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永申伸手揉着眉心,脑海中不断重复刚才在网上看到的那段视频,另一只攥成拳的手发出嘎嘣的脆响。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想要守住的女孩的另一面原来是这样的。对于视频的真实性,他一点都没有怀疑,那间屋子的格局和摆设的的确确就是他曾经去过的卧室,尤其是天花板上的那片镜子。曾经他还问过她为什么会选择用镜子代替,那个时候对方没有回答,而现在,就是这么一个原因吗?

    邵永申面无表情的脸越发阴郁,揉在眉心的手停了下来,轻轻扣着桌面,一丝被背叛的怒火从心头悄然升起,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少刻,邵永申站了起来,负手走到窗前,抬头望着漆黑的夜色一片平静。他心中的那个人,怎么可以就这么毁了!他绝不允许!

    另一头,陈洛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鲜榨果汁,目光停留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屏幕,上面正是那段被网站删除的激情视频。“宝贝啊宝贝,这回,你可是把我一起拖下了水,我该这么报答你呢?”

    陈洛淡淡地笑着,眼中不达一丝笑意。他和宝贝后进式玩的次数太多,单从画面上看,他实在想不起真正的现场是在哪一处。不过,以前面部分的视频来看,上传视频的这个人不是曾经囚禁过宝贝的高天,就是知道高天或者和高天有过接触,并从他那里得来的视频记录。

    高、天。

    陈洛无声地念了一遍高天的名字,抿起的唇慢慢上扬。现在,他倒是好奇是哪一方的人把高天给劫走,不出意外的话,视频应该还是高天动的手。怎么办?他到底是帮下宝贝呢,还是做个旁观者比较好?

    陈洛歪头喝了一口果汁,眼中重新漫出了笑意,但比刚才更让人觉得琢磨不透。

    要说陈洛对唐诗语的感觉,最开始是被唐诗语那身和一般学生不同的气质所吸引。明明出生的家庭并不富裕,偏偏骨子里的骄傲比他所认识的那些人都要强;明明看着一张再清秀不过的脸,看得仔细了,竟然散发出让人沉迷在其中不可自拔的魅力。

    这样的唐诗语对陈洛而言无疑是特别的,陈洛又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于是,直接采取了行动。接触下去,不论是设计还是词曲创作方面的才能,陈洛在唐诗语身上感觉到了无法破解的迷,只能继续往下深入。

    如果没有孔庆航和高天的先后出现,等到唐诗语将还未放出的“才能”一一发挥,陈洛大概就会沉溺在这种迷中再也抽不出身。尤其唐诗语的身体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吸引力,只要在她身上满足过就会欲罢不能。

    “稍微,有点遗憾啊。”

    陈洛合上笔记本,身体靠后看着玻璃杯内的红色液体,眯起眼露出了一抹可惜的神色。

    第二天,一高的学生在校门口看到正常出现的唐诗语具都惊讶地瞪大了眼。唐诗语虽然觉得奇怪,也没往深处想,继续朝着自己的班级走去。结果,一路上不时有人在旁边指着她的身影嘀咕,转过头去看,又都避开她的目光看向别处。

    唐诗语疑惑地皱起眉,突然一个男生跑到她面前,一脸高傲地说道:“唐诗语,这个周末来我家玩吧。”面对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唐诗语没有答应的理由。

    听到她的拒绝,男生鄙夷地嗤了一声,“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还装什么清高!”

    面色一冷,唐诗语不虞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已经有一部分的学生围了过来,唐诗语的话飘入耳中,当即有男生起哄,笑着朝她嚷嚷:“唐诗语,别装了!真看不出啊,平时端得和个女神一样清高,骨子里是欲求不满的女人。既然人家都发出邀请了,你就答应了呗,反正大家都看过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听着不在同一频率的话,唐诗语心中隐隐有股不好的预感,抬眼扫了一圈,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是过去那种充满倾慕或是仰望之类的神情,不约而同都带着几分淡淡的嘲讽,还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

    “把话说清楚。”

    彻底冷下表情的唐诗语还是让对面的男生感觉到气势上带来的压力,抬了抬下巴,故意放大声音地回道:“唐诗语,都做了还怕别人知道吗?视频里的你可不是现在这副矫情的模样,那个声音,真是……不知道你是学生的还以为你是专门作陪的呢。”

