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语跟着王舒娟到了教师办公室,叶玲已经坐在里面,看到她进来,表情略有些微妙地站了起来。qqxs.cc对王舒娟点点头,叶玲转头看向唐诗语,并示意她跟自己走。

    “老师……”

    “有什么话等回来再说吧。”

    叶玲的声音依旧带着让人感觉舒心的亲和力,唐诗语却从对方打断自己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欲听她说话的排斥。低垂下头,唐诗语掩去脸上的不忿,心中对幕后的那人越来越恨。

    到了目的地,唐诗语才发现和自己有话说的根本不是自己班主任,而是一高的副校长李凯艮。

    看到进来的唐诗语和叶玲,李凯艮抬了下眼皮,目光似有若无地往唐诗语身上打量,口中不疾不徐地打了一番官腔。唐诗语这个学生,李凯艮是知道的,不仅是对方中考状元的身份,也是因为陈洛为了她的事甘于欠校长一个人情。

    单看唐诗语的相貌,李凯艮不是很能理解陈洛会栽在这么一个长相只能算清秀的女生身上,但在昨晚上看到那断视频之后,同为男人的李凯艮算是懂了一些。不过,这事闹得实在太大,即便是有陈洛的维护,他们也不得不做些决定。

    “唐同学,学校对于你的私生活无权干涉,但是,你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学校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经过学校的会议讨论,鉴于你平时的表现良好,我们决定给你记过一次。”看着唐诗语没什么波动变化的表情,李凯艮顿了顿,又道,“当然了,为了公平起见,请假的事也取消了。毕竟你还是一名学生,如果经常缺席,对你将来的发展也不太好。”

    唐诗语抿着唇不说话,既然陈洛都不管用了,她再和学校争辩也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只是,就这么被记过,虽然她对这个不在意,但是,任人摆布的感觉实在让她喜欢不起来。

    “好了,马上要上课了,你们先回去吧。”

    逐客令一下,唐诗语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和叶玲一起退出了办公室。回到走廊,唐诗语侧头看向身旁的叶玲,“老师,今天我想请假。”

    叶玲听了皱起了眉,“唐诗语,刚才副校长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还是个孩子,有些事别想太多,目前对你最重要的是学业。”

    “你父母还不知道吧?”叶玲的这句话成功地阻下了唐诗语想要说的话,“别让你父母担心,你放心,老师也不是个多事的人,这件事他们并不知道。”

    正说到唐诗语的父母,唐诗语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当下也顾不得去反驳叶玲,拿着电话走向安全出口。电话接通的一瞬,唐诗语就听到了唐父不比往常极为严厉的声音对自己喝道:“唐诗语,我什么时候教你撒谎骗人了!”

    “爸爸?”听到唐父语气中不断高涨的怒火,唐诗语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别叫我爸爸!我这张脸都被你丢尽了!”唐父说这话的时候微微喘着气,似乎是被气到了极点,“我是养你不起,还是家里不富裕让你觉得丢脸了?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自甘堕落!我以为你学习好了是长进了,没想到先学会了这些下作的东西,你是不是想我们老唐家在人前抬不起头啊!”

    唐诗语的脸色越来越差,等到电话那端唐父说得差不多了,才淡淡地回道:“爸爸,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谣言?”她穿来的时候,“唐诗语”还是个初中生,学习说不上差但也绝担不了一个好字。作为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初中的课程对她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很快就成了老师眼中的学习宠儿。相对的,唐家的经济状况也只能算做一般,目前住的房子还是单位分的福利房,装修简单,设施老旧,她就开始琢磨赚钱的方法。

    至于唐父唐母,唐父是个位普通的工薪阶层,平时话不多,却是个彻彻底底的严父;唐母则是个下岗工人,典型的以夫为大的家庭主妇,虽然对自己的女儿多有疼爱,但在教育上还是站在自己丈夫这边。

    唐诗语是半途穿来的,面对这样一对不善表达的父母,彼此间的感情自然说不上多么深厚。因此,怕自己的前后变化被这对父母察觉,唐诗语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用来赚钱的身份,甚至在y市住的这套公寓,都是以陈洛的名义买下的。如果让唐父知道自己拿赚的钱来买房,以对方崇尚节俭的个性,绝对会刨根究底地追问,她不想和他们做无谓的争执。

    “谣言?”唐父重重哼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成了知名设计师,还有什么词曲家的身份。你是我的女儿,你什么能耐我还能不知道?我以前是怎么教你做人的!我们确实没别人宽裕,但是,做人不能丢了自己的原则,你……!真是做得出来!”

    “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你的女儿,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此刻,唐诗语的脸上已经布满阴郁之色,只是口中仍旧维持着温言软语,“不要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你们信了,不是更让他们看我们笑话吗?你和妈都不玩那些高科技的东西,不知道有些东西是……”

    “你妈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到认不出自己女儿的身体,我也没老到看不出是真是假的地步,你自己好好看看今天的报纸吧!”唐父的语气逐渐变成了一种压抑的痛心,“唐诗语,你要作践自己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妈!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是管不了你了。”

    说完,也不给唐诗语任何辩解的电话,唐父直接挂断了电话。唐诗语冷着脸收回手机,转身去了门卫室借了一份当天的报纸翻了起来。翻到有自己新闻的版面,唐诗语握着报纸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狗仔队挖掘新闻的力量总是让人爱恨交织,当自己是主角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透明起来让狗仔队寻不到;但当主角成了别人,又无限地期待于狗仔队的潜力,并希望挖到的资料越劲爆越好。于是,莫语的事一出,很多人都这么期待了起来,而对方也没让他们失望,很快就曝出了新的新闻。

