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许文清口中已经回去京城的孔庆航出现在紫苑,许晗垂下眼掠去了眼中闪过的厌恶。

    孔庆航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微的复杂。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直追在他后面的女孩开始对他改变了想法。仍旧是那张脸,却在上面再也看不到会为他而愣神的表情,疏离得让他感觉到自己似乎从未了解过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

    “你又来紫苑做什么?”许晗问得直接并且不客气。

    孔庆航拧起了眉,又看着许晗沉默了一会才叹气地开口:“你和我妈最近有过联系?”今天早上,他在餐桌上看到了一份摊开的a市早报,版面上的内容恰好是和诗语有关的报道,再想到之前老爷子给自己的电话,不得不让他猜测家里已经知道他和诗语之间的事。而以他母亲的性格,如果不是出了这份报纸,怕是根本不会让他知道他们知晓诗语的事,然而在他查无所觉的时候再对诗语下手。

    许晗听着孔庆航肯定的语气冷下眼神笑了,“你觉得我在说了那番话之后,还会和你们孔家联系吗?”

    孔庆航语塞,纵然觉得现在的许晗太过陌生,对方的一些性格到底是清楚的。对方不是个擅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既然打算和他撇清关系,就不会再到他母亲面前故意说些什么诱导的话。

    “贝……”记起许晗几次强调的称呼,孔庆航咽下了后面的贝字,看下许晗的目光温和中带了几分无奈的笑意,“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了,也没必要和我弄得像是仇人一般不死不见吧?这些年,我和文清一样,一直都拿你当自己妹妹看的,我……”

    “在我眼里是做不了朋友的。”落下这句话,许晗便不打算再理睬孔庆航,转身要走的时候,手腕被孔庆航下意识地拉住。身体一僵,许晗脸色难看地转回头,手用力抽回,对面的人却似不知为什么握得更紧了。“孔庆航!”

    下一刻,一只不属于两人的手从旁横了过来,轻轻一带,将许晗从孔庆航的束缚中解救了出来,并纳入了自己的臂弯。抬头去看,是近几天一直在家里蹭吃的韩祁,许晗莫名地松了口气。正想说句话,对方说了句“走了”就拐着她转身迈步。

    “你是什么人?”蓦然出现个陌生的男人在许晗身边,孔庆航的心中起了一丝戒备,看过去的目光也充满了打量的意味。后者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带着许晗大步离去。被留下的孔庆航有心想要追上去问个清楚,但在韩祁扫过来的那一眼中感觉到了深深的危险,不由顿下了迈出去的脚步。

    这个男人……

    孔庆航望着韩祁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可以把手放开了吧?”走出一段距离,许晗看着还没松开手的韩祁催问。知道韩祁是宋耀华的外孙之后,许晗对待他的那份小心逐渐淡了下去。

    韩祁低头看了看她,握着的手跟着松开,“文清已经回去了。”

    “我知道。”

    韩祁顿了顿,又道:“以后离他远一点。”说话的时候,一双眼定定地落在许晗脸上等着她回答。

    “如果不是他自己撞上来,我都不想看到他。”听到许晗话中的嫌恶,韩祁收回了视线,和她一起进了许家的套房。

    稍作休息,许晗进了厨房准备开始捣腾晚饭。结果,打开冰箱才发现家里的食材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合上冰箱的门,许晗走到客厅告诉韩祁她要出去买菜,不想,对方居然站起身打算和她一起去菜场。

    诧异地看了他几眼,许晗没有拒绝。从紫苑到菜场只有一站公交的距离,期间,两人谁也没说话,各走各的组合让旁人看起来觉得有些怪异。到了菜场,许晗用余光瞟了韩祁一眼,发现这个男人只是皱眉,并没有露出厌恶之类的神情,便带着他到自己常买的摊贩走了过去。

    “哟,小妹妹又来买菜了?”小贩的主人是个中年妇女,经常笑得和蔼可亲,对来往的顾客也记得很熟悉。因此,一看到许晗过来,立刻熟稔地和她打起了招呼。“今天要买些什么?”

    许晗也不介意对方的称呼,撇下韩祁挑起了菜。

    “这是你哥吧,你们家的人都长得好。”却见许晗摇头,摊主恍然,随即笑了起来,小声说道,“小妹妹眼光不错。”

    “他是我哥的朋友。”想着自己经常会在这里买菜,许晗就不愿对方产生什么误解,一边将手上挑好的菜递了过去。

    摊主听了,脸上的表情更暧昧了,一边给她结算一边继续说道:“大婶懂的,你们这个时候就怕家长和老师知道,都搞地下恋呢。放心,大婶不会给你说出去的。”

    许晗迁怒地侧头晲向韩祁,后者极没有眼力地问道:“钱不够?”

