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清接到孔庆航的电话时,手上正翻着对方这些天的资料。qqxs.cc“我已经到y市了。”看到资料上的内容,许文清便肯定了孔庆航必然知道他已经到了y市,但既然对方要和他装傻,他就当不知道。

    “怎么到了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孔庆航笑着抱怨了一声,倒是没有听出许文清的声音和过去有什么不同。“既然到了,出来见个面吧?或者,我过去你那边?”

    “你说个地址吧。”把孔庆航带到家里做客?看了上面的资料之后,许文清可不想自己妹妹知道后埋怨他这个哥哥。

    孔庆航没有多想,直接报了一家茶室的地址。收起手机,孔庆航回头看了一眼,许晗的背影已经望不见,皱了皱眉,转身朝着校门口迈去。

    到了茶室,孔庆航等了好一会才看到悠悠然走进来的许文清。面对面坐下,一个温润,一个清雅,皆挂着淡淡的浅笑,一眼看过去端的是让人赏心悦目。年轻的女服务员微微垂下眼,将手上端着的茶小心轻放到两人面前,然后放低脚步声退出了包间,虽然对两个男人喝茶还要定在包厢内有些疑惑。

    服务员一走,孔庆航熟稔地和许文清寒暄了起来。然而,以之前彼此间的交情,实在用不上如此客气。许文清看了,只当没有发现,依着孔庆航的态度和他客气着。不一会,孔庆航也发现了自己有些过于客气的表现,便对许文清笑了笑。

    许文清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往上面吹了口气,余光看着一直不入正题的孔庆航,慢动作地喝了一口放下,抬起眼问道:“庆航,我想知道你留在y市的原因。”

    孔庆航喝茶的动作一顿,视线掠向对面的许文清,依旧是自己熟悉的面容,但在那双看似温和的眼眸下有种陌生的锐利。放下茶杯,孔庆航压下心中的异样,微笑着回道:“我在y市能有什么事?前段时间贝贝的反应你也看到了,结果,到了y市还是一样。你是她哥哥,她的事你比我清楚,贝贝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贝贝和你说了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先是背弃自己的妹妹,又在自己面前不断布下谎言,说不痛心是假的。他也想和庆航认真地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却更了解自己的妹妹,一旦下定了决心,那绝对是没有回头的可能。所以,把话说开什么的根本没有意义,因为贝贝不需要这个人的解释,而他们之间的友情,纵然不会结束也恢复不到从前的关系了。

    “贝贝没有和你提过吗?”许文清自然是摇头的,孔庆航斟酌了下说辞,道,“贝贝是不是在学校遇上了什么合得来的男生?这几天我去找她,总是一幅不太想看到我的样子,是不是还在怪我之前没有和她保持联系?”

    许文清的心冷了下来,面上不露异色,口中似笑非笑地顺着对方的话反问:“你的意思是说,我家贝贝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了?”这就是所谓的兄弟?明明是自己有了别的女人,却还想着往他妹妹身上泼一盆脏水。“庆航,贝贝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这么说对得起她吗?”

    不轻不重的声音配着杯底碰撞桌面的声音,孔庆航终于感觉到了许文清的不同,此刻的好友,分明已经动了怒意。“文清,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听到贝贝说不再喜欢我,有些慌了。”

    许文清认真地看着他,好似到了现在才真正认清楚自己的好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庆航,我刚刚就说过了,你和我一样了解贝贝,既然贝贝说不喜欢你了,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何况,我一直都没有对你隐瞒过自己的想法。当初在明知道你对贝贝不是恋人的喜欢下没有反对你们之间的来往,是因为贝贝愿意喜欢你,如今她自己看开了这份喜欢,我这个做哥哥的没道理不帮自己的妹妹。”

    “文清……”

    许文清摇头阻止了孔庆航想要说的话,又道:“我倒是好奇你说这番话的目的,你对贝贝没有那份感情,为什么放不下贝贝对你的喜欢。难道说,你想要享受贝贝的喜欢却不付出,又不允许她离开么?孔庆航,贝贝是我的妹妹。”

    孔庆航沉默了,他以为文清会把贝贝的不喜欢看成是孩子的闹别扭,却小看了他对贝贝的疼爱。许家的人对贝贝的宠爱似乎从来都是不问缘由,由着贝贝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心中叹了口气,孔庆航歉意地看向许文清,“对不起,文清,但是,我对贝贝……”

    结果,说的话再次被许文清打断:“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想贝贝为这种小事烦恼。”

    小事?孔庆航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对上许文清不欲再谈的眼神,一口闷气就这么憋在了心里。之后的交谈,神色都是有些恹恹的,许文清也不在意,陪着他天南地北地聊着。

    到了傍晚,邵永申又一次接到了唐诗语的电话。神色一喜,邵永申抬手挥退了身边的下属,拿着手机进了书房。“诗语,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需要大哥帮忙?”