    “视频?”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一个女生从中站了出来,虽然一高的学生普遍对之前的唐诗语各种爱戴,自然也有特别看不惯这种被一群人当宝的女生,阮琪就是其中之一。此刻,挑着眉款款走到唐诗语面前,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轻蔑,“身为一名学生,我这不知道你家人是怎么教育你的,居然可以做出这种放荡的事。当然,做也就做了,还不知羞耻的放到网上供大家欣赏,啧啧,不知道你是学生的人还以为你是出来做陪的呢,简直是丢我们一高的脸。”

    唐诗语不是笨人,尽管两个人说的话没有把视频内容说祥,从几人的脸上捕捉到的神色,足以猜到视频的内容大致是什么,一张脸不由白了几分。看到她的脸色变化,立刻有学生不客气地笑出了声,然后嘀咕的声音逐渐变大,一句句刺入唐诗语的耳膜。

    “可惜了,昨天那段视频我忘记下载了。”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梁敏韵侧头对许晗叹道。唐诗语羞愤的面容映入眼中,梁敏韵是从心底上感觉到畅快。“我原以为她也就性格上装了一点,没想到……果然人不可貌相。”

    许晗微微浅笑,看到前面的唐诗语抬脚想要离开,却有学生上前将她堵住,进退不得的处境让对方的脸上再维持不住平时的从容,遂开口附和:“想必学校的男生非常喜欢她的变化。”

    当高高在上的女神褪去身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光环,再配合那声声浪到骨子里的呻-吟,曾经拿女神当意淫对象的男生大概都会忍不住幻想,那个视频中的男人替换成自己会是一幅怎样香艳的景象。

    “自作自受。”梁敏韵冷冷地吐了一句,“视频里的她可是一脸享受的神情,既然喜欢,别人的邀请指不定正中下怀开心着呢。”

    许晗不置可否,和梁敏韵又围观了一会,一起离开了现场。

    依然留在原地的唐诗语面色难看地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几个女生,伸进衣袋的手摸索着把口袋里的手机解锁然后拨出快捷键。

    “怎么?现在知道难为情了?”阮琪笑着挨近她,语气格外地温柔。“你不知道,我们现在走出去都不好意思和人说自己是一高的,不知道这个责任是不是应该要由你来负呢,豪放的唐诗语同学?”

    人就是一个矛盾体,在唐诗语展现出让人无法追及的优秀时,就会把她放到一个只能用崇拜的态度来对待的高度。而等到对方跌落这个高度,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同学,就会对她的弱点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哪怕是说上一句无关痛痒的话都是满足的。

    所以,阮琪的话说出之后,当即引起了其他女生的共鸣,刻薄的话相继从众人口中吐出。一句句落在身上,唐诗语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辱,而那些男生却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在旁边看着不说任何相帮的话,不由后悔自己居然也不问什么事就答应班主任在今天过来学校。更让唐诗语无法释怀的是,这么重要的事,身边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通知她!

    看着那一张张露出嘲弄不屑之色的脸,唐诗语发白的脸色又被一丝愤怒给激出了红色,站得笔直的身体却忍不住微微地颤抖。到底是谁在背后想要对付她!这种手段,真是不遗余力地想要破坏她的名声!

    最终,结束这场纷争的不是唐诗语拨出电话的救兵,是高一c组的班主任王舒娟。王舒娟是个过了四十的老教师,为人严谨、古板,平日里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班上学生穿得花花绿绿的,坐没个坐姿。只要看到一次,就会盯着学生直到对方改过来才罢休。

    唐诗语的这段视频,虽然只挂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却出奇地传播广泛。影响最大的还是一高,凡是认出唐诗语的学生,都不忘拉上自己的好同学一起分享,甚至分享到了教师之间。

    “唐诗语,女孩子还是要自爱一些。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都敢玩。到时候玩出了什么病,受伤的还不是你自己?”言语间,王舒娟直接把唐诗语定义成了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学生。“而且,你是一名学生,不要仗着自己成绩好一点,就什么校规都抛到脑后。”

    一路上,王舒娟的话都是没有忌讳是不是有其他的人听到,字字铿锵有力,让路过的学生或是老师都一字不漏地纳入了耳中。唐诗语紧紧咬着唇,一双眼即使垂下,还是能够感觉到来自周围的瞩目。她很想回头什么都不管,但是,她的骄傲让她做不出以失败者离场的狼狈,只是更紧地攥着手,陷进肉里的指甲纷纷掐出了一片白色。

    不管是谁动的手,今天加诸在她身上的羞辱,她必定要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唐诗语盯着脚下的路暗暗下定决心,却不知道学校的流言只是一个开场白,还有更大的礼物在!~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