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晗觉得唐诗语在男人眼中大概有一种天生的吸引力,不然,在座的女生有比她漂亮的,有比她气质的,也有比她娇柔的,对方偏偏就看准她一个人下手了。再看到周围义愤填膺站起身准备替唐诗雨解围的男生,许晗回头端起桌上的茶杯,视若无睹地喝了一口。

    “年纪轻轻的,怎么动手打人呢?你们知道我们潘总是谁吗?出了事,你们谁都担不起!”眼见四五个男生过来拉扯潘越,并在拉扯的过程中和潘越起了手脚上的争执,作为潘越秘书的林秦站不住了,一边上前帮忙,一边厉声喝住这几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

    可惜,美人在前,又年轻气盛的少年完全无视了林秦暗在的威胁,继续将潘越的爪子从唐诗语身上扒开。结果,扒着扒着,两伙人还真动起了手。

    “你们谁去叫下饭店的经理?”被男生“解救”出来的唐诗语对围观在旁边的其他男生开了口,听到她的话,短跑不错的张明拔腿跑了出去。

    “诗语,你没事吧?”

    “金碧辉煌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给放进来。”

    女生们安慰唐诗语的话飘入耳中,和梁敏韵视线撞到一起的许晗对她挑了挑眉,后者扬了扬唇,低头凑到她耳边,“人家帮她,她自己倒是躲得快。”

    “那也是他们自己愿意的。”

    梁敏韵轻哼一声,“没眼光。”

    许晗笑了,视线往唐诗语身上瞥了瞥,点头附和:“这倒是句实话。”这回,换梁敏韵笑了。

    许晗和梁敏韵聊得乐乎,其他女生可是看着和成年人扭打在一起的几个男生神色焦急,充满担忧,不时还会发出几声很轻微的低喊声。而被隔壁桌女生围在中间的唐诗语,垂着眼和身边的人低语几句,看向男生那边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担心。

    过了一会,张明带着饭店的经理何盛之还有几个保安赶了回来。一到包间,何盛之迅速地将房间内的情况打量了一遍,但在扫到人群中的唐诗语,神色一震,忙吩咐旁边的保安前去拉人。

    “何经理,你来得正好,我们潘总只是不小心走错了房间,这些学生就揪着我们潘总不放。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走错了房间不算,还想调戏我们诗语!”

    “就是!犯了错还这么有理,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呢。”

    “还说什么总,就你们这修养,估计也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小作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好利的嘴。”

    两边的争执,何盛之在听到调戏诗语几个字就已经听不下去了,脚下蹭蹭蹭地走到了唐诗语身边,一脸关怀地弯腰问道:“唐小姐,实在对不起,是我工作没做好,您没事吧?”

    这一幅放低姿态的模样落在其他人眼中着实吃了一惊,纷纷投向面不改色的唐诗语,原本仗着潘越身份的林秦的底气也弱了几分。虽然一个饭店的经理不算什么,但是,搁在金碧辉煌,却是比一般的公司老总更有面子。

    说起金碧辉煌的发展,在以前只是一家普通的高级饭店,也有会员卡,只是没有像现在分这么细。但在几年前,东家易主,饭店的格局突然就变了。然而,在金碧辉煌越来越让人趋之若鹜的同时,一直没被挖掘出身份的幕后的老板,其身份也越来越神秘。相对地,各分店经理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

    “何经理,这位是?”何盛之对待唐诗语的态度,不得不让林秦重视。别看潘越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很神气,放在y市遍地人杰的地方,潘越连号都排不上,至多也就能排个中等。

    这时,在包厢内久等不到客户的高天找了过来。听到这边的动静,往里面一看,先是看到自己的客户正在耍酒疯,随后看到了那天睡在车内的学生妹。目光微闪,高天立在门口竖起耳朵静静地听起墙角。

    包厢内,何盛之没有回答林秦的疑问,一双眼只等着唐诗语的回复。后者漫不经心地拿眼轻轻一瞥,何盛之立刻会意,伸手让保安将不服气还在耍酒疯的潘越架了出去。得不到答案的林秦心有不甘地瞪了一眼,便灰溜溜地退出房间去追潘越。倚在门口的高天则在潘越被架出去的时候,便往包厢走了回去。

    碍事的人不在了,何盛之笑容满面地又道:“唐小姐尽管放心,这件事我们金碧辉煌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今后也绝不会让您在我们店里遇上像今天这么不如意的事。”外界的人只知道金碧辉煌最高级的会员卡是白金卡,却不知在上面还有一张钻石卡——可以凭借这张钻石卡在任何一家金碧辉煌免费消费。

