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关于唐诗语的缺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了关注,甚至在课间,都能看到别班的学生在走廊在对着教室里探头探脑。qqxs.cc对此,许晗算是又一次真切地了解到唐诗语在学生中的好人缘。

    高二这边,虽然不如高一对唐诗语的信息那么执着,但因陈洛当初的高调,给了陈洛很高一部分的关注。

    这些关注,陈洛自然不是没有感觉,不过,他也确实最近没联系上自己的宝贝。难道是那天的孔庆航?

    陈洛转着手中的铅字笔,嘴角弯起一抹弧度。没想到宝贝吸引男人的本事倒是不小,同为男人,对方对宝贝的独占欲他看得清楚,绝不会就那么算的。那么,他要不要插一脚呢?京城孔家啊……很有挑战不是?

    而被认为出手的孔庆航,实则呆在自己在y市的公寓里应对许文清的电话。那天之后,孔庆航沉浸在唐诗语背叛的愤怒中,便故意冷着唐诗语没去联系她,但唐诗语连续的不主动,积郁在心底的怒气几乎快要收不住。

    “什么?你也要来y市?”听到许文清的话,孔庆航忍不住重复了一遍,带着几分惊讶几分不赞同。

    许文清笑了,“我爸还在y市呢。”

    “行,那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去接你。”

    “我到了再给你电话吧。”

    “好。”

    挂了电话,孔庆航看着最近通话里属于唐诗语的电话,脸色阴沉,最终还是没有回拨过去,却是拨通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内容是查唐诗语最近的行踪。

    至于唐诗语本人,依然被困在郊区的那所房子里。一直光着身体,眼睛蒙着,看不到周围,只能从缝里感觉到一丝光线来辨别天明和天黑。

    这些,唐诗语可以忍受,不能忍受的是每天的饭食,没有一样不是加了料的,加的料让她无数次的痛恨自己身体的敏感度,明明是屈辱的玩弄都会泛水连连无法控制。然后是对方阴笑地把沾了料的食物塞她嘴里,她不吃就会用灌,她吐,吐几次给她填几次。

    而她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被对方用各种道具抽了再插,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另外,这个人会对她的各种表现表示兴奋,却从来不会自己上阵,这让她第一次生出了恐惧的念头——这个人无疑在精神方面有变态的倾向。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看你是淫—水做的,都二三天了,水还是这么多,真是喂不饱你啊,荡、妇!”目光落在唐诗语晶莹得泛出光的*,高天舔了舔唇,手上拿过一个乳夹,对准其中一个凸起夹了上去,一记抽气声从唐诗语的口中吐出,红潮瞬间爬上她的脸。

    “小淫—妇,身体还是这么敏感。”手掌用力地在她身下一拍,唐诗语想要忍住的蜜—液随着身体的抖动大肆流了出来,高天又把另一个乳夹用了上去。“看来这个也不能满足你了。”

    说完,高天回头取了一样发出锁链声响的东西。唐诗语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就感觉到对方往自己脖子上锁了一个套圈,接着,又在自己双脚和双手上套了个锁链,自己身上的束缚被一一解开。

    唐诗语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对方的手段每次在她麻木的时候,又出了新的花样,然后她的身体又像是个新事物开始容纳接受。

    想着想着,唐诗语感觉脖子上一空,身体被强拉下了床,还没等她站起来,鞭子的声音响起在自己的臀部。“哈哈,终于知道之前为什么看你不顺了,原来是姿势没摆好,现在才是你个小荡—妇的本质——爱四处发春想□的母狗。”

    “我不是!你这个变态!”

    “啪!”

    “我变态!还不是你们这种荡—妇逼的!我让你荡!”

    “啪啪”的皮鞭声接连响起在唐诗语格外白皙的双臀上,鲜红的印子带出了唐诗语身体的颤抖,连到了胸前的两枚乳夹,又刺激到了唐诗语的敏感度,呼痛夹杂着呻—吟从她口中相互交替。

    高天冷冷地看着,手上拎着锁带拽着唐诗语的脖子开始绕地上走,另一只手拿的s型蛇鞭在对方想要站起的时候用力鞭打让对方跌回去。被打的次数多了,唐诗语不再挣扎,面无血色地任由对方去拉拽自己。

    看她变乖,高天拿了两个高仿的按—摩器一前一后地插—入她的身体,接着把手上的锁套扣紧在门口。

    “你到底什么时候……嗯……放我……啊……出去?!”

    高天没有回答,转身去拿了一个摄像机,对准此刻因为前后夹击而受不住扭动的身体,慢慢的,那双手摸向了上面的乳夹。眸色一暗,高天走上前拿鞭子摩擦她的下—身,唐诗语紧紧咬住唇,可耻的呻—吟还是泄了出来。

    “嗯……不……”忽然,高天把两个按—摩器拿走了,下—身的空虚,让唐诗语在高天拿鞭子摩擦的时候下意识地扭着双腿更快地去磨这根鞭子,但是,高天又拿开了。“嗯啊……”

    “就说你是母狗了,这就受不了了,天生的荡—妇。”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唐诗语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几分喘息还有几分不满。

    “想要是吧,马上给你。”

    之后,唐诗语听到高天离开屋子的脚步声,过不久,重新出现在房间内。“你想干什么?”

    “送你个大的!”下一刻,高天把一个拳头那么宽度的水管狠狠没入那个向自己大敞的幽—口。“啊!”

    唐诗语向后仰头,高天却跑到外面将水管拧开。水流的冲刷,立刻将水管的刺痛取代,成了一种异样的抚摸的刺激。

    唐诗语明知道对方就是喜欢看自己的情不自禁,想要忍住,被调—教过的身体偏又受不住这种折磨,只能失控地屈辱地跟着扭动喘息,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悲凉和绝望。

    “这种都能让你高—潮?”高天阴郁不明地嘲讽,早已准备好的杯子在唐诗语达到□之际,接下了从对方身下混合清水流出的液体。“这是今天的水,美味吧?”

    双指撬开唐诗语的嘴,高天将杯中的液体尽数贯入她的口中。唐诗语奋力摇着头,一部分液体顺着嘴角流下,划过身体,染了一份淫—糜的味道。

    “咳咳!”

    “多喝点,不然晚上哪有力气继续玩?”

    闻言,唐诗语惊俱地摇头,身体也发出了剧烈的颤抖。高天像是没有看到,继续接唐诗语在水管的高—潮下涌出的液体给她喝。

    到了晚上,高天把唐诗语抱进了附近的矮树丛。这时,诓了孔庆航的许文清正从这条路开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大姨妈什么的,大家都懂,就宽容我的字数吧

    重口味什么的,真心下不了手,比如人兽啥的,还有比重口更……相对就是恶心范围,所以还是这样吧,真心不能再刷了,不然真要毁我节操捡不起来了t^t

    最后,继续感谢投地雷的妹纸,爱你们,继续幸福中~\(≧▽≦)/~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