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被高天掳走后,唐诗语一直在想什么人会救自己出去,想过陈洛,想过孔庆航,也想过偶尔才会出现的邵永申,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么一种屈辱而难堪的姿势被一个完全是陌生的男人救下。

    这个男人看上去和孔庆航的年纪差不多大,两人在温雅方面的气质也相差不多,但比起孔庆航内在的霸道,这个男人的眼神非常平和,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没有那种旎念,甚至在解决完高天之后,解下自己的外套没有任何嫌弃地给她套上。

    如此由内而外温柔的男人,可以说是唐诗语第一次遇到。但是,偏偏是这种场合下遇上……

    唐诗语紧紧地抱紧披在身上的外套,低垂的眼看着许文清把晕过去的高天架到车内后座。

    “你住哪?”等唐诗语坐上后,许文清侧头问道。一到y市就遇上这种事,许文清已经没了想要给自己妹妹惊喜的好心情。他不是那种有很大好奇心的人,原本听到从树丛中发出疑似喜悦的呻-吟声,并没有想停下车去看看。但在靠近的时候,“变态”之类的词汇飘入耳中,车灯照过去,女孩赤-裸的身躯映入眼帘,一个男人在她身后拿着看不清的东西往她体内进进出出,女孩的嘴边和下-身都被放了一个扩音器。

    最终,因为女孩看起来和许晗差不多大小的缘故,许文清停下了车。

    “你从那边开过来,有在附近看到什么房子吗?”平静下来,唐诗语略有些紧张地问。

    许文清有些讶然地看了她一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遇上这种事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冷静,而且,言行举止中完全没有露出对这件事的阴影。这种反差,让许文清在心底深思了起来,口中摇头回道:“没有看到,你在附近还有事?”

    唐诗语沉默了一会,默默摇头,“能麻烦你先帮我买套衣服吗?”

    许文清没有拒绝,开车到了附近最近的商业街,按照许晗的尺寸给唐诗语买了套运动服。

    想到对方不过是个路过的好心人,没有买内衣回来,唐诗语也不强求,在许文清站到车外的时候,把运动服换上。接着,被送到小区附近的唐诗语决绝了许文清提议的一起去警局报案,坚持在小区门口下了车。

    望着唐诗语头也不回的背影,许文清回头看了看车后的高天,踩上油门开向了市内的公安局。

    另一边,回到公寓的唐诗语从管理员那边用备用钥匙开了门之后,立刻进了浴室开始冲洗自己。这一洗,整整洗了一个多小时。

    再出来时,唐诗语整个人阴沉了许多,拿起客厅内的备用手机,飞快地拨下一窜数字。电话拨通的一刻,一道极其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起,带着淡淡的笑意,“诗语?今天怎么想到给我电话了?”

    “邵大哥,我记得你曾经说欠我一个人情,不知道这句话现在还算不算数?”把身体陷进沙发内,唐诗语的声音没了平时的温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

    “出什么事了?”听到她的话,邵永申的声音多了几分意外,也多了几分关切。

    “并不是什么大事,”顿了顿,唐诗语一字一句道,“我想要一个人享受一下你们帮会最严厉的惩罚。”

    邵永申没了声音,之前唐诗语的声音还有所掩饰,但在最后吐字的那几秒,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恨意。“我知道了,一会你把资料以老方法传给我。诗语啊,如果你在y市受了什么委屈,尽管告诉大哥,大哥虽然没什么能力,但多少还是能帮上忙的。”

    “谢谢你,邵大哥。”

    挂完电话,唐诗语曲起双腿低头抱住膝盖,闭上眼睛蜷缩在沙发内,十指微微颤抖。

    警局内,许文清录完口供,起身准备走人,路过高天这边时,对方正往自己的手机按下播放键。接着,一段少儿不宜的动作片直接在警员面前播放了起来。

    凭着良好的视力,许文清把女主角的脸看了个一清二楚,赫然是刚才的受害者。然而,仔细去听其中的不和谐声音,许文清发现和不久前听到的声音达到了一个非常相近的契合度,痛苦中夹杂着难掩的愉悦。

    皱了皱眉,许文清没了继续观看的欲-望,转身离开了警局。倒是警局现在留守的是几个男人,因此,怀着某种莫名的恶意,一直到视频播放完毕才拿话喝斥高天的自我狡辩,一边拿走手机的内存卡封好。

    “真的,警官,我绝对没有强那个女生,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找那个女孩取证鉴定。”

    “没让你说话别多话,这种事我们自有定论。”

    “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是有人莫名其妙地把那段视频给了我,我一好奇,才想找她出来聊聊天。大家都是男人,你懂的。”

    “谁懂你!别废话!”