    而钻石卡的持有者,就何盛之所知不会超过三张,眼前的唐诗语恰巧拥有其中一张。拥有钻石卡的条件是什么,他们做经理的也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不能得罪拥有此卡的人。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我的同学,”语气一顿,唐诗语的视线似有若无地在打架的几个男生上溜了一圈,“因为我受了不小的惊吓……”

    “这一顿,我就擅作主张先请了。另外,在座的所有同学,为表我们金碧辉煌对各位的歉意,都可以在我们金碧辉煌享受一次免费用餐。”捕捉到某些学生眼中的惊喜,何盛之心下略一松,再看向唐诗语,果然表情缓和了许多。“不知道这个补偿,唐小姐还满意吗?”

    唐诗语轻蹙了下眉,转头看向刘烨,低柔的声音含了几分歉意:“班长,你介意吗?”

    刘烨一愣,回过神后,当即摇头表示不介意。原本,他还在想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把消费在金碧辉煌的钱和父母圆上,现在有人主动揽下,他当然不会介意。

    内心深处,刘烨甚至是感激唐诗语的,如果不是唐诗语,这一回请客真正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了。虽然会改在金碧辉煌的起因就是出在唐诗语身上,刘烨却很只觉地忘记了这个前因。

    “劳你破费了,何经理。”

    “哪里的话,唐小姐可是我们请也请不来的贵客。”

    何盛之离开后,包厢内瞬间沸腾了,所有学生都围向了唐诗语,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那羡慕的眼神,崇拜的神情,向往的热情投在唐诗语身上,仿佛刚才被何盛之如此对待的是他们自己一般。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被遗忘在角落的两人不受影响地翻着菜谱打发时间,偶尔注意到有些人神情间略带疯狂的狂热,许晗好奇地问了一句。

    “可不是?”视线掠向页面上的油爆虾,梁敏韵眼中的色彩微地一亮,耳边听到许晗的话,嗤笑地回道,“现在又上了这么一出,她的地位算是无人动摇了。”a班的人原先就对唐诗语抱有极大的好感,而这个人表现出的出色又是他们所追赶不及,也是无法踏入的领域,自然就把对方划出了同学的身份。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追星般的喜爱和维护。

    现在,唐诗语竟然能让金碧辉煌的经理对她这么“讨好”,众人眼中的唐诗语变得越来越高不可攀。这种高不可攀又和高傲带来的距离感不同,而是一种对彼此双方能力上的差距产生的认知。

    “那你知道金碧辉煌的幕后老板是谁吗?”原著里根本没有今天的这一出,对于金碧辉煌也没有详细的写过,许晗也就无从得知这家店的背后老板是谁。

    “我还以为你对这个没兴趣呢。”有着隔壁桌的热闹,梁敏韵也没心情去逗弄许晗,直接把答案说了出来。“好像是叫什么邵永申吧,听我爸说,这人可能和黑道有些扯不干净。”

    邵永申?

    许晗皱了皱眉,她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转头一想,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依赖原著上写的内容。不管原著上写了什么,她现在生活的是真真实实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想到这,许晗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发现得早。如果她做什么都去依靠一本小说来判断,长此以往,原著带来的预知就会让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一种优越感,到时候,她也融入不了这个世界了吧。

    一顿饭,算是吃得皆大欢喜。出了金碧辉煌,刘烨以自己没有请客为由,又发出了去k歌的邀请。这会,倒是不光许晗和梁敏韵两人拒绝,因为唐诗语的临时有事,一部分女生跟着拒绝了。

    回到紫苑,许晗在小区门口就下了车。慢步走在小区内,吹着有些凉的夜风,许晗感觉到清醒不少。正要转弯,一道人影急冲冲地从对面跑过来。

    许晗侧身往旁边一避,这个人却停在了自己面前,心下暗自戒备。抬起眼,明亮的路灯下,对面那张似乎在哪见过的脸清晰地映入眼帘。

    “哎呀,是你!真是缘分啊,原来你住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我在留言好像回复了不止一次男主是哪位,不过,还是在作者有话说重复下吧,本文1v1,男主没有啥意外的话,就是出场几次都木有给过名字的某二货男,现在和许妹纸住一个小区呢0 0

    然后,明后两天有事,更新不太保证,我尽量挤出时间>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