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a班,叶玲拉了张椅子坐在讲台上,手上捧着一本教科书,时不时抬一眼看看底下的学生。qqxs.cc台下的学生则一个个埋首在刚刚发下的试卷中,偶尔抬头四处观望的,却都是扫向许晗身边的座位。因此,一节课下来,许晗可以感觉到来自各个方向的目光多次地投在自己身上。到最后,就连台上的叶玲也把注意力分了一些过来。

    “老师,唐诗语今天身体不舒服吗?”下课的铃声响起,负责收卷的课代表程丽忍不住替其他学生问出了今天一直搁在心底的疑问。

    听到程丽的提问,底下一片学生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叶玲。叶玲一边接过程丽的试卷,一边摇头回道:“没有,可能有其他的事在忙,你们也不要着急。”这种不确定的话由一个班主任来说似乎有些可笑,不过,唐诗语在学校的情况确实如此。请假的特权那是不需要事先请假,可以事后补请,所以,真有什么事的时候,班主任之类的都是事后才知道的。

    “这样啊,谢谢老师。”得不到答案的程丽语气跟着低了下去,叶玲听了又说了一句安慰的话便离开了教室。对于她来说,唐诗语的成绩够好,平时除了请假比较多,在校的表现都是极好的,所以,她愿意把自己的信任给予这样的学生。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安心。就算是请假,可是,每次的大小考试,唐诗语从来不会缺席,像现在这样连续两天都没有来学校考试,打她电话也没人接,肯定有事发生。”

    “对啊,我也觉得不太对劲。诗语不可能一天都没空回个电话吧,在以前,如果她没有接到我们的电话,等她看到了马上就会回我们电话。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你们别乱说,诗语怎么会出事?要不我们今天放学了去她家找找看?”

    “但是,你们有谁知道她家住哪吗?”

    这个问题问下来,围在一起讨论的女生竟然没有一个答得上。虽然唐诗语和班上的学生关系普遍良好,彼此的电话联系也不算少,可是,从来没有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过同学。至于其中的缘由,大概没什么人愿意自己的同学看到自己的住处有男人的贴身用品出没。

    许晗默默地听着,眼中隐隐跃出一丝淡淡的愉悦。

    “你今天心情不错?”放学的时候,梁敏韵感觉到许晗的这份愉悦,开口问道。

    许晗侧头看她,弯起嘴角笑了笑,“你看起来心情也不差。”

    梁敏韵扬眉,“班上的流言你也听到了,我可是巴不得她出事才好。”要不是觉得为了这对贱男贱女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感情,她早动手了。

    “这话如果让他们听到,我们俩可就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二人组。”

    “你稀罕?”许晗自然摇头,梁敏韵笑了,接着把头凑到她耳边低语,“这个班我早呆腻了,正打算期中的时候掉队到b班,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来?”

    在梁敏韵的期待下,许晗点了点头。于是,梁敏韵高高兴兴地挽上她的胳膊一起上了公车。坐在公车上,许晗的左耳塞着梁敏韵递过来的一只耳机,两人时不时靠在一起讨论着听到的歌曲。忽然,许晗不经意地一瞥,目光死死地盯着窗外的某个跑过的身影,垂在椅子上的手握成拳头,唇抿得紧紧的,身体微不可查地发颤。

    最初梁敏韵并没有发现许晗的异常,等到许晗过了很久都没有回上自己的话,转头一看,发现许晗的脸突然间就变得有些苍白,正要出声,身边的人腾地站起身,拔下耳机扔了一句“我有事先下车”,径直走到了车门口。

    梁敏韵张了张口,望着车子停下后就跑出去的许晗,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哈哈,看这身材,一点都不比老大那位差啊!”

    “这皮肤细腻的,果然是娇养的大小姐才有的,啧,平时这种大小姐连看我们一眼都不屑,想不到今天会躺在我们身下任我们蹂躏。”

    “你们两个别在那废话了,这妞快晕过去了,赶紧给她来点刺激的。”

    许晗停下了脚步,脸色发白地站在路边大口喘气,一双眼望着前方已经看不到的人影阴郁得有些骇人。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许晗面前。车窗摇下,乔夏哲的脑袋从车内探出,脸上是万年不改的嬉笑,“上来,我们载你一程。”

    这一次,许晗不做任何停顿地上了车,并在坐定之后,毫无客气可言地吩咐乔夏哲往前直开。听到她话中的急促,韩祁斜过来看了她一眼,随即对前面的乔夏哲言简意赅地吐字道:“开车。”

    明白韩祁是让自己照着许晗说的话去开,乔夏哲立刻踩上油门。过了一会,又听到许晗说停车,乔夏哲毫不犹豫地停下车,却久久不见许晗再出声。抬起头,从镜中看到后者正拿着笔在练习册上画着什么,一旁的韩祁则半眯着眼,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许晗,你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不舒服?”老大装不在,只能他来问了。

    许晗没有理他,低下的头越过车窗遥遥看向那个钻进网吧的身影,眼底深处波澜涌现,最终化成死一般的沉寂。“回家。”

