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语,你怎么敢!

    孔庆航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和男人吻得无比激情的女人,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攥紧,不一会,微微泛起了白,也突显了上面的青筋。不用再去辨认,孔庆航十分确信车内的这个女人就是这几天对他忽冷忽热的唐诗语。

    信号等亮起,孔庆航不顾后面接连叫起的喇叭,也没有理会因为自己的乱转弯而引起的交通障碍,一路追着唐诗语所在的车子疾驰而去。追逐的过程中,被怒气冲破理智的孔庆航不断飙着速度。

    开在前头的车,唐诗语从后镜中看到尾随在后面的跑车,被陈洛挑起的红潮慢慢褪去。侧头看向身边似毫无所觉的陈洛,唐诗语咬了咬唇,“洛,开快点。”

    “嗯?”从唐诗语的声音中听出一丝异样,陈洛挑了挑眉,余光掠过对方逐渐变得正色的脸,唇边荡出一抹了然的笑容,“是因为后面的那辆车么?宝贝~你是不是满了我什么,嗯?”

    唐诗语没有回答,低头整了整在激吻中打开的领口。“你不是一向在我面前自诩自己的赛车技术如何厉害吗?现在有这个机会让你表现,你不愿意让我看看?”

    陈洛轻笑出声,握着方向盘的另一只手抽出划在唐诗语的脸上,点至下巴的位置,两指抬起她的下巴,拇指慢慢扣上那一双刚刚被自己滋润过的红唇,“宝贝,那你可要坐稳了。”说完,车子以快了刚才不止一倍的速度奔了出去。

    望着彼此间越拉越远的距离,孔庆航的眼神越来越冷,到最后,眼底深处漫出了一丝疯狂的色彩,完全地飚起了速度,一边不断拨着唐诗语的电话。

    “哼嗯?干得还不错嘛。”看到非但没有把后面的车甩掉,反而让对方离自己更近,陈洛的神情多了几分兴味。“他是谁,宝贝?”没有任何犹豫,陈洛肯定了对方的性别。

    “一个朋友。”

    “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唐诗语蹙起眉,手中再次挂断孔庆航的来电。虽然陈洛看着各种不靠谱,也爱玩各种花样,但是比起占有欲强盛的孔庆航,她更喜欢和陈洛在一起的感觉。而在孔庆航身边,她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一个动作会不会又惹来对方的怒气,偶尔从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她有一种自己被对方当成私有物的感觉,这让她相当抗拒。

    “宝贝是害羞了?”瞥见唐诗语听到时露出的不满,陈洛满意地笑了,看来这个人在宝贝心中的形象不太好呢。“但是,我突然想要见见宝贝的朋友怎么办?”能让宝贝看上的男人,肯定不差。

    唐诗语嗔了他一眼,“陈洛!”

    陈洛却享受般地接收唐诗语的不满,“没关系,宝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唐诗语忿然,却又拿陈洛没办法。果然,随着陈洛说出这个决定,车子的速度跟着缓了下来。很快地,没有改变速度的孔庆航越过两人将车子拦截在一处转向郊区的岔口上。接着,双双走下车。

    像是故意要气孔庆航,陈洛是以揽着唐诗语的腰的动作出现。看到那只紧紧黏在唐诗语腰上的手,孔庆航沉寂的双眼眸色再次转深,脸上的表情冷得深沉,酝酿暴风雨的目光锁向唐诗语,低声吐字道:“诗语,过来。”

    唐诗语抿着唇站在原地不动,她能感觉到此刻聚集在孔庆航身上的怒气值有多高。这样的孔庆航对她来说,太过危险。

    唐诗语的不合作,孔庆航眯起了眼,陈洛脸上的笑容越加灿烂肆意。晚风拂过,穿在三人中间却似凝结了一般停滞不前。下一刻,死一般的静寂从三人身上蔓延而出布满在周围。

    “你找我有事?”就在孔庆航的忍耐达到爆发的濒临点,唐诗语开了口。

    “他是谁?”

