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窃取灵感一事,顾景源的设计遭到了不止消费者的质疑,连带圈内人士都以怀疑的目光猜测这位设计界的新星之所以跳槽,是不是星辉在背后推了一把。qqxs.cc接着,几家素来对星辉不客气的报纸在报道上接连对此含沙射影了一番,并在星辉沉默的反应下,这种猜测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就在众人以为星辉无力反驳的时候,一则极具爆发性的新闻被娱报登了出来。上面不仅曝光了一直被神秘光环笼罩的莫语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一个尚在上学的高一女生,也曝光了这位高一女生与京城的某位豪门子弟有着亲密交往关系,并且隐晦地提出莫语从小到大的经历似乎都没有接触过服装设计这一学问。

    这篇报道一出,不说那些设计大师对于自己的设计被一个高一学生压倒的过往如何面色不霁,一些思维活跃的从莫语的经历和有着某*的交往关系上联想出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一个既然没有什么背景又没学过设计的学生,能够突然爆红在服装界,会不会是因为那位豪门子弟为了两人的将来铺路而替莫语找的一些枪手。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想到了莫语设计风格的多元化。一个没有自己特色的设计师,也从服装上找不到这个设计师的标志,这种以往被忽略的问题提上心头之后,大部分的人都相信了是那位豪门子弟为了博佳人开心而做的动作。至于为什么不曝光,豪门世家的弯弯绕绕,谁又说得清楚?

    总之,业界的人不会想承认自己的设计还不如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自然是能往多恶意的方向就往多恶意的方向揣测莫语设计天分的背后到底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风向全往星辉这边倒了过去。就连徐铭再次背叛的事,联想到袁氏推出新品的事,不少人觉得袁氏方面估计是倒打一把,指不定是谁窃取谁的灵感。

    “啪!”袁氏总部,唐诗语将最新一期的报纸一把甩在桌上。钱羽芊莫名一惊,在她的记忆里从未看过唐诗语如此的一面,这篇报道怕是真正刺激到了诗语。正想开口说些安慰的话,背对着自己的人转了过来,表情虽然恢复平静,那一双眼依旧难掩一丝怒火,“上面怎么说?”

    钱羽芊微微低下头,缓了片刻才回道:“王总说,希望你出面开个记者招待会。”

    听到上面的决定,唐诗语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记者招待会?他倒是想得好,到时候难道还想让我把那个子虚乌有的豪门子弟给曝出来转移目标么?”她不过是想设计让徐铭主动去找顾景源,再让一些记者拍到而已,怎么也没想到发展到最后居然把她自己给拖下水。

    “这事,上面似乎已经决定了。”钱羽芊忍着周围越来越低的气压,继续把话说了下去。在她心中,其实也是认同上面的决定,比起侧目解释,自然是作为当事人的莫语出面才能得到最好的解决。

    “早在合作的时候我就和他们说过,绝不会出现在公众场合。”唐诗语的声音没了以前的温和,含了几分冷意,“到现在,出了问题自己解决不了就想让我自己出手?你和我都不是袁氏的员工,这事你不用理会。”

    “但是……”唐诗语一个眼神看过来,钱羽芊立刻收声。

    “好了,这事你也不用管,先出去吧。”钱羽芊看了看她,沉默地退出了办公室。

    助手一走,唐诗语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一边拿出手机给孔庆航拨了电话。没有让她等多久,孔庆航很快接了电话。“y市的娱报你看了没有?”

    孔庆航扫了一眼摆在自己眼前的报纸,淡声回道:“怎么?想求我了?”

    “我怎么敢麻烦孔家大少?”一想到自己的设计被否认都是因为对方这个豪门世家的背景,唐诗语的语气怎么都平和不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别让你的家人对我惦记上,京城孔家,我一个平民百姓可招惹不起。”豪门的圈子她不懂,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会有门户之见,又怎么会喜欢看到自己家的孩子和她一个普通百姓扯在一起,而且是被这种方式给联在一块。

    “这么说,你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唐诗语的话听在孔庆航耳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回答的语气跟着扛了起来,不疾不徐却又透着几分轻视的味道,“诗语,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哭着来求我。”

    “你放心,一定不会有那个时候。”

    “既然如此,我家的事你肯定也不会在意,那就这样。”

    听着孔庆航先一步挂断的声音,唐诗语脸色微地一白,然后愤愤地盯着上面的通话结束看了好一会。暗暗深吸一口气,唐诗语继续拨通陈洛的电话。

    相比孔庆航的冷嘲热讽,陈洛的态度可以称得上是如沐春风,让唐诗语急躁的心受到了一丝抚慰。“我就猜到你会给我电话,不知道宝贝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

    唐诗语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口中几近咬牙地吐字说道:“我要知道是谁在背后下的手。”

    不想,陈洛直接给拒绝了,“宝贝,不是我不想帮你,能够让媒体把你和孔家大少的关系抖出来,这份实力,估计不好办啊。”

    “你也别和我打太极,媒体既然不敢指名道姓地说出孔家的名字,可见对孔家还是有忌惮的,而且,我只是让你查什么人,没让你出手,这样的要求,你陈洛也办不到吗?”

