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时分,午后的阳光落在身上正是最舒适的时候,暖洋洋的连心都跟着一起暖了上去。qqxs.cc唐诗语缓步走在校园的一角,秀美微微蹙着,让人见了先起了一份爱怜之心。兀地,半道横出一只手将她拽进了附近的小树丛。

    手被拉住的一刻,唐诗语下意识地就要大声呼救,才发现手上传来的触感是自己所熟悉的。转回头,“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放手!”

    孔庆航没有回答她的疑问,一路拽着她到了树丛最深处。停下脚步,孔庆航扼在唐诗语手腕上的手依旧没有松开,脸上不复平日的温和儒雅,看向她的目光充斥着克制不住的暴戾。这种直观传递出的狠戾,让唐诗语脚下后退了半步。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孔庆航冷笑一声,手上微微用力,对方面的人咬上了唇。“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质问的话飘入双耳,唐诗语拉回了心神,抬起下巴回以相同的冷声:“害怕?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孔庆航上前一步贴近唐诗语的身体,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是不是要我亲口说破这几天你去了哪里?还是说,你对这几天的生活乐不思蜀了?嗯?”

    一瞬间,唐诗语想到了对方已经查到自己这几天失踪的相关信息,脸色不由泛出一抹白色,却仍旧骄傲地看着没有逃避:“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责问我?孔庆航,难道你不觉得我会遇上这种遭遇,也是你护力不够的原因吗!你在事后问我去了哪里,事发的时候你又去了哪里?”如果眼前的这个人足够关心她,在她失踪的第二天就应该查到她在哪里,结果……

    “这么说,让你遇上这种事还是我的错了?”孔庆航眯起眼,扼住她的手改钳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划着她脸上的皮肤,“唐诗语,你真敢说啊!”说着,手上猛地收力,捏得手边的皮肤都呈白色之后,笑得极为渗人。“被他玩的时候,你不是被玩得很开心么?”唐诗语的身体和表情他都太过熟悉,所以,视频内对方的表情代表什么,他不用去听都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在那种被玩弄的情况也得到了欢愉,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孔、庆、航!”唐诗语怒瞪,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以这种侮辱她的方式回击。“你不要太过分了!说到底,我和你之间什么都不算,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

    “好,很好。”孔庆航忽然笑开了,眼中仅余的一丝感情彻底消去。“你喜欢这种被强的滋味是吧?那我让你真正的好好享受一次。”

    “你想干什么!”

    “正常的方式你不喜欢,我也只能委屈自己迁就你了!”

    面对突然间变得无比陌生的孔庆航,唐诗语有些后悔对对方的挑衅,想要后退,下巴上的力劲出奇地大,身体上也挣脱不开那只改放到自己后背的手。“孔庆航,这里是学校,你想让许晗看到吗!”

    无奈之下,唐诗语只能拿许晗的名字堵下孔庆航,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通过孔庆航言语间透出的信息和许晗对她莫名的敌意,她多少能够猜出一些。无非是家世相当的青梅竹马,从小被内定了长大以后的结合,但是,一个有情,一个无意。

    结果,听到她的话,孔庆航笑着摇了摇头,“诗语,你还是不够了解我。”

    就当唐诗语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失了平常心的孔庆航直接办了的时候,陈洛及时地出现在了树丛。伸手拉住孔庆航的一只胳膊,陈洛将他从唐诗语的身上拉起,然后弯下腰去扶唐诗语。

    “又是你!”

    陈洛却侧过头替唐诗语拍去沾在她身上的碎叶,又在孔庆航怒意值飚到最高点的时候转回去看他,脸上挂着让对方最不想看到的笑脸。拍了拍手,陈洛好脾气地笑着说道:“孔大少大老远地从京城过来,这都呆了这么久了,家里也不挂念么?”

    孔庆航冷哼一声,“我的事不用你费心,现在,给我让开。”

    “这可不行。”感受到唐诗语此刻对自己的依赖,陈洛回头给了她一记安心的笑容,再回头,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孔大少和宝贝非亲非故,这里又是我们一高的校园,想要做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未免也太掉你孔大少的身价了。或者,孔大少的清白其实,嗯,一文不值?”

    闻言,孔庆航从心底窜上一股闷气。看着那张惹人厌的笑脸,恨不得上去扒下来。偏偏这个人肆无忌惮的模样,让他有气也撒不出去。“诗语,你要靠一个男人来拒绝我?”