    被提到名字,陈洛对孔庆航友好地露了个笑脸,口中不无恶意地抢在躺诗语面前回道:“我和宝贝是一个学校的,我叫陈洛。”

    “宝、贝?”孔庆航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念出这记爱称,落在许晗脸上的目光似冻了一层寒冰,看得后者有些犯疼。“诗语,你好像忘记我曾经对你说过的那句话。”居然让别的人在他面前叫她宝贝?唐诗语,你真是能耐了啊。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和没有关系。”有陈洛在身边,面对渐渐不再掩饰自己阴郁的孔庆航,唐诗语多了几分底气。“我早和你说过,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谁的所有物。”

    闻言,一股戾气充斥在孔庆航周身。唐诗语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陈洛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却发现这个戾气越发浓郁。但想到孔庆航对自己的控制欲,抬起脸倔强地回视过去。孔庆航一步一步走上前,唐诗语想要往后退,身边的陈洛揽着她一步不让。

    转头去看陈洛,依旧维持在刚才对孔庆航的兴趣上,嘴角扬笑,最是漫不经心的时候。唐诗语,默然这个人果然还是不靠谱。然而,她的这一举动看在孔庆航眼里,那是带有求助的眉目传情,心中的郁气满满地无法溢出。

    “诗语,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上前一把扼住唐诗语的手腕,孔庆航恢复平日的温和,语气也极度柔和,就像是在安抚不听话的宠物。

    “虽然知道你们是朋友,不过,你是不是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我呢?”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有些微微的发颤,陈洛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脸上挂着温文无害的笑容对着孔庆航歪头提醒。“如果你找宝贝有事的话,这事也有个先来后到,不巧,今天我约得比较早。”

    孔庆航没有理睬陈洛的说辞,钳着唐诗语的手腕用力一扯,硬生生地将她从陈洛的身边拽到自己怀里。迎面对上陈洛敛下的笑意,孔庆航冷笑一声,眉眼间尽是对陈洛的轻视,“诗语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能带她离开。”

    “孔庆航,你不要做得太过分!”

    “我过分?过分的不是你唐诗语吗?”

    陈洛支起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招惹上占有欲这么强盛的男人,宝贝居然还有勇气来招惹他,难怪一看到宝贝,他就对她整个人爱不释手。不过,如果这么一个独占欲浓郁的男人被迫接受三人行的话,好像会是不错的画面。

    正在和孔庆航争执的唐诗语如果知道被隐瞒的陈洛,非但没有对此生气,反而激发了他对自己和孔庆航的热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心情继续和孔庆航争吵。倒是孔庆航注意到了本来准备替唐诗语解围的陈洛,看向自己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心头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就说你一个学生哪会忙得没有时间,原来是看上别的男人了。”说着,孔庆航拧着眉笑了,“唐诗语,你真是让我尝到什么叫难堪!”尾音落下,孔庆航没有给唐诗语反驳的机会,伸手将她的领口敞开,手指捏着种在上面草莓,低下头平视她的双眼,一字一句充满阴霾地说道,“你就这么缺男人?嗯?”

    唐诗语抬起手,被孔庆航的另一只手握住。愤愤地瞪着孔庆航,唐诗语冷着脸回道:“孔庆航,你不要想错了,我不是你的谁,我和谁交往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我!”

    “我不是你的谁?”孔庆航大笑一声,松开手去揽唐诗语的腰,将她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随后就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孔先生真是性急的人,如此情趣的事,怎么能在这种大马路上做给别人看呢?”在孔庆航吻得情不自禁的时候,陈洛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将唐诗语从他怀里解救出来。“宝贝刚才说的一句话我很赞同,宝贝可不是谁的私有物。”有,也只是他家圈养的。

    孔庆航直起身,看着对面那张笑得从容悠哉的脸忍不住就想往对方脸上招呼一拳,最终在自己的教养下遏制住了这股冲动。转头盯向唐诗语,对方偏头不看她。“唐诗语,我再问你一次,你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

    “我还是那句话。”

    “好,机会我已经给你了,你好好记住今天你自己说过的话。”扔下这句,孔庆航头也不回地坐进自己的跑车,脚踩油门,疾驰而去。

    目送着孔庆航离开,陈洛回头问向唐诗语:“宝贝,我送你回家?”

    谁知,唐诗语一反刚才的乖巧,甩开陈洛的手,转身迈步离去。正好一辆空车开过来,扬手拦下出租车坐了进去。被留下的陈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若无其事地也坐进了自己的车。

    回到自己所住的小区,唐诗语阴沉着脸低头走着,忽然,一只手拍上自己的肩膀,回头去看,一块不知沾了什么味的手帕捂上了自己的鼻子,接着,失去了意思倒在来人怀里。看着怀里昏过去的唐诗语,来人面色扭曲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先放2章,我继续去码第三章,求鼓励咩(*^ ^*)(^ *) 木有亲爱的你们在后面推我,我哪有爆发力去更新

    ps:刚刚发现自己的所有文章页面打不开了,以为jj抽了,,结果基友说么有抽,我以为自己的rp不好了,到最后发现自己这边不能打开_(:з」∠)_果然rp不行了么,求正能量啊,嘤嘤嘤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