    “虽然我想说自己不受激将法,但是,既然是宝贝你的要求,怎么我也得给你办了。”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要谢我的话,不如来点直接的?”

    暗示性的话传入耳中,唐诗语神色一暗,随即敷衍了陈洛几句便把电话给挂断。合上手机,唐诗语重新拿起刚才被自己甩落的报纸,对着上面的某篇报道一行一字重新看了起来。

    另一边,袁浩在总经理办公室和自己的一个世叔吵了起来,争吵的缘由还是莫语。与家族的利益为先不同,袁浩在知道莫语就是同校的唐诗语之后,回想起对方在停车场的行为,很自然地信了报道上带出的某种暗示。

    “王叔,这种品行不端的人,公司为什么还要继续聘用她?”看着迟迟不肯应下自己要求的王仁杰,袁浩疑惑地反问,“如果那些设计都不是她自己设计的,这种欺骗的行为肯定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我们袁氏这么大,难道就缺她一个设计师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着就激动起来了?”王仁杰看着站起身的袁浩,轻轻摇了摇头,起身把他按回座位上,脸上笑得世故而圆滑,“莫语的设计是不是真材实料先不说,这件事我们不能以解雇她的行为来解决。我们把和她的合同终止了,莫语的设计就等于是被否定了,哪怕她是真材实料。另外,看事不能看表面,既然莫语的背后有人,只要这件事得到圆满解决,受益的只会是我们袁氏。至于星辉……”

    袁浩皱起眉,“这件事又和星辉有什么关系?王叔,我还是觉得应该终止合同,我不想我们袁氏竖立起来的口碑受到任何影响。”其实,他是想和王叔说对方的人品不行,但是,那种事说了其实没有多大意义。

    王仁杰笑了笑,没有再对袁浩说的话表示异议。“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学习还跟得上吗?”他这个世侄就是心思单纯了些,认定的事就会固执下去,也不会想太多其中的曲折,这种性格,到将来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嗯,没什么太大问题。”见对方转移话题,袁浩也知道再说也是无用功,只能暂时放弃。

    从袁浩的眼神中就看出对方的打算,王仁杰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口中继续问着袁浩在学校的生活。

    紫苑这边,许晗一边朝着住宅的方向走去,一边回想着今天唐诗语被记者堵在校门口情景,抿起的唇不由微微上翘。

    身份被曝光的那会,唐诗语的手机正处于关机状态,所以,一直到了学校门口被一群记者围堵在中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知被谁给捅了出去。而听到记者问出的话,路过的学生纷纷留了下来,因此,今早的一高校门口空前盛况。

    而这群自莫语出道就想对她采访的记者,如今终于看到本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争先恐后地追着唐诗语问这问那。问出的问题,自然不是什么暗含崇拜的夸赞,都是相当尖锐的试探。比如说,言语直白的直接问她是不是被某世家弟子包养;或者是问她莫语的设计是不是为了将来博取对方长辈青睐而做出的铺路;又或者问她没有接父母一起到自己的公寓合住,是不是怕父母知道自己的交友关系;甚至还有问她怎么勾搭上世家弟子的……

    不带喘息的问题,让毫无准备的唐诗语脸色白了又白。等到学校的保安赶过来,面无表情地回了记者“无可奉告”四个字。

    经由记者这么一闹,学校的学生也在片刻间知道了唐诗语的设计师身份。对此,继续崇拜的有,粉转路人的有,粉转黑的也有。但到了当天晚上,一条不太和谐的视频在网上放出之后,看到的人无意义外都转黑了,除了个别男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木羽木羽晴ゞ妹纸的地雷,你真是我贴心的小棉袄,我自动把昨天那个看成是安慰我啦,抱住么么,被关心的感觉永远都是幸福满满~\(≧▽≦)/~

    然后,我想说个问题,就是关于陈孔cp的问题,我知道很多妹纸言情*都不忌,但是,也有很多妹纸只看言情不看任何*的成分,所以,我们就把这部分放在番外好咩,最多你们喜欢的话,我到时候多刷几个番外出来咩,不然让不看*的妹纸在正文里突然看到*向的情节,感觉总会有点那什么……

    嗯,今天要说的就这些啦,么么安,留言我明天回复=3=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