    许晗扭头不理她,摊主却被她这幅置气的模样逗笑了,把菜递还给她后,朝一旁的韩祁出了声:“女孩子是比男孩子娇气些,你看着比她大上几岁,平时多让让她,她是个好孩子。”这女孩经常过来买菜,又很会挑菜,肯定也会下厨。现在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就帮家里买菜做饭,性格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再想到自己家的孩子,忍不住就对韩祁说了本不该由她说的话。

    韩祁倒是没怎么在意摊主的多事,反而对她点了点头。许晗看了两人的互动,把零钱塞给摊主就想离开。韩祁伸出手先她一步把菜接了过来,许晗迟疑了一会,就由着他提菜。

    有了这次的经历,接下去的买菜,许晗秉着不多话不多看的原则,快速地把自己想要买的食材购了个齐全。等回到家,在同一时间回来的许德锦看到并肩走来的两人一愣,再看到穿着一身西装的韩祁手上拎着一大袋菜,插上锁孔的钥匙不易察觉地抖了抖,“你们……?”

    “家里没菜了,正好他方便,我们就一起出去了。”许晗简单地解释了下两人会一起出现的理由,“爸,今天我买了些肉骨头,一会给你炖汤喝。”在许德锦开了门之后,许晗便招呼着韩祁把菜拿进厨房。

    许德锦淡淡地看了一眼,放下手中的公事包坐到了沙发上。少刻,看到韩祁回来,微微颔首,语带一丝歉意地开口:“贝贝这孩子比较任性,麻烦你了。”

    闻言,韩祁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看,对许德锦摇了摇头,“没什么。”

    “之前忘了问你,这一次回来是准备在这里长居?”虽然这么问,许德锦却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小,不说韩祁接手的公司不太适合国内发展,就韩祁的爷爷也不是个会让韩祁久留在国内的人。

    韩祁略一沉吟,“会长住一段时间。”

    韩祁这么一说,许德锦便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晚饭过后,韩祁照例留了下来,对此,许德锦也不觉得奇怪,许晗则学会了无视。

    进了自己的房间,许晗关上门给许老爷子打了通电话,聊了没多久,韩祁的名字从对方口中冒了出来。许晗微怔,有些疑惑地问:“爷爷也认识韩祁?”

    “爷爷倒是忘了,那会子你还小,不记得人也属正常。”大概明白许晗的好奇,许振山颇为耐心地和她说起了小时候的事,“……后来,你上小学的那天没看到韩祁出现,还抱着宋老头哭呢,说要带韩祁去上学。”

    许晗默了,好半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却仍旧有些不敢相信地反复求证:“爷爷,你没记错吧?我小时候可不爱哭的,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哭呢?”如果爷爷不提,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韩祁在那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但是,她还是不相信自己会为了他哭鼻子,而且,她根本找不出这段记忆。

    “你小时候可皮着呢,所以,看你一哭,宋老头就急了,当场就给韩祁打了个电话。你啊,听到人家的声音立马不哭了,还笑了起来,说什么下次一定不让他被坏人带走,你会把他带去学校。”提起许晗小时候的声音,许振山的语气充满了缅怀,也充满了淡淡的笑意。“为这事,宋老头还冲我得意了好久。”

    许晗说不出话了,直到许振山在电话那头催了几声才回过神,“爷爷,我小时候和他的关系真有这么好?”上小学应该记事了吧,怎么她就是一点记忆都回想不起来?

    “可不是?”虽然不甘心韩祁是宋耀华的外孙,可是自家孙女喜欢又有什么办法?许振山无奈地给予肯定,“你上次不是还求爷爷给你找个教练锻炼身手?既然韩祁就在y市,你也不用找了,他就是最好的人选。”

    “韩祁?”以许晗的私心,其实是想拜托自己爷爷找个从特种兵上退下来的人当自己教练。

    “你不是对爷爷说想要找个真材实料的?韩祁这孩子就很好。”尽管不清楚自己孙女突然想要锻炼身手是为了什么目的,但这并不妨碍许振山想要最大程度满足自己孙女要求的宠爱。“你要觉得不好意思,爷爷替你去说。”

    “不用了,爷爷,我会自己和他说的。”

    “如果实在不喜欢,你再告诉爷爷,爷爷帮你找其他人。”顿了顿,许振山忽然似想起什么,对许晗说道,“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本来很喜欢吃蛋糕,后来就不怎么碰蛋糕了吗?”

