不会是你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人来找小姑了吧。”

    许晗想起了前几天遇上的那个毒舌男,好像是叫小顾?

    表情闪过的恍然被许惠秋看到,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也不记得和小姑提前说一声。如果不是认出纸条上的笔迹是你,我还在纳闷是哪个人介绍的,也不给人一张名片,什么都没和人说明白,扔了一个名字和电话就完事了。”

    许晗往椅背靠了靠,视线重新落向手中的单词,一边带着几分笑意问道:“这么说,他来找过小姑了?小姑也准备给他机会了?”

    “小姑还要谢谢你替我找来这么一个人才,虽然说的话可能不太动听,不过,他的设计确实让人惊艳。”第一眼看到顾景源拿出的设计稿,许惠秋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顾景源的设计,不仅包含了自己的个人特色,也把时尚的元素添加了进去,但又不会主次不分,非常适合市场。

    “我遇上他的时候,他的设计正被袁氏的员工质疑,并拿莫语的设计和他相比。”翻过一页,许晗笑着看向许惠秋,“我看了他的设计,比起莫语的,我觉得更有大家之风。”

    “小姑也是这么想的。”说着,许惠秋笑了笑,笑容中隐隐含有一丝不可见的不屑,“这几年,莫语的设计被y市的人捧得太高,已经容不下其他的设计。”

    许晗勾起唇角,肯定地说道:“有了顾景源,我相信小姑可以打破这种局面。”

    许惠秋不置可否,但是,眉眼间的神情却是流露出了对这份肯定的势在必得。

    “许晗,你认识星辉的许总?”在车内看到许晗和许惠秋告别的一幕,梁敏韵一下车就追着许晗跑了过去。等到两人并肩,侧头一脸羡慕地看着她,“你也姓许,你们是亲戚?”

    “她是我小姑。”作为朋友的话,许晗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要份许总的签名?”这个时候的梁敏韵脸上焕发着在追星族身上常见的光芒,一双眼晶亮亮的,完全不复平时那幅有些高傲的模样,许晗便多看了几眼。

    察觉到自己的异样,梁敏韵含蓄地对许晗笑了笑,一边替自己的兴奋解释道:“许总是我的偶像。一个人从白手起家到现在备受瞩目的商界新星,中间的奋斗一定很辛苦,可是,我在许总身上感觉不到那些疲惫和辛苦,看到的总是神采飞扬的一面,很耀眼,也很让我向往。”

    “你都这么夸我小姑了,我如果不帮你要份签名,不是太说不过去了?”许晗眨了眨眼,身侧的梁敏韵听了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欢喜,上前挽上她的胳膊和她感激地道谢。

    “对了,你知道今天是班长的生日吗?”见许晗摇头,梁敏韵将自己知道的小道消息说了出来,“听他们说,班长会在金碧辉煌请客,似乎还订上了一间包厢。”

    金碧辉煌,是y市相当有名的一家高级饭店。在这里吃饭,必须提前几天预订位置,不然,肯定无功而返。而想要预订到这里的包厢,那就需要持有这里的贵宾卡。金碧辉煌的贵宾卡,又分普通卡、金卡、银卡和白金卡。如果持有的是白金卡的话,随时可以享受饭店为白金卡会员提供的特制包厢。另外,每一家金碧辉煌都在顶层设有娱乐设施,但是,只对金卡以上的会员开放。

    所以,慢慢地,在金碧辉煌请客也成了身份的一种象征。

    不过,班长……许晗记得这位平时颇为低调的班长看起来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难道是她看错了。只是,为了生日就把地点定在金碧辉煌,也不太像是班长平时的作风。

    读懂许晗的疑惑,梁敏韵颇有深意地笑了。“我听到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以为班长‘深藏不露’,后来,问清楚了才知道班长不知从哪里和人借了一张金卡。不过,本来班长的原定计划是随便在学校附近找家饭店请客,然后,不知道是谁说唐诗语也会参加,班长就把地点改到了金碧辉煌。”

    扯到唐诗语,许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班长刘烨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木讷的模样。“大概是哪个男生说了什么刺激的话。”

    “那你到时候是去还是不去?”