    唐诗语冷着脸,口中没有任犹豫地道:“既然你要逼我做选择,那么,我现在就当着陈洛的面再告诉你一次,孔庆航,我和你之间什么都不是。”如果真的对她有感情,就不应该拿这件事来挑战她的底线。

    孔庆航怒极反笑,“唐诗语,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是由你说了算。想和我撇清关系?没有你想得这么容易。”顿了顿,一张储存卡从口袋取出甩到了陈洛的手上,“这就是你口口声声叫着宝贝的女人。”既然她唐诗语自己不要脸了,他还有什么顾忌。

    “你!”唐诗语上前就要去抢储存卡,陈洛抄手塞进裤袋,对上唐诗语映在眼底的期望,洒然一笑,“宝贝,这是孔大少给我的礼物,我可不好转手送给其他人。”孔家大少爷的限度也就到这里了吗,稍微有点让他失望啊。

    没有再理会身后心思各异的一男一女,孔庆航转身出了小树丛。走过一段路,迎面撞上了走去图书馆的许晗。面面相觑,孔庆航硬是没能挤出一张笑脸,表情僵硬地对许晗打了声招呼。

    “你怎么在我们学校?”上次想通之后,再次面对孔庆航,许晗没有再勉强自己,拿出了自己的冷淡。这份冷淡听在孔庆航耳中,以为是对自己到了学校没有通知而生出的不满,不由有些烦躁。

    “就是看看你在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努力压下心中的躁意,孔庆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差异。

    这种鬼话,许晗自然是不会信的。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反应地应了一声,迈步越了过去。擦身之际,孔庆航抓住了她的手,却在视线对上的一瞬,在那份流露出的锐利下松开了手。“贝贝……?”

    听到这个称呼,许晗迈出去的脚步停了下来。“贝贝这个昵称,只有我的家人才能用,不好意思,你姓孔。”

    孔庆航皱了皱眉,目光像是有些不认识地注视着许晗,“贝贝,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和我这么生分了?”难道是他这些天太忽略她了?

    “不是生分,是我看清楚了。”许晗极力地压抑住自己内心面对这个人时生出的恨意,“你不用再为我们的事困扰了。”

    “什么意思?”

    许晗淡淡地笑了,不达眼底的笑容让孔庆航第一次觉得,这个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友人的妹妹是如此的陌生。“就是我许晗不喜欢你了,不会再追着你了。”

    “不行!”孔庆航完全是下意识地出声阻止,反应过来,看着对面的许晗无端有种被嘲讽的错觉。“贝……好,我现在不叫,那么,是不是你对我产生什么误会了?”难道是诗语故意让贝贝知道的?想起唐诗语刚才堵自己的话,孔庆航暗暗猜测道。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需要什么误会?”

    孔庆航一愣,也是到现在才想起这个一直追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同样拥有自己的骄傲,甚至骄傲得根本不需要用一个谎言来拒绝他或是对他欲擒故纵。而这一愣神之际,许晗已经没了继续留下的欲-望,朝前走了出去。

    没有任何的留恋,这个女孩,是真的不会再追着他的后背跑了。

    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孔庆航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许晗之于她,是好友的妹妹,也是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爱慕者。但是有一天,这个爱慕者却告诉你不喜欢你了,并且走得干脆利落,仿佛从来没有对你产生过爱慕,之前所有都是自己的错觉。

    这种感觉,孔庆航非常肯定自己不喜欢,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哪怕贝贝的自动退让对他来说是合心意的,但是,开口的人不应该是贝贝她自己。而在他还没有解决诗语的问题,贝贝的事绝对不能让家里知道。不管贝贝是因为什么不喜欢的他,在他们的眼中,这份过错必定是放在他身上的。

    想到这,孔庆航拨通了许文清的手机,“文清,你什么时候来y市?”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谢谢【美丽蘑菇,伪熊喵,p派翠克小猫】妹纸的地雷,爱你们,谢谢支持(*^ ^*)(^ *)

    发现自己有点词穷,好想每次都重复那么几句感谢的话,咳咳,别介意哈

    另外,让我话唠几句,1:之前有看到说想看韩祁的番外,如果你们都想看的话,我就每天试试刷下他的番外;2:关于那个防盗番外,你们是想下次有一个后续的防盗番外呢,还是等更新到了,我把里面的内容替换正文?如果想要后续的话,更新44章的时候,我会把46章的内容刷个一两百字上去,你们可以先订阅,等第二天,我会把章节补到3k左右的字,算是买番外的福利【其实,我还是想捡起我的节操来着;3:明天老总来视察,晚上可能会有聚餐,所以,明天的更新不能保证会有

    最后,我继续爬去睡啦,晚安>3<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