    许晗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耳边又听到许振山把话接了下去:“韩祁来我们家的那段时间,你每天拿家里的蛋糕给他吃,后来有一天,韩祁带你出去逛了一圈,回来之后,你就再也没碰过蛋糕。问你为什么,你也不说,只会和我们摇头。还是文清回来问清楚了,原来是韩祁那孩子给你点了一桌的蛋糕让你给吃腻的。”

    许晗沉默了,因为,她已经想起了这段过去。蛋糕的事,对还是小孩的她曾经落下不小的阴影。一开始她是贪吃,后来是在韩祁表示吃不完可以打包回去的好心下激起了好胜心,把剩余的五六个蛋糕强赛着啃了下去。这之后,她就再也不想碰蛋糕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韩祁会是那个记忆中让她对蛋糕深痛恶绝的源头。等到这段记忆在脑海中变得清晰,小时候的韩祁的身影也慢慢出现在了回忆里,然后越来越多的画面涌现在脑海。

    许晗愣愣地坐在床上,手上抱着泰迪熊,心中却想着那些和韩祁有关的回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还是没有记起来,但是,那些相处片段……这个人,曾经在她的童年时代也是占据过位置的。小时候的她,虽然有爷爷他们疼着,身边却没有什么玩得好的朋友,哥哥又要每天上学,所以,韩祁这个不用上学,又会经常和宋爷爷来拜访的少年就成了她想要找的玩伴。

    小时候的韩祁,在许晗的记忆里是个话不多,但是你说什么他就会帮你去做的好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时候的她非常期待宋爷爷的到访。

    蛋糕那一次,隐约记得那天应该是韩祁的生日,然后她说生日必须要有生日蛋糕,韩祁就带着她去了一家甜品店,又点了一桌蛋糕,却是让给她吃的。那会,她只顾着被蛋糕的卖相吸引,也没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失礼。等吃了几个才想起对面的韩祁一个都没吃,偏偏对方又甩了那句打包的话,也就继续啃起了蛋糕。

    一想到自己小时候竟然还有这么丢脸的时候,许晗就忍不住抱着泰迪熊在床上来回滚了几圈。

    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忘记有这么一个人的呢?到最后,许晗把这归结为小孩的忘性。

    对于一个在接下来很多年都没有再出现的人,忘记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事。于是,许晗很心安理得地继续选择忘记。

    过了一会,许晗想起自己曾经拜托爷爷的事,松开泰迪熊下了床。

    出了自己的房间,许晗先去了书房,知道韩祁刚刚下楼,蹭蹭地小跑追了出去。追到楼梯,许晗看到正往门口走的韩祁,扬声把人喊住。

    韩祁停下脚步回头,看到许晗握着扶手往下探脑袋看自己,微微皱眉。

    许晗看他不说话,也不走,扶着楼梯走了下去。来到韩祁面前,许晗仰起头,“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彼时,唐诗语到了邵永申的别墅。走进别墅内部,唐诗语感觉到今天有些莫名得安静,就连踩下的脚步声都显得特别大。四下扫了一圈,唐诗语放下心中的异样,快步走向邵永申所在的房间。

    推开门,看到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邵永申,唐诗语愣在原地。在她的记忆里,几乎没有看过这个男人穿过白色,一直都是穿得深色。而现在,这一抹白色穿在对方身上,配上那张此刻笑得干净的脸,唐诗语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

    “怎么了?”看到唐诗语站在门口发愣,邵永申微微一笑,走上前拉着她进来,一边笑着念道,“总和你说可以过去接你,你啊,就会和我客气。”

    唐诗语笑笑没有说话,人被带着坐进了一旁的沙发。刚坐稳,邵永申就递了一杯果汁过来,“你最爱喝的,新鲜榨的。”

    唐诗语谢着接了过来,低头喝了几口,缓缓抬起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邵永申。对上邵永申笑意盈然双眼,唐诗语紧紧握着杯子,一时之间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邵永申也不急,拿起桌上的另一杯果汁慢慢喝了起来。

    等到唐诗语克服心中的犹豫打算开口时,忽然觉得头晕晕地,眼前的视线也跟着模糊起来,不由叫了邵永申一声。而当邵永申迈步过来,唐诗语靠向身后的沙发昏了过去。弯腰接住从她手上滑落的果汁,邵永申低头注视着仿佛陷入沉睡的唐诗语,眼中眸色逐渐转深,渐渐地,一声低低的叹息响起在房间。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