    报纸上的报道不仅提到了唐诗语词曲制作人的身份,也提到了唐诗语的父母,并拍了唐诗语家里的房子和她在y市的公寓作了对比,言辞无不讽刺当红设计师的凉薄。而让围观的人兴奋的是,唐父唐母都肯定自己的女儿从未接触过设计方面的知识,也没看过自己的女儿在家里做过衣服。这一说辞,无不反应了上期报道中猜测的可信性。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莫语不单在设计上有所表现,就连新起的词曲作家也是她的另一个身份。

    这让不少人在揣测这位高中生到底给了那位豪门弟子什么好处,让对方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她。而这个问题,在报道的最后提及的那段昨晚上昙花一现的高清视频后,所有人都恍然——美色误人啊。

    总之,整篇报道以唐诗语的人品作为立点,明暗相辅地否定了唐诗语在设计和词曲制作上的能力,也让看到这篇报道的人深深相信了莫语和欣语有现在的成就都是得了枪手的缘故,毕竟一个高一的学生能有多少天分?何况,这个高中生可是用自己的“身体”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朝、日、报、社!好,很好!

    唐诗语目露寒光地扫向报纸的页眉,盯了一会,忍住想要撕毁报纸的冲动,将报纸还给了门卫室。接着,唐诗语想要借助自己的脸熟要求保安放自己出校,结果,一早得了学校嘱咐的保安一口回绝了唐诗语的要求。

    要求被拒,再看到保安眼中疑似鄙视的神色,唐诗语面色阴晴不定地往回走了过去。

    居然连她是欣语的事都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除了之前那件事,她还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今天的报道,真是够狠啊,简直是将她以后的发展都给杀绝了。有了这份报道,以后她想利用原来世界的资源做点什么,只要被爆出身份是她自己,一定又会被认为是找枪手做的,完完全全地将她给否定了!

    偏偏她的这对父母又是个实诚的人,想让他们改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唐诗语暗恨,有心想要给陈洛电话问他追查的进度,想到学校给自己的记过又放弃了。如果陈洛有心,校方又怎么会给她记过处理?

    到底是什么人!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也不想咽!

    一想到一直隐匿在幕后的那个人,唐诗语恨不得对方尝到她所受的所有屈辱。

    “许晗。”听到自己的名字,许晗停下脚步,一回头,袁浩小跑的身影映入眼帘。微微皱眉,许晗还是止住了不想搭理对方的打算。

    看到许晗停下等自己,袁浩暗暗松了口气。“那个,昨天晚上,你有上网吗?”停在许晗面前,袁浩有些脸红地问,也不知道是跑得喘红还是因为说到上网而染上的红晕。

    “上了。”

    听着许晗没有什么起伏的口吻,袁浩的脸反而更红了,一双眼往a班的教室看了看,又回头看向许晗,低声说道:“我已经让王叔取消和她的合同了,你……还是少和她接触吧。”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不自爱,而且,还能够那么……

    感觉到袁浩善意的提醒,许晗微微舒展了下眉,轻轻点头。袁浩能够讨厌唐诗语,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发展。以唐诗语现在的名声,她相信眼前的这位心怀纯净的少年绝对不可能再喜欢上唐诗语。

    “那、你回去上课吧。”发现两人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话题可以说,袁浩讷讷地和许晗告别。果然,对方没什么留恋地转身进了教室。轻轻叹了口气,袁浩也往自己的教室走了过去。

    而朝着教室走来的唐诗语又接到了王仁杰的电话,但是,电话的内容绝对谈不上愉快。从来都知道王仁杰是个多么现实的男人,可她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男人连事实的真相查都不查就断了她的后路。如果她和袁氏的合作关系被解除,相信不用多久,所有怀疑她设计的人都会相信她的设计是找枪手做的。连东家都主动舍弃了,岂不是最有力的证明?

    “邵大哥,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想和邵永申有过多的牵扯,对方的背景对她来说太复杂。可是现在,

    “我都说过了,如果需要大哥做什么,不用这么客气。”邵永申笑得一如往昔,这让唐诗语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有没有看今天的报纸或是看到昨晚上的视频。

    “大哥晚上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当面和你说。”

    “当然方便,我这随时都欢迎你。”

    “谢谢你,邵大哥。”

    和邵永申的一通电话,令唐诗语安心不少,但一想到将要面对的同学,才放松的神情复又绷紧。最终,唐诗语选择到天台暂避风头。不想,收到她没有上课的消息,叶玲亲自过来找人。

    在天台找到人之后,叶玲带着唐诗语回了教室,然后出声告诫底下的学生不要随意逃课,学校里不是成绩好就可以代表一切的。话中的深意,知道唐诗语逃课的众人没有不懂的,当即异口同声大声地应了下来。

    许晗低着头,余光只当没看见身边的人白了又白的脸。

    许晗的沉默,唐诗语是乐见其成的,这种非常时期,她实在不耐身边有人烦自己。不过,唐诗语的庆幸显然有些过早,到了课间,对她又崇拜到幻灭再到厌恶的女生们继续围在她的身边,只是,说出口的话是充满讽刺的指桑骂槐,让唐诗语一整天都精神不济。

    是以,放学的铃声一打,唐诗语几乎是狼狈地离开了教室。许晗望了一眼她的背影,面无表情地继续收拾自己的物品。只是这个时候,许晗并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快就再次看到孔庆航。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给个鸡腿菇和美丽蘑菇妹纸的地雷,我可以认为自己正在往你们的宠妃的路上高升咩【荡漾脸】

    唔,看到有妹纸说字数可以多更点,今天就试了一把,虽然也还是不算很多o(n_n)o~

    然后,全体么一个,晚安(*╯3╰)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