    乔夏哲一愣,许晗这一刻的声音听在耳中,即使像他这种身经百战的人,听了也有一种全身发寒的颤栗感。这年纪小小的,到底是从哪来的怨念啊。想到这,乔夏哲偷偷瞥向韩祁,后者保持靠躺闭眼的动作不动如山,暗暗叹了口气,踩上油门往紫苑的方向开了过去。

    “这是我家!”回到家,许晗看到韩祁跟着自己进了门,拿眼瞪了过去,又把自己拦在他前面不让对方更进一步。

    韩祁没有说话,大步越过许晗走向客厅的沙发。乔夏哲摸摸鼻子,走上前对许晗笑了笑,“大家都是朋友了,平时应该多走动走动,别介意啊。”说完,追了过去。

    “我饿了。”韩祁一幅主人架势地坐在沙发上,右手靠在扶手上,双眼看着有气没处发的许晗不客气地陈述。倒是旁边的乔夏哲听到自己老大过于直接的要求,冲许晗赔了个笑脸。

    许晗偏头错开乔夏哲的笑脸,转向韩祁冷声道:“你这是私闯民宅!之前侵犯我人身自由还没找你算呢!不走的话,我不介意让民警来处理。”在心中,许晗有些庆幸自己爸爸今天晚上又要晚归。

    韩祁皱了皱眉,“你可以报警试试。”

    乔夏哲继续赔笑,“许晗,我们就是来窜窜门,联络下感情。”

    许晗继续无视乔夏哲瞪着韩祁,最终回想起秦沐的叮嘱放弃了真打110的想法。以小沐的话,报警也是做无用功,反而闹得让爸爸知道担心一场。

    愤愤地转进厨房,许晗拿了一盘隔夜的冷面掷地有声地搁在茶几上,“饿了是吧?我这什么都没有,就这个。”

    结果,不止许晗意外,乔夏哲都瞪大了眼,愣愣地看着韩祁伸手去拿桌上的冷面,然后眉头都不皱一下地吃起了眼前这盘明显没什么口感的面条。

    对此,许晗倒是解气了不少,也因为韩祁的作为,之前看到前世侮辱自己之一的人而起的焦躁仇恨等等情绪,跟着平复不少。

    注意到许晗神色间的变化,乔夏哲看着吃得不动声色的韩祁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但又很快把这个不太可能的猜测压了下去。不过,等到两人出了许晗的屋子,在韩祁面无表情地甩下“去买个等身娃娃放门口”的话下,目瞪口呆地捡起了之前的猜测——老大这是在拿自己安慰许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许晗为什么心情不好,这样真的可以?

    他们一走,许晗上了楼就拨通了秦沐的电话。“小沐,这一次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帮我把这个人和他周围有什么朋友都给我查清楚了!”

    另一边,韩祁冷不丁对乔夏哲说道:“告诉周魏,他的单我们接了。”

    “老大?”明明在不久前你还准备拒绝对方的好吗!倏地,乔夏哲想起了许晗在车上的画,是个长相看不太清楚的男人,只是手臂上的青龙纹身可以很好的辨认——这是青龙帮成员最爱纹的纹身,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些不良少年的跟风。

    而老大说的周魏则是青龙帮敌对帮派白虎帮的副帮主,前段时间联系上他们,想要他们帮忙训练训练一批人,这批人用来对付谁,不用说,肯定是青龙帮了。“就一个纹身而已,这种小单……行,我立刻让他们去接!”

    “娃娃。”

    “……哎,我现在就去买。”

    一个小时之后,许晗听到门铃声以为家里的人谁忘了带钥匙,走去开门,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泰迪熊躺在门口,怀里被塞了张纸,上面画了个大笑脸。

    许晗疑惑地往四周一扫,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犹豫了一会,还是把这只泰迪熊抱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我为什么昨晚没更嘛,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昨晚到家吃完饭就躺床上去睡了,下午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累想睡头还晕晕的,结果一睡,到了11点才爬起来,还是为了洗刷刷(*?︶?*)

    今天的更新我也不要告诉你们有一部分是在相亲上爪机的t^t我都被自己的勤奋感动了,你们还不撒出你们的花花给我正能量嘛相亲的孩纸伤不起有木有←_←

    ps:一会我还有精神就继续爪机码子撒,木有的话就这一更啦

    pps:明天的话,我准备把隔壁坑的番外去刷了,如果卡的话,就回来刷这边的更新,你们可不要恶意地咒我卡文哟,那真正是极不好的

    所以,上面都是有如果前缀的,别漏看了啊

    最后,下次更新前我会放一个防盗章节,不是有人对孔xx和陈x的cp感兴趣嘛,到时候我出一个cp番外试试,感兴趣的可以买,不感兴趣的买了也没关系,到时候会拿正文代替的。所以,等出了防盗章节,每次更新都是倒数第二章才是最新更新哟

    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谢谢妹纸们的地雷,爪机id复制不方便,我就搁一起感谢了,爱你们>3<看到你们的地雷,我简直就躺在一片温暖里,好幸福\^o^/

    留言,还是那句话,爪机不方便,等我回来再回复,么么哒,感觉我肿么成了个话唠了←_←真完了啊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