    离开警局的许文清没有直接开到紫苑,先是去把车内的坐垫换了一套,接着又去把车洗了一遍,才慢慢开进紫苑。

    对于许文清的到来,许晗是惊讶多过惊喜。看到他身上只穿了件衬衫,有些疑惑,“哥,你怎么穿这样就过来了?外面很热吗?”

    许文清笑着摇摇头,路上遇到的事,他不准备让贝贝知道。贝贝还小,他不想污了贝贝的耳。而且,那个女生……“爸呢?还没有回来?”

    “文清?”听到门口的动静,已经回来的许惠秋走下来,看到进来的人是许文清,神色一喜,随即和许晗一样注意到对方单薄的衣着,忙出声让对方进屋坐着。“你这孩子,过来y市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衣服又穿这么少,现在天气转凉,万一感冒可怎么办?”

    接过许晗端过来的热水,许文清有些无奈地对许惠秋解释:“我也就是突然想到就直接过来了,车上也一直开着空调,小姑你就放心吧,我有好好照顾自己。”

    “饭吃了吗?”

    “嗯,已经吃过了。”

    “早点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也不迟。”

    交待完几句,许惠秋重新上了书房去忙自己的事。留下的许家兄妹,互相看着,许文清突然说了一句“贝贝,你瘦了”,许晗听了,心中只觉得有些莫名地酸涩。

    “哥……”许文清等着她的下文,许晗又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什么都不想说了,“我还有些作业没做,你开了一路车,早点去休息吧。”说完,把这处的格局布置和许文清说了一遍,便在对方的注视下走上了楼。

    许文清默默地看着,刚刚还倘在脸上的笑意瞬间没了。贝贝,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放下水杯,许文清上楼找向了许惠秋。

    第二天早上,孔庆航代替许惠秋送许晗去了一高。到了校门口,许文清下车拉开许晗这边的车门,正待和她说几句话,目光不经意瞥向了远远走来的一道身影。许晗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几天缺勤的唐诗语正和围在她身边的女生有说有笑地走过来。

    “你认识她?”许文清收回视线,听到许晗的疑问,发现自己妹妹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伸手放到她头上轻柔,许文清笑了笑,“不认识,她是你同学?”

    许晗不信地直视他,一边似漫不经心地回道:“她是我同桌。”

    这一次,轮到许文清变了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我……我又滚回来更这边的坑了tat我真的好勤奋有木有

    然后,这回换攻机,投地雷的妹纸,【女王扔了一个地雷;紫綾飄雪扔了一个地雷;明月晓兮扔了一个地雷;女王扔了一个地雷;给个鸡腿菇扔了一个地雷;木羽木羽晴ゞ扔了一个地雷;yoyo扔了一个地雷;给个鸡腿菇扔了一个地雷;给个鸡腿菇扔了一个地;麻花扔了一个地雷;言默扔了一个地雷;言默扔了一个地雷;言默扔了一个地雷】我话不太会说【你们别嫌弃我啊qaq】,就放一起感谢了,感谢你们的支持╭(╯3╰)╮我会继续努力刷更新的~(~o ̄▽ ̄)~o 。。。o~(_△_o~) ~。。。

    ps:发现一天两更什么的,果然比较伤神,我码着码着又想去睡觉了,所以,评论我明天一起回复好嘛>3<【好像欠了好多评都木有回复t t】我觉得自己老是睡不够的样子,好忧伤

    pss:防盗番外那一章,你们别看错重点嘛,和正文发展木有关系,就是底下有妹纸说想看这两个人cp,于是,我就顺手刷了一章上去,和正文后面的后续,真的真的木有前后关系啊_(:3」∠)_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