    “并不是什么大事,我想现在过来看看邵大哥可以吗?”虽然这么问,唐诗语已经笃定邵永申不会拒绝自己的到访。果然,邵永申没有拒绝,甚至是以一幅极其欢迎的姿态应下了她的拜访。“那个人还在大哥这里吧?”

    “我就说你怎么突然想起大哥我了,原来还是为的这个人,不过,大哥办事你放心,人还好好地呆在我这里,你想什么时候看都没问题。”猜到唐诗语过来的目的,邵永申没有生出什么失落的感觉,笑得依旧爽朗。

    “那就麻烦邵大哥了。”

    “还是那句话,和我不用客气。”

    挂完电话,邵永申的面部表情还保持着对待唐诗语时的温柔,但在下一刻,这份温柔被急急闯进来的李乐然打破了。“不好了,邵哥,高天人不见了。”

    说完的一刻,李乐然就感觉到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抬头去看,邵永申整个人都似镀了一层冰,身上散发出的寒气浓郁得骇人。忙又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对方的脸。

    “是什么人动的手?”

    听到这话,李乐然下意识地抖了抖,口中亦是有些颤着音低低地回道:“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人下的手。动手的人实力可能相当……我们的人完全任何感觉,等发现人不见时去查线索,找不到一点痕迹。”

    “意思就是查不到了?”挑上的尾音落下,李乐然忍不住就要跪下去,强撑着打颤的双腿,惶恐地继续解释:“邵哥,是我们的疏忽,您就责罚我吧。”

    邵永申皱起的眉拧成了川字,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他的人都察觉不到!“和白虎帮的人有关系吗?”

    李乐然摇头,“对于这一天,兄弟们都可以肯定不是白虎帮的人,他们没有那个实力。”

    邵永申不说话,李乐然也不敢主动搭话,站了一会,一滴滴冷汗就聚集在了额头。

    像是终于感觉到下属的“辛苦”,邵永申让他退了出去,自己走到书桌后的转椅上坐了下去。

    手指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的,邵永申还是过滤不出y市还有什么其他的势力可以这般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他的地盘把人带走。只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一定会让他在诗语面前失了面子。

    诗语……

    邵永申闭上眼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这个缠绕在心间的名字,这可是他下了决心想要保护的女孩,他怎么能容忍自己在她面前没脸。到底是谁?!

    “嘭!”

    听到砸落在地上的碎裂声,守在门外没有走远的李乐然忍不住身体一颤。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邵哥发过火了,这一次,算是真正惹怒了邵哥。

    彼时,许文清接到了孔庆航母亲吕筠的电话。对于这位长辈,许文清一直不敢太过亲近。在他们这些世家中,孔家尤其注重门第,但孔庆航的父亲偏偏娶了个没什么家族势力的吕筠,孔老爷子竟然也不反对,足见吕筠手段之厉害。

    而吕筠,虽然家世薄弱,人却异常强势,对自己的孩子也是要求严苛,甚至在考虑孩子未来另一半的时候,比孔家的人更重视对方的家境,完全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身就对普通人家的孩子宽容以对,所以,在吕筠的计划里,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随便找个女人娶了。

    “文清啊,见到我们家庆航了吗?”对待这些世家子弟,吕筠经常是一反常态的温和。

    “阿姨放心,庆航在y市过得很好。”

    吕筠听了轻轻笑了,“你说这孩子也真是的,想贝贝了,完全可以和我们说一声,难道还怕我们老古董不让他去找人吗?”

    许文清也笑了,回答的话却让电话那端的吕筠笑不出声了:“阿姨,这次您可是冤枉庆航了。这段时间,贝贝也就在庆航刚到y市的时候见了他一面,问庆航,庆航也没和我说在y市做什么。我还想着是不是叔叔给了庆航下达了什么任务,我看他都有点不想离开y市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我给你们啦o(≧v≦)o,然后,挺胸等表演^_^)y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