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文清的脸色有些变化,许晗心中一沉,她可以确定在自己来y市以前,自己的哥哥绝没有见过唐诗语。难道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中间发生了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变化吗?

    “你和这位同桌的关系如何?”

    许文清的话,让许晗沉下的心更加沉重,面上脸色不改地回道:“她经常不在学校上课,我和她不是很熟。”

    “她经常缺勤?”得到许晗的肯定,许文清低头伸出手替她整了整有些偏歪的衣领,一边低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这位同学为什么经常不上课,但是,你可不要学人不上课哦。既然不熟的话,继续保持现状就可以了,好了,进去吧。”

    这是在暗示她和唐诗语保持距离?

    许晗看着许文清愣了一秒,后面的唐诗语带着人走了过来,经过两人的时候,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许文清身上停顿了几秒,随即若无其事的走向许晗,笑着招呼:“早啊,许晗,一起进去吧。”

    “许晗,这是谁啊?你哥哥吗?”跟在唐诗语身边的一女生看到眉目俊朗的许文清,一颗少女心不免怦动了下,视线追着许文清问向许晗。

    “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电话。”看出许晗不想理睬这些同学,许文清出声打断了待许晗的回答,待她点头,转身回到主驾驶钻了进去。

    望着疾驰而去的跑车,被许文清俊颜萌到的几个女生一直等到看不见车身才回神。转回头,许晗已经告别众人现行一步,而唐诗语看着许晗的背影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学生会办公室,陈洛单手支着下巴,手上翻着刚刚传来的有关唐诗语这几天消失的行踪,脸上的表情没了往日不着边际的的笑容,虽然还是带着笑意,但在笑意的掩盖下,被打破的平静酝酿着汹涌的波涛。

    就连他都没动过囚禁宝贝的念头,真是……勇气可嘉。

    手指摸过不知是谁放在桌上的火柴盒,陈洛取出一根火柴,轻轻一划,微弱的火焰燃起在白纸的末端,慢慢地爬上。瞬间壮大的火焰映在陈洛的脸上,染得那张笑得沉静的脸隐隐跃出一抹异样的妖娆。

    同一时间,孔庆航赶到了高天囚禁唐诗语的居所。踢开正门,孔庆航四下一扫,在角落的柜子里翻到了一套又一套的道具,甚至于个别道具还未清洗,上面似乎还能闻到某人熟悉的味道。阴鸷的双眼倏地燃起怒火,来到隔壁的房间,没有窗户的房间还保留着前一天散下的淫-靡的味道。

    闻着房间内的味道,孔庆航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下一刻,捕捉到搁置在床尾的摄像机,大步走过去。打开里面录制的视频,孔庆航握着摄像机的手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嘎嘣脆响。

    唐诗语,这就是你求的?!

    孔庆航阴沉着脸,最终还是没有将手里的摄像机摔出去,拿着回到了自己的车上,然后直奔向警局。

    接到孔家少爷要来警局的消息,作为公安局的二把手,孙珉惊讶的同时还有一丝疑惑,不知道自己这块小地怎么引来了这位大少爷。等到看到这位大少爷掩饰不住的煞气,心中暗暗叫遭。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官员,不怕京城来的少爷,但对他们背后的家族却是轻易不敢得罪的,偏偏这个时候,局长又外出了。

    “不知道孔少来我们警局有什么事?”看孔庆航也没什么寒暄的心情,孙珉没有多话地和对方客套,开口直奔主题。

    “我听说你们局里昨天进了一个人,这个人现在在哪?”

    孔庆航的语气平静,孙珉还是听出了其中咬牙切齿的意味,眉跟着皱了起来。“你是说高天?这……真是不巧了,”余光一直注意着孔庆航的神色变化,孙珉斟酌着说辞,缓缓道,“人已经让局长放走了。”

    闻言,孔庆航没有情绪波动的双眼冷冷地瞥过去一眼,孙珉下意识地一凛,“放走了?”