    “班长相邀,自然是要去的。”

    到了班级,刘烨果然在某段课间时间向班上的同学提起了请客的事。底下的学生听到金碧辉煌,早就有向往的,哪里还会拒绝。又听到一向甚少出席聚会的唐诗语也会出席,更是没了拒绝的理由。于是,一群人定了放学后一起去金碧辉煌。

    放学后,许晗接到了孔庆航的电话。这一次,孔庆航学乖了,没有在校门口等着,而是先电话问了许晗的行程。等听到许晗的班级上聚会,还是全班同学一起参与的聚会后,说了没几句就挂了,也不提接她放学的事。

    收起电话,许晗清冷的面容嘲讽一闪而逝。这么着急的挂电话,不用想也知道是去和唐诗语联系了。一向对她不温不火的孔庆航会在y市逗留,除了唐诗语,她想不到别的动机。上一世,是她主动把唐诗语介绍给孔庆航认识,后来看了原著才知道根本是两个人商量好的,利用她来当两人正大光明认识的桥梁。这一次,恐怕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吧。

    “怎么了?”看到许晗接了个电话,表情就变得怪怪的,梁敏韵有些担心地问。

    许晗摇了摇头没有解释,转身和梁敏韵一起进了拦下的出租车。

    二十几分钟之后,除了迟迟不见的唐诗语,高一a班的人全部聚集到了金碧辉煌的门口。又等了几分钟,在其他人向往金碧辉煌的催促中,刘烨收回了看向马路的目光,抱歉地带着众人走进大堂。

    一进大门,门口两位笑容甜美的迎宾小姐就让众人感觉到了何为如沐春风。踏进大堂,奢侈的装潢又让众人惊讶了一把,原本雀跃和期待的神情多了几分拘谨。倒是刘烨,显得极为淡定,让身后跟着的同班同学刮目相看了一番。

    到了前台,众人跟着前来领路的服务员上了包厢所在的楼层。一路上,二十多号人晃晃荡荡的,很是惹人注意。许晗和梁敏韵则默不作声地走在最后,偶尔瞥一眼走在最前头强作镇定的刘烨。对视一眼,都在心中肯定了这位班长大人确实是为了博“美人”欢心做出的“豪爽”,而不是本身就有这种消费能力。

    “还真是为了某些人,什么都不管了。”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梁敏韵悄声对许晗嘀咕道,言语中流露出了对刘烨的失望和鄙夷。作为市委千金,虽然家境宽裕,梁敏韵也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随意拿父母的钱挥霍,尤其还是这种没什么必要的大宴请。

    看了一眼前面的同学,许晗握了握她的手,低声回道:“班长搞出的动静这么大,班主任一定坐不住。到时候,可能还会请家长。”他们班的班主任,因为年轻,所以,会比一般的班主任对学生更有要求。

    想到那位充满干劲的班主任,梁敏韵抿唇笑了起来,手上拉着许晗进了包厢。

    没有和班长那群班委坐一桌的欲-望,两人转到了另一桌。看着坐在周围盯着菜谱安安静静的同学,许晗和梁敏韵两人也懒得去翻桌上的菜谱,就坐着等隔壁那桌点菜。

    结果,姗姗来迟的唐诗语在刘烨点完菜的时候进了包厢。对于唐诗语的迟到,除了个别几个,没有一个人抱有微词,反倒是因为唐诗语的出现,脸上有了喜色,包间内的气氛也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哎~潘总,您走错了,我们的包厢不在这边。”

    “我看着呢,没走错,谁说我走错了!”

    下一刻,一股隔着老远就闻到的酒味随着门的打开扑向了在座的学生。接着,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跌跌撞撞地走进来,在他身后追着一个神色无奈的青年。

    扑鼻的酒味飘入,一些女生当即拿了纸巾捂住鼻子,一边有些忌惮地看着越走越近的中年男人。谁想,这位喝醉酒的中年男人一看到坐在中间的唐诗语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然后摸上对方裸-露一部分肌肤的香肩不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昨晚回来太累就早早上床睡觉了,所以没更╭(╯3╰)╮

    繁子,地雷谢谢,继续爱你,么么哒=3=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