    “这个,具体的情况我不在场也不是很清楚。局长的话,现在外出办事去了,一时半会我们这边也联系不上,你看……”

    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孔庆航没有再给孙珉一记多余的眼神,带着来时的煞气匆匆走了。看到这位少爷一声不吭地走人,孙珉不由舒了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立刻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邵老板,你今天带走的人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在里面?孔家大少都为了他找上门了。”不过是一个心理变态的初犯,居然惹动邵永申不够,还把孔家大少惹了过来。这中间要是没点什么,他是一点也不信。

    邵永申听了轻轻笑道:“孙局尽管放宽心,这事累不到你头上的。至于孔家的那位少爷,你也不用太在意,左右还是一个没什么实权的大少爷,最多也就发点脾气,你多担待点就是了。”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他要是发点脾气,我可担待不了。”

    “那是我失言了,行吧,这事我保证处理干净,绝不会让这位大少爷再过来打扰孙局你。”顿了顿,邵永申又道,“另外,上次孙局你找我说的事,这几天我就给你办妥。”

    彼此接着客气了几句,邵永申合上了手机。带笑的目光越过手边的扶手扫向被绑到自己面前的高天,“这就是高天?”长得一般,气质也一般,仔细再看,仍旧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和诗语扯在一起?

    “邵哥,这就是高天没错。”

    “你们是谁?抓我来这做什么!我告诉——”

    “啪!”

    捆了高天的李乐然扬手在他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聒噪!谁让你开口说话了?给我注意点!”一回头,又是笑脸迎向了邵永申。“邵哥,人怎么处置?”

    “不急,”邵永申手指慢慢敲击在扶手上,视线一点点地从高天脸上扫到他的脚底,勾起在脸上的笑容漫出一丝冷意,“先把他剥干净了扔禁食,等我什么时候想起了再处理。”

    “你……”

    “啪!谁让你说话了!”上前拉住高天背后的绳索,李乐然弯腰道,“我知道了邵哥。”

    李乐然离开后,邵永申交叠起双腿,另一只手端过桌上的高脚杯。酒红的液体随着邵永申的动作轻轻晃动,摇曳着杯面上倒映的脸庞。邵永申低下头,就着杯口轻轻啜了一口。“既然这个人惹到了你,我又怎么会这么便宜了他?帮会最严厉的惩罚?不过是说着好听的罢了,你等着,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诗语。”

    “你有没有觉得她今天有些不一样?”

    许晗转头去看被女生包围在中间的唐诗语,移开眼看向梁敏韵,“哪里不一样?”

    梁敏韵微微睁大眼将她上下看了一遍,然后低着嗓音回道:“我看你那么不待见她,还以为你会比我发现得更早呢。你不觉得这个人今天的笑容没有过去那么阳光,光芒四射了么?”

    许晗自然是注意到的,也察觉到了唐诗语在每节课上都有发呆,游离的眼神时不时会露出一抹凶光。“你倒是观察得仔细,不是说以后懒得搭理她?”

    梁敏韵斜睨她一眼,抬起自己的手指拨弄起指甲,“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只是苦了你,离期中测试还有半个月呢。”

    许晗笑笑,没再反驳。

    紫苑,自打发现许晗对高天的动作之后,乔夏哲时刻关注着高天和他身边关系密切的人。当然地,也一早收到了高天囚禁唐诗语这个许晗同桌的消息。不过,唐诗语可是发给高天视频的女主角,他没道理去破坏有可能是许晗想要的某些发展,虽然并没有查到两人之间有什么过大的仇隙。唯一有迹可循的,大概可能是由于孔庆航这个男人。

    但这个原因,乔夏哲是放一百个胆都不会和韩祁说的,明着会被揍嘛。倒是高天拍下的那些视频,乔夏哲对唐诗语这个小女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被这种变态那么对待几天,居然一点阴影都没有,心理建设堪称强悍啊。

    “老大,人被青龙帮的人早上提走了。”

    韩祁拿勺子戳了一口蛋糕,塞入口中慢慢地咽下后,不耐烦地吐字:“这种事还要我教你?吃蛋糕!”

    “哎哟,老大,你知道我最不爱吃甜食的……”而且,谁一大早就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啊。乔夏哲颇为嫌弃地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蛋糕。“我知道了,我现在立马就去办!回来把步行街的那家蛋糕店的慕斯给你捎一份,等着啊~”说完,一溜烟地奔出了客厅。

    被留下的韩祁,默不作声地把推给乔夏哲的蛋糕挪了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吃完饭打开文档的时候,我又想直接爬床上去睡了,最后,实在怕自己又那么睡到第二天,还是忍住码一章吧,嘤嘤嘤,难道是睡神找上我了咩

    投雷的妹纸【然心扔了一个地雷[为什么你突然就诈尸了Σ(`д′*ノ)ノ 我在你面前的形象啊,完全毁了怎么破qaq]一九依旧扔了一个地雷】 ,爱你们(╯3╰),我继续倘佯在幸福的感觉里,都给抱住蹭蹭

    ps:留言照例我明天再回,实在熬不住,我要滚去睡了qaq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